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吴氏家规家范家训

 乐呵呵DA馆 2020-05-18

  《吴氏家规》30条【孝父母、友兄弟、别夫妇、训子孙、敬尊长、睦宗族、修祖庙、进神主、重主祭、肃祭筵、举祠长、择宗相、迎官长、急公赋、清宗派、辨名讳、行奖勤、敦风化、殛奸盗、严赌博、杜讼端、息争斗、理坟墓、正婚姻、持丧服、禁盗砍、禁游闲、端趋向、稽伴仆、饬奴婢】,原载《老田吴氏宗谱》,老田吴66世吴日光主立。

  《吴氏家范》18条【尽孝道、笃友恭、肃家规、正名分、和家庭、睦宗族、端品行、敦忠厚、昭敬慎、息争讼、课读书、勤耕作、崇节俭、慎交游、谨婚嫁、严似续、省丘墓、修祀事】,原载梅塘吴氏五修族谱。

  《吴氏家训》10条【培植心田、品行端正、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和睦相邻、教训子孙、矜怜孤寡、婚姻随宜、奋志读书、勤劳本业】。

《吴氏家规》

  ◇孝父母。人子受父母养育之恩,虽竭力捐躯不能报其万一,故诗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言父母之德如天之广大也。彼羊跪乳,鸦反哺,禽兽犹知报亲,为人而忤逆父母,不将禽兽之不如乎。族中有愚蠢无知,犯不孝之条者,唤入宗祠叱而教之,有殴辱重情从重责惩,仍前忤逆送官处治。

  ○友兄弟。兄弟一体而分若手足然,人有自残其手足者乎,何一体而不相亲爱也。如有听信妇言争长较短,或图财产不均,致恶声相加,殴辱相及,甚至结讼成仇,大伤手足之情,房长评其曲直,以弟犯兄议杖,兄欺弟议罚。

  ◇别夫妇。夫妇和而后家道成。然必夫妇有别而后能和,故古人夫妇相敬如宾。今人多以情胜而相敬之,意衰敬衰则恃恩挟爱狎侮成习,或夫不礼其妇而狂暴鞭挞,或妇不礼其夫而悍泼擅权,皆非成家之道也。且妇无故不出闺门,若有出营外务,甚至与俗人争辩口舌,而夫恬不为怪,真懦夫也,犯者夫责妇罚。

  ○训子孙。家教之不振,由于不学,然子弟不学,父兄之失教也,或以延师为多费,甘温饱而痴愚,或以习儒为难成,弃英姿而改业,盖自功利相夸诗书,日贱青箱可废弦诵无声,门第之光大几无望矣。凡为父兄者应慎择名师极其尊敬,为子弟者宜专攻学业志于大成。如果贫而好学不能自给者,公祠助膏火以成就之。

  ◇敬尊长。礼曰:“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凡异姓亲朋年长于我者,皆谓之长,皆当恭敬,况同族父兄伯叔乎。今后有子弟坐见尊长而不起立、途遇不让道、不下轿马、与尊长久别见不揖者皆议罚,至殴辱尊长毋论愚幼皆杖责。

  ○睦宗族。宗祠乃吾祖一本而分者也,吉必庆丧必吊,休戚相关。今支派渐分,情文渐减,甚至因家道之丰窘,为交际之亲疏,一本之谓何,何薄恶至此也。自后寿六十必庆,丧五十必吊,不行庆吊者,非争争茶论酒之细,人即骄傲无礼之俗子,各分司事者切责之,至于婚娶偏易亲狎藉口于三朝不分大小之说,戏谑无度是即犯上渎伦之渐,恶俗坏风急宜禁革。

  ◇修祖庙。祖庙所以安先灵也,应洒扫洁净不得污秽,塑望拈香不得失仪。至于屋舍墙垣宜逐时修盖,恐颓毁日久葺理维艰,但鸠工计费必六门司事共同料理,不得独诿一人。每岁春秋祭祀,自十六岁以上者俱要齐集,废疾及丧服者不与祭,站立失昭穆拜跪失威仪者罚,无故不与祭者应给之胙不给。

  ○进神主。亲没纳主于庙礼也。族中有年远不纳主者,是使祖考不得入庙而享祭也,悖礼不孝莫此为甚。每年春秋祀时,先期择日鸣祠长启祠,纳主量力输费,至例应特祭者必输祭田。

  ◇重主祭。祠祭正献宗子主之,吾族千百年定例。凡子姓、科甲、岁贡及他途仕宦,于荣归之期遇祭许主祭一次,后不再主此。贵不敌亲之义也,但宗子亦必衣冠整肃仪度娴习,方堪对越。宗子遇疾废持丧,择宗子下嫡派代祭,亦不得任意代摄致违定例。

  ○肃祭筵。祀事丰洁祭必受福古人,所告处于俎豆也。今人宴客则治盛馔,祀祖反设菲筵,不思宴客而菲,独恐客之投箸也。祀祖而菲,在天之灵必将吐之,尚望祖考之降康乎,况祖考止受馨香菲,若宴客之杯盘狼藉也,不知何所爱惜,而菲薄祖考至于如此,凡飨堂中席傍席,各分祠长宗相先期验其祭品,临祭督其陈设,苟简者重罚。

  ◇举祠长。合族之中,长幼不齐,贤愚各别,邪易胜正,督率殊难,且经理公帑之出入,解决家讼之曲直,非心术公平品望端方者不能服众。祠长之任盖綦重矣,议于六年轮周之日齐集尊长公议,举报毋得以齿德不优之人徇情混举致误公事,如未经公举而违众妄争者罚。

  ○择宗相。各分祭席宗相司之必择年高守礼之人克襄祀事,每岁例于九月朔日,祠长具帖请举某分某人给银办祭,如祠长未请妄争混领者公同理论,各分有秽行玷祖者不许混入与祭,宗相不纠察驱逐一并重罚。

  ◇迎官长。吾族当九华孔道当事之车马时驻焉,绅衿迎谒理所当然,如值远出则免,郡邑当事因公务入里,凡属绅衿必齐集恭候,出外数里闻信遄归,信至而不赴者罚,至献茶备酒例出祠公,但铺设料理协力分任不得独诿一人。

  ○急公赋。古人畏王法急赋役岂独为保身家,亦奉公守法之大义也。况今条粮画一宽征薄收,仍然抗逋独不思充里役粮,长时鬻出负债追呼鞭挞之苦乎,且如有田一亩,公有额赋私有额租,于收租时计亩存榖,为来春纳赋之计,何至额赋无办?盖今岁存银早纳,则来年充足有余,若今年逋赋未完,则来岁新欠自积。吾族有田亩者须节省私费早杜官粮,勿以拖欠为有才,勿以刑罚为不辱门户,至重各宜保守,各分中有逋赋者稽察催纳。

  ◇清宗派。宗谱之设所以联一本别异种也,吾族自都谏公修谱以来已近百年,子姓支派渐疏渐紊,各分祠长率房长逐时登记编列草稿,如异姓入继及来历不明者,查清剪除免致年远混乱宗派。

  ○辨名讳。族众人繁易犯同名之弊,至子孙与祖先同讳,幼辈与尊长同名者,名之不正非细故也,自后生子者于元霄张灯之日登名祠簿,司事稽查,同者命其改易。

  ◇行奖勤。子孙登科及第皆祖德所培也,合祠当极力庆贺,本身当念先人余庆庇护,族党若能屡官显达捐俸推恩,置义田、立义仓、开义学,大有功于宗族者没后特祭以报之,其他途仕进者亦然,凡游泮补廪科举亦从厚鼓舞。

  ○敦风化。忠孝节义人伦之坊表也,族中有能作宦清廉勤王建业是谓之忠,有能孺慕终身竭力养志是谓之孝,有能芳年苦志誓死靡他是谓之节,有能盛德倾人高义济众是谓之义,此皆足以光大家声振兴风教者也,贫则周恤其家,殁则特祀于庙。

  ◇殛奸盗。在乡党中,言正言行正事,存心正大立品端方,自然不愧不怍,故曰:为善最乐。至于大恶不轨犯奸犯盗,律有明条为王法所首诛,即为家法所共殛,查出奸盗实据,合族立令自尽,如鼠窝者定行重责不援罚例,三犯不改亦令自尽,奴仆犯奸盗者同,良人家主护短以窝纵理处,佃人犯鼠窝其东主查实鸣祠长责处,恃顽者送官处治。

  ○严赌博。赌博为盗贼之门,古人称为“四贝”先生,谓赌必贫,贫必贱,贱必贼也。倾家荡产,声败名裂,皆好赌所致。若不严加禁止,势必煽惑子弟,酿祸无穷。日后犯者重责,开场者倍责,重罚不改报县请治。

  ◇杜讼端。天下本无事也,自有讼棍而乡里因以不宁,何谓讼棍?包藏祸心谲机莫测,或挟怨兴谋快其私忿,或图财谋害荡其家资,方自托排解之美名,而实发影射之阴毒,恣行武断仇害善良,鬼蜮人形大可恶也,愿吾乡之人莫效若辈之为,莫受若辈之惑,如复不悛报,官处治以杜讼端。

  ○息争斗。乡评公道只论理之曲直,不论势之强弱,强而无理公锄之,则强者不敢逞,弱而有理公扶之,则弱者无所畏。近有无知之徒,恃强倚重恃官法远,顽法近之说,欺凌寡弱擅行争斗,乡里横行势同敌寇。自后族中口角不鸣众理论,辄挥拳持梃者,公处先斗之人再评曲直,如违众健讼者,公具曲直情由,鸣官治之以息刁风。

  ◇理坟墓。阳基阴地乃族中命脉所关,有崩倾泻坏处合族鸠工逐时培补,有轻挖龙脉土石砍伐坟墓树木者责而罚之,有斩脑叠葬重情及藉口傍祖安葬擅开禁山者即凭族众挖起,仍行重责,恃顽送官。

  ○正婚姻。婚姻必择门第,非论资财也。至于嫁女尤宜慎择,若门户相配,聘仪之厚薄不必较量;若贪姻家之富而屈体结婚,或嫌婿家之贫而勒索礼物,皆非结亲之道也;若门户不对有玷家声者,重责重罚,公议离之。

  ◇持丧服。三年之丧宜尊礼制,丁艰而纳妻妾,变服而予吉庆,非礼也。至于五服之内,期功缌麻各有定制,先王所以笃亲亲敦一本也。今人有持丧数日即易吉服者,殊不思爱人之亲人亦爱其亲,敬人之兄人亦敬其兄,我不持丧我自薄于天伦耳。自后凡在五服内者,依礼终丧其庆贺易服,彼农工杂作独不可拘,若读书秉礼之士,而亦苟简行之计月以罚。

  ○禁盗砍。小盗为大盗之阶,渐不可长,如吾乡之盗砍竹木,此急宜严禁者也。近有不肖父兄纵容子弟连结凶党恣行盗砍,及被获赃反垛截行凶猖獗益甚,不思天地之间物各有主,穿窬发藏窃人财物者盗也,潜伏山林持强砍伐者亦盗也,乃父兄纵之而以为无妨子弟行之,而毫无顾忌从之不改必为大盗。况山泽利息赋税之所出,若盗砍不休,山税孰办?自后有捉获盗砍者必追价赔主仍行罚责,偷稻麦柴薪者罪亦同治。

  ◇禁游闲。士农工商各有本业,人各专一业则心不放荡,而所业必成,业成则衣食有资,而安分乐业矣。若荒其本业则为游民,或论酒谈花习成游冶,或勾朋引类渐作非为,风俗人心皆游闲之徒坏之也。近有一种托名佣担,为九华山僧延揽香客报信索钱,受僧愚贿强为搀夺,此亦游手好闲所致,各分长严查犯者重责,不改送官。

  ○端趋向。衣冠之士不得出入公庭自取轻贱,若事不得已子弟代之。至平民不可充皂快等役,当此役者败坏心术玷辱门风,一犯官法贻祸不小,如有此等公同阻止。

  ◇稽伴仆。伴仆乃祖遗旧隶,户口刊在宗谱十有余姓,今已凋零无几。若任其远逃私卖,久之必无孑遗。自后伴仆生子报名公祠,登载祠薄给以粥米,如私逃私卖者捉回重责,本族有私买者罚责买人,仍回听役异姓买者告官理直。

  ○饬奴婢。良贱之等最要分辨,有奴婢强悍凌慢良人者杖,奴婢家主不禁止反行回护者罚家主,至于悍仆交结匪类,纵酒打拳放纵无忌,贻祸非轻,家主当时时督责之。(原载《老田吴氏宗谱》,老田吴66世吴日光主立)

《吴氏家范》

       尝读张融门律,颜氏家训,郑义门家编,如目今遒人之铎,悚然动惕然戒也。顾昔人有言,同言而信,信其所亲,同命而行,行其所服。师友之劝戒,有时不若仆婢之捐摘者,切与不切耳,爱是约,辑家范十八条,词简而易晓,事迩而易行,为劝为戒,燦然具列庶几。为父兄者以身教,不徒以言教,为子弟不言而信,不戒而谨,於以嫓美古人,光大门柞是所望也。

一、尽孝道

  不孝夫亲不可以为人,不顺夫亲不可以为子。古之尽孝者不一,今之能竭力者有几?无奉养之诚心,则烹洗腆总属具文;无爱敬之实意,虽代劳服事终成虚仪。人子有一生难报之鞠育,天下无百年恒存之父母。伯俞泣毛义捧檄亲之存也,人子而不及时致孝忍乎哉。

二、笃友恭

  天伦之一莫如兄弟,方其少学业与共出入与俱,何爱如之迨当。分娶各室,或以言隔,或以财产相争,斗粟尺布之所不免矣。是以唐皇亲睦花萼名楼,姜肱之凋缪人被同榻,斯为兄弟,既翕式好无,尤若夫角弓兴刺,煮豆生悲,岂人伦之乐事哉。

三、肃家规

  易曰不失节闲有家,家规之宜肃明矣。古者男正內女正外,闺门之內肃若朝廷。言有物,行有恒,谨频笑辩嘻嗃,所以正家也。书传釐,降诗咏,刑于明乎,起化之责在男不在女也。然闺门训诫著礼经,祥如列女传诸书,妇道之当尽不得独后于男子。至于轻礼弛防,置身名教之外,不转不物,佻达自矜,有家者宜知所戒焉。

四、正名分

  礼莫于定分,分莫大于正名。名分逾越无所不至矣。近见为子弟者以尊长贫贱之故,逐乃颠倒坐次,名号直呼,逞脱略为高华,行僭越之实事,甚至以庶凌嫡,以妾易妻,以孙称祖,呼名分若此,其何以范末俗,而训后人乎。故凡卑幼纵极富贵,卑者常安其为卑,尊者纵极贫贱,尊者自成其为尊。秩序有礼然不乱,方不失故家大族规模。

五、和家庭

  从来和气可以致祥,乖离即以招戾。若一本之亲群相睽绝以致论是非,争长亮短,或因钱穀构怨于室,或因产业见讼于廷,暴捍相加不睦孰甚。试观昌人之门,父与父言慈,子与子言孝,夫妻相敬,长幼有礼。故张氏之九世不分,陈门之义犬同槽,诚往昔之盛事也,宜敬效之。

六、睦宗族

  闻之帝尧克明崚德以亲九族,汉高祖大封庶孽以厚同姓。古之圣王犹以睦宗为急,矧在士庶而可薄其所厚乎。夫宗族者,上系祖宗一脉,下关子孙源流,得失与俱,荣辱相共。一夫败类即一姓之耻,一人显达即同族之光。勉其善惩其恶,使皆近于贤良,给其乏恤其固,无非厚其宗谊。死丧相怜,疾病相扶,则彼此联为一体。若使大凌小强凌妒忌为心,以致尊卑阔绝自撤藩离,而孤树何能成林乎?

七、端品行

  人贵敦品学尚躬行,品行不端即才能济世文采擎人,亦浮薄不足观矣。是故,严屋漏,慎衾影,砥名节,励廉偶品之所由,进淤高明也。骛声华,徇货利,昧大义,败防检行之所由,流淤污下也。夫士林有嘉修,不难行成名立,草野有善人,亦可寡过淑身,当共勉为君子之行,不愧为族人之望。

八、敦忠厚

  上古之世人多醇良,适降而下刻薄成习,忠厚之风日远,故富而不仁,嗣无立锥,贵而残忍,后代单寒,凡以刻薄之气短也。惟忠则自固,厚则萌,有国者以此道立国,则历数绵远。有家者以此道立家,则燕誉无穷。故陈氏之德星萃聚,窦家之五桂联芳,则德盛昌后而发祥不爽矣。

九、昭敬慎

  庄敬日强,安肆日偷,敬所以持身,慎所以处事,书曰:不见是图,诗曰:小心翼翼,故君子朝乾夕愓,必以敬慎之心主之。是故,事亲则夔,夔斋蔈事,君则俨恪祇承交友肃将,其容侍长敛乎,其气接幼庄乎,其貌作止语默,惟几惟康百祥生焉。彼齿莽者必败,放达者无成,其鉴之哉。

十、息争讼

  圣人之治,无讼为贵。今人每逞血气,忿不让人,或持广钱通神,或逞刀笔肆虐,或仗舌锋杀人,以为我有势力,我有智谋,足快一时之意,不知俗有云:一字入公门,九牛拖不出。始则小事争雄,继乃酿成巨案,倾家荡产,积怨成仇,不息讼使然也。古诗云:得可休时便可休,莫经府县与经州,费钱吃打赔茶饭,赢得猫儿卖了牛。愿我族人铭之座右。

十一、课读书

  生人之患,莫大于不明礼,明礼之要,首在读书。六经四书,子史百家,所以发人神智,开其锢者,如暗室之烈炬,济川之宝筏也。今世人读书,不过曰金马玉堂,岂知掇巍科登高第,身外物耳所贵乎,读书者务以明理也。试观忠孝廉节垂为楷模,成败得失凛如著,察其学问宏通者无论矣,即质介凡钝未能窥测精微,苟能留心书史,亦是为我劝箴,如壶浆箕箒,妇姑反唇,明理者不出此语,曰:人不通古今,马牛而禁裙,可不惧哉。

十二、勤耕作

  衣食者,生人之大。命耕作者,衣食之大。原劝农教稼,国有常经,火耨水耕,民无旷日。古者耕三余一,耕九余三,岁有荒歉,民无菜色,农政所以为诸务之先也。昔之人有解组归田,夫耕于前,妻锄于后者,况身业于农者乎。男子以血汗为营,女子以灯花为运。辛勤乃起家之本,游惰实败家之由。愿无忘稼穑之艰,自聿臻丰盈之庆。

十三、崇节俭

  隆古之俗朴而淳,工不黝垩,服锦绮,食无兼味,循分称情,尺寸不央浮荡之习,靡以丽取精,多用物宏。终岁之储,竭于一日,数世之精,耗于一身,惟君子变奢以俭,救侈惟约则近本焉。古有躬居仕宦去职乘,折辕车著布被者,况贫士之家,风野人之常,套乎车马宫室,岂容僭分伤财,饮食衣服何可滥费无节,有志省物惜福者,尚其念之。

十四、慎交游

  友以辅仁,亦以规过,不容苟也。离群寡合,君子病其孤,广交延誉,君子惜其泛,且人之立品不一,遇拘自守,其见未必融通,放达为高,其心未必笃实,妄起议论者,鸟可与语,偏好是非者,讵可与谋,使不知所审,则比匪之伤所不免矣。至若树党结盟大干例禁,切宜戒之。

十五、谨婚嫁

  男有室,女有家,须当首择门第,次择家教,次择妇婿之性行,如是悉合斯宜,结好司马温公。有言娶妇必须不如我家者,嫁者必须胜我家者。言妇人从夫,使其有敬畏之心。琴瑟和谐,唱随无间也。娶妇嫁女勿慕富贵,男家辞其百辆,女家却其厚聘。若以男女结市井之好,以财宝通秦晋之欢,启承先启后之正道哉。君子表正,婚礼省力挽其颓风。

十六、严似续

  父子相承,世祀勿缺,则似续之关于孝行也。大矣不幸而有西河之痛,伯道之嗟,不可滥求螟蛉,舍同宗而索之异姓,为人后者,上承宗祧,下开来裔。若使假而冒真,以牛易马,以莒易赢,上不邀祖宗鉴格,下不合子孙班次,则世系绝矣。

十七、省丘墓

  坟茔者祖宗形骸之所藏也。不知挂扫,或荆棘成林,或牛羊践踏,或崩塌暴露,茫茫一块土无所凭依,可哀也。为父兄者,每清明号召子弟,沿丘历冢而祭扫之,告子弟曰,某某祖茔也,某某妣茔也。庶递相传,述经久不忘其源。有田佃耕者,各宜遵守依时奉祀其,无田者称家有无,量力举行,务在竭尽诚敬,不计丰约,但求精洁而已,违者忘本族共攻之。不得擅将坟祖茔图价卖人,间有公共坟茔山地,偶为私房承接,亦不得鳞砌牵骑招葬外姓,以致障截风水,泄祖宗气脉,此为近时通弊。有蹈前辙者,许共祖子孙执谱鸣官,以禁好贪。

十八、修祀事

  闻之菽水,承欢鱼,疏致敬,生有养,死有葬,无容缓也。第观近世以祖宗世代既隔,则若远不相关,父母岁月既深,亦若渐不相属。有人子之心者,能母恫乎。况春暖秋霜,因时生感,奉牲以告酌礼,以献则忾,闻优见幽明一理,凡厥孙子尚其春秋匪懈。(原载梅塘吴氏五修族谱)

《吴氏家训》

1:培植心田

一生吃穿不尽,只是半点心思。

反躬自问实无愆,到处有人称羡。

且看欺瞒等辈,将来坠落深渊。

吃斋念佛也徒然,心好日长便见。

2:品行端正

从来人有三品,持身端正为良。

弄文侮法有何长,但见天良尽丧。

尽心无点邪曲,作事没些乖张。

光明磊落子孙昌,莫耍奸邪技俩。

3:孝顺父母

终身报答不尽,唯尔父母之恩。

亲意欣欣子色温,便见一门孝顺。

乌雏尚知报本,羊羔跪乳殷勤。

春晖无限寸草心,后裔毋忘斯训。

4:友爱兄弟

兄弟分形连气,一对羽翼双飞。

因因娶室话是非,自家互相作对。

酒肉结交异姓,认尔骨肉是谁?

莫因些小心相违,手足以和为贵。

5:和睦相邻

风俗何以为善?总在和族睦邻。

三家五户要相亲,缓急大家帮衬。

是非与他拆散,结好不亚朱陈。

莫恃豪富莫欺贫,有事常相问讯。

6:教训子孙

子孙何以贤知?长辈教训有方。

作二务农或经商,不许闲游放荡。

雕琢方成美器,姑息未必善良。

教子须如窦十郎,娇惯养成无状。

7:矜怜孤寡

世人凄怆有四,孤寡最宜周全。

儿雏母苦实堪怜,因贫被诋下贱。

寒则予以旧絮,饥则授之余?

积些阴德福无边,劝尔行些方便。

8:婚姻随宜

由来男婚女嫁,媒约言必虚夸。

一时逞兴务繁华,债台高筑如塔。

聘礼不可嫌寡,筵席切忌虚花。

大家从俭莫从奢,彼此永称姻娅。

9:奋志读书

坐我明窗学习,风吹日晒不愁。

驱蚊嘘寒志无休,不分黑夜白昼。

任他三伏数九,我只与书为倚。

桂冠不上懒人头,刻苦便居人右。

10:勤劳本业

天下有本有末,必须务本为高。

百般做作尽糠糟,纵有便宜休讨。

有业且勤尔业,一艺亦足自豪。

栉风沐雨把身操,切勿投机取巧。

本期编辑 吴祥

延伸点阅

吴氏族规族戒族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