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刀书斋 / 徐州 / 重温经典:徐州和运河的过往今天

分享

   

重温经典:徐州和运河的过往今天

2020-04-20  弯刀书斋

京杭大运河边,一字儿排列着几十座中国最具特色的城市;徐州,即为其一。留不住的水,搬不动的城;流水冲洗年华,城市珍藏记忆。徐州的命运与运河的历史息息相关。

今日重温经典

由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我市著名文史学者田秉锷主讲《徐州:运河记忆》。

本次讲座,田秉锷先生从“徐州与运河的今生之缘”“徐州与运河的前世之情”两个专题,来讲述徐州与运河关系的林林总总,借以提醒今天的人们,一定注意要搞好运河与运河文化的开发、利用与保护。

主讲人简介

田秉锷,1943年6月出生,江苏沛县人。先后供职于邳县县委宣传部、徐州教育学院、徐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徐州市文化艺术学校、《淮海文汇》杂志社、徐州市政协。现为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顾问,文史学者。著有《<金瓶梅>与中国文化》《中国文化走向论》《圣贤智谋:说苑篇》《圣贤智谋:世说新语篇》等二十多部著作。

重温

经典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观看讲座回放,

重温听课的感觉

徐州运河大数据

讲座开始,田秉锷先生提供了徐州运河的几个大数据。

(一) 流经时段

1、传统河段——泗水河道(沛县、铜山)+黄行河段(徐州市区、铜山、睢宁)

元代:至元二十年(1283)徐州段大运河开通,到至正28年(1368),共85年;

明代:自洪武元年(1368)至崇祯十七年(1644),共275年;

清代:自顺治元年(1644)至乾隆二十一(1756),共113年;

元、明、清三朝,共473——走徐州城。

2、泇运河(中运河)段——开泇行运(邳州、新沂)

明代:自明代万历三十二年(1604)至至崇祯十七年(1644),共41年;

清代:自顺治元年(1644)至宣统三年(1911),共268年;

民国(1912年)至2018年,共107年;

明万历至2018年,共415——走邳州。

3、京杭运河湖西段、京杭运河不牢河段

1958年,至2018年,共61——走湖西、徐州、邳州。总时段:726年。

(二)运河长度

网上介绍,徐州境内大运河长度为181.16公里,田秉锷说,这个数据有误。他表示,徐州市境内大运河长度应该是201.2公里(京杭运河湖西段73公里、京杭运河不牢河段72公里、京杭大运河中运河邳州段全长56.1公里)。占江苏段(690公里)的29%,占大运河全长(1794公里)的11%,是京杭大运河流域六省(直辖市)所属20座城市中运河长度最长的城市。

一条京杭大运河,在徐州环流200公里,贯通为一座城市的命脉,这种双水畅流的格局,是京杭大运河在徐州创造的水利奇迹。

(三)行洪指标

1949年前,中运河堤距200米左右,堤高3米,河漕宽50~120米,行洪500立方米/秒左右。经治理,以邳州城河口为例,上堤距1100~1300米,下堤距1500~1800米。流量5500立方米/秒,抗洪能力高11倍。

航运指标

历史上,徐州段航运标准150料(15吨);1949年前,仅有邳州“中运河”55公里段达“六级通航”标准,通小型木船。经综合治理,徐州段运河的通航200公里,其中二级航道达128公里,可行2000吨位驳船,年运5000万吨,实际1.5亿吨!

梯级翻水

京杭大运河不牢河段,建有蔺家坝、解台、刘山三个梯级枢纽工程〖船闸及节制闸(蔺闸13孔、解、刘125立米/秒)〗。实现了“九级调水”。                                

徐州大运河历史风貌

田秉锷先生将元代大运河和明代大运河进行了分述。

(一)元代大运河

元代大运河共分七段,由北向南依次为:通惠河、通州河、御河、会通河、济州河、扬州运河和江南运河。徐州段运河属济州河,北出济宁,南下沛县,经留城,过境山,越茶(垞)城,穿秦梁洪,入彭城,出吕梁,下邳州,奔清口,让徐州以下的黄河河道变为漕河

元运河进入徐州,第一闸是金沟闸。此闸大德八年正月四日兴工,五月十七日工毕。第二闸是沽头闸。此闸延祐二年二月六日兴工五月十五日工毕。见《元史·河渠志》。其实,沽头闸就是两座——北隘船闸与下闸。第四、五闸是金沟、沽头二闸之间的隘闸,隘闸也是两座,各宽一丈,用以限制大船通行。第六闸是三叉口闸,第七闸是土山闸隘闸建于徐州,意义重大。一丈宽的闸门,只准通行一百五十料(石)的标准航船,违者罪之,可见是把航管的施法权放在了徐州。

京杭大运河的全线贯通,始于元世祖至元三十年(1293)。而徐州段的通航,则早在至元二十年(1283)济州河(济宁——安山、即东平,长150里)开通前、或至元二十六年(1289)会通河(安山——临清,长250里)开通前即已实现。这个通航,指的是徐州以北,借泗水行运抵于济宁;徐州以南,借黄河行运,顺水放舟,南至于江。这是元初或宋、辽、金时代的水利形势。证据是,元丞相伯颜于至元十二年(1275)率军南征时,即曽派郭守敬勘察过汶、泗、淮水道。后来做了都漕运副使的马之贞曾言:宋、金以来,汶泗相通。(《元史·河渠志》)  

(二)明代大运河

到了明代,大运河由南而北,也分七段,分别是:浙漕、江漕、湖漕、河漕、闸漕、卫漕和白漕。徐州段既称河漕,又称闸漕河漕者,即黄河。上自茶城与会通河会,下至清口与淮河会……涉险五百余里。所谓河漕,即借黄河行运。闸漕者,北至临清与卫河会,南出茶城口与黄河会(《明史·河渠志》)。所谓闸漕,因南旺分流后,河床落差较大,为蓄水保航,沿途多建水闸,故称。

而从整体上看,明清两代的运河,基本上沿用了元朝的路线。

元、明时代,徐州大运河的河漕段全长362里,占徐州大运河500里总长度的十分之七。            

徐州仓户部分司

运河通,徐州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首先,是国家仓库在徐州落户。 据《明史·食货志》:迨会通河成,始设仓于徐州、淮安、德州,同时,户部在徐州设立了专司漕运的徐州仓户部分司

 “徐州仓户部分司设于明永乐十三年(1415),其署先在南门外广运仓侧,为监督粮储、主事莅政之所。正德十三年(1518圮于水;十五年(1520),主事李崧祥徙建城南门内,后任主事杨槩、林壁、梅守德、尹梁、张国华等继相修葺。据《明熹宗天启实录》载,天启四年(1624)六月二日夜,黄河暴涨,六月三日午时,黄水汹涌,魁山堤溃……冲裂徐州东南城垣……官廨民庐尽没

而后,主事张璇移署于南山台头寺聚奎堂,缮屋宇筑石垣以作为新的徐州仓户部分司署。自此,徐州南山(戏马台)始称户部山。崇祯九年(1636),郎中张湖剙建箭楼。清顺治二年(1645),郎中陈嘉荫修增雉堞、立四门,名之曰小南城。四年(1647),郎中王维屏于楼门内左右增板屋,为城守站立处。康熙四年(1665),裁户部分司,署废

徐州仓户部分司在徐州存在了二百五十年,是徐州政治地位、经济地位的标志机构

因为徐州处在闸漕上,田秉锷先生认为,有必要在此插叙一下中国古代的闸坝情况。宋以前,有运河而无船闸。为了蓄水,只好广设堰埭。下游船上行,一在堰上覆草,以减少船底磨损;二要在堰埭上安置辘轳、绞车,以拖绞航船过堰。大的堰埭上,有时要备二十多头牛。

徐州运河文化

运河文化,其实就是回答运河给徐州带来什么?

田秉锷总结了三点:

交通之利”——北上京津,南下苏杭,货通八方,贯通南北。

风气之先”——北为权力中心,南为经济前沿,融通天下,领异时代。

区域之冠”——黄运交汇,苏鲁对接,背靠中原,面向大海。

关于运河,田秉锷提供了一个外国视角。

朝鲜·崔溥《漂海录》载:三月初三日,过徐州。是日雨,大风。晓过九女冢、子方山至云龙山。山上有石佛寺,甚华丽。其西有戏马台、拔剑泉。又过蝗虫集、夫厂、广运仓、国储门、火星庙,至彭城驿。登庸门,进士朱轩在驿前。徐州府城在驿西北二三里。徐州,古大彭氏国,项羽自称西楚霸王,定都于此。城之东有护城堤,又有黄楼旧基,卽苏轼守徐时所建。苏辙有《黄楼赋》至今称道。臣等自驿过夫厂,厂在两水交流之中。过至百步洪。泗、洙、济、汶、沛水合流自东北,汴、睢二水合流自西北,至徐州城北,泗淸汴浊会流,南注于是洪。洪之湍急处虽不及吕梁之远,其险峻尤甚。乱石错杂,磊砢如虎头鹿角,人呼为飜船石,水势奔突,转折壅遏,激为惊湍,涌为急溜,轰震霆,喷霰雹,冲决倒泻,舟行甚难。臣船自工部分司、淸风堂之前,用人巭百余,徇两岸牵路,以竹索缚舟,逆挽而上。臣与傅荣等上岸由牵路步行,见铺石坚整,问于荣曰:治此路者其有功于后世乎?荣曰:在昔此路湫隘,稍遇水涨,无路可寻,水退则土去石出。艰于步履。近年郭升、尹庭用相继修补,用石板甃砌,扣以铁锭,灌以石灰,故若此坚且固矣。夜至汴泗交流之会,留泊。

水脉通,人脉通。水脉旺,人脉旺。田秉锷说,因为大运河徐州段处在黄运交汇之地,故:堤坝溃决,河道淤塞,漕运阻绝,不期而至。朝廷格外关注:必须黄运兼治,必作大局处置,徐州段大运河的治理,一直具有帝王关注大吏督办的特点。因而,徐州人脉,上自帝王,中至河道大员,下自治水专家” ,皆亲临徐州。

明朝河道大员—— 陈瑄、刘大夏与太行堤、盛应期与新河蓝图、潘希曾与丰沛长堤、刘天和与黄河新堤、郭昇、陈锐、费瑄及陈洪范,吕梁洪上百年接力、曾钧与房村浚河、朱衡与南阳新河、翁大立与倡开泇河、万恭与徐宿长堤、潘季驯与奎河开凿、舒应龙、刘东星、李化龙和曹时聘的泇运河接力、张璇与天启避水……

清代河道大员——靳辅与孤山减水坝、齐苏勒与朱家海模式、高斌治水与河工反贪、刘统勋与铜山堵口、尹继善与徐州升、邵大业与苏堤重修、康基田与徐州治河、黎世序与五省通衢坊、杨以增与大沙河

此外,田秉锷还举例了徐州明清精英家族。

彭城李氏——出过李蟠、李卫、李厚基

彭城张氏——出过张胆、张竹坡、张伯英

彭城万氏——出过万崇德、万寿祺、万睿

沛县阎氏——出过阎尔梅、阎圻

彭城李氏,元朝大德五年(1301),李(失讳)正居从直隶真定始迁徐;

彭城张氏,明嘉靖间由浙江绍兴山阴车水坊迁徐,张棋 始迁(子应科);

彭城万氏,明武宗正德十四年(1519年)由南昌迁徐,万邦瓒始迁。

沛县阎氏,明初行商来沛,建基沛县沙河镇,阎诚始迁。

“因为大运河,徐州充满魅力。”田秉锷说,塞北的寒潮,江南的暖流,一南下,一北上,在徐州交汇。寒暖相融,在徐州降下一场又一场霖雨。日月照天地,甘霖润万物,徐州成为宜居、宜养、宜创业,宜开拓的风水宝地”——这一切,都与、都与大运河水密不可分。所以,徐州是一座因水而生的城市。爱水(运河),呵护水,利用水,做好水文章是徐州人的文化宿命。

李言

张长通

编辑:婼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