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家李红 / 形色百态 / 沈从文和范曾的恩怨: 亲密师徒最后为何反...

分享

   

沈从文和范曾的恩怨: 亲密师徒最后为何反目成仇?

2020-04-28  柳家李红

范曾何人?中国当代著名的书画巨匠,在国学、文学等方面也颇有成就,他还是南开大学、南通大学的终身教授。

他师出名门,是齐白石老先生的再传弟子。范曾说过:“中国画家里我是第一这个我很自信。” 对于社会的评价和画作市场的排名,他嗤之以鼻。

这样一位自信非凡的“新古典主义艺术”先驱者,世人对其却褒贬不一,有人说他独具匠心,也有人说他寡廉鲜耻、技艺不精。批评的人中不乏文学艺术的大家,其中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沈从文先生。

点击加载图片

艺术生涯的开端

范曾上世纪30年代出生于江苏南通一个十三代诗人文学的世家,可谓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他本人也不失众望,继承了家族中的文学艺术天赋。4岁能背《岳阳楼记》、《木兰辞》,13岁进入南通美协,大学先后就读于南开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其才学实力可见一斑。

而在艺术领域的才能,只能展现他一半的实力。另一半的实力,在于他擅长借力平台和机会结交名家,沈从文先生曾评价他“用了巧招,成了名人”。

点击加载图片

范曾大学还没毕业就进入蒋兆和先生的画室,还得到了刘凌沧先生的辅导。然而他虽实力不浅,但真正引起世人注意,是由于毕业作品。

毕业时画了一幅《文姬归汉图》,画作完成后他就四处打听郭沫若的住处,并且日日在其门外守候,终于有一天碰到了下班回家的郭沫若,立刻请求其题词。这就是后来被中央美院美术馆收藏的,由郭沫若所题48句五言古风长诗的画作。这幅画作是范曾一夜成名。

要知道范曾此举也算投其所“长”,建国初期,文坛领袖郭沫若曾创作历史剧里《蔡文姬》,一时间声名鹊起。因此,范曾便心思巧妙的把自己的毕业作品也定格在蔡文姬规范这个故事上。

范曾的这一举动,使得他当时的导师蒋兆和以及系主任叶浅予都颇感不快,认为他心术不正,曾一度禁止他的作品参加毕业评选,后在旁人的说和下,系主任才允许范曾的作品参加毕业评选,但要求遮住郭沫若的题跋。

点击加载图片

过河拆桥,与恩师反目

我国著名画家李苦禅——齐白石老先生的弟子,在离世前曾对范曾有过这样的评价“没有范曾这个学生,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对范曾有此评价的恩师不仅李苦禅一位,沈从文是最痛心的“受害者”。

沈从文与范曾,一个是文学泰斗,一个算是书画巨匠,虽擅长领域不同,却曾为师徒关系。可惜这段关系,因为范的为人,并未成为佳话。

现在看来,年龄相差36岁,相当于两代人,二人能结下师生情缘,主要由于范曾的刻意努力。

点击加载图片

沈从文1902年出生于湖南凤凰,虽只读过小学,其人却异常刻苦勤奋。后来参军,20多岁时在北大旁听,之后走上文学之路。

由于他为人温和、低调,建国后被安排进当时的中国历史博物馆,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更是逐渐淡出文坛激进势力视线,就此改弦更张,主要从事文物研究,尤其擅长中国古代服饰史的研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已受到重用,有一定话语权。

1962年,晚辈范曾正好临近毕业,为了能够谋谋到一个好去处,他天天给沈从文写信,表达他的崇拜之意,甚至还在黎明时分登门拜访,说是梦里梦到老师生病,特意从天津赶过来看望恩师。如此感人肺腑的举动,确实打动了沈从文。

为此,沈从文为他热心联络疏通,使得范曾如愿以偿进入历史博物馆美术组,并成为沈从文先生的助手。随后,范曾帮助沈从文完成了中国古代服饰的插图画,算是他艺术道路的一次大手笔。

然而相得益彰的师徒关系仅仅维持了4年,沈从文绝对想不到,这个被他提携的后背,日后尽在他最为艰难的日子,给他火上添油、雪上加霜。

点击加载图片

1966年,沈从文受到牵连,让他十分痛心的是:写大字报揭发他最多的居然是他曾经帮助过的、受到其感动的弟子范曾。

10条罪状就已经足够置人于死地,更何况范曾罗列了200多条“罪状”,虽然在沈从文看来没有一条是成立的,但每一条却都是可以定罪的,哀莫大于心死。几年的师徒之情,都变成范曾口诛笔伐他的素材。

此后沈从文只字不提范曾。

多年以后回忆起大字报之事,范曾也曾说,他这一生最对不起沈从文的地方便是给他写过大字报,写大字报虽出于无奈,但每每想起总是觉得一阵阵内愧。

范曾的这个“内愧”,得到了一些心地善良的文化人的宽恕,但也有人指出,将自己的过错归罪于时代的过错,实际是逃避责任的狡诈。

点击加载图片

沈从文的痛心,在后来其写的《致张兆和信》、《致汪曾祺信》但虽然说书信中都有提到,批评范曾为人狡诈且自负,术业不专、学识不硬。

点击加载图片

其实沈从文先生虽然在与亲友的信中义愤填膺,然而在正式公开的场合,他却保持一贯的低调,沉默,很少有批评范曾的言语,只有一次,是在经历劫难之后,有爱徒黄能馥来访,谈话之间不知怎么就聊到范曾,沈先生感慨万千。

有一次范曾画了一幅商鞅带刀议事的话,擅长中国服饰研究的沈先生看到了画中的一点纰漏,于是善意的提醒范曾,说秦代之前是没有刀的,商鞅不该待到上殿。

只此一句,范曾便勃然大怒,面对昔日的恩师,他竟然指其额头怒斥,说沈从文的理论过时了,让他靠边。这件事让以宽厚著称的沈从文终身难忘。

不难想象对比先前黎明探病的范曾,与如今得志猖狂、全让没有儒家礼节的模样,老师内心的酸楚、震惊和落差可想而知。

沈从文先生提起这件事是为了敦促同样敦厚的老学生黄能馥,招弟子时要擦亮眼睛,莫再让悲剧重演。闲聊的最后,沈从文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说:一辈子没讲过别人闲话,今天不讲,会憋死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