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善书屋 / 汉字研究 / 字说清廉|三:三分法是矫治脑残的万能思维...

分享

   

字说清廉|三:三分法是矫治脑残的万能思维工具

2020-04-21  和善书屋

引言:

一只蜘蛛从天花板上突然坠落,正当你为它提心吊胆的时候,它却沿着自制的私人绳索,悠然折返。
如此这般,几次三番,让你悬起来的心放下,放下的心又悬起。
说到这里,你可能觉得这不过是一个习见的自然现象,或者说,类似于马戏团表演,一个身系维亚(wire,隐形钢丝,通常译作“威亚”)的小丑,把制造悬念当成了生涯常态,把天花板下的空间,当成了修习的道场。
然而,笛卡尔不这么看。
并非第一次置身于这种场景,他第一次陷入了沉思:
能否找到一个函数式或方程式来计算、标识这个蜘蛛在房间的位置——换句说说,有哪些变量,能确定蜘蛛在房间的位置?
这位现代哲学和现代数学的双料之父,迪卡尔发现,地面和墙角形成的三条线——地板上两条交叉垂线,加上一条沿着两面墙相交的垂线,这三根轴线就能准确标明蜘蛛在这个房间的位置;这三根轴线,就是当年我十分厌倦,而今天又经常使用的坐标系:X轴、Y轴和Z轴。

至此,代数与几何实现了完美的统一—— 一个几何问题,就这样被笛卡尔转换成了一个代数问题。

在读伯凡认知论时,我注意到了这个案例和“笛卡尔式”启示:
我们面对的世界,至少是两重三维世界,一重是“表征”的世界,也就是我们能够感觉去感知的“二维世界”(或“二极世界”);另一重是我们感知不到,但可以用理性去领悟的“第三极世界”。
《伯凡认知论》认为,只有透过千变万化芜杂的现象,找到不变的算法、方程式,才可能认识这个世界。
如果你滞留在一个千变万化的“现象世界”里,接触的材料再多、看到的现象再多,对于增进认知也是没有作用的。


正文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幼儿园小朋友都能识会写的数字“三”,
果真那么简单吗?当然不是。
“三”是特殊指事字。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
它代表三端、三极、三才,
代表衍生万物的天、地、人。
 
三的上面一横代表“天”,
三的下面一横代表“地”,
三的中间一横代表“人”。
 
   
《说文解字》:“三,天地人之道也。 ” 
这就是说,三由三画构成,
代表天道、地道、人道。
 
什么是道?道即无极,混沌太初的状态。
《道德经》:
“道立于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混沌太初的存在整体,是“一”;
然后,由太初混沌的“一”,分化天地“二”极;
在天地二极的阴阳之间,
又生化第“三”极——人及其意义世界、可能世界;
天地人三者,衍化宇宙万物。
正如一句老话所说:
“数始于一,终于十,成于三”。

 
可见,老子的“三”,是“万物”抽象化的符号,
“万物”,成于“三”,且皆由“三 ”构成。
无论客观事物本身,还是对事物的认识,
起先都是从一开始,从混沌开始。
然后,显露出对立的两端(或阴阳两极)。
进而,因两端而有中间,而知中间,
事物演化完成或被完全认知,
此之谓“成于三”。
 
事物抽象为数,
便是由一而二而三,形成一个闭环;
到了三,告一段落,再度螺旋循环。
 

 
现代人往往犯一个毛病,
认为任何事物都是绝对的,
不方则圆,非白即黑,
不是爱国,就是卖国。
比如,以“阴阳”为例,
我们把“日”叫太阳,把“月”叫做太阴。
认为太阳属阳,太阴属阴;
太阳就是绝对的阳,太阴就是绝对的阴。
 
事实如何?看看太极图,
一个圆形内部,
“S”型动态分成了黑与白均匀的两个部分,
黑色代表阴,白色代表阳,
在黑与白的部分中间,
又分别有一个性质相反的圆点。
这两个圆点,看起来好像一对鱼眼。
因此,民间称太极图为“阴阳鱼”。
在属于阴的阵营中,偏偏杂人了一丝“阳”,
在属于阳的阵营中,偏偏嵌入了一丝“阴”:
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互动,此消彼长。

 
我们知道,幼儿能够简单地分辨出好和坏,
这是幼儿认识从混沌向有序递进的可喜成长。
但幼儿还无力识别好坏之间的居间环节;
尽管在多数情况下,中间常是多数的。
 
从幼儿到成人,需要经历艰苦的成长过程,
这个过程也是认知破壁的过程。
敢于承认两派之间中间派存在的合理性,
正是认知破壁的关键环节。
 
一个人越成熟,越能悟出一个道理:
现实中的事物,
往往不是非黑即白/不对就错/不方则圆;
现实中的人,
也并不是非善即恶/非敌即友。

   
如果我们单纯用“对/是”和“错/非”去判断事情,
说明我们的认知还处于幼儿阶段。
因此,通常把是非判断绝对化倾向,
称为“左派幼稚病”。
邓公曾多次强调思想意识形态问题:
“反对一切‘左’的和右的错误倾向,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只会越开越大。”
 

 
四十年前,哲学大师庞朴曾写过一篇文章:
《中庸平议》——
提倡“三分法”,
便是对“左派幼稚病”的匡正,
对革新思维方式大有助益。
 
所谓“三分法”,就是依照世界的本来面目,
一分为三地去观察世界和处理问题。
一个事物分为矛盾的正反两面,
最终考察、处理事物时,
不是二选一,
采用选择正面或者是选择反面的“二分法”,
而是把正反两面统筹起来,
将其看成第三面,
也就是正反合一。
 
自古以来,
中国式的文明基本上是根据“三分法”发展而来,
“三分法”,是有别于西方“二分法”的思维模式。
“三分法”,是中国文化的“根”。
 
近代以来,西风东渐。
长期受西方二元社会的文化侵蚀,
今人往往习惯于二分法思维,
认为事情都是对立的:
要么是对,要么是错。
没错,二分法具有明快简洁的长处,
但也极易固化为僵硬的思维惯性。
持此观点者,在中国并不在少数。
从大疫之中“某某日记”现象,便能看出端倪。

  
真实的世界到底是个啥样?
 
大多数的颜色可以通过红、绿、蓝三色按照不同的比例合成产生。
同样,绝大多数单色光也可以分解成红、绿、蓝三种色光,
这是色度学的最基本的原理,称三原色原理。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
三足鼎立是事物的常态。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任何问题,都存在于三轴坐标中。
使用三分法构图,是创设美感的妙招。
......
 

               

            

三分法,也叫三位一体。
无论是基督教的圣父圣子圣灵,
佛教的佛法僧,
道教的精气神,
还是伊斯兰教的阿里、安那、穆罕默德,
都属于二维三极、三角平等式的三分形态,
是一分为三、合三为一的特殊例证。 
 

 
中国传统文化,是儒释道三位一体的超隐态结构。
可见,世界的真实状态,不是棱角分明,不是非黑即白,不是不方则圆;
而是圆润的,圆融的,混沌的,无常的,
它方中有圆,圆中有方。
它黑中有白,白中有黑。
 

 
譬如,鲁莽和怯懦,是行为举止方面的对立的两端,二者有着质上的不同。
但二者也可归结为自信的不同程度:自信程度低迷,不敢说不敢动,名为韬光养晦,实则自弃自馁,而成为怯懦;
自信程度超高,天不怕地不怕,膨胀到了极点,自负近于无知,便流于鲁莽。
庞朴先生如是说——
鲁莽与怯懦之间,便有着一条由此及彼的自信程度的连线。
既然是量的连线,很自然,便有一个可测量的中点或中间阶段,
便有一个相对于两端而言的“中”。

 
这个相对于两端而言的“中”,
是“叩其两端而折中”的“中”,
首先表现为一定的“量”。
这个量,由于它相对于两端而为中,由于它脱出了两端的范围,
不属于两端的任一端,
它便由之自成一种“质”:
一种新的质,一种相对於两端而存在的质。
这种质,一般谓之曰:中。
 
是处于鲁莽和怯懦之间的由适度自信所形成的新质,
便是鲁莽和怯懦的“中”,
便是自负和自馁的“中”;
庞朴先生说,
如果需要给它一个名字,
可以叫做勇敢。
  

 
允许异见,是多元化世界大势所趋,
也是就是资源的积累、战略的储备,
是地球村的统整,全球化的“悦纳”。
那些满脑子斗争思维的人,
心中装满了是非的人,
往往都是情绪/规则/偏见的奴隶,
因为他们自以为占领了某种“高地”,
总被某种情绪牵动,总是被外界规则所束缚,
以自己固有的偏见去下结论,
或者按照利益集团的定义去行事,
这就是自我封闭。
 
人一旦走向自我封闭,
往往只能感受自己愿意感受的东西,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只能听见自己愿意听到的话,
听见不同的声音就暴跳如雷。
就会形成一种过滤机制,
把不符合自己思维的东西屏蔽,
自己光着屁股,
还以为穿的是世界上最神奇的新装。
 

  
这就是说,在黑白之间,
实际存在着“高级灰”。
黑随时可以变成白,
白随时可以变成黑,
这就是灰度。
灰度思维,也可称为模糊思维、混沌思维,
是三分法思维工具的原始表述。
灰度思维,才是最接近世界真相的思维模式。
 
任正非说:“任何黑的、白的观点都是容易鼓动人心的,而我们恰恰不需要黑的,或白的,我们需要的是灰色的观点,在黑白之间寻求平衡。
 
“任正非”,人如其名:既正,又非。
非就是正,正就是非;非中有正,正中有非。
任正非说: “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度中脱颖而出,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
 

  
过程可以迂回,方法可以多样,但结果一定符合潮流趋势。
河流可以百折千回,但终归大海。

  
每朵云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无法复制。
世界再也不是精确的“钟”,而是无边界的“云”:
行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学科也开始互相交叉,
企业传统的组织模式,也将被彻底打破。
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的限制也被彻底打开。
人不再被限制到某种特定位置,开始互相越位和糅合。
国与国之间,已不再是绝对的泾渭分明,
黑与白则分别是光明与黑暗的极端表现,
善与恶也将重新定义。
 
罗胖子曾说,
如果把人类社会发展的两条线索,
“人的延伸”和“跨界协作”用一个词来代替,
就是“连接红利”。
一切貌似坚不可摧的东西,
总有一天会自己垮掉。
一切貌似不可能发生的事,
总有一天会悄悄发生。
这就是华夏先贤所说的一种混沌状态,
一切都变得似是而非,若隐若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