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沈阅览 / 文化 / 上海,一座几乎难觅出土文献的城市,却让...

分享

   

上海,一座几乎难觅出土文献的城市,却让冷门“绝学”发扬壮大

2020-04-10  老沈阅览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20-04-10 06:30

   人类的历史文化,端赖文字记录。汉字作为中华文化的载体,具有独特的持久性和延续性。从殷周到汉晋的2000多年间,汉字先后藉由甲骨、青铜、竹木、丝帛被记载传承。近代以来,考古学兴起发展。特别自上世纪70年代起,地不爱宝,一批批重要的简牍文献重见天日。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岳麓书院藏秦简》《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肩水金关汉简》《悬泉汉简》《地湾汉简》《玉门关汉简》《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近年来,这些新见出土文献相继由上海多家出版机构持续推出。

   由上海中西书局与清华大学联合主办的《出土文献》本月正式创刊亮相,成为在该领域出版发行的首个也是目前唯一的学术期刊。在推动“冷门”不冷、“绝学”不绝的长路上,上海出版人与全国学术界携手继续前行。

成为中国出土文献出版高地

   所谓出土文献,是与传世文献相对的一个概念,指出自墓葬、遗址等处的古文献材料,涵括的对象从甲骨文、金文、盟书、玺印、陶文、货币、简牍、帛书、石刻,到敦煌遗书、吐鲁番文书、明清墓志等,还包括梵文、于阗文、佉卢文等古西域文献。

   中国历史上,每一次出土文献的重大发现都极大影响了学术发展:西汉中期的孔壁中经,皆战国“古文”,有逸书十六、逸礼三十九,昭示汉人熟习的二十九篇《尚书》、十七篇《仪礼》并不完备,引出所谓汉代学术的今古之争;西晋汲县所出竹书,所载史事、年代与流传经史多有差异,引发的年代学、地理学问题至今仍被学者研究讨论。20世纪以来,甲骨文与敦煌文献更是震惊世界的重大发现。

   新中国成立以来,出土文献的整理出版一直得到国家高度重视,诸如《甲骨文合集》《殷周金文集成》《吐鲁番出土文书》等重要文献的合编、“秦汉简帛整理小组”的组建等,可以说集合了全国的学术力量。

   随着考古新成果不断涌现,出土文献的发掘与抢救,得到各界高度关注。尤其是简帛文献,因其承载的文字量大,涉及古文字、古文献、历史、哲学、经济、法律等诸多方面,更为学界瞩目。1990年至1992年,甘肃河西走廊悬泉置遗址出土大量汉简;1993年,郭店楚简在湖北荆门发掘出土;1998年上海博物馆抢救了一批战国竹简;2002年湖南湘西里耶古城出土大量秦简;2007年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抢救了一批秦简;2008年清华大学抢救了一批战国竹简;2009年北京大学入藏一批西汉竹简、2010年又入藏一批秦简;1996年至2010年,湖南长沙五一广场地区先后出土五批从西汉到三国的简牍;2016年安徽大学入藏一批战国竹简……这些出土文献携带的信息,多为两千多年来首次面世的内容。

   以《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为开端,在一代上海出版人的努力下,一大批简牍整理项目先后落地上海。不仅如此,上海古籍出版社还在甲骨文、金文、敦煌文献等方面,中西书局在梵文、巴利文等非汉语文献方面,进一步形成了自身的出版特色。可以说,上海,这座几乎难觅出土文献的城市,已然成为中国出土文献出版高地。

打造国际一流学术交流平台

   “相较一般图书的出版,出土文献整理工作的特殊性对编辑的专业能力要求较高。编辑不仅要对古文字字形敏感,对于造字构形的理据和审美有一定判断,能够发现字形的细微差别;还要具备古文字、古文献相关知识,因为出土文献内容丰富,除了文史哲外,有时还涉及数学、医学、律令等多个门类,十分考验编辑的知识储备。”中西书局总经理、上海辞书出版社社长秦志华说,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互为补充,更全面地还原古代文明,对推动相关学科的发展意义重大;承载着这份使命,出版者必须在出版质量上精益求精。

   2008年,清华大学抢救回一批珍贵竹简,依例命名为“清华简”。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教授裘锡圭曾评价:“近年出土材料中,清华简最为重要,以后还能不能出这样的资料,还能不能出更重要的资料,这都很难说;清华简出来以前,谁也想不到有这么一批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

   清华简是战国中晚期即被埋藏地下的竹书,就内容而言,大多为古书佚籍,为了解、研究中国先秦时代新增了诸多重要历史文献。2009年4月,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揭牌成立。2010年1月,清华简整理报告确定交由新组建的中西书局出版。2011年1月5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成果发布。此后,清华简的整理报告基本按一年一辑的速度陆续出版,去年已推出第9辑。

   上世纪90年代末,郭店简的出土和刊布开启了国际文史哲学界对出土先秦元典的高度关注。近些年来,上博简、清华简等战国竹简陆续公布,掀起自甲骨文问世以来,出土文献研究的第二个高潮。在这样的背景下,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于2010年创办《出土文献》辑刊,李学勤教授担任主编,至2019年共出版15辑。这正是新期刊《出土文献》的前身。

   据悉,转刊后的《出土文献》将在每季度最后一月中旬出版,编辑部遵循国际公认的学术规范,聘请海内外专家学者组建学术委员会、编辑委员会和审稿专家库,严格执行匿名审稿制度。创刊号所刊发的16篇文章,内容涉及甲骨、金文、战国秦汉简帛与学术史,包括古文字考释、名物训诂、历史地理考证及甲骨分期断代、战国简形制编连等各方面。

   “在保持原集刊编纂特色的基础上,《出土文献》将努力实现刊布出土文献领域优秀研究成果和最新发现,探索构建学科理论与研究方法,促进学术创新与学科交叉发展的目标,打造国际一流出土文献研究学术交流平台。”《出土文献》主编、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黄德宽在发刊词中这样写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