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朱为康 / 中医科普 / 我的中医回忆(文章略长,望有准备。)

分享

   

我的中医回忆(文章略长,望有准备。)

2020-04-21  中医朱为康

 周一的清晨,门诊楼外大雨倾盆,诊室内我目送走了一位“抄方”病人。大雨加上时间还早,患者会等到雨势变小后再来就诊,我难得有了一段闲暇时光。听着雨滴拍打着玻璃窗,回身望着熟悉的诊室,回想着刚才的病人的一番对话,我的思绪回到了童年时光。

  石门一路中医门诊部在我幼年的记忆中不是很愉快的地方,但是就是这个不甚愉快的地方每个星期六我都会来。来这里不是我有病需要医治,而是我需要跟着祖父学习如何医治疾病。那年我13岁,第一次来到这里我充满了好奇和期待,但是在待了整整一个上午后第二次却是在父亲的亲自“押送”下再来的,从此以后在没有特殊的情况下我一直跟着祖父抄方直到祖父过世。我的童年比同龄人永远地少了一天,周六是雷打不动的抄方时间,我无法在这一天和同学朋友开心地去玩耍,只能年复一年地跟着祖父抄方学习。正如我的名字所含义的那样“朱为康、为了人民的健康而服务。”,其实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做医生就成为了我的事业。

  门诊部的弄堂还是幼年时的模样,门诊楼还是和20多年前一样陈旧,虽然有了液晶电视等现代化的设备垂挂在70年代的横梁上,给这个有了岁月的地方增加了一些现代感,但在我眼中这里永远都是我童年心中的模样,一点也未曾改变。当我我踏在每一块幼时踩过的略显破旧的地板上的时候,我总有一种错觉,好像我再次回到了幼年,跟在祖父身后一张一张地抄着药方,虽然我幼年痛恨地要命,现在我却无比地怀念,我真的希望能再多跟祖父学一点,希望祖父能再多指点我一些。我坐在祖父的对面,看着祖父慈祥地笑对病患,我手里钢笔一排排地书写着一味味草药,我真的希望时间能在那一刻停止,我能向祖父倾诉现在的我遇到的种种不解。由于中医世家本身就少,后辈能继承父业的就更少了,祖父为人低调,我几乎遇不到相同背景的同龄人,我又接受了传统的师带徒模式和现代化课堂的双重教育,因此对于中医一些特定的问题我有着不同的视角,或者通俗一些说我有比较客观真实的看法。

  社会以看不懂的速度的快速发展,科技大幅度发展,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把所有的信息都一股脑地塞给了人们。人们在接受海量级的信息时,其实一些东西没有和获得信息同步增长,反而是倒退了。就拿刚才的“抄方”病人来说,“抄方”一词究竟为何,病人真的知道吗?你刚才提出的要求真的合理吗?真的按你的要求做了你真的能实现你心中的愿望了吗?我想趁着这短暂的闲暇时光我来说一说“抄方”那些事。

  “抄方”是中医师带徒的主要学习内容,其过程是师父将药方告诉徒弟,徒弟将具体的药味剂量写在药方上,然后病人拿着药方去药房抓药,回去煮药喝药治病。这也是为什么以前的中医一般会坐堂在中草药店的原因,方子出来以后就可以当场把药物配齐,回家治病了。那为什么师父自己不将药方写出来呢?原因有很多,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点是“病人多”。在电脑没有普及的时代,全靠纸笔,一张药方药味少则7-8味,多则20余味,大约估算一下一张20味药的方子最少需要写70多个字,全部写一遍很花时间,而且病历上写一遍,再誊抄一遍是很没有效率的事情,所以中医就有了抄方的传统。曾经的名医会有4个徒弟同时抄方的情况,那么这时师父就不是把药味都写在病历上,而是把药方的简称写下来甚至是口述,这样一张简化的药方可以浓缩到20个字左右,大大提高了看病效率。那么这个简化的药方可以是“经典方”比如:六味地黄丸等,六味地黄丸顾名思义一共六味药物,这样简单地把六位药物的具体名称和剂量浓缩在了5个字里。还有一种简化方就是“协定方”,比如:乳癌术后方,方中一共10味药,简单5个字就大大降低了师父看病的工作强度。“抄方徒弟”其实是要有医学功底的,比如在师父写下“六味地黄丸”时,他马上要把具体药物和药物的剂量丝毫不差地写在药方上,有时在特殊病人身上会出现“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汤”等合方,那么徒弟必须要熟背所有方剂以配合师父看病的要求,这其实也是师带徒模式中师父对于徒弟教学的一种方法。

  到了当今社会,“抄方”一词已经改变了原来的含义,原来本意是既提高师父看病效率又帮助徒弟学习的方法,现在却成为了病人看病节约时间的“利器”。电脑的普及便利了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病患只要告诉医生按照上次的方子照样“抄方”一次,那么医生在电脑上只需要点击鼠标1秒钟即完成了“抄方”工作,这样的简单工作甚至不需要医生本人来执行,让一个刚刚来医院实习的医科大学大学生都可以完成。可是科技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隐性的副作用,而这些副作用很少有人提及。我今天就把这个问题详细地讲述一下,有不足之处望大家斧正。

  一、365天一张方子。这是一种最普遍的情况,而且男病人发生这样的情况会比女病人多,抄方的病人形色匆匆,进入诊室表现出焦急的情绪,生怕医生耽误他们宝贵的时间。往往这些病人的药方已经很久没有改动过了。碰到这样的病人我往往会花几分钟好好看一下病人的药方,如果病人配合的话完整地做一次望闻问切,如果药方中有不适合病人目前情况的话,我耐心和病人解释为什么,需要怎么调整药方。但是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病人通常不买账,他们一味求快,要求不要多啰嗦快点开完药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其实这类病人不明白医生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抄方只需要1秒钟,但是和他们解释需要10分钟甚至15分钟,但是出于医生的职责有必要多花这一刻钟时间来解释清楚。文章开头就是这么一位“抄方”病人,他原来的药方由于长期服用,但是没有调整已经开始影响他的胃肠道功能,人越来越瘦,大便稀烂,越来越没力气。他要求抄方,我要求他改方,病人态度强硬,我好说歹说口水用尽,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他找别的医生帮他抄方去了。事后想想无奈居多,但是如果这位病人有幸看到此文,我把道理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疾病的治疗是分阶段的,不同的阶段用不同的药方。简单地来说,如果病人是一把锁,那药方就是一把钥匙,病人在生病的不同阶段会产生许多把锁,而不是像一部分病人想象地那样一个病就是一把锁。有多少把锁就需要多少把钥匙去开锁,所以每换一次药方就是换一把钥匙。如果一直用一把钥匙去开不同的锁,那么结果只能是锁被不对的钥匙损坏。这位“抄方”病人一直在拿“过时的钥匙”开着自己身体这把“锁”,结果可想而知,长时间的服药不是获得健康而是损害了自己。从另一方面来讲,正常的人需要阴阳平衡才会身体健康。一张药方为什么能治病就是药方可以调整人体的阴阳不平衡。但是和大家的观念不同的是,药物是通过自身不平衡的阴阳性质来调整人体不平衡的阴阳,因此才会自古有“是药都有三分毒”的说法。实际上每一个药方都是针对特定的病人,并且是病人特定的时期,所以永远吃一张药方是错误的行为。病人自以为省了事省了时间,其实是损害了自己的健康。

  正确的做法是每隔一段时间请原来的开放医生及时调整用药,就算需要长期抄方也需要得到开放医生的认可。

  二、穿百家衣,吃百家饭,喝百家药。我遇见过一个来抄方的病人的药方药味数是足足48味,在我看到药方的时候我还听到这位病人对我说“医生,我最近又咳嗽了,麻烦你帮我再加点药。”我看着这位“可爱”的病人笑着说;“你是不是每次有不舒服你都让医生帮你加药?”病人点头认可。我接着道:“但是你知不知道再很久以前你已经要求医生把咳嗽的药物加过一次了,你现在吃的药方里一直都有止咳化痰的药物。难道你不知道药方不能总是不断增加,也需要适当减少的吗?而且我发现你每次就诊的医生都不一样,每个不同的医生都根据你的要求帮你加药,你现在的药方是不是要用家里最大的锅来煮吗?”病人恍然大悟道:“啊?医生药方是需要减少的吗?我一直以为都是增加的,我想我哪里不舒服么就让医生治疗呀。不瞒医生你说,我现在家里最大的锅已经放不下这些药了,我特地买了一个大桶来煮药。”

  我想对这类抄方病人说,如果把看病比喻成量体裁衣,每个医生开出的药方都是不同款式的衣服,如果一味让医生加药,最后病人身上穿的衣服必定是满身补丁,很难想象这样的衣服能给人带来美感,同理很难想象这样的药方能真真地治好病患。

  三、医院是饭店,开药我点单。“医生,来帮我开这个方子,红枣、枸杞、百合、薏米、芡实、赤小豆、山药、金银花、菊花。能开多少开多少。我觉得我湿气重,吃这个很好,包治百病的。”几乎每周我都能遇到这样的病人,当我询问这个药方的出处时我会得到各种五花八门的答案,但是没有一个病人是从正规医院医生那里得到的。其实有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一个药方治病关键是针对这个特定的病人,在中医的理论体系中没有一个方子打遍天下的道理,总是特定的病人用特定的药方。病人本身就缺乏最基本判断疾病性质的能力,按照概论学计算一个外行病人很难在茫茫医海中找到那一张真正适合自己的药方。以我目前的能力很难用简单的办法快速教会零基础的病人学会准确无误的中医诊断,用一句我祖父在我学医第一天对我说的话“十年用药才能入门,二十年才有望炉火纯青”。所以面对着各种民间自学成才的有志之士对我滔滔不绝大谈特谈自己是什么什么体质的时候,我心中更多的是无奈。我至今还每月接待这样一位病人,她是我家人介绍给我看病的,出于人情原因我无法拒绝,但是每次她来我都是很憋屈的。病人年龄不大,工作压力比较大,慢性尿路感染,长期失眠,情绪焦虑,已经辗转上海各大医院就诊多次,效果不佳,第一次来我这里时我花了整整1个小时询问病史,然后开具药方。但是这时问题出现了,病人不要我开药看病,她自己拿出一张自己开给自己的药方,要求我帮她转方。我看着这错误百出的药方实在是哭笑不得,我耐心地和她解释,但是她只是扔给我一句“找你就是要你帮我抄这个药方,不需要你看病”。1年多了,你的病还是没好,每个月你都会来要求我帮你开你自己调整的药方,我徒劳地劝说了你多次,如果你能看到此文,我衷心地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你自己真正信任的医生好好看病,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转方,而是真的不愿意看到你离痊愈的那天越来越远了。

  四、有问题找网络。一个用网络上大量资讯武装到牙齿的病人到医院里对于医生来说是非常头痛的一件事情,拿着一张“网络药方”来门诊的病人也真是不少,而且一般都有理有据,意志坚定。虽然我自己从来没有被“网络病人”难倒过,但是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纠正他已被网络扭曲的知识观是很累人的,而且往往结果不甚理想。网络时代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快捷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垃圾无用的信息,我不否认在20年前在网络上寻找一些相对比较专业的问题会有比较可靠的答案,而且没有商业元素掺杂其中。但是今时今日如果你在网络上很难搜索到“真正的答案”了,有些似是而非的结论困扰了大多数病人。现代的人被埋没在垃圾信息的海洋中,其中只有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有用的信息,但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是很难把有用的对的信息分辨出来。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网络好比是一把手枪,非医学专业的病人好比是一个儿童,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幼儿园儿童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到处比划,结果显而易见,这个儿童最终不是误伤他人就是误伤自己。所以拿着百度来的“经验方”“秘方”来抄方的病人,其实你们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这个药方是“真的”吗?不是“垃圾”吗?网络是很好的工具,但是千万需要用对它。越便捷的工具往往越危险,被错误的信息引导结果损害到自身健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五、我是抄方的我最牛。由于现在西医的慢性病诊疗模式是长期口服同一钟药物,因此到医院门诊就是去配药的观念深入人心。同样地情况事实上是不适用于中医医疗的,但是病人并不知道,也没有渠道了解这一情况,因此到门诊抄方就转变成了不需要看病只要开药的模式。进而此类病人产生了“我是抄方的,我很快,我可以插队的”观念。门诊病人有多有少,病人少医生给抄方病人行个方便提前几个病人抄个药方是为了“和谐”,但是病人多的话请还是按照挂号前后稍等片刻。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抄方病人”在诊室门口大吵大闹一定要插队,口口声声说自己只要一秒钟电脑点一下即可,我曾经照顾过这些吵闹的病人,但是我最后发现这些病人坐下来之后通常会提出更多的要求,比如:医生你帮我调整一下药方,我现在肚子胀气的厉害。医生再帮我开个CT检查。如此打着“抄方”的名义进行插队的情况在门诊时有发生,由此正常看诊病人和抄方病人经常会发生口角从而影响正常门诊工作。到最后其实病人和医生都没有节约时间,为了其实不应该发生的矛盾,“抄方病人”、正常就诊病人和医生三方都浪费了时间。

  我希望能多给医生一点信任,医生能多给病人一些理解,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分,求医治病是病人的诉求,其实一点都不矛盾,我希望从这篇文章能让病人了解到医生的种种心声,能在医患关系上多些合作,少一些对抗,毕竟治愈病人是医生最大的幸福,把病看好是病人最根本的愿望。我写了这些只是希望病人能知道哪些方面是病人没有意识到的,但是医生又很难在门诊病房这样的医疗场合详细说明的细节。希望能对于广大的病患多多少少有一些帮助。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