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qs007 / 待分类 / 端午望椿萱

分享

   

端午望椿萱

2020-04-07  hyqs007

"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亲倚堂门,不见萱草花。"

临近端午,一日接到母亲电话,“孩子,快过端午了,妈妈给卓儿包点粽子,还想吃什么,妈妈给做好寄去。”旁边耳背的父亲的大声旁白“卓儿干啥呢?学习任务重不重?注意身体啊!”一番通话,让我心颤不已,与其说,是给我的孩子做点吃的,关心孩子,还莫若说是想听到我的声音,那怕仅仅是有过通话这个简单的动作与过程,也足以慰藉他们心中的牵挂。匆匆挂掉,只是不忍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已经哽咽无法继续下去的对话。

不日,收到母亲寄来的粽子,姐姐在调笑中给我讲,本来姐姐们可以直接办妥的事,父亲母亲就是不放心,一定要相随一起去办理托运手续,父亲还要自己亲自写上儿子的姓名联系方式,直到目送车辆出发,一行四人才肯离去。也许粽子的成本有点高,中午加班之余,我还是接下了这份深沉到无法抗拒的爱,它让我回味起童年的味道,让父母的思念有所寄托,一切在岁月积淀中都难以用成本去衡量,至淳至香化作热泪两行。

父母年逾古稀,在燕调雏般数十年爱的浇灌中,那份融入无限亲情的至爱,已经让他们忘怀那个曾经的孩子已经长大,甚至已届不惑。从小以他们的质朴,身体力行,言传身教,告诉我们姊弟三人什么是正直、善良、担当。直到有一天我羽翼渐丰,步入社会,仍念念不忘告诫:“和同事友好相处、吃亏是福、善待他人”。记得春节团聚,父亲翻看着我的书架,找到我看的比较认真的书籍,以他不善言辞的秉性,在书的扉页写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飓风过岗,伏草唯存。”在他们离开后的几天,当我再次翻阅那本书的时候,熟悉的大夫笔体映入我的眼帘,那天我没有继续读书,只是在泪眼朦胧中用手不断抚摸那极为刚劲的几个大字,那是我熟悉不过的笔体,字字余温尚存,句句爱不褪色。在他们眼中可能没有能够长大的我,但生为人子我必须长大,我不一定是父母的骄傲,但我必须是年迈父母的依靠。

妻子建议我把父母接过来,但是我难以忘记父母的无所适从,离开熟悉的环境他们感到自己就像个废人,少了平日的欢声笑语,眼中多了茫然与凄迷,总会不断念叨要回去,也许有根才有家吧?我能做的也就是在父母的暮年,多打几个电话,多探望几次,多一些陪伴吧?让自己的内心不再孤独,让父母的亲情有所依存吧?

    该回家了,父母在等我……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