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wjr图书馆 / 待分类 / 新冠肺炎之我思(三)

分享

   

新冠肺炎之我思(三)

2020-04-08  康泰wjr图...

最近大家可能每天又不停在温习一至理名言“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同样面对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们的科学家以及各位医护工作者们也在夜以继日围绕nCoV-19紧张忙碌着,也是在尽力尽快地完成这三个问题“病毒你到底是谁,病毒你从哪里来的,病毒你最终要走向哪里”
 
面对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们也经历了一个:从陌生的恐慌到逐步的认识了解以及略为坦然面对的过程。
 
 围绕nCoV-19这个“病毒”virus,时至今日,每天也都有新的科研成果诞生,<受体结合结构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        03SARS-CoV受体结合结构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定位于S蛋白的第319510位氨基酸(AA319-510),   SARS病毒的 S蛋白中第442、472、479、487和491位的残基位于受体复合物界面,并且被认为是SARS-CoV病毒跨物种及人际传播至关重要的位点。
 
目前的研究发现nCoV-19S蛋白中有442、472、479和487位这4个位点的残基与SARS病毒不同,但这种差异却并没影响到S蛋白的结构构像。
也就是说,nCoV-19的S蛋白依然保持着和SARS病毒S蛋白一样的结构,依然可以像SARS那样,在RBD结构域中共享几乎相同的3-D结构,并借此与人体细胞中的ACE2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结合从而轻松入侵人体。
RAS(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是人体生理功能的一个重要调节机制,它通过心脏、肾脏和血管等效应器官,维持机体的血压稳定与水盐平衡。它由肾素、血管紧张素原(Ang),血管紧张素I(AngI),血管紧张素II(AngII)及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组成.
ACE基因表达广发分布于全身循环系统和局部组织器官中,ACE2的表达具有高度的组织特异性,主要局限在心脏和肾脏内皮细胞。
 
ACE2位于X染色体,意味着男性的ACE2数量是女性的一半,目前临床实际上男性受感染的风险并未比女性低,说明ACE的量与感染风险并不一定呈正相关。
不得不说---增强自身免疫力才是硬道理!!!
 
转眼时间来到了惊蛰日,惊蛰节到闻雷声,震醒蛰伏越冬虫 古语说: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衰于惊蛰”,在于惊蛰时,大地春,天气温度转暖,但应该不仅仅是天气暖,“疫”就衰;因为毕竟在我们国家的南面还有更暖的国家也在“疫情中”;
这里的“衰于惊蛰”的“衰”,应该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惊蛰对应的是“震”,“震卦”。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也。”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深入研究和探讨“震”和“震卦”。
 
提到“雷·震”,不得不想到我们曾经的一个民俗:燃放烟花爆竹,燃放爆竹时除了有“雷震声”,还有一股硫磺的味道,这个味道有的人喜欢,有的人讨厌,当然现在多和“环保”“污染”类字眼出现。
 
翻阅历史我们就会了解鞭炮和药王孙思邈之间的关系,就能更进一步了解鞭炮产生的原因和更多的用途;其中鞭炮中用到的“硫磺”为“石硫磺”,而非“土黄,水黄”。
石硫磺,简称石黄,方棱石纹而有宝光不臭,仙家谓之黄矾;
硫磺感日之精,聚土之液,相结而成,生于艮土者佳,艮土者,少土也,其色晶莹,其气清而毒小。
在《温病条辨》之湿温篇,有半硫丸可了解。


内经之素问33章的劳风病内容,也许能帮助临床一线的医护的染病和防治。
从岐伯说“以救俯仰”,我们可以领悟到,“惊蛰”时节的当下,我们应该适当食用一些开窍的,例如“芥末”。
通宣肺气,内外达利, 惊蛰有震,疫却!!!
 
针对疫情的专业中医临床防治以及分型论治,湖南熊继柏大师分析论述得很详尽,非常值得一读。

             佛家静心曲古筝 - 传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