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语人间 / 待分类 / 在《史记·夏本纪》里,司马迁为什么...

0 0

   

在《史记·夏本纪》里,司马迁为什么会详写大禹治水时的制度,略写王朝内部对政权更迭?

原创
2020-05-15  书语人间

书海泛舟,人间清欢






《夏本纪》是汉代史学家司马迁创作的一篇文章,列于《史记》第二篇。

这篇文章里,司马迁根据《尚书》及有关历史传说,系统地为我们叙述了由大禹治水到夏桀约400年间的历史,向我们展示了由原始部落联盟向奴隶制社会过渡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及人民生活等方面的概貌。

初读这一篇文章时,灵遥曾经一度怀疑它是后人借司马迁的名义编写而成。

从内容上来看,这篇文章里叙述的内容,与我们了解到的夏朝历史,存在着不少出入。

比方说,司马迁在写到帝太康失国时,只是寥寥几笔带过,并未告诉我们从帝太康失国,到中康、相帝、少康帝即位期间都发生了些什么。


从结构上来看,这篇文章中段落与段落之间的联系,也并不是十分地紧密,甚至有复制、粘贴、拼凑的嫌疑。

比方说,司马迁在讲了大禹治水时,用了大段大段的文字,来告诉我们大禹都是如何分封九州的,九州又各自都有哪些特产等等。如果不是 看到左上角明明白白地写着《夏本纪》这三个大字,灵遥还以为自己正在读一本地理书。



那么,为什么司马迁要以这样的笔法,来告诉我们夏朝都发生过哪些事?难道司马迁没有编选的眼光,分辨不出来自己写的哪些好看,哪些不好看?还是说司马迁是一个不够严谨的史学家,连如实记录史实这么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到?

当然不是。

仔细读过《史记·夏本纪》这一篇文章,配合相关史料对于司马迁的认识,你便会明白,这个问题的真切答案是:

司马迁这样写是故意的,因为他想要书写的,从来就不只是一本记录史料的书。或者说,对于《夏本纪》,乃至整本《史记》,司马迁有着更为广阔的动机与目的。


因此,我们在阅读这篇《夏本纪》时,也不能够只关注史料是否详尽、或是这个故事本身是否精彩,而是要看到下面这3个点。



01.

大禹治水


从《史记·夏本纪》的开端,我们便可以看出大禹的与众不同。

首先,从大禹的身世来看,他是上古五帝中黄帝的玄孙,是颛顼帝的孙子。他的父亲,则是因为治理洪水没有成功,被当时的帝舜流放到羽山而后杀死的鲧。

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 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父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


于是尧听四岳,用鲧治水。九年而水患不息,功用不成。于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逐鲧于羽山以死。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
《史记·夏本纪》司马迁


古语有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禹在听闻自己的父亲因治水失败被诛杀后,心里或多或少是会有怨言的。

然而,这时的他却接到了帝舜的任命,要求他担任司空,代替自己的父亲鲧,来完成治理水患的重任。

这个治水的任务,有多么艰难险阻,禹他显然是知道的。

且不说自己的父亲因为治水无功丢了性命,引来了天下的骂名,自己身为「仇人之子」,突然被临危受命,很难去判断帝舜是真的希望禹能够代替他的父亲鲧,完成其未能完成的使命,还是因为看自己不爽,想找个理由杀他。

然而,即便是如此,禹为了天下苍生,还是接过了父亲的担子,与皋陶和益(禹后来指定的接班人)一起,遵奉帝舜的旨意,命令诸侯百官发动百姓治水。


具体来说,禹又是如何治理水患的呢?在《夏本纪》里,司马迁这样写道:


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 …… 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形乘橇,山行乘檋。左准绳,右规矩,载四时,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

《史记·夏本纪》

一言概括,便是身上带着测量的仪器,四处奔波,开辟了九州的土地,疏通了九条河道,修治了九个大湖的堤岸,凿通了九座大山。

虽然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我们已经很难去考证司马迁笔下大禹治水的故事,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虚构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便是,想要做成此等壮举,单凭一己之力或是一个部落的力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也不难想象,大禹在治理水患时,除了身体力行,亲力亲为(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卑官微《史记·夏本纪》)还需要去协调整个部落联盟以及与帝舜之间的复杂关系,寻求全天下人的支持与配合。

这一点,灵遥看来,既解释了帝尧为什么笃定鲧治水难成(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史记·五帝本纪》《史记·夏本纪》),也解释了为什么是大禹建立了第一个公认的王朝,夏王朝。


02.

何以国家?


在一同了解了大禹都是如何治理水患后,我们再来一起看看大禹在治理水患时还设立了哪些制度,以及这些制度的设立对推动夏王朝,这个统一国家的形成,都分别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1.  行政区域的形成:划分九州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国家和旧有氏族组织不同的地方,第一点就是它按地域来划分它的国民」。


根据司马迁在《史记·夏本纪》中的记载,我们则不难发现,

大禹在治水的过程中,为了更好地治理洪水,造福百姓,便在巡行各地,观察各地适宜生产的物品,和交通的便利程度后,将天下划分成了九个区域,然后在其范围内赐予诸侯百官土地和姓氏,要求他们恭敬、和悦、崇尚天子的德行,不得违抗自己的命令。


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溼。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余相给,以均诸侯。禹乃行相地宜所有以贡,及山川之便利。

于是九州攸同,四奥既居,九山刊旅,九川涤原,九泽既陂,四海会同。六府甚修,众土交正,致慎财赋,咸则三壤成赋。中国赐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
《史记·夏本纪》司马迁


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大禹划分九州的深远影响。

一方面,它打破了上古时期氏族依靠血缘纽带来维系,各自为政的现状,实现了从血缘关系到地关系转变,使得九州成为了一个整体,这种统一状态正是后期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王朝形成的前提。


另一方面,这样基于地域划分的「行政制度」,不同于以前的氏族制度,它能够加强对地方的有效管理,你说它大禹治水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都不为过。


也许也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我们到现在都会习惯性地用「九州」这两个字来代替「中国」吧~

2.   都城与分封制度的建立:都、甸、侯、绥、要、荒

正如同现在的国家,都会有一个首都一样,我们同样能够从司马迁在《史记·夏本纪》中,读到类似的内容。

下图中可以看出,

大禹生活的那个时代,不仅已经有了「国都」的概念,还规定了在天子国都以外500里的地方叫「甸服」,甸服以外500里的叫「侯服」,侯服以外500里的地方叫「绥服」,绥服以外500里的地方叫「要服」,要服以外500里的地方叫「荒服」。

图 | 大禹治水期间,分封示意图

然后各个地区按照统一的规则来进行管理,该交租纳贡的纳贡,该振兴武力,保卫国土的保卫国土,该流放犯人的流放犯人。

令天子之国以外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緫,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甸服外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任国,三百里诸侯。侯服外五百里绥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奋武卫。绥服外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蛮,二百里流。

《史记·夏本纪》

也正是得益于这样的分封制度,整个天下的子民才能够被团结起来,听从帝舜和大禹的安排,为了共同的理想而奋斗。

P.S.:你如果对当时都城和分封制度很感兴趣,不妨去拜访一下河南偃师的二里头遗址和登封古城遗址,去感受一下夏都曾经的繁华。


3.  官僚系统的建立:四岳、司空、皋陶、后稷……

前面已经谈到了,治理全国水患的工程极其浩大,再加上当时极为落后的生产力,没有一套完备的官僚体系和管理流程,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因此,我们无论是在《史记·五帝本纪》还是《史记·夏本纪》中,都能够看到文武百官辅助历朝历代首领,治理天下的身影。


比方说,在舜执政时期,舜便有推举「八恺」、「八元」、禹、弃、契、皋陶、益等22人为官,


—— 让八恺主管农业,规范各项有关事务(舜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史记·五帝本纪》);
—— 让八元到四方传播教化,让天下做父亲的都尽到责任、母亲都慈爱、兄都友善、弟都恭谨、儿子都孝顺(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史记·五帝本纪》);
—— 让大禹做司空,平定洪水(禹,汝平水土。《史记·五帝本纪》);
—— 让皋陶做司法部长,主管刑罚(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诡,汝作士,五刑有服《史记·五帝本纪》)
—— 让益掌管山林、水泽、草木、鸟兽(谁能驯于上下鸟兽草木鸟兽?《史记·五帝本纪》);

等等。


到了大禹治水时期,他则在充分利用和发扬这一套官职系统的同时,建立了新的职官制度。


比方说,他在治理水患期间,让益发给百姓稻子的种子,让百姓们在低洼湿润的土地耕种,然后,还让后稷给老百姓们发放救济粮,哪里不够便从多的地方调配供给。(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溼。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史记·夏本纪》)

而在分封了九州后,他又把土地分给了诸侯百官,要求他们各司其职,管理好自己辖区内的土地。(甸服外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任国,三百里诸侯。《史记·夏本纪》)


也正是因为有了大禹这样「任人唯贤」的作为,诸侯百官都很钦佩他,不仅都以他的行为为标杆(于是天下皆宗禹之明度数声乐,为山川神主《史记·夏本纪》),还在他去世后,主动去投奔他的儿子夏启,尊其为天下的共主。

4.  法律与经济制度的建立

如果说,前面的行政区划、都城/封建制度,和百官制度的设立,形成了国家的权力主体,那么,法律和经济制度的建立,则为国家的平稳运行提供了保障。

首先,我们先来看经济制度。

这里的「济制度」的表现形式是「纳贡制度」。

一方面,这是一种国家独有的行政制度,反映了掌权者至高无上的权力,你在氏族社会是看不到的。

另一方面,它与现在的税收制度十分类似。

你完全可以把它给理解为,夏天子按照一定的标准,定期或不定期地从远近的方国和四夷部落手里得到物资,并对这些物资进行统一集中调配,和统一管理。


在《史记·夏本纪》中,我们不难发现,大禹在制定经济制度时,主要考虑了两方面的因素:

一个是观察各地适宜生产的物品,和交通状况,再决定交什么以及交多少。

比如,九州之一,现如今的湖北荆州,因为长江、汉水从这里向大海奔流,境内土地湿润,物产丰富,因此,这里的赋税位居第二位,贡品结合当地情况,以羽毛、象牙、皮革、三重金属、干木、柏木、细粗磨石、朱砂为主。

荆及衡阳维荆州:江、汉朝宗于海。九江甚中,沱、涔已道,云土、梦为治。其土涂泥。田下中,赋上下。贡羽、旄、齿、革,金三品,杶、榦、栝、柏,砺、砥、砮、丹,维箘簬、楛,三国致贡其名,包匦菁茅,其篚玄纁玑组,九江入赐大龟。浮于江、沱、涔、(于)汉,逾于雒,至于南河。

《史记·夏本纪》


二一个是行政区域的划分。

比方说,靠近天子国都100里的地方,赋税是缴纳成捆带穗的禾秆,100里以外200里内的区域缴纳禾穗,200里外300里内的区域缴纳稻粒,300里外400里内的区域缴纳粗米,400里外500里内区域缴纳精米。

令天子之国以外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緫,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

《史记·夏本纪》

在此过程中,天下的人力、物资都纷纷聚集到了天子的手里。

对他来说,无论是采取强硬的手段,去约束各个部落的行为,还是采取软手段,凭借着自己的威望来让天下人乖乖地纳贡,都将不是问题。

与此同时,配合上赏罚分明的法律措施,使得更多的贤能之臣主动前来投奔,成为其手下的分子,又何愁政令得不到实施,天下得不到统一呢?

果不其然,在帝禹登帝后,即便有推举自己的副手益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但是,全天下的臣民都主动跑到了他的儿子启那里去,一边喊着「我们的君主是禹帝的儿子呀」,一边辅佐他登上了帝位。


至此,「世袭制」代替了「禅让制」,「公天下」变成了「家天下」,夏朝建立。


03.

消失的少康中兴


正所谓政权的更迭从来就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夏启虽然继承了禹,但是,他的王位坐得不是很安稳。

根据《史记·夏本纪》记载,夏启刚一登基后,便遇到了有扈氏的反叛。于是,他便率领部队,与有扈氏决战于甘亭,击败了强有力的有扈氏,消灭了华夏族内的反动势力。

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于甘。

《史记·夏本纪》


而后,他的儿子太康帝即位,失去了自己的国家。

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史记·夏本纪》
第一遍读到这里时,灵遥很是费解。

因为,从逻辑上来理解,这一段话,司马迁很明显是没有写完的。

比方说,在写到帝太康失国时,跟着便该解释他为什么会失去自己的国家?后来他又是如何夺回政权的?

另外,根据《春秋左传·襄公四年》的记载,在此期间曾经出现过后羿代夏、少康中兴这两件的大事,任何一件拎出来,都符合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对《史记》这本书的定位,「以史明鉴,以古通今」。


那么,司马迁为什么会刻意隐去这一段的内容呢?

灵遥个人看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个是因为《春秋左传·襄公四年》对少康中兴这件事的记载十分详细,但这段话实际上是出自魏绛劝诫晋侯时引用的传说故事,可信度大打折扣。

因此,司马迁出于对严谨治学的考量,并没有把它给写进史记中。·

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由是遂亡,失人故也。

《春秋左传·襄公四年》

二一个是因为司马迁在书写十二本纪时,其目的是为了告诉后人,一个王朝为什么会兴起,又为什么会衰败。

这个少康中兴的故事充其量只能说是王朝内部的纷争,无论是与前面的大禹治水、分封九州、设立都城/封国、制定纳贡制度和法律制度,还是和后面的解释夏桀相比,分量都远远不够。


三一个是因为汉武帝的皇位来得并不光彩。

他那皇位的继承人,原本该是汉景帝栗姬诞下的皇长子刘荣。但是,由于栗姬为人善妒,常常欺压后宫中的其他妃嫔,因而与经常向宫中输送美女的长公主刘嫖产生了间隙。

于是,当长公主提议把自己的亲闺女,后来汉武帝刘彻第一位皇后陈阿娇许配给当时的太子刘荣时,栗姬一口拒绝,得罪了长公主。

结果,恼羞成怒的长公主,便和刘彻的母亲王氏一道,不断地抹黑栗姬,最终使得栗姬被打入冷宫,太子刘荣被废后离世,刘彻取而代之,成功以十皇子的身份登顶皇位。

正是因为这段并不光彩的往事,也让「王子复仇」这个主题并不能够被当朝天子刘彻所接受,因此,很有大的可能便是司马迁即便写过太康中兴的故事,也被后人删剪成了现在这个版本。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发现在《史记·夏本纪》的结尾,读到的内容总会有那么些个生搬硬套之嫌,完全没有第一篇《五帝本纪》来得酣畅淋漓。


以上,便是我对《史记·夏本纪》的解读。

这篇文章里,我们先从大禹治水期间的政绩和制度入手,一一分析了夏王朝为什么会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个被公认的国家。

然后,我们又分析了司马迁在书写夏王朝的历史时,为什么单单遗忘了后羿代夏和少康中兴的故事,只是寥寥数语勾勒夏朝的皇权更迭。

正所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一个政权制度从建立到兴盛的背后,同时也是数以千计、万计的流血与牺牲,因此,我们在回顾历史时,在歌颂成功者丰功伟绩的同时,也不忘对失败者们说一声「谢谢」和「你辛苦了」。

我想,这也许是司马迁会故意把这些不好看,甚至还有些混乱的内容,给通通收录进这一本史书中的原因吧。

以上。

希望你喜欢。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