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W60800 / 包士山 / 爱情能否拼过道德?

0 0

   

爱情能否拼过道德?

2020-04-09  SDW60800

母亲穷其一生,跟父亲的小三做斗争儿时,我是她阵营里的铁杆成员结婚生子后,我开始从全新的视角看待父亲的出轨……
 

01

 
我叫徐蕊,90,出生于三线小城,父亲是高级教师他年少时,父母就相继去世,是在邻居的帮衬下,考上大学完成学业的。
 
父亲毕业回来工作后便娶了邻居家的女儿,也就是我母亲。
 
8岁那年,父亲作为特殊人才进入省会一所学校工作我们随迁而来。经过父亲的单位协调,母亲进入当地街道工作。
 
工作清闲的母亲,跟同事学炒股之后,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股市中。对家庭生活也怠慢了很多,家里长期吃酱油煮面,我和父亲叫苦不迭,母亲却置若罔闻
 
家里的收入,都被她拿去股市,一直没大亏过,也没赚太多。但她变得张口闭口都是钱,我爸每次都沉默以对,除了过问我的学习情况,很少跟我妈交流。
 
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我妈坐在沙发上,边号啕大哭,边骂我爸:“你这个没良心的,在外面搞破鞋!”
 
我爸铁青着脸让我回房看书,压抑着声音说:“孩子还小,你要顾忌她的成长。”
 
我妈满腔怒火道:“你明知道孩子小,还有脸干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你跟别的女人乱搞时,想过孩子还小吗?”父亲生气地说:“我们清清白白,你不要乱说
 
当时,我吓坏了,咬着笔泪流满面心里充满了恐惧……
 
当晚我妈睡在我的床上,哭诉说我爸跟单位的一个狐狸精好上了不要我们了
 
之后,母亲隔三差五去父亲单位,当着众人面,对他嘘寒问暖。但回到家,人就会争吵不断,“离婚”成了他俩挂在嘴边最多的词,但从未认真实施过。
 
毕竟,父亲想要离婚,无论如何面对不了我外公和外婆。
 
从那时起,我对父亲充满了怨怒,每天对他恶声恶气。他尝试跟我沟通,但每次只能无奈地叹气离开。
 
一年后,我升入初中,父亲在高中部任教,平日遇见的机会很多。我终于认识了母亲口中那个“父亲的小三”——陈亿芬
 
她齐耳短发,中等身高,外表看上去很斯文,有点书卷气。但在我眼里,她是内心邪恶、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
 
每次跟父亲一起放学回家,偶遇到她时,我从来不打招呼,总是流露出怨毒的表情,让父亲很尴尬,她总报以理解的微笑,不多说一句话。
 
父亲看她的眼神,很温柔,人对视的时候,我心里像被针扎一样难受。
 
因为,我从未见过父母之间有那种感觉。当时年少表达不出来,现在想来,就是相知已久,不用说太多话,一个眼神足矣。
 
那时,我就像是母亲的眼线紧盯着父亲和陈亿芬的交往有任何蛛丝马迹,都会告诉她。

三年又三年,直到我高中毕业,母亲也没抓住父亲跟陈亿芬有越轨的举动。
 
不过,陈亿芬始终没有结婚据说,很多人给她介绍对象,都被婉拒了。父亲那几年,头发白得很厉害,一心扑在工作上,脸上几乎不见笑容。
 
他按时上下班,家务照做,孝敬老人,对母亲的安排和啰嗦,照单全收,也不辩驳。但他对母亲没有任何亲密举动,两人的感情淡漠得像张纸。
 
2014年,我研究生毕业后,为了爱情,硬撑着在上海一家教育机构工作,生活朝不保夕。当时,我妈特别不支持,没事就跑来上海,跟我闹腾。
 
好几次,我晚上加班,她直接骂我当时的男朋友,一点本事都没有,自己混不咋地,还要我跟他一起吃苦。
 
直到我们分手,那男孩都没跟我透露过,他曾被这样伤过自尊。后来,是我回家工作,因为抗拒相亲,吵架时,我妈自己说出来的。
 
母亲“跟你爸一样的死心眼,爱情算个什么东西?把日子过好才最重要!”当时我气愤地问她:“你日子过得好吗?还不是一辈子活在怨恨中!”
 
嘴硬地回道“那又怎么样?反正那个女人一辈子都是当小三的命。”
 
为了我的感情问题,许多年没母亲争吵过的父亲发飙了,他态度很强硬:蕊蕊的感情,她自己做主,你绝对不能强迫她。否则……”
 
话虽没说完,可他眼神坚毅,我妈竟然没敢怼他一句。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父亲不仅仅是懂我,而是他内心懂得爱吧……
 

02

 
2016年,我消化完初恋的遗憾后,才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当时,他的事业尚在起步。按照母亲的标准,他自然是不合适的外地人,没房、没我学历……
 
初次见面,是父亲的尽力斡旋,母亲制造的尴尬才被一一化解。
 
那天,是我离家读书、工作10年,第一次正视父母之间的差距。
 
父亲知书达礼,为人勤勉,能站在他人角度考虑问题;母亲的关注点永远是八卦,喜欢攀比,却看不到别人的优点,非常世俗
 
在感情上亦是如此,父亲虽是理工,但情感细腻。亲戚、同事和朋友遇到事情,古道热肠,从来都是能帮则帮,毫不计较自己的付出。
 
这些为人的优点,在母亲那里,却永远都是傻,从来得不到欣赏。她也想跟父亲沟通,但无奈一张嘴说出的话就那么尖刻,人根本没有契合点。
 
实话说,母亲也很可怜,但性格决定命运,一切已无法改变。
 
以前,我只觉得父亲精神出轨,是对家庭的背叛,如今看来,他能坚持到今天,该是多么痛苦。而我,算是他维持婚姻的唯一受益者吧!
 
结婚生子后,我对婚姻有了更深层的理解,也为父母毫无生气的婚姻而叹惋。
 
时至今日,我不会劝父母离婚,毕竟人到晚年,母亲需要一个伴,也需要别人眼中体面、完整的婚姻。
 
2017年11月,父亲生日那天下暴雨,他在区里开会,我开车去接他,偶遇到早已调离的陈亿芬
 
父亲开始很紧张,见我主动礼貌地打招呼,才松了口气。简单寒暄过后,我客气道:“雨下得还挺大,您怎么回?要不要送您一段?”她看了父亲一婉言谢绝了。
 
去酒店吃饭的路上,我问父亲她的近况,父亲说她这些年,工作成绩斐然,获了很多奖。我随口问道:“她家里呢?孩子多大了?”
 
他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说:“她还是一个人。”我从后视镜偷看父亲,他低着头,情绪很低落。
 
直到快下车时,我突然问了一句:“您想过没有?离婚,跟她在一起?”
 
父亲没有回答,黯然下车了。
 
春节后单位体检,父亲查出了肝癌,所幸是早期。
 
母亲慌了抱怨说他就知道忙工作,不顾身体,语气里都是心疼。末了却跟我唠叨:“别人退休了,拿那么高的退休金,你爸要是就这样了,一分钱也没享受到。”
 
听了这话,我就很来气,简直不想搭理她。尽管她每天跑菜场,换着花样做吃的,心里也是各种焦虑,但事做了难听的话也说了让人很无语!
 
父亲查出肝癌不久,我接到陈亿芬的电话,她同学是省内肝胆专家,希望能给我父亲安排会诊。她语气小心翼翼,惟恐我拒绝,也能听出她深深的担忧。
 
她的雪中送炭我感激无比。约见后,她将找同学了解的情况,跟我详细说明,带走了父亲的确诊资料,很快联系好后续。
 
那段时间,我们频繁见面,她肉眼可见的憔悴了许多。
 
每次我送父亲去检查,见面后,她自然地上前搀扶着他,轻言细语问他些日常状况、哪里不适。每次跟医生交流,她都安静地站在我身后,适时给我递上资料。
 
有时我会恍惚,觉得如果陈阿姨是我母亲,父亲该有多幸福……
 
母亲得知她在帮忙,还跟我们闹过几次,甚至说:“人都要死了,要拿早点拿去别折磨我!”尽管知道这是气话,但我也快要气疯了!
 
那一年多时间,过什么日子,我不想回忆。所幸,父亲挺了过来,手术后恢复得还不错。现在,他又回到单位工作了。
 
发自内心地说,我最感谢的人是陈阿姨,某种意义上,她给了我和父亲强大的精神支撑。如果没有她,父亲或许坚持不到现在吧……
 
如今,我们像朋友一样,时有联系。于她,我内心是有愧的,她独身至今的原因,我们都心知肚明。
 
是,我终归还是我妈的女儿,对陈阿姨,也仅限于此,不可能因为这份感动和敬佩,帮我的父母做出其他的选择……
 

03

 
爱情和道德,不是针锋相对的两个事物,但绝对有各自的逻辑。两者可以和谐统一,也可以互相矛盾。假如两者发生冲突,孰轻孰重?
 
从个人角度,很多人选择爱情第一。所以,有人会出轨,有人会做小三;但放在群体角度,大家会默认道德最重要。出轨会被贬斥,当小三会被劝诫。至于三个当事人,谁真心爱谁,大家都不在意。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个人和群体选择的错位呢?其实,这是人性的自私在作祟。
 
因为,从个人来说,自己喜欢谁,不喜欢谁,是非常重要的;从群体来说,假如不认可道德高于爱情,有可能自己就会遭遇背叛,必须把道德摆在第一位。
 
不管你是否同意,请记住包士山这句判断——自私,只是一己之私;道德,则是众人之私。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双标”呢?严格来说,世上根本没有双标,只有自私。同样一个人,之所以能把双标玩得无缝对接,就因为双标的核心是自私啊!
 
具体到徐蕊父亲、母亲和陈阿姨的三角关系上,最能说明问题。
 
徐蕊父亲无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跟妻子的婚姻,纯粹就是报恩和兑现承诺。当然,如果他当初不承诺娶她,也不会得到岳父母的资助。
 
但是,爱情这种事,靠恩情无法维系,徐蕊父亲和母亲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便父亲没有红颜知己,婚姻生活都过得有点寡淡,仅仅只能维持表面的宁静而已。
 
当徐蕊跳出自己的感情倾向,冷静地看待父亲、母亲和陈阿姨,她能清楚地发现,父亲跟陈阿姨更适合,也更相爱,母亲并不匹配父亲。
 
如果没有徐蕊外公外婆的资助,徐蕊父亲就上不了大学,但如果他需要为此付出一生的幸福,对于他来说,又未免太过凄惨,甚至可能悔不当初!
 
尽管徐蕊父亲跟陈阿姨很相爱,但那又如何?徐蕊母亲占据了道德的高地,大众不会力挺这对有情人。
 
如果他俩执意在一起,徐蕊母亲可能会闹得两人身败名裂,无法在当地生存下去,他俩的事业也可能随之被毁。
 
爱情浓时,可以随意逾越道德底线;当道德发威时,可以轻易坑杀爱情。
 
更何况,爱情之外,还有亲情。徐蕊的父亲很难为了爱情,牺牲掉父女亲情。他爱情人,更爱自己的女儿。
 
不过,徐蕊父母并不算惨。

她母亲虽然没有得到丈夫的真心,但她本身并不那么看重爱情,更看重物质享受和面子。这些,她都没有失去;徐蕊父亲虽然没有跟情人在一起,可家庭稳固,女儿成材,情人一直陪伴其左右,他也不亏什么。
 
真正惨的是陈阿姨。尽管付出了真心,但永远只是一个“小三”,没有妻子名分,也不能给他生儿育女;即便徐蕊后来认可她,但也不会劝父亲离婚娶她。毕竟,徐蕊更爱自己的母亲啊!
 
这就是我一直不主张女生做小三的原因——有时候,你即便得到真爱,又能如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