兰博2000 / 中国近代史(二) / 翻译:松山战役

0 0

   

翻译:松山战役

2020-04-06  兰博2000
翻译:松山战役
戈叔亚
2020-04-01
阅读 532
关注

  新老照片对比:爆破日军松山主阵地“子高地”,日军叫“关山阵地”。1944.8.2。09:30分爆破。

       下图是我们寻找可能拍摄上面照片的位置。这里是鹰登山。原来也是日军“上松林阵地”。后因主力调往腾冲,这个阵地日军放弃。后成为我军前线指挥所。

  上图,日本记者在占领的松山观看腾冲人修建的“修筑滇缅公路纪念碑。”

       下图:近年来在松山农户家找到的纪念碑残片。

  上图:1943年元旦,占领松山的日军113联队举行“向皇宫遥拜”仪式。

         下图:拍摄上图的大致位置。

  摘自:美国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缅印战区

中缅印战区战史从书

第三部分

史迪威指挥的难题

翻译:戈叔亚

         自从中国人试图直捣怒江战线的中心龙陵的战斗失败以后,中国指挥官就将注意力从龙陵转移到了松山。松山是由许多个山头组成,位于怒江西岸的滇缅公路旁边,这样就直接阻止了中国试图利用公路的用意。开始阶段中国军队的主攻方向是龙陵,在松山只投入了牵制性兵力。中国人在这里投入了大量兵力,包括开始在龙陵方面作战的部队。这些部队都是由空投来提供给养和装备,由于这些中国部队是在松山和龙陵之间,所以仅仅空投是不够的,必须将在松山的日本军清除掉。

         松山(中文意思是长满松树的山)是坐落在怒江峡谷的一座海拔3,000英尺的地形复杂的群山。从地图上看大约是一个不等边的三角形。缠绕在怒江峡谷之间的滇缅公路,从这个三角形的东北慢慢到了正北面形成尖角,然后沿着西北下滑。日军在松山控制的滇缅公路大约有36英里。时间不允许再修一条绕过松山的公路。日本人的防御系统是在金光惠次郎少校(Maj. Keijiro Kanemitsu)指挥下的1,200名士兵,是第113联队的基本部队,并得到了一个山地炮兵大队(营)和一些运输部队和一些工兵的支持。1,200人中,作战人员有900名。

  松山日军阵地要图

  上图: 日军占领松山期间,日军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元帅(戴白色帽)视察松山日军阵地。

       下图:上面照片拍摄位置。

  6月,怒江战役的牵制阶段已经展开了一段时间,中国人使用150毫米榴弹炮7门、75毫米榴弹炮2门和76毫米野战炮2门对松山猛烈开火。以后一些马托的小炮(pack artillery)也参加炮击,这些炮兵得到了一名在观测飞机上的美国炮兵观测员的指示,这样中国炮兵和由金光惠次郎少校指挥的日本炮兵开始了较量。不久终于将日本炮兵给压制下去了。在滇缅公路上,工程人员和中国人开始重新修理跨越怒江的桥梁(惠通桥)。由于现在比较安全,工程人员可以从容工作。同时中国军新28师和新39师组织了团一级的对松山的攻势。6月15日,他们成功地攻占了这个三角形东南角的一个山头,但是他们在攻占两英里开外的西南角时却失败了。其他中国部队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攻势也失败了。

         在包围着松山准备着下一次的攻势时,由于第8军的到来,使卫立煌将军的兵力得到了加强。第8军下辖荣誉第一师、82师和103师,最初他们驻防在印度支那(滇越边境)边境。当中国军插到龙陵的背后时,他们就赶来增援。第8军有一些租借法案的装备,只有三分之二的军官但是仅仅有很少的军官也受过Y-FOS(配属中国远征军的美军参谋顾问团)的训练。由于这个军的荣誉第一师第三团赶来,减轻了新28师的压力,因为这个师在6月27日的一次失败的协同攻击后,日本人反而夺回了新28师在这个月不久前得到的地盘。同时日本人还渗透到了中国防线中从(摧毁了中国炮兵阵地的一些火炮,译者注)来减轻松山的压力,为了进一步加强松山的阵地,6月28日日本飞机,3架战斗机和2架运输机来到松山盘旋并投掷物品,结果一部分落到了中国人的手里。

  中国高级军官在怒江东岸考察松山。

  上图,远征军的美军顾问,拿望远镜者是弗兰克·多恩。

  展示缴获战利品。

  在由卡洛斯·斯帕赫特(Carlos G. Spaht)上校指挥下的Y-FOS(美国中国远征军参谋团)人员的陪伴下,第8军于7月5日从东面和南面开始了对松山的进攻。中国的炮兵经过了彻夜的炮火装备,7月5日凌晨,两个团的中国部队开始了进攻。由于兵力不足,虽然部分日本人的阵地被占领,但是日本人马上组织反击,结果到了黄昏,中国人在损失了70多人的情况下,又回到了原来的阵地。卡洛斯·斯帕赫特上校向弗兰克·多恩(Flank Dorn,也称窦恩)准将报告,破坏班和偷袭小队之间的配合非常糟糕,要求这样的训练必须马上加强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今后急需加强训练。

         7月7-8日,第8军组织了246团(第103师)的进攻,这个攻势是在这个三角形的西南角进行,这个进攻使得这个叫做滚龙坡的日本守军感到惊讶。到了午夜,中国人几乎将所有的日本要点都拿了下来,但是就在这个午夜不久,日本人又开始在他们熟悉的地形开始反击,246团在伤亡了200多人后还是被赶了下来。Y-FOS的观察员报告说,中国人在夜战中相当混乱,经常向自己人射击,中国部队对于夜间战斗一个接着一个感到相当疑惑。所以246团不得不将阵地交给了307团。7月10日和12日,307团面对着的又是日本人新的防御战术。中国人一直都是成群地沿着容易上山的路线向山头发起攻击,中国军队在日军机关枪的压制下,只能龟缩在山体的自然植被下,日本人用他们的机关枪打得中国人一群群拥挤地到山头与山头之间的凹地躲避,然后日本人就向这些中国士兵投掷手榴弹和迫击炮弹。很遗憾,日本人这样的战术非常有效,结果第8军不得不再派另外一个团来增援遭受巨大损失的307团(103师)。

  几年前,仍然可以在松山农户家看的这样的东西……

  日军战壕在松山随处可见。

  在第8军开始攻击松山以来,两个星期过去了。第8军再次向松山发起进攻。现在,这样一个团或者两个团的攻击方式要改变,7月23日,军部将榴弹炮运到日本人阵地1,500-3,000码的距离内进行直接射击。而同时使用3个团的兵力组织进攻,103师师长指挥着75毫米的榴弹炮射击,有时候炮弹就在距离进攻中的中国士兵前方25-40码的前方爆炸。缴获的日本人的日记里有赞扬中国人的103师炮兵勇敢的记载。这是指挥很好、协同很好的成功的进攻,结果中国人几乎完全占领了滚龙坡和大垭口这两个日本人的山头阵地。7月26日,惊恐的金光惠次郎少佐要求日本战斗机来支援,要他们攻击中国人的炮兵阵地,这些大炮一直的没有隐蔽地露天放着进行直接射击。结果,日本人的战斗机马上做出了敏捷地反应,他们使用机关枪猛烈地扫射中国的炮兵。在8月3日之前,巨大的伤亡对中国人一个星期一直保持着的进攻的士气是一个打击。伤亡加上士气受到的影响让中国军队的攻势停顿了一个星期

         当308团于8月3日继续攻击时,他们用上了威力巨大的火焰喷射器,狠狠打击了日本人的投掷手,因为他们的破坏性很大。结果占领了滚龙坡最高点。在那里,中国人发现了几辆日本人的小坦克,这些小坦克是被放在挖掘的阵地内当作地堡用的(这些小坦克是苏俄坦克,是第5军缅甸失利撤退时被日军缴获的,译者注)。日本人一旦失败,会马上组织反击,Y-FOS的参谋人员猜想敌人的弹药一定短缺了。结果的确是这样,金光少佐决定奇袭第8军的炮兵阵地和供给品来补给自己。8月9日夜间,日本人组织了7个志愿敢死队,他们捣毁了一些榴弹炮并从阵地上拿走了他们可以拿走的轻武器和弹药。

  文章提到日军在松山用缴获的战车做固定火力点。不过这不是日军坦克,而且缴获的我军苏式坦克。1942年5月第五军从缅甸败退时遗弃。

  1943.1.1.日军在松山“向皇宫遥拜”

  日军阵地残骸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些缅甸平民,他们被欺骗当劳工的,他们发现了躲藏日本士兵的防空洞,他们估计金光少佐只有700人,大部分还是伤兵和饿得要死的人。其实那个时候他仅仅只有300人,包括病号和伤员。

        无论是夜间、雨天进攻,还是搞突然袭击,都没有取得很大进展,还浪费了不少宝贵时间。这个时候中国人决定还是回到传统的围攻战术方式。在得到了Y-FOS技术人员的帮助下,8月11日中国人开始挖掘松山三角地带剩余的日本人的地盘的下面来解决战斗。重要的战斗在非常狭窄的地方进行,隧道需要挖掘22英尺长,就像矿井一样的挖掘到了日本人地堡的下方。其中一个坑道放置了2,500磅的TNT,另外一个是3,500磅。

         8月20日上午0905,坑道爆破开始,随着工兵点火爆炸后,火焰喷射器手开始发射。在一个地堡里,有22个日本人被活埋,其中有5个被中国人救了出来。俘虏说他们正在睡觉,从没有想到他们这样的下场。0920分,第3团(荣誉第三团)迎着火光冲了上去,借着爆破的优势完全占领了松山剩余的地区。金光少佐的士兵仍旧把持着三角形的一些零散的阵地。战斗持续到8月21-22日。特别是22日的战斗极为残酷,中国人损失了许多连级军官。

         日本人在经过了徒劳的反击后,已经没有力量再对抗失败了。实际上,自从8月18日怒江上新的大桥完成,和大爆炸后的8月21日,日本人的败局就决定了,金光少佐是在9月6日死亡,第二天,日本人以烧毁他们的军旗和伤员作为他们残酷的死亡典礼。在松山的1,200名日本士兵当中,仅仅只有9人被俘,10名估计已经逃跑,其他的全部阵亡。中国人以损失(死和伤)7,675人的代价换取了打通滇缅公路。在死亡的中国人中,有5,000名是第8军的,剩下仅仅只有两个兵力不足的团转移到龙陵作战。

  上图: 从上下拍摄的松山主峰爆破。

      下图:上图拍摄位置。

  概要

      8月结束时,蒋介石总统有条件地给予了史迪威在中国的指挥权,并没有因为怒江前线的一个胜利而暗示中国苦难将提前结束。这个时候在中国东部,日本人还没有遇到有效的抵抗。迟迟未能打通对中国封锁,以及未能针对日军在中国东部的“IGHIGO(一号作战)”建立起有效的防线,这预示着中国的军事和政治形势仍再继续恶化。战场上的失败让同盟国(这里指的是中国和美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华盛顿也能感受到怒江和长沙以南发生的事情。日本人在中国东部发动的代号“IGHIGO(一号作战)”的作战不仅使得希望尽快打破对中国的封锁的期望停顿,而且意味着将来中国军事和政治形势更加恶化。这些地方作战的失败增加了中美双方合作之间的摩擦;在怒江和南中国的长沙发生的事件使得华盛顿感觉良好的合作还非常遥远。

  1944.9.7. 下午6时,历时百日的松山枪炮声沉寂下来。这是最后被击毙的日军官兵。

  俘获的松山日军慰安妇。

  松山日军唯一逃跑的军官木下昌巳(黄色衬衣者)回到“玉碎阵地”。

  2000年,中日老兵在昆明见面

  松山农户家,注意看围火塘的是战车齿轮,旁边有日军饭盒。

  松山战役老人杨德方(已故),他知道许多……

  上图:日本士兵早见,机枪手,被俘遣返。

      下图:他家庭收到军部办法的他阵亡通知书。

  中国老兵刘水的“伤票”,其中写着:新28师中尉排长,松山大垭口负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