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竹时空 / 静心简语 / 长生塔:温暖又引人深思的故事,带你读懂...

分享

   

长生塔:温暖又引人深思的故事,带你读懂人心的幽暗与温暖

2020-04-23  肃竹时空

长生塔:温暖又引人深思的故事,带你读懂人心的幽暗与温暖

读书会:将现实投影在科幻世界,《长生塔》是幻想,也是人生

钱睿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后悔。他原本以为,自己对母亲这些年的态度有理有据,完全是深思熟虑而问心无愧的。然而,直到在病床上亲眼见到脸色蜡黄、一动不动的母亲,他才觉得那些理直气壮都太过于浅薄了,浅薄到接近于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他这些年很忙碌,为母亲做的事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每次加班不回家,虽然都有足够说得通的理由,但实际上内心一直在逃避,逃避责任。他经常把自己的忙碌叫作“心系天下”,但直到见到生命垂危的母亲,他才意识到他所谓的“天下”,在一具躯体面前是多么虚无缥缈。
——节选自《永生医院》

科幻、奇幻与现实的分界线究竟在哪里?郝景芳,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获得者,从科幻跨界到纯文学领域,以极具温情的笔触叩问人心,给现实以温暖,给幻象以力量,我们需要凝望的,不只星辰大海还有内心深处。郝景芳最新作品《长生塔》,贵州人民出版社近期推出。
最不像科幻小说的科幻小说《积极砖块》,最像科幻小说的纯文学小说、花城文学奖获奖作品《长生塔》等,科幻、奇幻、现实主义,不论是科幻作品《永生医院》《积极砖块》,还是现实题材的中篇小说《长生塔》,都直指读者内心,10篇意味深长的珠玉短篇,10篇意味深长的故事,10种人生体验,以多种文体,书写真实人间。

郝景芳,生于1984年,凭借《北京折叠》高票力压“科幻小说之父”斯蒂芬·金,斩获第74届雨果奖中短篇小说奖,是继刘慈欣之后享此殊荣的第二位华语作家。曾出版长篇小说《流浪苍穹》《生于一九八四》,短篇小说集《人之彼岸》《孤独深处》《去远方》等畅销作品。
如果说科幻是科学与幻想,那么,它不应仅仅是狭义上的科学技术,还该包括人文科学部分。在这本最新的作品集中,郝景芳以自己细腻的笔触,将现实中的种种投影在科幻世界中,用一个个温暖又引人深思的故事,带你读懂人心的幽暗与温暖。


一家让人死而复生的医院,
一座不断生长的古塔,
一个能折射人心的城市,
一本没写完的书,
一段没演奏完的小提琴曲,
一项未完成的工程,一条还没走完的回家之路……
以上种种,是幻想,也是人生。
著名英籍华人女作家、诗人虹影评价说,郝景芳的《长生塔》在科幻与现实者之间,每个故事奇异,讲述手法老道,骨子里是她对现实的关注和对人性的关怀,显示了罕见的才华,又是不可多得的警世寓言。

人们不记得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长起来。突然之间,它就进入天空,只能仰望了。
人们仰望着塔的存在,大声疾呼,直抒胸臆,捶胸跺脚,诉说着内心不满。人们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能力。
徐妈的头发没有梳,稀疏着向四处飞散开,身上穿着的紫红色碎花短袖衬衫敞着领口,显得有些空空荡荡,手上端着一只水盆,因为消瘦加上用力,手背的骨头显得异常突出,皮贴在骨头上,苍老褶皱。她正端着盆子往屋后走,没注意到徐中,脸上有一种赌气的狠意,嘴角下撇,眼睛向下瞪着地面。看到徐中之后,甚至也有片刻没有反应过来。
认出徐中后,她一脸惊喜:“ 你怎么才回来!”徐妈放下手里的盆,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迎上前来。
“妈,你怎么了?他们打你了吗?”
徐妈闻言,面上露出委屈的神色,却不说话,似乎一言难尽。她先接过徐中肩膀上的包,放在凳子.上,然后才苦着脸说:“ 你回来就好,明天可能还得来人。”
——节选自《长生塔》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