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说匈奴 / 说匈奴之82:匈奴汉国——刘渊起事

分享

   

说匈奴之82:匈奴汉国——刘渊起事

2020-04-20  陆一2

刘渊起事

永兴元年(304年)春。左国城。

匈奴左部的贤王帐内,左贤王刘宣正召集匈奴五部上层贵族们议事。

刘宣是羌渠单于的儿子,于扶罗单于的弟弟,刘渊的叔祖父。

刘宣为人纯朴少言,但好学有修养,向往汉族文化,曾拜著名学者孙炎为师,是孙氏门下最优秀的弟子之一。孙炎常击节而叹:“刘宣若遇汉武帝,才能当超过金日磾。”

刘宣饱读《诗》、《书》,刻苦学习,精通汉文经史曲籍。每当读到《汉书》萧何、邓禹传时,很有感慨地说:“大丈夫若遇汉高祖、光武帝,一定不会让萧何、邓禹独擅其美。”

  西晋初年,刘宣经并州刺史推荐,受到晋武帝接见。晋武帝对刘宣大加赞赏,并任命他为匈奴右部都尉。此后,刘宣又历任匈奴北部都尉、左贤王。

刘宣目睹八王之乱,惠帝失驭,群贼蜂起,认为这正是中兴匈奴的大好时机。他赏识刘渊之能,把希望寄托在刘渊身上。因此他召集了五部匈奴贵族,议论此事。

他说:“早先我们的祖先与汉约为兄弟,同甘共苦。自汉亡以来,魏晋更替,我们的单于却徒有虚号,不再有尺土之业。而自王侯之下,地位降同编户齐民。今司马氏骨肉相残,四海鼎沸,兴邦复业,此其时也。左部帅刘渊器宇轩昂,才气超人。上天如果不是想要光大尊崇单于,终不虚生此人。”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于是众人密谋,共推刘渊为大单于。事毕,刘宣派刘渊的妻弟呼延攸到邺城,将众人之谋告知刘渊。

此时刘渊已不是匈奴五部帅。因为元康末年的一起匈奴部族叛逃事件,朝廷借题发挥,免掉了刘渊的官职。

当时,成都王司马颖正镇守邺城,为笼络实力,上书惠帝任命刘渊为宁朔将军,在邺城任官,名义上监五部军事,使其脱离匈奴。

呼延攸见到刘渊,把刘宣的意图告诉了自己的姐夫。

刘渊听后大喜,即向成都王司马颖请假,佯称回部落参加葬礼。

司马颖当然不答应。就是因为怕刘渊生事,才把他羁留在邺城,岂能放虎归山?

刘渊无奈,只好让呼延攸先回去,告诉刘宣等人先纠集五部人马,再招聚宜阳附近的诸胡族,打着帮助成都王司马颖讨逆的旗号,为以后起兵做准备。

这一年,司马颖废掉太子司马章为清河王,宣布自己为皇太弟,任命刘渊为屯骑校尉,刘渊的儿子刘聪为积弩将军。

司马颖的行为招致东海王司马越、并州刺史、东瀛公司马腾和安北将军王浚等人的反对。司马越传檄天下,召集兵马,讨伐司马颖。

刘渊终于等到了机会,趁机对司马颖说:“如今两镇跋扈,拥众十余万,恐怕不是区区皇家卫队和京城的军队所能抵抗的。请让我为殿下回本部游说五部将士共赴国难!”

司马颖说:“五部之众能征发得来吗?即便能够征发得来,乌桓、鲜卑迅疾如风,岂是容易抵挡的?我欲保护皇上返回洛阳,以避其锋芒,然后传檄天下,根据他们的态度制裁他们。你以为如何?”

刘渊回答说:“殿下乃武皇帝之子,有大勋于王室,素有威信恩德,享重名于四海,谁不想为殿下捐躯献身?发四方之兵是易如反掌。王浚竖子,司马腾是宗室疏属,怎能与殿下抗争?但殿下一旦离开邺城,示弱于人,恐怕连洛阳也到不了即便到了洛阳,恐怕殿下也难以再掌实权了。光凭一纸檄文,谁又肯事奉呢?况且东胡虽强悍,较之匈奴五部却稍逊一筹。但愿殿下能够抚勉士兵,镇之以静,我可以为殿下用二部击败司马腾,用三部打垮王浚,二人之首级指日可取。”

这正中司马颖下怀!司马颖非常高兴,遂拜刘渊为北单于,参丞相军事,派遣他回部落纠集五部,以抵御司马腾和王浚的进攻。

刘渊终于回到左国城(山西离石东北),一如蛟龙回大海。左国城前临北川河,背倚关帝山,形势险要,是塞北通离石(今山西离石县)的要道。

右贤王刘宣终于盼回了刘渊,穗与部众尊刘渊为大单于。

短短二十天,刘渊就招集了五万余众,集中于离石。以儿子刘聪为鹿蠡王,派遣左于陆王刘宏帅精骑五千,前去援助司马颖。

不巧司马颖部将王粹为司马腾所败,左于陆王刘宏率兵返回离石。

王浚派部将祁弘率领鲜卑兵攻打邺城,司马颖迎战失利,遂挟惠帝南奔洛阳。刘渊闻讯,说:“司马颖不听我的劝告,稍败就向洛阳奔逃,真是个奴才。但我与他先有许诺,不能不去救援。”

于是命令右于陆王刘景、左独鹿王刘延年等率步骑二万,准备进攻鲜卑。

刘宣等人再三进谏说:“晋朝无道,视匈奴如奴隶,右贤王刘猛不胜其愤率众出塞。只因当时晋朝纲纪未弛,遂使右贤王兵败,功业未成。这是我们的耻辱。今司马氏骨肉相残,这是天厌晋德,授之于我。你躬行积德,为晋人所服,方当兴我帮族,恢复呼韩邪之大业。鲜卑、乌桓可做我们的外援,怎么能攻击他们而拯救仇敌呢?上天命我灭晋,不可违背。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愿单于不要再迟疑了。”

成都王司马颖对刘渊有知遇之恩,救援司马颖原是分内之事。但声言救援是为信守诺言,则是说给手下听了。因此,刘宣的几句话,便打消了刘渊的念头。

刘渊如梦方醒,激愤地说:“对!大丈夫在世,当如崇山峻岭,岂能甘为蝼姑!哪有帝王之运长在一姓之理?大禹出自西戎,周文王生于东夷,他们之所以为王,只是有德罢了。而今我有部众十余万,皆能以一当十,征讨乱晋,必将摧枯拉朽。上可以成汉高祖一统天下大业,下可以效曹氏拥有半壁河山。只恐晋人未必都能拥戴我。汉朝长期统治天下,恩德深入人心,故刘备树汉家旗号,以一州之地而能与曹氏抗争。我汉刘氏之甥,与刘氏约为兄弟,兄亡而弟承,难道不可以吗?姑且称国号为汉,追尊汉后主,以招抚民心。”

刘宣建议刘渊称帝,刘渊说:“今天下未定,不妨依高祖故事称汉王。待宇宙混一当更议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