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1111 / 历史文化 /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

0 0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2020-04-08  智者1111

据许绰云《变迁中的古代中国》统计,前722年到前464年,259年的时间当中,只有38年没有战争;前463年到前222年,242年的时间当中,没有战争的年份不少于89年。

从这个层面看,春秋的战争要比战国时还要频繁,他俩的名字应该换过来才是。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战争

然而奇怪的是,战国,别的国家暂不多说,单说秦国,从前364年到前234年,130余年的时间当中,秦参加了15次大规模的战役,给敌国造成的伤亡人数就达到了惊人的148.9万,平均下来一次战役造成的伤亡人数,基本上就无限接近10万。且不说总伤亡人数,仅一次伤亡人数,在春秋时期都是绝无仅有的。

总结下来,战争频繁的春秋,造成的伤亡居然没有战争频率稍低的战国高,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一:春秋时期的“国际关系”

根据《史记》上记载的资料看,春秋时期,有名有姓的诸侯国约104到128个,那么,这些诸侯国都是怎么来的呢,关于这个问题,《荀子·儒效》当中说的非常清楚,曰: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

什么意思?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汶阳之田

荀子的统计虽然不太准确,但其中体现出来的关键问题是,这些诸侯国算起来大部分都是亲戚,都是周王分封下来的,都是亲戚又有什么要紧呢?

《左传》上记录了这么一个很典型的案例子,春秋时期,在今山东泰安西南一带,有一块肥沃的汶阳之田,汶阳之田原本属鲁国,齐国心里很不服气,于是便于成公二年,即前589年6月,将这块土地夺走。

前589年已到春秋晚期,齐国的势力比鲁国大,既然比鲁国厉害,夺走这么一块土地,鲁国应该打落牙齿和血吞才是,然而呢 ,他却莫名其妙的很不服气,不服气怎么办?

找当时的中原霸主晋国讲道理,晋国一听,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于是当场正义感发作,便:秋七月,晋师之齐国佐盟于爰娄,使齐人归我汶阳之田。

当年七月,便大兵压境,逼齐国归还汶阳。

齐鲁两国的事,晋国为什么要插手?原因很简单,他在维护一种自周朝建立起就制定好的国际秩序,也就是周天子分封的土地,诸侯只有继承权,没有转让权。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邲之战

从这个层面讲,战争目的就是土地、人口、资源,但在春秋时期,在礼还没有完全崩坏的春秋时期,无缘无故,自作主张侵占他国土地,就等于公然挑战国际秩序,如果没有能跟全天下作对的实力,这自然就成了一种异常危险的行为。

所以,既然大家都是亲戚,又没有能力跟全天下作对,无缘无故侵占他国土地,剩下的,也就只能讲究个“诸夏亲昵”。

前596年的晋楚邲之战就是很好的例子,楚国已经打得晋国溃不成军,按道理应该乘胜追击,彻底消灭敌方有生力量才是,可楚成王呢,很奇怪的任由晋军逃跑,为什么,他有一句话说的很好,意思是:战争结束后,晋楚必将讲和,只要达到目的就成,又何必多杀呢。

其中的含义很明白,亲戚之间有点矛盾,有点摩擦,实在忍不下去可以打,但打的层面也只能限制在“争义不争利”,打服了,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乖乖低头认个错服个软就成,其他,则暂时还不敢多想,当然,之所以不敢多想,除了国际秩序方面的因素外,还有兵源,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二:兵源的问题

春秋时期的兵是怎么来的,这就涉及到当兵的制度,即“兵制”,虽然从古到今,当兵都是一种义务,然而这种义务,包含的范围却是大不相同的,单讲春秋时期,之前,兵制如何,无从查考,但春秋,《国语》当中还是有记载的,拿管仲相齐之初齐国的兵制为例。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管仲

《国语》当中说:管子于是制国以为二十一乡:工商之乡六,士乡十五。公帅五乡焉,国子帅五乡焉,高子帅五乡焉。

其中需要注意的问题是,工商没有当兵的义务,确切的说,没有资格享受当兵的义务,只有士乡,也就是世袭的贵族,才可以当兵。

而这里的“乡”,也不是我们现在意义上的“乡”,而是“国”之内的乡,当时的“国”,仅限于京城及其近郊,之外的地方则称之为“鄙”, “鄙”之人大部分为农,而农是没有资格当兵的。

综合下来,一个诸侯国就有国、鄙之分,国之外的鄙,没有资格当兵,国之内呢,又分个工商之乡和士乡,工商之乡的人也没有资格当兵。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管仲相齐之后,他对这种兵制做了一点改革,但也仅仅是:是故农之子恒为农,故农之子恒为农,野处而不昵,其秀民之能为士者。必足赖也。有司见而不以告,其罪五。有司已于事而竣。

非常大方的选拔农当中的优秀分子,提拔成士,可以依赖,可以赏赐给他们当兵的资格,而工商,依旧没资格当兵。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当兵

事已至此,将当兵看成一种恩赐,谁有资格当兵,那便意味着, 他的身份已经提高到了士,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世袭的贵族,而贵族,都是有身份的有使命的,他们的任务不仅仅是当兵,综合下来,战争就成了临时兼差,因为诸夏亲昵,回来之后大家还要继续相处的缘故,到战场上,特丢人、特绝情的事打死都不干,于是呢,战争就变得更像是一种较为激烈的国际沙龙,既然成了沙龙,那自然要讲究一点规矩,于是,种种匪夷所思的奇葩就大行天下了。

三:战争当中的规矩

关于这些个规矩,《周礼》当中说的很清楚: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不以阻隘,不鼓不成列,逐奔不逾百步,纵绥不过三舍等等。

意思就是君子不杀已经受伤的敌国士兵,不抓头发花白的老人,不能利用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不能攻打还没站好队形的敌国部队,追击逃跑的敌兵不能超过一百步,敌人逃跑九十里以后你就不能在攻打了等等。

甚而至于规定不打无约之战,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见到敌国国君,都要免胄见礼,从车上跳下来,老老实实的给敌国国君行礼。否则就是“违礼”,没有“君子之风”,打胜了也不光彩。

就因为这样的规定,战争初期闹过许多笑话: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楚王

同样在邲之战中,晋军败逃,逃跑路上战车陷在泥泞当中动弹不得,晋兵急得束手无策。这时敌人楚军追上来了,敌人追上来,眼看晋兵陷入困境,按规矩应该大肆砍杀才是,可楚军呢,非常有趣。根据《周礼》并没有趁势围剿,而是停下来围观,七嘴八舌的给晋军出主意:你们真笨啊,车子太重了,应该抽去车前横木。

但抽去横木后战马仍然盘旋不进,楚军又教他们拔去大旗,再抽掉辕前横木,在车轮下垫石头等等,在这样热心的帮助下,战车才冲出泥坑。

晋军怎么办?被楚军打败了,里子没了事小,连怎么逃还要楚军教,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于是马上找到理由,在告别楚军时说:我们是常胜之军,没经历过逃跑,哪像你们楚军三天两头败逃,经验丰富啊,回见。

事情就是这么尴尬。

过了几年之后,依旧是楚晋大战,这回晋军取得胜利,楚王慌忙逃跑,谁料路况不熟,绕到晋军背后,正好和晋国后军统帅赵武打个照面。

按照现在的想法,简直天上掉下个大馅饼,你赶紧抓了就是,但是呢,又是因为《周礼》的原因,后军统帅赵武连忙摘下头盔,小步快跑到楚王前行个大礼,楚王在车上也煞有介事的回个礼,然后匆匆忙忙的逃跑了。

《左传》还对这件事称赞说:见楚子必下而趋,礼也。

当时大趋势是这样,那么,还有不讲规矩的吗。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郑庄公

四:春秋之后战争的变化

有,前713年,孔父嘉面对的郑国就是明例,约好次日交锋后,孔父嘉还英明的后撤二十里,准备列好队伍与郑国决战,孰料就在当天晚上,郑国人却连个招呼都不打,提前发起冲锋,战争中,那是见伤兵就杀,见老头就抓,所有原则违背个遍,导致孔父嘉只带二十人逃离战场,落了个全军覆没的结果。

你说说,这样一来,他能输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吗。

前638年的泓水之战,宋襄公坚决杜绝出击渡河的楚军,楚军渡河之后没排成阵势,宋襄公也坚决杜绝出击。依据的就是:不以阻隘,不鼓不成列。

后人都认为他迂腐,但这其实不是迂腐,当时战场上虽然很有些不讲规矩的国家讲究诡道,但主流还是以王道为主的。

宋襄公有心争霸天下,他当然要做守礼的典范,所以是宁输面子也不掉里子的。

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

孙子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春秋后期,周王基本只成个符号,没有人再拿他当回事,周朝都不管用了,《周礼》的约束自然就无从谈起,再加上诸侯间攻伐加剧,为了应对兵员的不足,各国纷纷开展改革,将兵役范围扩大到平民,再加上受过中原传统道德影响较小的秦国、楚国等也逐渐加入到战争的行列。

各种想法相互冲击,各国之间的战争,由开始的以争霸、掠夺财产为目的公然转化为以并地、吞国为目的,战争目的改变,孙子、吴子等一批职业将领应运而生,孙子的《孙子兵法》将战争的“王道”改变成诡道,吴子的魏武卒首次训练出职业军人,都大行天下。

礼的约束不在,发动战争、参加战争的人员素质发生变化,战争便由此改变性质,从“争义不争利”变成“兵者,凶器也”,战争变得越来越残酷,从此,“古代打了败仗怎么办?没关系,逃出一百步就没事了”之类的状况就成了历史,成了古代的古代了。

由此可知,战国之名,名副其实,因为从那时开始,各国之间才开始了真正的战争啊。

参考文献:《左传》、《史记》、《剑桥秦汉史》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