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明月图书馆 / 待分类 / 盘点一下《红楼梦》中的戏精

分享

   

盘点一下《红楼梦》中的戏精

2020-04-08  高天明月...

作者:新想事成    来源:红楼梦赏析(ID:hlm364)

俗话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在《红楼梦》这样一部人物众多的故事里生存,没点演技,还真的混不下去。今天,给读者介绍几位演技了得的戏精,他们或靠伪装,或本色演出,或凭气场,或走内心,拼着演技,意图掌控自己的命运。

1、“伪装大师”贾雨村

整部《红楼梦》中的人物,贾雨村的演技排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仅仅“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场故事,他就灵活地驾驭了秉公办案的青天大老爷,不忘贫贱之交的故友两种角色。

听闻薛潘打死人逃了,贾雨村大怒道:“岂有这样放屁的事!打死人命就白白地走了,再不拿来!”那义正言辞的语气,正气凛然的态度,简直让人为这样一位为民做主的清官拍手叫好。

然而,门子一个眼色儿,剧情立刻反转。然后,贾雨村扮演了一个发达之后不忘故人的谦谦君子。他向门子携手笑道:“原来是故人。”忙让了坐,虚心向门子请教为官之道,讨个判案的主意。中间还不忘为那冤死的冯渊和被拐卖的恩人之女英莲慨叹一番,突显自己仁善之心。

事实上,该如何判案,贾雨村心里跟明镜似的,但他就是不说,只问门子:“如何剖断才好?”得了有利于自己的回答,还要推托一番:“岂可因私而废法?是我实不能忍为者。”后来,那门子再三劝导,雨村“好不为难”,最终判了那收了两处钱财的拐子来顶罪。

这一场官司,贾雨村既巴结了贾政和王子腾两位权贵,又维护了自己的形象,简直是名利双收。而对于曾经的“贫贱之交”,也寻了个借口,远远地发配出去,再也没人知道他过去的不堪和内心的肮脏。

除了会演,贾雨村特别会给自己的立人设。在甄士隐眼中,他是心怀壮志的落魄书生,两人时常一起品茶饮酒,兴起时吟诗论道,俨如一对知己。甄士隐时常接济贾雨村,得知他有凌云之志,立即拿出五十两白银,助他入京赶考。

被免了官职之后,他摇身一变,成了林如海府中的西宾、满腹才华、学识渊博的家庭教师,颇得林如海赏识,把护送女儿进京的重任委托于他,并把他引荐给贾政。

到了京城,贾雨村凭着不错的长相和学识,在各位王公贵族之间混的风生水起,官阶一升再升,成了荣国府的座上贵宾,让贾政、贾赦、贾珍、贾琏等人赞不绝口。直到贾府大厦倾覆,贾雨村带领一众官兵抄检荣国府,贾府的男人们才醍醐灌顶一般,大惊失色。可见其伪装功力之深,无人能及。

2、“演而优则导”王熙凤

王熙凤在整部《红楼梦》中的表现,简直就是“戏精本精”。她气场十足,还特别会给自己加戏。初次出场,她在众多的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身着斑斓彩衣压轴而来,并且迅速掌控全场的节奏。

她说哭就哭,“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该收就收,“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这样收放自如的演技,实在无人能及。

和贾瑞的那场对手戏,王熙凤把一个表面情意绵绵,背后手段狠辣的“双面娇娃”形象发挥到极致。一面把贾瑞哄得团团转,说着“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贾蓉两个强远了。”一面点兵派将设下圈套,让贾蓉和贾蔷两个拿住贾瑞的把柄,又是用屎泼,又是签借据,只把贾瑞逼得一病不起。

然而,王熙凤并不安于只做一个演员,一切都要自己说了算才是她的终极目标。于是,她做起导演。

刘姥姥原本是挺正经一个农村老太太,勤劳朴实,只因日子过不下去,跑到荣国府来打抽丰。第二次,刘姥姥扛着几口袋土特产前来表示感谢,投了贾府老太太的缘,留她住两天。却被王熙凤拉了来做女一号,亲自导演了一场“携蝗大嚼宴”,把刘姥姥培养成了谐星。

王熙凤先给刘姥姥横三竖四地插了满头菊花,逗的贾母和众人笑得不住。待到用饭时分,她又给刘姥姥安排了一句笑翻全场的台词“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让全场的人都笑得毫无形象。

在贾府当中,只有王熙凤能时常逗得贾母开怀大笑。这一次,王熙凤指导,联合鸳鸯跟刘姥姥,弄了这一场“携蝗大嚼宴”,笑料不断,让荣国府的欢乐气氛空前高涨。甚至黛玉等人过后提起,仍让人回味不断,笑得直不起腰来。实在是一部成功的喜剧制作。

除了喜剧,王熙凤还自编自导自演的多部家庭伦理大戏,例如大闹宁国府的《闯祸相公贤惠妻》,轰动荣国府的《无良相公执剑追妻》等。她亲自上场,不顾形象地撒泼打诨,又哭又闹,每回都能引起阖府丫鬟婆子的围观,票房满分。

当然,每次也都能达到王熙凤想要的效果,既让宁国府的贾珍尤氏等人束手无策,把贾琏压制地服服帖帖,乖乖赔礼道歉,实在高明。

3、“入戏太深”的薛宝钗

薛宝钗是整部《红楼梦》中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一个人物,是谜一样的女人。曹雪芹先生对她的人物设定,是一位“冷美人”。在一首“终生误”中,暗喻她为“山中高士晶莹雪”,还让她抽中一支“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牡丹花签。

生活中,她不爱花儿粉儿,居住的蘅芜苑,亦如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床上也是青纱幔帐,朴素衾褥。她虽然满腹才华,却不以读书写字为乐,有空就陪着母亲做些针黹女红。

然而,这样一位冷情、冷性、冷淡、冷静的人,在荣国府的众人面前却收获了超高的人气,是公认的好姑娘,连尖酸刻薄赵姨娘对她都不吝夸赞。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其实,薛宝钗是名副其实的演技派,而且她演戏特别走心,连自己都分不出哪个是真实的自己,哪个是戏里的那个自己。

为了维持“宽宏大量有涵养”的形象,她对林黛玉明里暗里的讥讽听而不闻,视若不见,还一心与她交结成金兰契,处处为黛玉考虑,除了送燕窝,送双份礼物等,还时时慰藉黛玉的病情,为她宽心解忧。最终,让林黛玉对她心服口服。

为了维持“恭顺体贴”的形象,她对贾母和王夫人的喜好了解的一清二楚。贾母让她点戏,她也按着贾母的喜好,点了《西游记》和《鲁智深醉闹五台山》。

王夫人的大丫鬟金钏因为被误会,受不得屈辱跳井自尽。薛宝钗见王夫人心里不大好受,便违心地安慰“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她并不是赌气投井。”并且,主动把自己新制的两套衣服送给金钏收殓之用。

薛宝钗给自己立了一个“贤良淑德、温柔大气”人设,步步留心,事事留意。她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零差评的“好姑娘”形象,却入戏过深,误了自己的一生。

为了顺从长辈的意愿,她不在乎宝玉的冷眼相待,也顾不上曾经和黛玉的姊妹之情,嫁入贾府,成了宝二奶奶。然而,“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她最终也只能落个“金簪雪里埋”的下场,孤独死去。

有人做过统计,曹雪芹先生在《红楼梦》中描写了五百多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每一个人物的语言都特别生动,每一个人物的形象都特别鲜明。虽然自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却让人从中体会到世间百味,人生百态。生活不易,有时要靠演技,却不能迷失本性,否则只能害人害己。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