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波涛 / 地理军事 / 南疆门户友谊关:一座兵家必争的“边关”

分享

   

南疆门户友谊关:一座兵家必争的“边关”

2020-04-19  黑龙江波涛

南国的边关

坊间有一种说法,将山海关、潼关、嘉峪关、居庸关、雁门关、紫荆关、娘子关、武胜关与友谊关列为中国“九大名关”。打开地图就可以发现,九座关隘中倒有八座坐落在长江以北,而江南半壁只有一座,也就是“友谊关”。

友谊关(古称镇南关)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边关”。它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南缘,东北距凭祥市约18公里,东、南、西三面与邻国越南的同登县交界。由东北方向的凭祥市南来,需要经过一条大约二十千米的山谷走廊。两边石山高耸,中间峡谷却越来越窄,到关前半里处便只有几十米了。

若以友谊关所处边疆形势而论,越南北方的宣光、高平、谅山和广安四地与我国疆土相连。中越边境多高山峻岭、原始丛林,许多地方形成了既难戍守也难逾越的天然屏障,不少古代的边防关、卡、隘、山同因年久失修而废弃,或荒没于原始丛林中而无从寻觅。唯独龙州(今属崇左市)、凭祥一带地势较为平坦。从友谊关出发,短短十四千米就可以抵达越南的北部重镇谅山市。从此地继续南下,很快就可以走出山峦起伏的丘陵地带,步入一马平川的红河三角洲——越南首都河内正坐落于此,距离友谊关不过160多千米,只比北京到天津的距离(约130千米)略远而已。

南疆门户友谊关:一座兵家必争的“边关”

友谊关既然“控驭安南,为出入冲要”,过去越南封建政权的“入贡”路线便是从河内沿陆路北上至谅山,从此进入中国。这条道路自古就被看作中越之间的主要陆上通道。若有敌军从此犯境,越过友谊关后可迅速抵达龙州一带。这里有一条珠江的重要支流——左江,可以通航。尽管从现代水运角度看,左江航道因水流湍急、航道狭窄等因素难以适应大型商船过往,但是即便依靠帆船,左江航道及龙州附近大小水路航道的军事价值依然突出。从左江下游航道可由西江航道直抵富庶的珠江三角洲。广东档案馆馆藏龙州海关资料显示,民国初年龙州口岸尚有几十艘船只常年往返于谅山、高平、海防、河内、南宁、龙州、广州和香港之间。有鉴于此,晚清重臣张之洞就指出,友谊关至龙州一路“东出太平(今崇左)、南宁……且自龙州以东,河滩渐广,舟行下水,直达浔(今桂平)、梧(今梧州)。其视全桂腹地,东省上游,据有建瓴之势,实为两粤利害所关。”

广西的门户

换句话说,友谊关拥有了这样的战略地位:在此设防固守,就可确保凭祥、龙州直到南宁,乃至整个岭南地区的安全。有鉴于此,清廷在这里设有“龙凭营”(驻地为龙州),下辖戍守兵丁114名,外加征用当地的土兵进行协防。即便是以当时的标准衡量,以如此薄弱的兵力守备边塞要地也不啻是防不胜防。不过,清朝与越南封建政权之间,长期维持着“宗藩”体制。按照“两年一贡,四年遣使来朝一次”的成规,越方定期派遣使节前往北京“朝贡”。只要越南谨守宗藩名分,清廷既不会入侵越南,也不会主动干预越南内政。反过来,清朝与越南的国力相差过于悬殊,越方主动入寇的情形在历史上一次也未出现。即便是一些边境领土纠纷也基本可在宗藩体制下予以暂时冻结或协调解决。在如此优良的地缘政治安全环境下,中越边防自然不需重兵设防。

但是到了19世纪后期,情况为之一变。法国殖民者东来越南,从南至北将整个越南变成了自己的殖民地,而越南的末代封建王朝(阮朝)则沦为傀儡。区区一个越南,当然不是法国人的最终目标。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些利益就是从这个国家(指越南)的天然富源以及从建设一条达到中国中部去的商道,所将获得的莫大的利益,建设中部的商道将使我们获得那个人们不认识的国家(指清朝)的(种种)财富”。

法国殖民者决意以越南为跳板入侵中国,友谊关(当时叫做“镇南关”)自然首当其冲。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后,法国侵略者纠集了两个旅团约16 000人的兵力,向北进攻。广西巡抚潘鼎新畏敌如虎,不战自逃。1885年2月13日法军占领谅山,23日攻陷文渊(今越南同登)。同一天,法军侵入中国境内,夺取了守备薄弱的镇南关。不可一世的敌人纵火焚烧了关城兵营,炸毁了两侧的城墙,并悍然写上“广西的门户已不再存在了”的标语!

南疆门户友谊关:一座兵家必争的“边关”

当时的形势的确很紧张,龙州的商民听说镇南关失守的消息,纷纷举家迁徙,战败的清军游勇也大都溃散。逃军和难民成群结队,蔽江而下,广西全省大震,人心惶惶。战场形势是很清楚的,要想稳住广西后方的局势,就需要在镇南关“用法国人的头颅重建我们的门户!”

这个历史使命落在了老将冯子材身上。鉴于镇南关关城已不复存在,他将预设战场选在了关前隘。1885年3月23日清晨,法军统帅尼格里率军数千人,在大炮火器的掩护下,直扑关前隘。他们满以为此次又像以前那样、可以不费力的取胜、实际上,他们如同盲人一样,进入了中国军民利用有利地形为他们准备好的“口袋”。经过一天的战斗,法国人倾泻了大量的炮弹,但始终不能越雷池一步。战至第二天中午,冯子材亲率清军发起反击,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口气把敌人追杀出镇南关外十多里。是役毙伤法军近千人,缴获了大量枪炮和干粮,堪称清、法开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就连法国人自己也承认,这场“灾难性的悲剧”使“我们(指法军)于是在四十八小时之内,丧失了以十分艰苦的工作,并花不下五个月时间的预备,所取得的果实”。法军战败的消息传到巴黎,法国朝野一片慌乱,最终导致茹费理内阁倒台。

中法战争之后,爱国将领,广西提督兼广西边防军务督办苏元春立即主持修复中法战争期间损毁严重的镇南关,还以关城为核心在右辅山填筑镇南、镇北与镇中三座炮台,在白云山、大小青山、风尾山与伏波山分别修筑炮台。就此,镇南关成功实现了转型,从一座冷兵器时代古代关塞转变成为一座遥相呼应、火力交叉、壁垒森严的近代化军事要塞。在很长时间内,它有效遏制了法国侵略野心,不敢贸然进犯广西边境,所谓“台之成也,望越诸境了然……他日有事……以战则胜,以守则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