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及文史小站 / 俗讲版天禄阁... / 从『降之民』正见清华五伪简《厚父》系今...

分享

   

从『降之民』正见清华五伪简《厚父》系今人伪造

2020-04-09  昆曲及文...

从『降之民』正见清华五伪简《厚父》系今人伪造

清华五内有《厚父》一篇,是伪造者见到《孟子‧梁惠王下》引了一段逸《尚书》之语:『《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于是触动造伪假《尚书》篇章,以坐实清华简里出现了《孟子》所引的今佚的《尚书》,那就是这篇伪造出来的《厚父》了。

但是,因为此一伪造者,其实对于中国传统的古文的造诣不足,于是误会了《孟子》所引的逸《尚书》里的『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而以为『天降下民』是老天『降』赐地上的人民一个皇帝。而不知在先秦,所谓的『降』是指上天派下了一个神祇或神物,而『国君』不是上天『降』给人民的。因为搞错『降』字的真义,于是造伪简里就出了不可原谅而又搞笑的错误。

在伪造的《厚父》,一开头,就写出了『王若曰:“厚父!我闻禹□□□□□□□□□□□川,乃降之民,建夏邦。』后文还把《孟子》之逸《书》抄上了些。

一见以上伪简《厚父》内容的『禹□□□□□□□□□□□川』,应是指禹奉上帝之命平山川之事,于是因为禹平了山川,于是上帝把禹『降之民』,让他建立起夏朝。殊不知,这和《孟子‧梁惠王下》引了一段逸《尚书》之语:『《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的意义是不同的。『天降下民』不是指上天降下了一个神祇当君王,而是指君权神授,即地上的君王是权柄是上天所授,用来统治人民,当人民的导师。所以『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降』就是指『作之君,作之师』的权柄是『下降』给『下民』的。但是看一看《厚父》里的『乃降之民』的『乃』为『于是』之义,『降之』指把前言之『禹』来由上天『降』到人民之中。若不相信,以为吾人乱讲,再看《厚父》下文又讲,『帝亦弗恐启之经德少,命咎繇下,为之卿事,』明言『帝』(上帝)怕禹的儿子启德薄,于是『命』咎繇『下』(从天上降下到人间),当启的卿佐。于是就知道,此一《厚父》伪造者,完全误会『降』『下』之义,误以为上天可以派到人间又是君又是卿的,完全非先秦的思维的内容,而是此一今之造伪者中国古典学基础欠缺之故。

至于先秦所谓的『降』,吾人也从清华简《楚居》文本写手也是对『降』有错误的认知,在〈谈使用搞笑字眼『季连初降于騩山』而露伪的清华(壹)伪简《楚居》〉一文里,亦因此错误用法而知是今之古典学水平低下者所伪造之证:

『《楚居》伪简开章明义的第一句的『季连初降于騩山』令人捧腹,因为,此种用法是使用在所谓《左传》里内史过所说的『明神』身上,不是用在开代始祖的身上。此一伪文本写手,没有搞懂此句的用法,于是用在所谓的楚国的开国远祖季连身上………

………他采用了《国语‧周语上》的『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的用法,用到楚国之兴,原义是想抄袭之以表逹“楚之兴也,○○降于○山”,但郄不晓此句的用法是表示明神显像以示国之兴,而不是国的先祖自天而降,于是学术水平拙恶的此个文本写手,仿《国语‧周语上》的『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的用法,自创了一个『騩山』来仿《国语‧周语上》的『融降于崇山』,还添了个『初』于『降』之前,造成了这句『季连初降于騩山』。』

清华一伪简里的《楚居》和清华五伪简里的《厚父》,错误如出一辙,文本写手当是造伪简组织里的同一文本写手的搞笑之作了。。(刘有恒,2020,4,3于台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