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想事成 / 待分类 / 《人间词话》: 人间年年岁岁又何其相似

分享

   

《人间词话》: 人间年年岁岁又何其相似

2020-04-11  不忘初心...

文/子勤

读了三周的《人间词话》,仍没能把书中的精华细细品味,这样的经典非静下心来不能读的,只是感觉时间逝去匆匆,还没读懂,窗外又是鸡啼鸟鸣,天色渐明之际,只能放下书来,去上班。

我本来就是一个诗词小白,读不懂诗词,看不懂古文,对中华国学的经典著作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的。但内心对国学经典又是渴望得很,总想读一读的,这一期读书会的书目又正好是《人间词话》,不能不读了。

点击加载图片

虽是在不求甚解的路上懵懵懂懂,却仍在书中发现了许多触动灵魂的词句。我就像一个在海边捡贝壳的孩子,偶尔会有惊喜的发现。

朱光潜曾评价《人间词话》:'近二三十年来,就我个人所读过的来说,似以王静安先生的《人间词话》为最精到。'

王攸欣在《选择、接受与疏离--王国维接受叔本华、朱光潜接受克罗齐美学比较研究》写到:

'王国维寥寥几万字的《人间词话》和《红楼梦评论》比朱光潜洋洋百万字的体系建树在美学史上更有地位。'

点击加载图片

01 最伤心之时,写出的《人间词话》

王国维一生涉猎多个领域,文学、历史、哲学、教育,在各领域都有开创性的成就。

在文学上, 《人间词话》是他所著的一部文学批评著作,是中国近代最负盛名的一部词话著作,正所谓这本书没有读过,大家都一定听说过。

这本书大部分内容写于1907年秋冬至1908年夏秋,那段时期,王国维接连痛失了三位亲人。1906年,父亲逝世,王国维回故乡奔丧,悲痛难以写下:“人间第一耽离别”。

蝶恋花

——王国维

满地霜华浓似雪。人语西风,瘦马嘶残月。

一曲阳关浑未彻。车声渐共歌声咽。

换尽天涯芳草色。陌上深深,依旧年时辙。

自是浮生无可说。人间第一耽离别。

点击加载图片

而父亲去世不久,数隔几个月不见的妻子妻子莫氏得了产褥热,诞下的两个女婴也夭折,王国维请了名医,在妻子身边守了半个月,1907年6月,妻子最终还是撒手人寰。

“冉冉蘅皋春又暮。千里生还,一诀成终古。

自是精魂先魄去,凄凉病榻无多语。往事悠悠容细数。

见说来生,只恐来生误。

纵使兹盟终不负,那时能记今生否?”

这是王国维写下的悼亡诗,可谓字字是血,还能有来生不?这也让我们看到了王国维先生的另一面,虽不善言语,却对妻子用情至深。

不久,继母故亡离世。接二连三的亲人去世,看着家中无人照顾的三个儿子,王国维一度颓废。后来,岳母做主,王国维娶了娶了莫氏表甥女潘氏为妻,举家迁往北京。

在这样的心情下,王国维扎进了中国古诗词的研究中,写出了《人间词话》。

王国维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先生在人间词话中写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点击加载图片

先生用本是形容爱情相思的词句,比喻成大事的三个境界,自然是极其贴切,却总让人联想到,先生是把对妻子,对亲人的思念融入了对事业的追求中。

他对历代词人的喜爱,更是反应了他内心的汹涌澎湃。

或许王国维认为只有在诗词中才能释放出心中的悲痛。

他在《人间词话》极其推崇冯延巳、李煜、纳兰容若的词,认为他们的词都是至情至真,坦坦荡荡,一颗赤子之心。

02 王国维说冯延巳:深美闳约

《人间词话》中有:

张皋文谓:“飞卿之词,深美闳约。”余谓:此四字唯冯正中足以当之。

“正中词品,若欲于词句中求之,则“和泪试严妆”殆近之欤?”

冯延巳,字正中,他是李后主李煜的老师,开创了“以景写情”的手法”。

王国维认为只有冯延巳的词才能配得上“深美闳约”这四个字,而“和泪试严妆”一句又反应着他的词品。

意思是冯延巳喜欢写男女离别的相思词,但他的词不似花间词那般浓艳雕琢,而是温柔敦厚,符合诗理,寓意深刻,包含寄托之情。

点击加载图片

菩萨蛮

——冯延巳

娇鬟堆枕钗横凤,溶溶春水杨花梦。

红烛泪阑干,翠屏烟浪寒。

锦壶催画箭,玉佩天涯远。和泪试严妆,落梅飞晓霜。

03 王国维认为李煜的词:“神秀也”

“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

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戚,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宋徽宗与李后主的命运相似,两人都是身为帝王,后又沦为阶下囚,在文学上造诣都很深。

但王国维先生说:“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戚,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两人的境界是不同的,李后主用生命,一生的悲歌书写出来的词,那里承载的愁与恨,已不只是悲切自己的身世,而是看透世间的愁苦,帝王与平民百姓又有何异同?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点击加载图片

04 王国维说纳兰容若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王国维说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纳兰容若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纳兰容若也是天生的情种,上天待他不薄,让他生在富贵之家,让他遇上真心相爱之人。

但上天对 他也是刻薄,让他身在富贵之家,而无法选择自己的爱人,让他拥有了爱人又狠心夺去。

当王国维读着纳兰的诗词时,又怎会不想起的自己的亡妻呢,此情此景何其相似。

点击加载图片

05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人世间的悲苦年年岁岁,何其相似,伤离别,苦相思,忍辱偷生。

但我们都是在悲苦中重生,遇见光,遇见爱,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正如先生的独上高楼,人憔悴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看到的又何曾不是千帆过尽,寻寻觅觅,我们看到的那个自己。

王国维先生虽然一生飘零,却自信地在《三十自序》中的写道:

“余之于词,虽所作尚不及百阕,然自南宋以后,除一二人外,尚未有能及余者......”

这种自信,才是在困境中重生的力量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