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艺术路书 | 犍陀罗美术之初体验(上)

2020-04-19  文殊院士   |  转藏
   

春节期间与路书主播老师以及十位会员一道,赴巴基斯坦进行了十天的游学。对于这块西靠兴都库什山、北临喜马拉雅山脉、东有印度河的神奇土地,大家欣然前往或许有许多理由:历史悠久、文化内涵丰富、原生态、游客少、充满神秘感等等。但其中最重要的理由一定是想去亲身近距离地感受伟大的犍陀罗佛教艺术。

这次造访的地方,涉及古代犍陀罗艺术覆盖的主要三大区域:斯瓦特河谷、白沙瓦盆地和塔克西拉地区。尽管历代遭受多次浩劫,佛寺遗址损毁严重,地面建筑大多很不完整,但遗址上还是幸运地出土了数量众多、类型丰富以及质量很高的雕刻作品。游学中,我们不仅在博物馆看造像,还去佛寺遗址参观这些造像出土的现场。现在主要把自己对于佛教雕塑艺术的初步体验和感受分享给大家,期待未来有更为深入的追踪和探索。

就材质而言,犍陀罗佛教雕塑作品主要分为三大类:石雕像、灰泥塑像和青铜像。由于青铜像存世较少,这里不作记述。

一、石雕

石雕主要集中在斯瓦特河谷和白沙瓦盆地,出土于多处佛寺遗址。我们主要参观了斯瓦特博物馆、白沙瓦博物馆和拉合尔博物馆。


(一)斯瓦特博物馆

斯瓦特河谷出土的石雕以绿色片岩为主。总体而言,这个地区的雕刻作品风格比较古拙,线条粗粝有力,细节相对简单一些。如下面两图。  


博物馆的展陈特点是以文物所属遗址地为单元,如巴特卡拉一号佛寺出土造像在数量和质量都令人印象深刻。因为所涉遗址众多,各雕塑作品的时代关系错综复杂,好处是文物和出土地的关联更紧密。博物馆为每个展出单元都配备了遗址的现场照片,标注出重点文物的出土位置。平面化的展陈因而变得立体和丰富起来,正好反映出佛像原本所有的建筑属性。佛像的建筑属性正是其时代判断的主要依据之一,这也是两位老师在游学过程中反复给大家强调的。

就时间维度而言,博物馆所藏雕刻作品涉及的时间跨度很大,这和本地区佛教活动持续时间长有一定关系。Kurt A. Behrendtthe Buddhist architecture of Gandhara一书中认为,斯瓦特河谷由于地理阻隔的原因,迟至七八世纪,佛教团体还有一定程度的活跃度,而此时白沙瓦的佛教早已衰落了。当然,这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因为玄奘在七世纪初来到斯瓦特(《大唐西域记》之“乌仗那国”)时,他所看到的佛教已经很衰败了。

按时间划分,斯瓦特博物馆主要展出的犍陀罗雕刻作品有:

1、贵霜以前以及贵霜初期:保留较多希腊罗马元素、伊朗文化圈或中亚元素以及来自恒河流域的中印度的元素的作品。当然,每件雕塑都是多种因素共同影响下的作品,并不绝对只是早期雕塑保留了较多外来元素。

2、公元二到三世纪:即贵霜鼎盛期及以后形成的比较标准范式的犍陀罗叙事风格的作品。主要作为佛塔的雕刻饰板或饰带,这些浮雕详细完整地描绘了佛陀自出生到涅磐的佛传故事。

3、比较晚期的作品,比如下图是7世纪以后的摩崖石刻,其风格与早期标准犍陀罗的风格差距比较大,和南亚或东南亚等地常见的晚期佛教或印度教塑像很像。


(二)白沙瓦博物馆

收藏犍陀罗核心腹地——白沙瓦盆地出土的雕刻作品,材质以黑色片岩为主。总体而言,本地区出土的雕刻比较精细,细节丰富。


犍陀罗艺术是博物馆主展厅,以顺时针顺序从燃灯佛授记和悉达多太子出生开始,直到佛陀涅磐,完整地展出了表现佛传故事系列图像的浮雕饰板。这种展陈方式淡化了遗址的信息,参观者的印象主要集中在塑像本身,对遗址的联想比较少,不够立体。根据题板信息,雕塑主要来自两处遗址:本地区保存状况最为完好的Takht-i-Bahi佛寺,以及作为重要佛教活动中心的Sahri Bahlol佛寺。和时间跨度较大的斯瓦特河谷不同,这里的雕塑作品时代比较集中,主要集中在公元二到三世纪。根据瞿侠老师的观点,一些体量较大的佛像可能时代更晚,因为三、四世纪是犍陀罗佛教的黄金时代,那些规模较大的佛寺,以及构图成熟,雕刻细腻、技艺精到的作品很可能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虽然展陈未能突出雕塑作品与出土遗址的关联,也没有突出其关键的建筑属性,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是让参观者感到一定程度的仪式感,有顺时针绕塔礼拜的感觉,因为围绕塔身浮雕饰板也是按顺时针方向有序排列佛传故事的。拉合尔博物馆也有着相似之处,其展厅中央就放置了一座复原的佛塔,塔身上嵌有一圈佛传故事浮雕,浮雕的饰板都是原物。(如下图所示)

值得一提的是,白沙瓦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贵霜鼎盛时期君王迦腻色迦的舍利函就陈列在“佛陀涅磐”的单元附近。

这种安排十分巧妙,根据日本学者宫治昭在《犍陀罗美术寻踪》一书中的观点,犍陀罗超人化、神格化的佛像造型,是作为佛教的内在发展和“与转轮圣王相媲美的圣者”形象的扩展,再与贵霜王朝神格化的帝王像造型传统这种外在因素相结合来完成和发展的。而且,犍陀罗佛像在体型、手势以及衣饰等方面都有罗马皇帝塑像的影子。总之,犍陀罗佛像应该是现实中王者形象和悟道圣者的精神气质的完美结合。博物馆将贵霜王迦腻色迦的舍利函和佛陀涅磐雕像并列正好体现出了这样一种契合。

犍陀罗石刻造像收藏较为丰富的还有拉合尔博物馆,因为出土地也是集中在白沙瓦区域,展陈方式也与白沙瓦博物馆近似,所以就不再赘述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