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书房 | 书卷气,最迷人

 郭一墨 2020-04-24

有人如花,

桃李眉眼,杨柳纤腰,

一颦一笑都是好颜色。

有人如画,

从容在睫,优雅在心,

一言一行都是书卷气。

花,美在容色,春老则色衰;

画,美在风气,日久则气华。

胭脂味抵不过书卷气,

前者修饰外在,后者提升灵魂。


何谓书卷气

何谓书卷气?

它内秀于心,它外毓于行。

书卷气,是一种静气。

对一张琴,温一壶酒,听一溪雨,

自我陶醉,自得其乐。

远离人声鼎沸,不孤独。

身在闹市喧哗,不随众。

书卷气,是一种清气。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笙箫默,丝竹起。

即使身居陋室,也谈笑风生;

哪怕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

书卷气,是一种傲气。

不摧眉折腰,不卑躬屈膝,

爱我所爱,行我所行。

王权富贵,只当是过眼浮云;

高官厚禄,只当是粪土朽木。

书卷气,是一种灵气。

松子酿酒,春水煎茶,

举杯邀月饮,骑马踏花归。

暗香盈袖,袖墨香,

袖纸香,袖砚香;

长风入怀,怀冷风,

怀暖风,怀和风。

书卷气难得

提到书卷气,

怎么能不提林妹妹?

她被列为十二金钗之首,

因“娴静似娇花照水,

行动似弱柳扶风”,

更因满腹才情。

王熙凤盛装华服,

何尝不是美人?

大观园联诗时,

她只有干巴巴的“一夜北风紧”。

而林妹妹不同,

潇湘馆不亚于公子哥儿的书房,

门前种竹,竹下看书。

面对落花之哀,

她迎风落泪,

以绢袋盛花葬花。

一首《葬花吟》,怜花也怜己;

面对宴会之喜,

她怡然自乐,以菊花入酒入诗。

一首《咏菊》,伤物也伤时。

提到书卷气,

怎么能不提杨绛先生?

初次见面,

钱钟书一眼钟情,

他偷偷写了情诗:

“缬眼容光忆见初,

蔷薇新瓣浸醍醐。”

她不美,但她风姿如蔷薇。

杨家本是书香门第,

杨家四女儿更是沉迷书堆。

父亲曾逗她:

一星期不看书,怎么样?

杨绛回答:那一星期都白活了。

流放干校时,

她搬个小马扎,

在窝棚里看书写字;

老年独居时,

她戴着老花镜,

每天坚持阅读和翻译。

皮囊美常见,

书卷气难得。

它是“赌书消得泼茶香”的妙趣,

它是“小楼一夜听春雨”的诗意。

它是“杏花疏影里,

吹笛到天明”的雅致,

它是“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的从容。

它是“闲敲棋子落灯花”的自在,

它是“一曲新词酒一杯”的闲适。

它是“采菊东篱下”的文艺,

它是“独钓寒江雪”的孤高。

养一身书卷气

怎样才能修心修行,

怎样才能养一身书卷气?

答曰:读书。

苏轼曾经写道:

“腹有诗书气自华。”

布衣麻衫,难掩绣口锦心;

竹杖芒鞋,一任烟雨平生。

他青史留名,

留下来的不是满身狼狈,

而是满纸文章。

自小,他就手不释卷,

屡遭贬谪,他也不忘读书。

尤其在儋州那年,

举目无亲,颠沛流离,

他连饭都吃不上,

随身还携带陶渊明和柳宗元的诗集。

密州黄州惠州,

坎坷的路踩在脚下;

豪气英气锐气,

潇洒的风姿留在诗词里。

黄庭坚说过:

“人不读书,照镜则面目可憎。”

惟书有色,惟文有华,

艳过百花,艳过春夏。

黄庭坚爱读书,也会读书:

年幼时,

他翻看家中的书柜,

只要读上几遍,

就能烂熟于心。

有天,舅舅来做客,

随意抽取柜上的书,

考察功课。

他全部都倒背如流。

中年被贬,老年孤苦,

陪伴在侧的始终是诗与书。

多读书,气如梅

多读书,气如梅。

林徽因

是民国不可错过的风景,

她满身诗意千寻瀑,

她惊艳人间四月天。

其实,

比她好看的皮囊有很多,

但她书卷气满满,

一双妙目如写意山水,

一件素裙如白描诗词,

不需红唇与浓妆,她已足够显眼。

泰戈尔访问中国时,

林徽因与徐志摩左右相陪,

他们的合影惊艳了文坛。

大家都戏称为

“岁寒三友图”:

泰戈尔仙风道骨,如松,

徐志摩郊寒岛瘦,如竹,

林徽因气质绝佳,如梅。

多读书,气如菊。

李清照是千古第一女词人,

她写尽绿肥红瘦,

她咏过人杰英雄。

在那些流传下来的画卷里,

她容貌秀美,

但更美的是书卷气。

曾经,

李清照在重阳节饮酒赏菊,

思念远方做官的丈夫赵明诚,

她写下一首《醉花阴》: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赵明诚收到词,拍案叫绝,

他废寝忘食,

三天内做了五十首词,

加入那首《醉花阴》,

请朋友来评比。

在匿名的情况下,朋友称赞道:

只有“人比黄花”这三句写得好。

多读书,气如兰。

谢道韫是魏晋最负盛名的才女,

她出生名门,

往来都是鸿儒;

她饱读诗书,

开口即是佳句;

少年的谢道韫与叔叔谢安赏雪,

吟诵出“未若柳絮因风起”,

时人称颂不已。

当时还有另一个才女张彤云,

有人好奇谁更胜一筹,

济尼与两人都相识,

他评论道:

张氏清心玉映,有闺房之秀;

谢氏神清散朗,有林下风致。

阅读的升华

说到底,

书卷气是来自阅读的沉淀,

书卷气是来自阅读的升华。

变浊俗为高雅,

变奢华为淡泊,

变沉郁为平和。

生活,蹉跎的是眉眼;

书卷,修炼的是精神。

有气则有度,

有气则有韵,

有气则有仪。

风度翩翩,

风韵袅袅,风仪亭亭,

足以抵抗生活的苟且,

足以慰藉内心的风波。

文字/网络摘选

编辑/细雨

摄影/网络摘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