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侯氏黑散的临床应用---田明秀

2020-04-07  仁哥文档

摘要:观察总结侯氏黑散的临床应用,侯氏黑散在临床中广泛应用于高血压病、高脂血症、颈椎病、类风湿性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征慢性结肠炎、支气管哮喘、面神经炎等疾病,收到了较好疗效,文章结合历代医家的论述,探究本方的作用机制和组方规律,以便更好地应用于临床。

《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篇》曰:"侯氏黑散:治大风四肢烦重,心中恶寒不足者。菊花四十分,白术十分,细辛三分,茯苓三分,牡蛎三分,桔梗八分,防风十分,人参三分,矶石三分,黄芩五分,当归三分,干姜三分,川芎三分,桂枝三分。上十四味,杵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一服,初服二十日,温酒调服,禁一切鱼肉大蒜,常宜冷食。”此方在临床中广泛应用于各种疾病,今据历年中此方的应用作一总结。

1、高血压病

患者,男,78岁,因反复头晕10a,再发加重,伴胸闷,四肢倦怠1周,于2000年10月9日来诊。既往有高血压史10a,平素坚持口服心痛定、克甫定等降压药治疗,血压仍在23~25/12~15kPa之间。1周前头晕重坠加重,胸闷,四肢困倦,形寒肢冷,口干口苦,舌淡苔白,多齿印,脉弦缓。此乃风湿侵袭经络,蒙蔽清阳,痰热扰于胸隔所致,治当祛风清热,补虚下痰,予侯氏黑散。

处方:菊花40g,细辛3g,桔梗、防风、白术、黄芩、当归、桂枝各10g,党参、茯苓各20g,牡蛎30g,川芎5g,干姜5g,白矶3g,2剂/d。

服药2d后头晕明显减轻,形寒肢冷已愈。乃去干姜,桂枝减为5g。继服上方3d,已无头晕,诸症悉除,查血压17~18/11~12kPa,继服7剂,以巩固疗效,随访0.5a未复发。

2、颈椎病

患者,男,60岁,因头痛而胀,沉闷20d,于2000年5月23日来诊。患者20d前因饮食不节,受凉后出现头痛而胀,沉闷如裹,胸闷不适,在当地医院查颈椎X线片示:颈椎C4-7唇刺样增生,诊断为颈椎病,予天麻钩藤饮治疗1周后无效。症见头痛而胀,头重如裹,胸闷不适,纳呆,舌淡红苔薄黄,脉弦滑。此乃风寒痰湿流注。治当养血补脾,化痰祛风,以侯氏黑散治之。

处方:菊花40g,防风、桂枝、当归、桔梗、白术、黄芩、川芎各10 g,细辛3g,党参、牡蛎、茯苓各30g,干姜5g,白矶3g。

服药3剂后头痛沉闷如裹明显减轻,精神好转,无胸闷,纳增,四肢活动灵活,继服7剂,病告痊愈。

3、类风湿性关节炎

患者,男,67岁,以反复四肢关节肿痛44a余,再发加重1周,于2001年5月29日来诊。自诉有类风湿性关节炎病史44a,四肢关节肿大疼痛反复发作。指趾关节梭形样变,麻木屈伸不利,以春夏之交,阴雨绵绵之时为严重,虽多方用药,但效果不显,近日症状加重,服多种止痛药末能缓解。症见倦怠,四肢关节肿大疼痛、麻木、屈伸不利,指趾关节梭形样变,形寒消瘦,口干不欲饮,大便秘结,舌淡苔白腻,脉弦滑,查类风湿因子(+)。

遂处侯氏黑散:菊花40g,细辛3g,枯梗、防风、白术、黄芩、当归、桂枝、川笃各10g,党参、牡蛎各30g,茯苓20g,干姜5g,白矶3g。

服药4剂后关节疼痛减轻,精神好转、效不更方,继服10剂后关节无疼痛、麻木,活动灵活。再服l个月以巩固疗效,随访半年未复发。

4、美尼尔氏综合征

患者,男,42岁。2002年5月8日晨3时许,因连续1周饮酒熬夜,而突发头晕、目眩,伴耳鸣、恶心就诊。初诊为“美尼尔氏综合征”,予低分子右旋糖酐、步复迈等扩血管药物治疗后,症状暂时控制,但1d后即复发,故求中医治疗。症见头晕、目眩、耳鸣、胸闷、恶心乏力、四肢麻木、语声低微、汗出不止、恶风、手足欠温,舌质淡、苔白、脉浮大。证属肝肾亏虚、风阳上扰。宜养血补脾,化痰熄风,

处方:桂枝10g,菊花15g,白术15g,茯苓10g,防风10g,细辛5g,当归10g,川芎10g,桔梗10g,黄芩10g,牡蛎30g,何首乌15g,阿胶15g,黑芝麻15g,白矶1g(研末冲服)。7剂,水煎服。

服后眩晕止,诸症平。继以杞菊地黄丸善后,并嘱其禁酒及劳欲,调理3个月未再复发。

5、慢性结肠炎、

患者,女,50岁,于2003年5月就诊。主诉自1995年起出现间歇性腹痛、腹泻,常便中带血,经检查诊断为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曾多次住院治疗,予抗生素、激素及灌肠、穴位注射及中药参苓白术散、痛泻要方、乌梅丸等治疗均无效,乙状结肠镜检查:肠黏膜上覆盖灰白色渗出物,肠腔狭窄,管腔内见成片的豆粒大小肉芽组织增生,结肠段消失。症见腹痛,先痛后泻,泻后痛减,情绪激动后加重,矢气频频,舌质红,苔薄,脉弦。证属肝风内动,肝气乘脾,治以平肝熄风,培土填塞。

予侯氏黑散:防风30g,白术30g,菊花10g,桔梗10g,人参10g,茯苓15g,当归10g,川芎10g,干姜10g,桂枝15g,细辛5g,牡蛎30g,龙骨30g,赤石脂20g,五味子15g,白矶1g(研末冲服),水煎早晚服。

经治2个月痛泻便血消失。继以健脾益气之法调之。

6、支气管哮喘

患者,女,68岁。该患者于20a前被诊断为支气管哮喘,经抗炎及中药小青龙汤等治愈,一直未发。2001年9月患高血压,经常头晕、目眩、耳鸣,右侧拇指、食指麻木。2个月后哮喘复发,见胸闷、气喘、频频咳嗽,咯白色泡沫样痰,入夜尤甚,不能平卧,伴心悸畏寒汗多便塘,舌质淡、苔薄白、脉沉涩,肺部听诊可闻及哮鸣音,X线示双肺纹理增粗。证属风痰壅肺。治以祛风解痉,健脾化痰,崇土填臼,以祛窠囊之痰,予侯氏黑散加减:

苍术15g,白术10g,茯苓15g,人参10g,干姜10g,防风10g,菊花10g,细辛3g,桂枝10g,白矶1g(研末冲服),桔梗10g,当归10g,川芎15g,全蝎10g,牡蛎30g。

水煎服。共进服25剂,诸症悉平,随访至今未再发作。

7、痹证

患者,女,44岁,1983年2月10日初诊。主诉

1982年12月20日,因连续值夜班数周,夜间劳累受寒后,出现下肢关节疼痛,经针炎及服桂枝芍药知母汤治疗好转。近1周以来腰腿及上肢关节肌肉疼痛加重,身痛,畏寒,两腿尤甚,多次查血沉、抗链"O",类风湿因子,均为阴性。观其苔薄白而腻,脉弦紧。此体虚感受风寒,法宜蠲痹除湿,散风活络为治。

用侯氏黑散原方加减:菊花12g,白术12g,细辛5g,茯苓12g,生牡蛎3g,桔梗6g,防风10g,党参15g,明矶3g,黄芩10g,当归12g,干姜6g,川芎10g,桂枝10g。

服4剂后,周身关节肌肉冷痛等症状己去大半。舌苔转为薄白,脉象好转,原方改为散剂,服月余而愈。

8、面神经炎

患者,男,34岁,1993年7月15日就诊。主诉3d前感冒后,畏风发热,耳后疼痛,当时未予重视,今晨嗽口时感觉左侧面部僵木,口角漏水,遂来就诊。刻诊:左侧表情肌麻痹,额纹消失,眼脸不能闭合,左侧鼻唇沟变浅,流泪,四肢肌力正常,舌红苔薄白,脉浮数。此乃外感风热之邪,脉络受阻,气血不通之故。治当祛风通络,养血除热。

予侯氏黑散加减:菊花10g,白术10g,防风10g,细辛3g,茯苓10g,生牡蛎20g,桔梗6g,黄芩10g,当归10g,川芎10g桂枝6g,僵蚕10g,全蝎3g。

服药5剂后面部僵木感消失,再去黄芩、茯苓,加红花10g,继服5剂,诸证悉除。

9、三叉神经痛

患者,女,54岁,1992年12月5日就诊。主诉头面疼痛,痛如针刺,风吹辄发,痛处皮色不变,伴有面肌抽搞,来去急骤,舌红苔薄白,脉浮弦。此乃外感风邪,郁久化热,风热上亢,脉络不通之故。治宜去风通络,清热养血,方用侯氏黑散去白矶、人参加白芷10g,全蝎3g,4剂后疼痛减轻,继服4剂痛止病除。

10、焦虑症

患者,男,41岁,1999年5月12日就诊。主诉半年前因与家人发生矛盾致精神紧张,头昏且重,夜寐不安,注意力难以集中,全身游走性疼痛,背寒如掌大,纳少懒言,神疲乏力,日渐消瘦,舌淡红,边有齿痕,苔白厚腻。考虑为焦虑症,曾予温胆汤及柴胡加龙骨牡蚚汤治之,其效不显。

改用侯氏黑散:菊花24g,细辛3g,桔梗9g,防风12g,白术12g,黄芩6g,当归6g,桂枝6g,红参6g(另炖兑入),茯苓12g,牡蛎15g,川芎6g,干姜6g,白矶3g(研末冲服)。

5剂,早晚服,药后饮少许热米汤。服用2剂后周身微汗出,畏寒减轻,5剂后夜寐酣然,身痛亦减,工作效率明显提高。予7剂巩固,病告痊愈。

11、高脂血症

患者,男,49岁,1999年12月18日初诊。主诉近年来自觉身困乏力,喜卧多睡,3个月前体检:胆固醇6.27mmol/L,甘油三百甘2.27mmol/L,低密度脂蛋白3.12mmol/L,高密度脂蛋白0.93mmol/L。诊断:高脂血症。服用脂必妥2个月后复查各项指标有所下降,但症状依然,舌淡红,苔白腻,脉濡。予侯氏黑散原方共研细末,每服3g,3次Id,温水调服。1个月后困重若失,精力充沛。

12、讨论

穆阳等研究侯氏黑散对局灶性脑缺血小鼠脑缺血再灌注的影响。提示侯氏黑散的治疗脑中风的作用与其抗自由基过氧化有关。陈修常等用《金匮要略》侯氏黑散治疗高血压、高血脂患者,同时收到了降压与降脂的双重疗效。表示本方具有抗自由基过氧化、降压及降脂的作用。

喻嘉言在《医门法律·中风论》中论候氏黑散曰:"夫立方而但去风补虚,谁不能之,至于去之补之之中,行其堵截之法,则非思义可到。方中取用矶石,以固涩之药,使之留积不散,以渐填空窍。空窍填,则旧风尽出,新风不受矣。”。谢映庐在《得心集医案·中风门》用侯氏黑散加龙骨、赤石脂治疗王惠阶肠风下血案后论述说:“虚风邪害空窍大肠尽是空窍之地,非补填窍遂,旧风难出,新风复入。"侯氏黑散中用牡蛎、白矶、龙骨、赤石脂补填窍遂,窍遂实,则新风不入,肠风下血不复作。

本方益气活血,去风除湿兼以通经开痹,是外风、内风兼治之方。方中以人参、茯苓益气;当归、川芎养血;干姜温中;桔梗开提邪气,桂枝通痹温阳,防风、细辛去风,白术、茯苓除湿,更以菊花、黄芩去风热则正气复,气血行,风邪去,即所谓“血行风自灭”之意。而关键以牡蛎、白矶补填窍遂,使大风得去,正气转回,旧风既出,新风不入。

侯氏黑散在临床中应用广泛,治疗多种疾病有良好疗效,还需进一步研究其作用机制、组方规律和应用,以便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

参考文献:

[1]林启有侯氏黑散临证运用举隅,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02,2(15):993-995.

[2]孙树起,金香淑,郭丕春 侯氏黑散临床应用举隅 北京中医,2004,20(4):235-236.

[3]赵文远.《金匮要》略侯氏黑散临床偶拾,江西中医药,2003,17(2):242-243.

[4]张宗如.侯氏黑散应用举偶,吉林中医药,2000,20(l):60-61.

[5]陈隐漪侯氏黑散治验4则,新中医,2002,34(1):57-58.

[6]穆阳,张秋霞,赵晖.侯氏黑散对脑缺血再灌注小鼠LOH、MDA的影响(J].北京中医,2005,24(4:)241-242.

[7]陈修常,王延周,邵桂珍.侯氏黑散降压降脂作用的检测及探讨[J]医药论坛杂志2003,24(17):60-6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