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名人婚恋 /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0 0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2020-04-07  茂林之家

    你有没有错过一个人,让你觉得会后悔一生的人?

    如果人生的很多事,很多的境遇,很多的人,都还如初见时的模样该多好。

    若只是初见,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

    很多时候,初见,惊艳;蓦然回首,却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正如陆游与唐婉,虽沈园重逢,当年的誓言还在,却再无团圆的可能

    01

    红酥手,黄藤酒

    那时,青春时代陆游与唐婉都擅长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诉衷肠,二人吟诗作对,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着幸福和谐。

    两家父母和众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事。

    公元1144年,陆游与唐婉成亲。

    那天张灯结彩,整个陆家一片欢天喜地。

    这或许是陆游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和自己的恋人终于修成正果。

    那时的云,那时的月,“我叫青山多妩媚,料想青山见我应如是。”

    从此,陆游、唐婉更是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

    现在想来,倘若他们不是太爱了,之后的人生应会一直停留在“人间四月天”。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02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黄昏总是自作主张,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到来。它不需要跟任何人商量,因为它永远不会错过。

    成亲三年后,陆游的母亲以唐婉没有生育为由,逼着陆游一纸休书休了唐婉。

    陆游是个读着圣贤书长大,三纲五常已经深入骨髓的读书人。母命如圣旨,他不敢不听从。

    就这样,陆母棒打鸳鸯,两人从此是天涯两相别,再见不知是何年。

    临别时,唐婉送了一盆海棠给陆游作纪念,并说这是断肠红,陆游说那是相思红!

    可能他心中以为,此次只是暂别,待得日后我说服母亲,定迎你归来。

    03

    错!错!错!

    谁曾料到,此去一别,竟十年。

    这十年间,陆家少了一个人的影子,却多了一双泪眼。

    陆母的态度始终强硬,唐婉走后他又不得不依从母命,强迫自己娶了王氏。

    不久,他索性赴京赶考,离家万里——不是伊人,欢颜随她去。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陆游的仕途,与他的爱情一样,依旧“苦不堪言”。

    他赴京不久,就遭到当朝宰相秦桧的嫉恨。后在礼部会试时,秦桧硬是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使得他的仕途一路都荆棘满地。

    官场失意后,陆游又回到了家乡。

    家乡风景依旧,人面已新。睹物思人,心中倍感凄凉。

    为了排遣愁绪,陆游开始了浪荡的生活。

    04

    春如旧,人空瘦

    茫茫人海,潮来潮往,每个人就是一枚尘沙,不知道要在佛前跪求多少年,才可以换一次擦肩换一段邂逅,换一世同行。

    那是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意漫步到禹迹寺的沈园。

    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遇见前妻唐婉。

    他们相遇的一刹间,时光与目光凝固了,恍惚迷茫,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

    此时的唐婉,已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

    这次两人的见面,可能也是上天的安排,有千言万语,十年的寒暄,其中的苦痛,这一次会面岂能说完。

    或许也只能是相顾无言。

    只记得,两目对视的那一刻,天空很蓝,眼睛很红。

    她的发梢,他的青丝,她(他)瘦了……

    05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十年能改变多少,“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我们不得知这对旧人当时都说了什么,然而,可以知道的是,这久别重逢,带来的只是绵绵无绝期的创痛。

    他们有心同梦,却无缘同床,是现实的刀刃将他们的梦斩断,一个流血不止,一个负伤而走。

    此后,一对曾经海誓山盟的爱人,携着悲痛,奔赴各自的宿命,又被辗转的流年,弄得下落不明。

    唐婉离开后,陆游在园壁上题了一首词,就是那首著名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怅然而去。

    经历了千回百转,才知道情深意浓;错过了多年以后,才知道珍惜拥有。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06

    难、难、难!

    第二年春天,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唐婉又来到了他们去年相遇的沈园。

    这一次,她没有碰到陆游,在那里的只有他去年题的那首词。

    当她看到这首词时,回想当年两人的种种甜蜜,不觉泪眼婆娑。

    此时此景,情难自已。她在这首词后题了一首她心中的《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世道人情是那样的险恶,一条封建礼法就将她与他生生拆散。

    遭受打击的他们犹如风雨黄昏中的残花,满腹心事无处诉说,只能忍受无奈和痛恨。

    而此时的唐琬,更如秋千架上的绳索,飘飘荡荡,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因为更不幸的是,改嫁后,她连表达感情的自由都没有了。

    长夜无眠,角声凄凉,欲诉痛苦,却只能强作欢颜。

    追忆似水的往昔、叹惜无奈的世事,感情的烈火煎熬着唐婉,使她日臻憔悴,最终悒郁成疾,在秋意萧瑟的时节,化作一片落叶悄悄随风逝去。

    曾经那样轻易别离,如今,再不要轻言相守。

    转身之后,那一地,落满的都是叹息。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07

    错过,是一生

    陆游没想到那次相遇,竟成为两人的永决。

    在他晚年时,他对唐婉的思念之情愈加强烈。他多次重游沈园,但每次都只能是失落而归,他们不会再见面了,除非在梦里。

    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忽然感觉到身心爽适、轻快无比。原准备上山采药,因体力不允许就折返沈园。

    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修整,景物大致恢复旧观。于是,陆游满怀深情的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六十年的情感与思念,六十年的无奈与愧疚。

    陆游与唐婉:错过,便是一生

    一个随沈园的落花作古于土下,一个满面尘霜,遗憾难消。

    往事无可追,只可叹幽梦太匆匆。

    世间的感情,最遗憾莫过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却厌倦到终老;另一种是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

    离开一个地方,风景就不再属于你;错过一个人,那人便再与你无关。

    如若相爱,请携手到老。

    因为——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