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轩 / 待分类 / 渣男柳永:成也青楼,败也青楼

0 0

   

渣男柳永:成也青楼,败也青楼

原创
2020-05-20  诗词轩

    渣男柳永,成也青楼,败也青楼

    作者:那紫凡

    柳永原名柳三变,因排行老七,人称柳七,后改名柳永。世人皆认为他是渣男,是因为他的一生与青楼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

    柳永出生官宦世家。18岁时柳永计划进京(汴京,今开封)参加礼部考试,路过杭州时,看到杭州人美、水美,一片繁华,不忍离去。尤其是当偶入青楼的他看到“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时,他渣的本性毫不掩饰地外露出来,他与可意的人“仍携手,眷恋香衾绣被。”他醉心于青楼女子的多情,“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他发誓“今生断不孤鸳被。”沉迷于杭州的烟花柳巷的他将进京考试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种奢靡的生活很快让他将所带盘缠挥霍一空。青楼里的人发现他的词很受公子哥们的欢迎,于是让他寄居于青楼,供他衣食住行,让他专为女子们填词。但是他不想以此为生,他作《望海潮.东南形胜》呈于杭州知事孙何以自荐,希望孙何能任用他。柳永因此词在杭州小有名气。孙何虽然很喜欢他的词,但是并未任用他。柳永只能寄居于青楼以维持生计。在杭州流连了2年后,柳永想起了出发时的初衷——礼部考试。

    于是他离开杭州,过苏州,入扬州,走到哪里,青楼就是他的旅店,歌妓就是他的侣伴。“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依娇面。”就这样他一路走,一路渣,一直渣到汴京。

    柳永到汴京后,信心满满地参加第一次考试,可是因“属辞浮糜”落第。他不满地戏谑说:“没考上没关系,有青楼女子陪着我浅斟低唱就行了。

    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没想到这一首不满的戏谑词,却为他以后的人生埋下了伏笔,也成了他人生的写照。

    初试的失败,虽然也给了他不小的打击,可是他对未来还是抱着希望的。初试失败的他仍然摆脱不了青楼歌肆的引力,他整日与青楼女子游山玩水,为她们填词,听他们唱曲,与他们风花雪月、云情雨意。柳永天性风流,情感细腻,才情洋溢。面对一个个妖娆无比的女子,他的才思如泉涌,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词一出,便可惊艳满座,因此他在青楼名声鹊起、渣得极红。“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得柳永词的青楼女子的身价立马提高。“妓者爱其词名,能遗宫换羽,一经品题,身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赠之。”因此,想要与他亲近的青楼女子争相而来。

    柳永的渣都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了,皇上也喜欢他的婉约艳丽的词,请他到宫里填词供自己欣赏。但是当提到为官一事时,皇上却说他“薄于操行”,不以录用。他的第二三次考试皆因此落第。

    在他第四次考试时,换了宋仁宗当皇上,宋仁宗拿着进士榜看到了柳三变的名字,想起了他第一次考试失败时说的话,于是说:“要浮名干什么,且去浅斟低唱。”于是将他的名字划掉。在大臣再次向皇上推荐柳永时,皇上回道:“且去填词。”从此,柳永彻底成了“奉旨填词柳三变。”经历了四次考试失利的柳永彻底地心灰意冷了,他开始把他一腔的热情完全地撒向了青楼,一心地致力于为歌妓们写词的生活中。

    其实在此之前,柳永虽然也沉迷于青楼,可是他的志向却是为官,他的人生态度也是积极向上的。这从他的《望海潮.东南形胜》里可以看出,“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这首词中初出道的他看事物的角度是积极的。第一次考试失败后,虽然他解嘲“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可是那只是一过性的,他很快就又恢复了积极的心态,“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可是四次的失利,彻底地将他打败了。他将青楼完全地当成了他的职业场,这也成就了一个婉约派的词人大师。

    他在青楼是王者,是圣人,是青楼里人人宠溺的人。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

    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

    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柳永渣得程度,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柳永之所以渣得如此霸气,除了他无法掩抑的才情之外,还因为他渣得尽情、尽性、尽义。

    柳永渣得尽情。柳永感情细腻,多情婉约。他温情地对待每一位女子,他能够体会她们的艰辛,他真诚地对待她们,即使对每一个人不都是情侣之间的情意,但也是真挚的朋友之间的情意。他的真诚在青楼这个无情的地方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女子们感念于他的温情,缠绵于他的真挚。

    柳永渣得尽性。他从不轻视青楼女子,他理解她们的无奈与苦衷,尊重她们的人格。在他看来,她们要比那些弄权的官员们清白得多。因此他不愿与达官贵人来往,只嗜好出入青楼,寄情风月,怜香惜玉。“我未成名卿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他将她们与自己相提并论,可见他对她们的尊重。

    柳永渣得尽义。为朋友义字当头,财在其后。虽然柳永的词身价极高,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哄抬他的词价。他不端架子,将青楼女子都当做他的朋友,他毫不吝啬地为她们挥毫泼墨,有求之,必应之,钱的事她们随意,多给也行,少给也行,够自己吃穿住就行了。因此在众红裙眼里他帅的随性。她们都感恩于他的恩情,倾慕于他的随性。

    柳永死的时候,十分穷困,连棺材都买不起,众青楼女子集资为其买衣置棺,将其安葬。出殡之日,满城青楼女子皆出,无一人缺席,一片缟素为其送行,场面之大震惊全城。而且此后每逢清明节,青楼女子都会到柳永墓前祭礼。

    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

    这种盛况一直持续到北宋灭亡。

    得到青楼女子拥戴的柳永,因名起青楼而被认为“薄于操行”,在为官之路上一再地受挫,最后一次考试他改名为柳永后才幸得榜上有名。可是也正是青楼成就了他一代婉约大师的地位。是青楼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青楼女子各有特色,她们从不同的方面刺激着柳永创作的灵感,她们不断变换的卓越风姿给予柳永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她们的曼妙婉约与柳永的多情相撞产生了无与伦比的美丽的辞藻,使柳永的词多情婉约,自成一派。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拼,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柳永的一生都与青楼女子有着千丝万缕地斩不断地联系。是青楼毁了他,也是青楼成就了他。青楼毁了他的为官之路,却拓开了他的婉约派词风的开创之路。

    2020.5.12



    作者简介:

    那紫凡,内蒙古包头人,热爱写作。一个在人生的道路上终于找到自己的坐标的人。炫紫梦想,落入凡尘,开花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诗友投稿,由诗词轩整理编辑;部分配图源于网络;图文版权皆归原作者!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