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haizhenren / 油画 / 模特爱上冷军,在他一幅画卖6000万后离开...

0 0

   

模特爱上冷军,在他一幅画卖6000万后离开,如今她也成了名画家

2020-04-07  fuhaizhen...

陈洪标|文【本文共 3136个字,20 张图片】

▲油画肖像。

在那个年代,艺术是爱情的绿色通道。因为那个年代人比较纯真,感情就是感情,比较干净。那个年代一个男人只要有点才华,就可以安身立命。哪怕玩艺术的男人呆若木鸡,也能撩动十里春风以外的少女之心。

▲油画肖像。

当年的冷军,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一个可以让周围男同胞闻风丧胆的竞争对手,但他就像自己画的青柿子一样,闷在那里,从来不出手。柿子在树上靠自己是长不出又熟又甜又多汁的,因为你再长,长到落霜了,红的似火,软的欲滴,不摘来放一放,也还是涩的。所以,不经历过爱情的男人,脸色红润,额头发光,中堂铮亮,也是很苦涩的,就像女人,不生过孩子就不像个女人。

▲冷军油画《人体》局部。

青柿子闷久了,尤其是受过伤的,破了皮的,除了自我修复功能之外,发酵是另一种自我保护功能,要不然就会干瘪长霉点。经历过一段婚姻后,恢复了单身的冷军,就像慢慢有了酒香味的青柿子。

▲冷军肖像《阿曼达》。

他沉醉在画画中,细节越画越细腻,越来越腻歪。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酒香味已飘出了画室,飘进了武汉的大街小巷,当然也飘进了有一条街之隔的小学校园里,在一个叫罗敏的年轻女教师的眼前缭绕,她只是多闻了一下,却成了王菲歌中唱的那个人——“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无法忘记你的容颜”,而且她连冷军都没见过,就在心里无比崇拜这位大画家。

▲罗敏。

这听起来是很浪漫,但是现实很残酷,一位小学美术教师和一个著名画家,这中间虽然只隔了一条街,穿过去就可以相见,但无形中却又像是隔着一条银河。罗敏有自知之明,不干冒险的事。80后的罗敏因为父母离异,从小就不爱说话,被诊断为自闭症,却因为喜欢画画,考取了武汉市江汉大学艺术学院美术教育系,毕业了在武汉市一所名校当小学美术教师,业余还兼职动画制作。但是再努力,现实总让她离艺术的梦想越来越遥远,她不甘心自己一辈子就这样教小孩子画画小花小草。

▲罗敏。

直到有一天,罗敏的同事要带她一起去冷军的画室看看。这一次,罗敏终于见到了这位有名的大画家了。走进了梦中想过多少次的那个画室,这也是她一直想拥有的。眼前的画室让罗敏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且这位大画家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很腼腆很安静,在招待突然到访的他们明显有些笨手笨脚。当介绍了罗敏也学过绘画,而且一直梦想着当画家时,冷军才放松了一些,而罗敏纯真的笑容,化解了尴尬的氛围,大家在聊画画的过程似乎成了朋友。

▲冷军和罗敏。

临别时,冷军邀请她有空再来,她回以一个温婉的笑容:一定!从此,原本冷清的画室开始出现罗敏年轻的身影。当时,冷军正想从静物创作往人物肖像方面探索,在给第一个模特陈秀敏画完《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冷军就请她来做模特!罗敏当场就答应了。但是在接下来的创作中,罗敏因为要回学校上课,冷军的创作经常被中断。罗敏知道这样会影响到整体的创作,她毫不犹豫地辞掉了自己学校的工作,给冷军做专职模特。经过5个多月的创作,《肖像之相——小罗》终于完成了。

▲冷军的油画作品《肖像之相—小罗》。

做了5个多月的模特,罗敏爱上了冷军。他绘画时的投入和专注,让她很痴迷这个男人,尤其对他的细致和耐心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没想到一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细心。两年后,冷军和罗敏瞒着家人去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把自己嫁给了大18岁的男人。

▲《肖像之相—小罗》局部。

▲《肖像之相—小罗》局部。

婚后,冷军的心思仍扑在画画上。他不仅是知名画家,还是文联的领导,他很低调也很注意的形象,尤其和她一起外出的时候,一怕被人误会自己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情人”,二怕被人拿他们的年龄做文章。为了和丈夫的年龄接近一些,她把长发烫成波浪卷,将牛仔裤换成西裤,这样可以显得老气一些。冷军看到罗敏为他变了一个人,也颇为感动。

▲罗敏和《肖像之相—小罗》。

喜欢画画的罗敏,自己能志同道合的大画家结为伴侣,已觉得很幸运,所以也很体谅丈夫的难处。但是,每次外出冷军都不会主动介绍和罗敏的关系,就是两人一起步行,也保持着一前一后,相隔5米的距离。这让罗敏有些不链接,心里郁积越来越多的惆怅。冷军真的像一只涩涩的青柿子,这是他的懦弱还是迂腐,还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谨慎还是虚伪?罗敏没有找到答案。

▲冷军和画罗敏的作品。

冷军没有去顾及罗敏这方面的感受,他只知道画画,也鼓励罗敏拿起笔来创作。于是罗敏也抛开了心头的烦恼,闷头学习画画。他不仅教她画画,还让她去美院进修,用自己一切的资源和优势帮助她尽快走向创作的层面。二零一一年,罗敏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油画专业研究生,并得到了着名女画家申玲的指导。

▲罗敏在画画。

这一年,冷军又开始了创作《肖像之相》系列,这次他找到了另一个模特小姜。每次冷军一进入创作就无暇分身,更没有时间去北京看她,甚至一天打一个电话都给忘了,如此不解风情的丈夫,让罗敏很无奈。两地分居,两人都投入到了绘画中,在忙各自的创作。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冷军在创作中。

在北京求学的日子,罗敏爱上了画睡莲。在绘画上她不愿再学冷军的超写实风格,她要走自己的路子。在导师的指导下,她画了整整一年的睡莲。她画面中的睡莲,既没有像冷军那样细致地去还原肉眼的所见,也不像现实中那么清新亮丽,整个画面都笼罩着一种淡淡的忧伤,以呈现她内心的一种感受。但是,有一点受冷军的影响很深,她对自己的创作也十分严苛。

▲冷军油画《肖像之相——小姜》。

▲《肖像之相——小姜》局部。

毕业回到武汉,罗敏和冷军共同举办了《限制·自由——冷军·罗敏油画作品展》,这次展览取得的效果,让罗敏的创作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她给大众的印象,也从冷军的模特到冷军的妻子,再变成和冷军一样的职业画家,罗敏完成了自我的蜕变。同时,她还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母亲的帮助下,自己也有了一个小画室。

▲罗敏油画《睡莲与杂草》。

创作时不喜被打扰的罗敏,就开始躲在自己的小画室里,天天画她心中的睡莲,等这个系列完成了,她才让冷军看看。冷军在造型、光线、对比等方面作了一些评价。或许你也想不明白,有多少人想跟冷军学都没有机会,罗敏有这么好的机会却不愿意学,非要跟别人学画画。这个问题冷军问过罗敏,罗敏也问过自己。最后的答案,罗敏不想舒服地呆在冷军的光环下,她要走出自己的一条路,那样才是她想要的。

▲罗敏油画《睡莲与杂草》系列。

罗敏的创作进步很快,不到两年,就举办了自己的个人画展《莲·展》,餐馆的画家和粉丝多达千人。冷军也去了,但这次冷军没有“挑毛病”,反而给予了很多赞美。而很多同行也很认可。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著名画家徐芒耀认为罗敏笔下的睡莲,在透明的色块中可以看到明镜般的池,各色莲花纷纷绽放,花水相映成趣,莲花古朴淡雅,娇艳妩媚。

▲罗敏油画《睡莲与杂草》系列2。

和冷军生活的八年里,罗敏已成为了一名画家,很多作品入选参展全国性的展览,还多次获奖,更为难得的是,她走了一条和冷军完全不同于的艺术道路,冷军也为她感到高兴。但是两人曾经朝夕相处的感情,已被这些年的两地分居慢慢变淡了,加上各干各的拉开了两颗心的距离。

▲罗敏油画《睡莲与杂草》系列3。

这一年,冷军创作的《肖像之相》系列《小雯》,在市场上拍出了6000万元,创下他的最高拍卖纪录,冷军再次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就在这个时候,罗敏却选择了离开,她要专注于走自己的创作之路。而且他们的分手也成为了一段佳话,都说他们太有默契,也太了解对方,几乎没有过于复杂的沟通,两人就做出了共同的决定。

▲冷军《肖像之相——小雯》。

冷军问她有什么要求,她说什么也不要,并放弃了财产分割,平静地办完了手续。冷军曾对罗敏说:“是我耽误了你。”罗敏却说:“不,是你让我遇见了现在的自己。”从相处的平静如水,到携手成为伉俪,才子佳人成为当年画坛的佳话,到平静如水的分手,连分手也分出了一段佳话,这简直是两位大神!

▲罗敏油画《树叶与杂草》。

独自一人的罗敏,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绘画上,继续着自己的艺术梦想。到了33岁,罗敏的一幅油画《傍晚罗马古城的阳光》,卖出了25万,这标志着她真正走向了职业画家的道路。如今,罗敏的名气越来越大,已是一个有名的女画家了。

本文系【陈洪标写字说画】原创,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传记作家、书画评论家陈洪标撰写,图片来自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