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鲁迅论青年,青春!!!

 明了人生戏梦 2020-05-04

鲁迅的青年观

表情冷峻、文风更加冷峻的鲁迅,他的内心究竟有多少热情,这些热情的流向究竟在哪里,从来都是人们争说不休的话题。由于鲁迅复杂的心境,他的文字也总是传达着复杂的感情,这既对人们完整、准确地理解鲁迅造成困难也使鲁迅的同样一段话语引来涵义不同甚至相反的阐释。鲁迅对青年的态度一个众说纷纭、歧义不断的话题。
  1918年,发表《狂人日记》时的鲁迅已经37岁,他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但他并没有真正扮演“青年近卫军”的角色。他比同时代的其他作家胡适、冰心、叶圣陶、茅盾、郭沫若、郁达夫等都要“年长”十岁以上,比起后起的进步青年,他更像一个“长者”,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或许更重要,鲁迅的思想成熟较早,他不世故,却看得清世故;他不喜欢老成却非常吝惜自己的热情。凡事他都会在质疑中观察、思考然后做出判断,鲁迅自己也有时并不喜欢这样的作法和状态,时在反省中。这种质疑的思想使他发出的声音有时并不能为人理解,并会引来一些怀疑, 误解甚至攻击,“保守”、“世故老人”等等反而是鲁迅在世时很早就得到的“名号”。如何解读鲁迅对青年的态度和评价,因此就成了研究鲁迅思想时的一个重要课题。

  
  1,青年应该“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

  鲁迅的文章里,“青年”是出现频率很高的词,生活在一个“风雨如磐”的时代,一个“因袭的重担”压得人难以承受的中国,鲁迅把革新的希望寄托于青年。“我一向是相信进化论的,总以为将来必胜于过去,青年必胜于老人”,(《<三闲集>序言》)他心目中的中国青年,应该是敢于前行、无所畏惧,勇于对“无声的中国”发出真的声音的前行者。他们也许不无稚气,但这稚气正是他们挣脱束缚,去除羁绊的表现。
  在鲁迅心目中,青年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五四新文化运动热潮中的鲁迅对中国青年的热血和激情给予充分肯定。《狂人日记》曾把中国的历史比喻为“吃人”的历史,他在杂文中也在这样的比喻下向青年发出呼声:“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灯下漫笔》)
  青年的重要使命是为“无声的中国”呐喊。青年应当承担怎样的使命,鲁迅并没有那么具体的指引,在表达对青年的愿望时,他更像一个文学家,希望中国的青年能够发出“真的声音”。“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无声的中国》)为了这样的“真”,鲁迅从不计较他们因此做出的选择是否周全,是否“合乎情理”。“只要能达目的无论什么手段都敢用,倒也还不失为一个有些豪兴的青年。然而也要有敢于坦白地说出来的勇气,至少,也要有自己心里明白的勇气。”(《新的事故》)
  鲁迅是思想者,他自己的性格中有少有的早熟和冷静,这同他少年时代起就看到“世人的真面目”有关。他的思想很大程度上来自这种几乎是天生的深邃,也有时让他自己觉得是一种难以挣脱的约束。他对青年则另有希望只要是敢于前行的青年,即使他们身上有初出茅庐的幼稚,但仍然让人看到未来的希望,所以他对这幼稚不但可以原谅,甚至认为是青年区别于老年的重要标志。“至于幼稚,尤其没有什么可羞,正如孩子对于老人,毫没有什么可羞一样。幼稚是会生长,会成熟的,只不要衰老,腐败,就好。倘说待到纯熟了才可以动手,那是虽是村妇也不至于这样蠢” (《无声的中国》)比起衰老和腐败,幼稚是青年性格中可贵的一部分。
  在鲁迅的心目中,青年就应当是敢于说出真话,敢于挑战传统和权威,敢于抛弃诱人光环的人。他们会因此受伤,会经受各种各样的打击,但青年的成长也正依赖于这样的考验。“魂灵被风沙打击得粗暴,因为这是人的魂灵,我爱这样的魂灵;我愿意在无形无色的鲜血淋漓的粗暴上接吻。”“是的,青年的魂灵屹立在我眼前,他们已经粗暴了,或者将要粗暴了,然而我爱这些流血和隐痛的魂灵,因为他使我觉得是在人间,是在人间活着。”(《野草*一觉》) 
  作为一个背负着沉重的传统重担的“过来人”,一个青年时代在黑暗的小屋子里抄古碑的“中年人”,鲁迅深知青年在前进的道路上遇到的艰辛,知道他们内心无法战胜的“毒气”,这也是他对青年最大的担心。“中国青年负担的烦重,就数倍于别国的青年了。” (《华盖集*忽然想到(十至十一)》)“中国现今的一部份人,确是很有些苦闷。我想,这是古国的青年的迟暮之感。世界的时代思潮早已六面袭来,而自己还拘禁在三千年陈的桎梏里。”(《当陶元君的绘画展览时》)真正的青年,应该选择没有顾忌地前行,“我们更无须迟疑,只是试练自己,自求生存,对谁也不怀恶意的干下去。” (《忽然想到(十至十一)》)

    
  2,青年应走自己的路

  鲁迅的青年观里,很重要也很特别的一条,是他并不希望青年苦苦寻找什么指路者。他认为,只有那些敢于照着自己确定的目标勇往直前的青年,才能在血气方刚中见出真性情。从这个角度上,鲁迅对被认为是“导师”或自认为是“导师”的人给予无情的嘲讽。也正是从这一角度出发,鲁迅眼里的青年和年龄无关,并不是年纪轻的人都可以统称“青年”。“近来很通行说青年;开口青年,闭口也是青年。但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在这些类别里,鲁迅只欣赏那些勇于前进的青年。 
  鲁迅告诫的是那些要前进的青年,至于像华小栓那样的“青年”则不在此列。前进的青年必会面临如何在歧路上选择的痛苦,他们或者会寻找一个“导师”来领路,从而走上一条自己认为的捷径。鲁迅要提醒青年的是,这样的导师寻不到,没作用,所以没必要。“要前进的青年们大抵想寻求一个导师。然而我敢说:他们将永远寻不到。寻不到倒是运气;自知的谢不敏自许的果真识路么?凡自以为识路者,总过了‘而立’之年,灰色可掬了,老态可掬了,圆稳而已,自己却误以为识路。假如真识路,自己就早进向他的目标,何至于还在做导师。”(《导师》)
  鲁迅为所谓的“导师”画过像,这画像让人想起高老夫子和四铭等小说人物。“中国的青年不要高帽皮袍,装腔作势的导师”,“倘有戴着假面,以导师自居的,就得叫他除下来,否则,便将它撕下来,互相撕下来。撕得鲜血淋漓,臭架子打得粉碎,然后可以谈后话。” 
 (《我还不能带住》)鲁迅的这一描述和他最为厌恶的“文人学者”“正人君子”正好切合,他因此向青年发出自己的忠告:“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导师》)
  需要指出的是,青年们不必顾及“导师”劝告而执意前行,是鲁迅自始至终的观点和态度,并非从他开始有了论敌才特别指出。早在《热风*随感录四十一》里,鲁迅就曾指出:“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也就是说青年们不要把青春和生命用来等待“炬火”,而应努力地去发光发热。
  
  3,青年的分化令人失望和警醒

  如前所述,鲁迅对青年并不是一概而论的。五四初、中期,鲁迅将青年按状态分成“醒着”、“睡着”、“玩着”和“前进”的几类,1925年,在《论睁了眼看》中,鲁迅对青年的“形象”表达过不满:“现在青年的精神未可知,在体质,却大半还弯腰曲背,低眉顺眼,表示着老牌的老成的子弟,驯良的百姓。”到后期,他更强调青年在“精神”上的不同,这使他对青年的态度更加谨慎,更不愿以年龄简单对待。“我在广东,就目睹了同是青年,而分成两大阵营,或则投书告密,或则助官捕人的事实!我的思路因此轰毁,后来便时常用了怀疑的眼光去看青年,不再无条件的敬畏了。”(《<三闲集>序言》)
  本来,鲁迅对青年的希望如同自己当年的理想一样,用文艺的火光去照亮国民的心灵,然而现实却并不那么令他乐观。“我现在对做文章的青年,实在有些失望,我想有希望的青年似乎大抵打仗去了,至于弄弄笔墨的,却还未看见一个真有几分为社会的,他们多是挂新招牌的利己主义者。而他们却以为他们比我新一二十年,我真觉得他们无自知之明,这也就是他们之所以‘小’的地方。”(1926年12月2日致许广平)这样的观点一直没有改变,“十余年来,我所遇见的文学青年真也不少了,而希奇古怪的居多。最大的通病,是以为自己是青年,所以最可贵,最不错的,待到被人驳得无话可说的时候,他就说是因为青年,当然不免有错误,该当原谅了。”(1933年6月18日致曹聚仁)
  后期鲁迅对某些青年的失望已不止是“文学青年”的“不作为”,而是对某些青年的品行感到失望甚至厌恶。“今之青年,似乎比我们青年时代的青年精明,而有些也更重目前之益,为了一点小利,而反噬构陷,真有大出于意料之外者。”(1933年6月18日致曹聚仁)“但我觉得虽是青年,稚气和不安定的并不多,我所遇见的倒十之七八是少年老成的,城府也深,我大抵不和这种人来往。”(1934年11月12日致萧军、萧红)直到去世前几个月,鲁迅甚至愤愤地对友人说:“我看这种私心太重的青年,将来也得整顿一下才好。”(1936年5月23日致曹靖华)“我说句老实话罢:我所遇见的随便谈谈的青年,我很少失望过,但哗啦哗啦大写口号理论的作家,我却觉得他大抵是呆鸟。”(1936年10月15日致曹白)
  
  4,鲁迅对青年的现实关心

  鲁迅自己没有青年的姿态,更没有“导师”的作派和“架子”。他最讨厌就是摆“架子”的自以为是者。对青年,他有教诲,但他时常提醒自己和青年,且不可将自己作为青年的榜样甚至偶像对待。鲁迅有自我解剖的自觉他深知自己身上有“毒气和鬼气”,他非常担心自己“绝望”的心态和看穿一切后的沉稳太过感染有为的青年。“所以,我终于不想劝青年一同走我所走的路;我们的年龄,境遇,都不相同,思想的归宿大概总不能一致的罢”(《北京通信》)是否从青年身上看到被自己否定的心理特征,甚至成了鲁迅对待和评价青年的一个莫名的标准。1924年9月24日,在致李秉中信中,鲁迅说:“我这里的客并不多,我喜欢寂寞,又憎恶寂寞,所以有青年肯来访问我,很使我喜欢。但我说一句真话罢,这大约你未曾觉得的,就是这人如果以我为是,我便发生一种悲哀,怕他要陷入我一类的命运;倘若一见之后,觉得我非其族类,不复再来,我便知道他较我更有希望,十分放心了。”这种奇怪的心理反应,正可以见出鲁迅的自省和对青年的期望。
  想到青年用带着体温的钱购买自己的书,鲁迅就更会感到对青年应负的责任。“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至今要写文字时,还常使我怕毒害了这类的青年,迟疑不敢下笔。”(《写在<坟>的后面》)他希望中国的青年勇于担起社会的责任,如果没有见到令他兴奋的情景难免会失望。“早就很希望中国的青年站出来,对于中国的社会,文明,都毫无忌惮地加以批评,因此曾编印《莽原周刊》,作为发言之地,可惜来说话的竟很少。”(《<华盖集>题记》)
  但鲁迅的思想中有另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他并不希望青年无谓地流血牺牲,他从不鼓动青年用自己的热情去硬碰残暴。他在“三一八”惨案前不主张许广平等学生前往执政府游行,一方面是他对军阀残暴有真切的认识另一方面也是对青春生命的珍爱。“我自己省察,无论在小说中,在短评中并无主张将青年来‘杀,杀,杀’的痕迹,也没有怀着这样的心思。(《<三闲集>序言》)他真心希望青年们对人生有一个更加明确、长远的目标。“但倘若一定要问我青年应当向怎样的目标,那么,我只可以说出我为别人设计的话,就是:一要生存, 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北京通信》)可见,鲁迅对青年的忠告里又有另一番情感在里边。实在话说,鲁迅对青年的态度因此有时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希望看到青年充满热血和激情、不顾个人安危的勇猛;另一方面,但又非常害怕青年因为这份勇猛而牺牲;更同时,他怀着美好的愿望,愿有为的、正直的青年能够保证“生存”、越过“温饱”、求得“发展”。这也就是鲁迅为什么时常要对青年发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同时又担心自己的言论、心情影响了青年进取的步伐。他在理想的激发和现实的关心之间时有犹豫、矛盾之处。
  鲁迅是一位对青年十分看重的“长者”。他对青年的爱憎表达得十分直接。对殷夫、叶紫、柔石等青年作家,尽管他们的创作并不十分成熟,但他特别看重他们创作中的血和泪的热情与投入,赞赏他们的锋芒如“林中的响箭”。他对萧红、萧军等青年朋友的亲切与温和,让人看到鲁迅的另一面风采。他同青年木刻家们亲切交谈的照片,至今让人观之动容。同时,他对周围不时出现的一些狡猾、老成,趋小利、重私心,夸夸其谈、沽名钓誉的青年,则怀着戒心,充满厌恶,绝不以“青年”的名号原谅他们。
  
  鲁迅的青年观,不是这样一篇小文章可以描述全面、总结到位的,并且有很多思想,渗透在并不直接以“青年”为主题的小说和杂文中。但这是一扇打开鲁迅思想和情感世界的窗户,这窗户是时时闪着光的所在,让人随时感受到一种人格的风范和思想的力量。

鲁迅关于青春的名言名句

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 类别:青春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类别:天才

养成他们有耐劳作的体力,纯洁高尚的道德,广博自由能容纳新潮流的精神,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不被淹没的力量。 类别:道德

所谓“雅人”,原不是一天雅到晚的,即使睡的是珠罗帐,吃的是香稻米,但那根本的睡觉和吃饭,和俗人究竟也没有什么大不同;就是肚子里盘算些挣钱固位之法,自然也不能绝无其事。但他的出众之处,是在有时又忽然能够“雅”。倘使揭穿了这谜底,便是所谓“杀风景”,也就是俗人,而且带累了雅人,使他雅不下去, “未能免俗”了。若无此辈,何至于此呢?所以错处总归在俗人这方面。 类别:人生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类别:人生

友谊是两颗心真诚相待,而不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敲打。 类别:友谊

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 类别:自由

与其找糊涂导师,倒不如自己走,可以省却寻觅的功夫,横竖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类别:学习

鲁迅关于青春的名言名句

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它发扬起来,中国才真有进步。 类别:道德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了工作上了。 类别:天才

走上人生的旅途吧。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面前才有路。 类别:人生

时间就象海绵里的水一样,只要你愿挤,总还是有的 类别:真理

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类别:人生

伟大的成绩和辛勤的劳动是成正比例的,有一分劳动就有一分收获,日积月累,从少到多,奇迹就可以创造出来。 类别:勤奋

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它发扬起来,中国人才有真进步。 类别:人才

倘能生存,我当然仍要学习。 类别:学习

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行”,不是“言”。 类别:青年

但是话不行,要紧的是做。 类别:人生

学习专看文学书,也是不好的。先前的文学青年,往往厌恶数学、理化、史地、生物学,以为这些都无足轻重,后来变成连常识也没有。 类别:读书

让别人过得舒服些,自己没有幸福不要紧,看到别人得到幸福,生活也是舒服的。 类别:道德

我很早就希望中国的站出来,对于中国的社会文明,都毫无忌惮地加以批评。 类别:社会

教育植根于爱。 类别:教育

“不耻最后。”即使慢,驰而不息,纵令落后,纵令失败,但一定可以达到他所向往的目标。 类别:失败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类别:时间

文人作文,农人掘锄,本是平平常常的,若照相之际,文人偏要装做粗人,玩什么“荷锄带笠图”;农夫则在柳下捧一本书,装作“深柳读书图”之类,就要令人肉麻。 类别:读书

不能“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的要义全盘疏忽了”。 类别:人生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了工作上了。 类别:工作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类别:人生

唯有民族魂是值得宝贵的,唯有它发扬起来,中国才有真进步。 类别:民族

战士的日常生活,是并不全部可歌可泣的,然而又无不和可歌可泣相关联,这才是实际上的战士。 类别:人生

社会上崇敬名人,于是以为名人的话就是名言,却忘记了他所以得名是那一种学问和事业 类别:事业

“不耻最后”。即使慢,驰而不息,纵会落后,纵会失败,但一定可以达到他所向的目标 类别:成功

凡事以理想为因,实行为果。 类别:理想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类别:理想

不能“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的要义全盘疏忽了”。 类别:爱情

凡事以理想为因,实行为果。 类别:真理

时间就象海绵里的水一样,只要你愿挤,总还是有的 类别:时间

一个人的生命是可宝贵的,但是一代的真理更可宝贵,生命牺牲了而真理昭然于天下,这死是值得的。 类别:真理

时间就象海绵里的水,要挤总是有的. 类别:时间

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也不是放纵类别:人生

学习专看文学书,也是不好的。先前的文学青年,往往厌恶数学、理化、史地、生物学,以为这些都无足轻重,后来变成连常识也没有。 类别:青年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类别:青年

伟大的成绩和辛勤劳动是成正比例的,有一分劳动就有一分收获,日积月累从少到多,奇迹就可以创造出来 类别:学习

在生活的路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活。 类别:奉献

时间,每天得到的都是二十四小时,可是一天的时间给勤勉的人带来智慧和力量,给懒散的人只留下一片悔恨。 类别:时间

节省时间,也就是使一个人的有限的生命,更加有效,而也即等于延长了人的生命 类别:时间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类别:勤奋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学习上的。 类别:学习

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长育出来的,所以没有这种民众,就没有天才。 类别:天才

青年应当天真烂漫。 类别:青年

个人的生命是可宝贵的,但一代的真理更可宝贵,生命牺牲了而真理昭然于天下,这死也是值得的。 类别:科学

“不耻最后”。即使慢,驰而不息,纵会落后,纵会失败,但一定可以达到他所向的目标 类别:心理

杀了“现在”,也便杀了“将来”——将来是子孙的时代。 类别:时间

那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类别:人才

只要能培一朵花,就不妨做做会朽的腐草。 类别:奉献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类别:天才

伟大的成绩和辛勤的劳动是成正比例的,有一分劳动就有一份收获,日积月累,从少到多,奇迹就可以创造出来。 类别:劳动

应做的功课已完而有余暇,大可以看看各样的书,即使和本业毫不相干的,也要泛览。 类别:读书

时间,每天得到的都是二十四小时,可是一天的时间给勤勉的人带来智慧和力量,给懒散的人只留下一片悔恨。 类别:智慧

社会上崇敬名人,于是以为名人的话就是名言,却忘记了他所以得名是那一种学问和事业 类别:社会

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 类别:儿童

时间,就象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类别:时间

让别人过得舒服些,自己没有幸福不要紧,看见别人得到幸福生活也是舒服的。 类别:青春

养成他们有耐劳作的体力,纯洁高尚的道德,广博自由能容纳新潮流的精神,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不被淹没的力量 类别:道德

养成他们有耐劳作的体力,纯洁高尚的道德,广博自由能容纳新潮流的精神,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不被淹没的力量 类别:自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类别:人生

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 类别:时间

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类别:工作

战士的日常生活,是并不全部可歌可泣的,然而又无不和可歌可泣相关联,这才是实际上的战士。 类别:理想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鲁迅论青年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热风.随感录四十一》

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棗真,自然是不容易的。譬如态度,就不容易真,讲演时候就不是我的真态度,因为我对朋友,孩子说话时候的态度是不这样的。但总可以说些较真的话,发些较真的声音。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

《三闲集.无声的中国》 

魂灵被风沙打击得粗暴,因为这是人的魂灵,我爱这样的魂灵;我愿意在无形无色的鲜血淋漓的粗暴上接吻。是的,青年的魂灵屹立在我眼前,他们已经粗暴了,或者将要粗暴了,然而我爱这些流血和隐痛的魂灵,因为他使我觉得是在人间,是在人间活着。
《野草.一觉》

近来很通行说青年;开口青年,闭口也是青年。但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要前进的青年们大抵想寻求一个导师。然而我敢说:他们将永远寻不到。寻不到倒是运气;自知的谢不敏,自许的果真识路么?凡自以为识路者,总过了“而立”之年,灰色可掬了,老态可掬了,圆稳而已自己却误以为识路。假如真识路,自己就早进向他的目标,何至于还在做导师。说佛法的和尚,卖仙药的道士,将来都与白骨是“一丘之貉”,人们现在却向他听生西的大法,求上升的真传,岂不可笑!但是我并非敢将这些人一切抹杀;和他们随便谈谈, 可以的。说话的也不过能说话,弄笔的也不过能弄笔;别人如果希望他打拳,则是自己错。他如果能打拳,早已打拳了,但那时,别人大概又要希望他翻筋斗。 

《华盖集.导师》 

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华盖集.导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