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文瑶瑶 / 生活品质 /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

0 0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2020-04-09  亮文瑶瑶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我很担心,

50年后,

深圳,全是建筑垃圾。

——王澍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建筑学界有个“诺贝尔奖”,

叫普利兹克建筑奖。

这个奖,只颁给在世最伟大建筑师,

2012年前,没有中国人得过这个奖。

2012年,第一个中国人终于出现,

他就是王澍。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王澍是个狂人,

从梁思成到他的导师,

数得上名字的建筑师,

他全部都批判了一遍,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中国只有一个半建筑师,

杨廷宝是一个,齐老师算半个”

杨廷宝,字仁辉,生于1901年,卒于1982年,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近现代建筑设计开拓者之一。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京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北京图书馆等他都参与了设计。

齐康,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被列入《美国名人传记录》和《世界名人传记录》。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杨廷宝

读大学时,

王澍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没有人可以教我。”

他还提出了自己的“三无”理论,

“中国没有现代建筑理论,

没有现代建筑师,

也没有现代建筑。”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2009年,

杭州市“南宋御街”准备重建。

市政府找王澍来设计。

在市政府开会,有官员问他:

“这条街就是一堆破烂,王老师准备怎么改?”

王澍生气了,对着市委书记说:

“过去20年杭州市中心的建设,

才是整个一堆大破烂。

恰恰是这条街虽然看上去破,

但还保持着一个美好城市的影子。”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就是这样的一个狂人,

敢怼梁思成,

敢怼校领导,

敢怼市委书记,

这次,却对农民低下了头。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1981年,

少年王澍被东南大学建筑系录取了,

那时的东南大学,

还叫南京工学院。

可是,读到大二,

愤青王澍就向老师们宣布:

“没有人可以教我了。”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因为我已经把那些老师都看明白了。”

既然无人可教,

王澍进入了自学状态,

夜里十二点了,

还捧着一本黑格尔的书坐在楼梯上,

一直看到凌晨三点还不回宿舍。

王澍后来对中国文化理解的底子,

可能就建立在这个时候,

有些时候,你觉得自己做了无用功,

可能是时机还没到,

过去走的每一步,

都是为现在铺的路。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大二批判了所有老师,

大三,王澍又向学校的作业开战了。

学校的作业要画菜色商业效果图,

王澍不爽了,

”在我看来它基本上就是骗人的,

是纯商业的,是用来博取甲方的喜好。“

事情闹大了,

王澍带上四个同学去跟校领导谈判,

最后结果是,

学校放禁了:

学生们可以用任何形式来表达,

这是东南大学建筑系史上第一次!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在东南大学建筑所读研,

王澍写了篇硕士论文——《死屋手记》,

就在这篇论文里,

他把从梁思成到他老师的建筑师骂了个遍,

论文答辩前,

有人给他传话,

如果不改论文就拿不到学位证,

王澍,一个字也没改,

临走时还印了五本放在学校阅览室。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最后,评委虽然争论激烈,

但还是全票通过让王澍毕业。

王澍亦狂,

东南大学亦有风骨。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 宁波博物馆

硕士毕业后,

1988年到2000年,

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腾飞时期,

王澍的不少同学都进入了建筑事务所,

而他,到杭州隐居了。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整整12年,

王澍没建一所房子,

当别人都在捞快钱的时候,

他或者行走乡间,

或者在工地撸起袖子和工人们一起干,

“我要看清楚每根钉子是怎么钉进去的,

所以我到今天为止,

做任何事情都底气十足。”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王澍领衔设计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

有时候,

走得慢一点,

不是落后,

而是一种格局。

厚积才能薄发,

灵魂的深度够了,

生命才能真正熠熠生辉。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王澍虽然狂,

但有一个人却对他宠爱有加,

那就是中国美院院长许江。

2004年,许江找到王澍,

希望他出手设计中国美院新校区,

但是预算只有常规造假的一半,

王澍思考片刻,说:

“这么低的造价,还要求达到国际水准,

我都可以做到。

但我有一个要求:

不能干涉,我要创作自由。”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一角

许江同意了。

象山校区建造六年间,

他没提任何要求。

中国人自己的美术学院,

要有中国人自己的风格。

在建造期间,

王澍采用本地的材料,

雇佣本地的民间工匠,

到处收集旧砖瓦旧材料。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2004年,

象山校区第一期完工,

建筑界一片哗然,

杭州的建筑师们说:

“如果要找杭州最难看的作品,

就去象山看。”

王澍回应:

“他们不能理解的。

他们不认为满城一模一样的房地产是难看的,

他们却认为这个是难看的。”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或许,在长期西华的过程中,

中国人已经忘了

该怎么做自己。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中国传统的古朴、雅致,

飞檐翘角,

在象山校区体现得淋漓尽致。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正统的建筑师们不看好它,

但其他人却对象山校区赞不绝口。

“苇塘柳径间,一条小狗叭叭的走过,

自然的就从心底觉得:哟哈,你在这住呀。”

著名哲学家陈嘉映这么评价象山学院: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是国内大学里少有的,

能让师生咖啡馆小酌、秉烛神游度夜,

而毫无作息表压力的校园。”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2006年,王澍接下宁波博物馆设计的活,

他从拆迁的30个旧村庄里,

回收了接近600万旧砖旧瓦,

用作博物馆的原材料。

得知这个消息,

博物馆一个负责人对他咆哮:

“这么现代化的城市新中心,

用这么脏的材料做博物馆,

什么意思?”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宁波博物馆

“新材料建成的博物馆是没有回忆的,

但我建造的这个博物馆是有回忆的,

它代表着真正的人类生活的历史。”

有历史、有温度,

王澍相信,

建筑不应该是冷冰冰的。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王澍力排众议,

坚持了自己的方案。

博物馆建成开放后,

原定每天3000人参观,

却连续三个月人数破万。

有人指着墙壁说,

“那块砖特别像我们家原来那院墙上的。”

一块老砖感动着游客,

而游客一句不经意的话也感动着王澍。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2006年,

他干脆带着25万片旧瓦前往威尼斯,

建了个“瓦园”给老外看,

老外看了啧啧称奇。

这一举措还使国外建筑界

开始关注中国城市建设的材料浪费问题。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凭着独特的独特的“瓦爿墙”,王澍屡屡斩获国际大奖:

2010年:获得威尼斯双年展特别奖;

2010年:和陆文宇一起获得德国谢林建筑实践大奖;

2011年:获得法国建筑学院金奖;

2011年:受聘哈佛大学研究生院丹下健三荣誉教授;

2012年:获得普利兹克奖;

2013年:入选《时代》周刊全球百位最有影响力人物名单;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拿普利兹克奖后,

大家都看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他却一头扎进了江浙农村。

2012年,他在富阳的村子里转悠时,

遇到了大溪村的村支书正在指挥

拆除村里的一幢老屋。

王澍激动地跑过去,大声喊停。

“要是不拆掉,老房子留着做什么用?”

“你等等,我来想办法!”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正好当时富阳市政府想请王澍,

设计博物馆、美术馆、档案馆。

从不轻易接项目的王澍一口答应下来,

条件只有一个:

“让我做洞桥镇文村、大溪村乡村规划。”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现在城市的大拆大建,

使得城市里的建筑文化传承几乎没有希望了,

仅剩的一点“种子”就在乡村,

我希望它还能发芽。”

王澍希望中国传统建筑文化

能留下自己的种子。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改造农居是最难的,

既要不改变古村落原本的面貌,

又要实现村落的现代化,

最难的是,

甚至一个屋檐、一堵墙的改变,

都可能招来村民的抵触,

这就要求设计师们放下身段,

在改造的过程中,

充分考虑到村民的接受程度。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于是,

一向不低头,

从梁启超骂道市委书记的王澍,

这次,向农民低头了。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从2012年起,

他跑遍了浙江省200多个古村落,

一片瓦、一堵墙,

都是他调研的对象。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在改造文村的过程中,

他挨家挨户征求意见,

厨房和厕所空间要大,

要有柴灶、农具室。

“村民一旦有意见,

我立马就改。”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小院、堂屋、农具室、灶屋,

他都为村民考虑到。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最后14户民居被改造完成,

没想到文村立刻火得一塌糊涂,

被称为现代版的富春山居图。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人在其中,

如一副意境无穷的泼墨山水画。

中国文化的美,

完完全全被释放了出来。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原本破败的古村落,

就这样在王澍手下焕发了生机,

越来越多的城里人来到这里,

村民的收入多了,

原本昏暗的生活,

也似乎有了光亮。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我们就像在湖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

也想让更多的人参与

讨论、关注乡村,这

样,乡村的复兴才有可能实现。”

从梁思成骂到自己导师,获建筑界诺贝尔奖,这次他向农民低下了头

这个为农民低下了头的建筑师,

如今,

还在行动着。


来源:匠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