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火龙果 / 待分类 / 南唐开国皇帝,史上最毒养子

分享

   

南唐开国皇帝,史上最毒养子

2020-04-08  花心火龙果


    01

    五代十国,乱局板荡。

    后唐天成四年(公元929年)十二月的一天,又一场鸿门宴缓缓启幕。

    角力的一方,是南吴时任奉化军节度使的徐知诰。

    徐知诰,本名李昪(南唐开国皇帝),字正伦,小字彭奴,徐州彭城(今江苏徐州)人,身世比较乱,爹也比较复杂。

    其出身微贱,自幼便跟随亲爹李荣四处流浪。

    流着浪着,老爹突然不知所踪,生死未卜没了影。

    后来,吴太祖杨行密攻打濠州,看中徐知诰,遂收作养子。

    但杨的亲儿子们瞧不上他,冷嘲热讽,横加挤兑。

    没辙,杨行密只好将其送与大丞相徐温抚养。

    由此,李昪正式改名为徐知诰。

    徐知诰天资聪颖,弓马娴熟,且会来事,故深得徐温青睐。

    而由养父罩着,徐知诰自是官途亨通,一路扶摇直上。

    及至徐温去世,徐知诰已大权在握,妥妥地掌控了南吴朝政。

    角力的另一方,则是徐温的亲生次子徐知询。

    徐知询,时任金陵节度使,诸道副都统。

    此前试图取代养兄徐知诰的摄政地位,但没成功。

    等老爹徐温去世后,徐知询继承军权,又动了弄死养兄的念头。

    就这样,在权势利益的促使下,各怀心腹事的一双非亲兄弟,哥长弟短,寒暄客套着坐到了酒桌前。

    02

    这次酒宴,由徐知诰做东。

    满桌美酒佳肴自不必说,还专门从宫廷教坊召来了优人助兴。

    优人,亦称优子,古代以乐舞、戏谑为业的艺人。简单说,约等于现在的嘻哈rap,或说相声的。

    彼时,恰逢腊月,寒风凛冽。

    在接到请柬前来赴宴的途中,虽貂裘加身,可徐知询仍觉得冷意森森。

    而前脚一跨进徐知诰的府宅,尽管炉火正旺,徐知询却觉得更冷了,直冷到了骨子里。

    “询弟,路上冷吧?”

    徐知诰热情相迎,“坐,请坐,请上座。”

    “兄长客气了,不敢越礼。”

    徐知询推辞道。

    “都是自家兄弟,一个爹的,用不着见外。”

    徐知诰笑呵呵取来一只金杯,哗啦啦,斟满酒递来,“询弟,干了这杯驱驱寒。我祝你,能活一千年。”

    能活一千年的是啥?千年王八万年龟,这哪是祝福,分明在骂我是王八啊。

    但此刻,徐知询压根顾不上王八这茬,胸腔里的那颗心“嗖”的一下子来个撑杆跳,蹦到了嗓子眼里。

    十有八九,那是一杯毒酒!

    03

    事到如今,身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别说只是猜测,即便完全断定酒里下了夺命鹤顶红,兑了七步断肠散,你能咋的?

    胆敢摔杯,翻脸,人家直接动刀,比喝毒酒来得更快,完蛋得也更利索。

    不得不说,徐知询也非吃素的,一伸手,也拿起一只杯子,也哗啦啦,将酒一分为二,紧接着膝头一沉落了地,举杯过顶开了腔:

    “兄长在上,弟岂敢独饮?弟诚意与哥哥各活五百岁。”

    一杯酒,一千岁;

    兄弟均分,一人五百年。

    如果死,那就结伴儿下黄泉,一块儿完蛋。

    徐知询玩的这一手,顿把徐知诰给造愣了,脸红一阵又白一阵,扎撒着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不接是吧,那我就一直跪着,跪到天荒地老!

    一时间,僵局了。

    众人屏息,空气凝固,静得衣针落地都能听出山崩地裂的声响。

    而就在这令人窒息的僵持之中,突然,一个人屁颠屁颠跑上前,一把抢走了那两杯酒。

    这个人,名叫申渐高,是徐知诰请来说笑助兴的教坊优伶。

    不等两兄弟醒过神,申渐高一扬脖,咕咚咚,全给灌进了喉咙。

    喝罢,还咂咂嘴唇笑道:“这可是千年寿命啊。你们不要,我要。嘻嘻,这杯子挺沉的,999纯金的吧,我也一并要了。”

    说着,申渐高将酒杯往怀里一塞,溜溜达达,摇摇晃晃出门而去。

    04

    结果不消多言,优人申渐高死了。

    南吴的嘻哈界,从此少了一个说唱高手。

    史载,徐知诰私下派人带上解药,匆匆去寻申渐高。

    很不幸,等找到时,申渐高早已七窍流血,“脑溃而卒”。

    关于这桩南吴公案,后世多称优人申渐高不同于一般戏谑耍宝的优伶,其懂大义,识大体,视死如归,替饮毒酒,意在用一己之命向徐知诰进谏,切莫兄弟相残,遗臭万年,令后人齿冷。

    但,对此优伶高义之说,作者不敢苟同。

    因为此前,在徐知诰和申渐高之间,还曾有过一次交集:

    自古官升脾气长,徐知诰也不例外,亦没少做横征暴敛、搜刮民财之事,招惹得百姓怨声载道。

    朝中同僚深知其刚愎自用,又非常敏感,大多噤声不语。

    且说这年,南吴京师金陵大旱,数月滴雨未落。

    徐知诰接连办了几场求雨法事,老天丝毫没给面子,连个喷嚏都没打。

    要再旱下去,庄稼枯死,百姓饿死,南吴可就完了。

    徐知诰急得焦头烂额,问众臣:“全国各处都下雨了,为何单单京师不下?到底为啥呢?”

    这,的确是个难题。

    说天气吧,当时没人懂这些;

    说天谴吧,徐知诰权倾朝野,一言不慎,脑瓜子先掉了。

    谁敢吱声?

    有。

    静默之中,人堆里传出了一声嘀咕:“雨不进城,是怕收税啊。”

    徐知诰闻言,脸色顷刻泛绿。

    抬眼寻看,很快瞧见了给皇帝解闷的教坊优伶申渐高。

    而众臣见状,不由得心肝儿抖颤。

    当众犯颜直谏,这摆明了是癞蛤蟆跳油锅,分分钟找死的节奏!

    05

    事实是,徐知诰没杀申渐高,留了他一条命。

    也许有人会说,在历史上,揽权称帝、建立南唐的徐知诰对外弭兵休战,对内兴利除弊,且以文艺青年自居,名声还不赖。

    然而,每个人皆具两面性,自也包括徐知诰。

    比如,在夺权过程中,徐知诰忘恩负义,架空养父。

    权势一大,就去他的干爹养爹,老杨老徐,立马改回李姓;

    比如,强逼“禅让”,坐稳龙椅后,徐知诰不仅谋害兄弟,还派人弑杀了被他尊为“高尚思玄弘古让皇帝”的南吴末代皇帝杨溥;

    再比如,徐知诰于海陵修筑永宁宫,名义上是厚待南吴杨氏皇亲宗室,实则将他们群体软禁长达18年之久。

    “严兵守之,绝不通人。久而男女自为匹偶,吴人多哀怜之”

    (语出《新五代史·吴世家》)。

    不准与宫外通婚,仅许宫内杨氏子孙伦乱婚配。

    若生女孩,任其生长;

    若生男孩,年五岁,即封以官爵,授以冠服,然后赐死,葬于宫外荒地,邑人称之为小儿冢…

    06

    由上可见,盛誉之下,徐知诰人性的另一面是何其复杂,又何其卑污丑陋。

    也由此可断,“雨畏抽税”,徐知诰当众没杀申渐高,并非宽宥仁厚,只是让他的脑瓜子暂时寄存于肩膀上罢了。

    一个高高在上的权臣,若跟一个卑微低下的优人一般见识,岂不叫人笑话?

    同样可以想见,在鸩杀兄弟的大戏开场前,徐知诰料及徐知询定会作妖,也一定事先向申渐高做了交代:

    老申啊,如出现意外,你插科打诨,能说会道有一套,务必圆场保我颜面。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颗脑袋呢。

    要搞砸了,哼,我连利息一起收。

    利息?

    想想你的老爹老妈,老婆孩子。

    就这样,申渐高只能抢杯饮鸩,送掉了卿卿性命,也在后唐历史上留下了可怜一笔:

    《资治通鉴·后唐纪五》:

    十二月,吴加徐知诰兼中书令,领宁国节度使。知诰召徐知询饮,以金钟酌酒赐之,曰:“愿弟寿千岁。”知询疑有毒,引他器均之,跽(音jì)献知诰曰:“愿与兄各享五百岁。”

    知诰变色,左右顾,不肯受,知询捧酒不退。左右莫知所为,伶人申渐高径前为诙谐语,掠二酒合饮之,怀金钟趋出,知诰密遣人以良药解之,已脑溃而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