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觅理记】许衡:一物各具一太极(下)

0 0

   

【觅理记】许衡:一物各具一太极(下)

2020-04-09  真友书屋
对于世界的认识,《鲁斋遗书》卷六中有许衡说过的这样一段话:“积而至于九,至于十二,以至于无穷。则所谓纯阳纯阴者,正如一尺之箠,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其细微之极,非时不可取,而得也不可视而见也。是知天下古今未有无阳之明,亦未有无阴之阳。此一物各具一太极,一身还有一乾坤也。”

许衡在这里用了传统的观念来作比喻,他觉得阴与阳就如同把一根木棍从中间截断,每日将此棍截断一半,无穷地循环下去,直到微波到难以看得清,但也依然可以分得出阴与阳。所以,他的结论是:天下有阴就有阳,而有阳也就有阴,这也就证明了任何一个物体都是阴阳合体,而这个物体合总在一起就是太极。

许衡撰《许文正公遗书》十二卷,清光绪六年六安求我斋刻本,许衡像

相比较而言,许衡是一位务实的理学家,他说过这样一番有名的话:“为学者治生最为先务。苟生理不足,则于为学之道有所妨。彼旁求妄进,及作官嗜利者,殆亦窘于生理所致也。士子多以务农为生。商贾虽为逐末,亦有可为者。果处之不失义理,或以姑济一时,亦无不可。”(《许文正公遗书》)

许衡在这里明确地说,作为学者首先要把衣、食、住、行,也就是谋生的手段作为第一要事,因为如果连吃、穿、用都解决不了,那怎么可能能够踏心地学习呢?比如社会上那些到处谋利益之人也是因为要吃饭才不得已用一些下作的手段,他觉得即使如此,也情有可原。

按照儒学的传统,重利轻益才是学者的本分,这也就是俗话强调的“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显然,这只是一句高尚的口号,因为真正能够达到这种高境界之人毕竟是少数,所以许衡才强调要想作一名学者,那就首先要解决好自己的吃、穿、用。这样的态度其实很实在。

许衡撰《许文正公遗书》十二卷,清光绪六年六安求我斋刻本,书牌

许衡撰《许文正公遗书》十二卷,清光绪六年六安求我斋刻本,卷首

但是,按照中国的社会风气,似乎把道德水准拔得很高才是一种高尚境界,《传习录》上中就记载了王阳明回答弟子的这个提问,他的弟子黄直问老师:“许鲁斋言学者以治生为首务,先生以为误人,何也?岂士之贫,可坐守不经营耶?”

黄直说,许衡曾经说过:当学者,首先要解决自己的生计问题,而老师您却批评他的这个观点是误人,为什么要这样批评他呢?难道贫苦的家庭就要坚持这种贫苦吗?王阳明回答说:“但言学者治生上尽有工夫则可,若以治生为首务,使学者汲汲营利,断不可也。且天下首务,孰有急于讲学耶?虽治生亦是讲学中事,但不可以之为首务,徒启营利之心。果能于此处调停得心体无累,虽终日做买卖,不害其为圣为贤。何妨于学?学何贰于治生?”

王认为,学者当然也需要解决生计问题,但不能把这个作为首要问题,否则的话,学者们都忙着去赚钱发财,这怎么可以呢?作为学者,首要的问题是急着求学问,虽然说解决谋生也是讲学的内容之一,但这绝对不能称为首要任务,因为这样的话,每个人心中都琢磨着如何做买卖,这怎么可能成为圣贤呢?

由这段话可知,王阳明也并不否定学者要赚钱维生,但他反对称许衡把这一点列为学者的首要任务。细读许衡的那段话,其实他并没有说学者的头等大事就是赚钱维生,他只是认为这是学习的前提,而前提并不等于要务,故而汤一介、李中华主编的《中国儒学史》中评价到:“其实,许衡并没有主张学者抛开道义而专以治生作为头等大事,他所说的学者以治生为先,是指学者应当先安排好自己的生计,安顿生计是读书求学的前提,而不是像王阳明理解的那样,学者以治生为首要任务。所以,从这一点上说,王阳明对他的批评有误会之处。”

以王阳明的那种绝顶聪明,他不太可能真的误会许衡所说的那番话,以我的理解,王更多者是不想让弟子们在谋生赚钱方面动脑筋,他担心弟子们如果有这种想法会破坏以平静的心态去学习心学。其实前人已经批评过王阳明的这番话,比如明代的方弘静在《子评》中说:“许鲁斋言‘学者以治生为先’,阳明非之,以为‘大误人’。余谓阳明误矣,圣人未尝教人不治生。”

正因为许衡的这些观念才使得朱子之学在中国的北方很快地传播开来,他去世之后,到了元统三年,徽帝命大臣们给他立了神道碑,而碑文则是由国子监祭酒欧阳玄奉诏所制,文中对许衡有这样的夸赞:“于是我元之密规,有非三代以下有国家者之可及矣。及夫元贞、大徳,髙第弟子,彬彬辈出,致位卿相,为代名臣。皇庆、延祐之设科,子师敬参预大政,以通经学古之制,一洗隋唐以来声律之陋,致海内之士,非程朱之书不读。又岂非其家学之效,见诸已试者欤!”

自从许衡传播理学于北方,当地的风气大为改变,原本这里是学习隋唐以来的经学训诂,而许衡则将其改为程朱理学,从此之后,北方的人士也是非程朱理学之书不读。

到了明嘉靖年间,肖鸣凤在《许文正公遗书》前的序言中说:“鲁斋先生之学,实由尊信朱子而有所开发,至其笃志力行,玩心高明,遭世多故,参验物理所自得者亦多矣。在元之时而有先生者出,虽志不得大行,然表彰遗经,开倡绝学,使天下后世尚有所承藉,譬之穷冬冱寒春竟复生,其有功于彝教何其伟欤!”

肖认为,许衡的学问就是遵奉朱子观念,到了元代,许极力地弘传朱子之学,在许的努力之下,朱子理学观念终于成为了社会的主流,而这也正是许在理学史上的最大贡献。

关于许衡去世后的情形,陈正夫、何植靖在《许衡评传》一书中有着这样详细的记录:“许衡长期安家于李封村,死后葬于李封村东南三四里地,这都是现在可以查证的事实。为了表彰许衡对元王朝所作的贡献,元朝经济者给予封地100亩,免交赋税,作为祭祀之用。许衡的后代,大部分在李封村及其周围,现在分为李封一村、二村、三村。从许衡到现在,已传了三十代,现在有后裔三万余人。所以,许衡的籍贯,应在元代覃怀河内的李封村,即现在的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王封乡李封村。”

文保牌

许衡墓位于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李封村。此程的寻访我是先跑完郑州地区,而后包下一辆出租车,请他把我送到焦作市。沿着高速路向东北方向开行,而下高速的出口竟然前方就是山西省地界。出高速口后行驶三公里,即到焦作市中站区。按资料记载,许衡墓在中站区李封村村南三公里,沿着大路前行,果真没走多远就在路边看到了许衡墓的围墙,可能是因为城区扩大的原因,许衡墓园已是在城区内。

陵园门前的广场

墓园占地很大,约有几百亩,当然,我的估计很可能不准,因为如前所说,当时皇帝赏给许衡后人的封地是一百亩,但这也不好说,因为封地毕竟不是墓园,此后的几百年间,说不定许家的墓园扩大到了这么大的面积也未可知。

陵园的山门

而今这里叫“许园”

陵园的正门是宗庙式的山门,上悬匾额名许园,门左侧有文保单位铭牌,敲门无人应,我看到院墙的右侧有缺口,于是我就从此口翻入园内,然而曾想到的是,里面还有一道围墙,这让我想到了曾经看到过的一组漫画:两个贼人费了很大力气打开了一扇防盗门,向内一看,竟然里面还有一道,他们又经过一番努力,第二道门打开时,里面竟然是一堵墙。面对此况,那是何等的沮丧,而这种沮丧恰好是我此刻的心情。

翻墙进入了院落

看来我有必要打开第二道防盗门,可惜的是,这第二道围墙的墙体更高,我的这点儿本领显然离飞檐走壁还差着数个档次。于是围着墓园转了一大圈,可惜无机可乘,然而我的这一番探寻却发现了在这外城里也有大量的坟丘,数量几百座都不止,从墓碑上看基本上是许姓。前面提到许衡的后人繁衍到今天,已达三万多人,那在此之前的几十代,凡故去者,可能大多都葬在了这里。

面积很大


在寻访突破口的时段,我隐约听到墓丛深处像有人说话,静而细听,传来的声音时断时续,这种情形吓我一跳,但我还是觉得应当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斗胆往里面走了近百米。我小心翼翼地前行,边走边盘算:不知是人是鬼,是鬼当然难缠,但若是人也是麻烦,如果是人进了墓园,那肯定跟许家人有关,他们定然会问我是怎么进来的,我总不能说是翻墙而入者。

都是许衡后人


蹑脚走入深处,在一新修的巨大碑券后面,我看到四个人坐在地上打扑克,碑券还未完工,地上有石料和还未用完的水泥,四人看到我的确略有吃惊,问我怎样进到这个墓园的,既然是人,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大半,而对于他们的问话,我顾左右而言他,直问如何能找到许衡墓,其中一人告我就在内院墙内,我说自己已经敲过门,其告我可能是去吃饭了,让我再去敲。

用力推开门缝所见

按其所说坦然地走到外墙大门,拉开门栓,迈着淡定的脚步走了出去,隐隐地感到那四人的眼光一直在跟着我,可能是在想这是个人还是个鬼。到正门再一通敲击,门上无铁环,敲击发不出大的声响,只好用脚踹,还是无人应,等20余分钟,天一直在下着雨,深深觉得凉透了,将相机裹在怀内,担心被雨浇湿而损坏,看看敲门无望,只好用力顶开门缝,将镜头伸入照相,看到了正院中立着的许衡雕像,门匾上写着“朱子后第一人”。

在焦作城内加气,司机抱怨每立方气的价钱比新郑贵6毛钱,再回到晋新高速收费站,没想到比下站还麻烦,收费员以无牌照为理由坚决不让上高速,司机完全失去了跟我说豪言壮语时的一切不惧的神态,哆嗦半天解释不出缘由来,我急忙拉开车门向发卡员解释新郑换牌之事,其打电话找人证实,可能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发卡通过,这让我开始怀疑此车牌照是否有问题,为何司机到正事儿上解释不出正经理由来。

在高速路行驶过程中,我让他跟我说实话:车上没有牌照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他在此刻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番对话却耽误了行程:没想到竟错过了转高速的路口,无奈只好让司机慢慢倒车,因为不停的下雨,路上的车很少,总算倒回了岔口。

行驶近百公里从新乡市西站下道,在路上雨越下越大,雨刷已用到最大档,仍然难以清晰地看到前路,刚到新乡市边,司机就不愿再前行,说是担心被警察罚款,按约定合计付款960元,今日所走之路先东行再西行,再转东行,走了一个大大的之字形,其帮我拦下新乡当地一辆出租,我告诉他自己先到汤阴看过羑里城,再将我送到安阳,此司机也不是痛快人,打回出租公司电话,听着至少有七、八个人在给他出谋划策算价钱,最后敲定是500元,然后又提出回程的高速费让我支付,其实高速费仅35元,但鉴于以往太过大方,反而吊起了对方的胃口,讨价还价反而让对方舒服,所以坚持高速费只付单程,其又打电话问同事,竟然答应下来。刚谈妥价格,其又提出自己路不熟,要进城找朋友借一个导航仪,无奈只好任其回驶,拿到导航仪后在车上摆弄一气,我越催他快点上路他越是不急,折腾一气还是不会用,只好放弃。

折腾一番,总算上路。沿京港澳高速北行110余公里,从汤阴下,在城北约4公里处找到羑里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