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待分类 / 常德保卫战中牺牲的澧县籍官兵

0 0

   

常德保卫战中牺牲的澧县籍官兵

2020-05-23  文山书院

常德保卫战中阵亡的澧县籍官兵

文/钟源

现将澧县档案馆珍藏的资料对照周询所著《抗日时期常德会战)一书中的民族军魂史料,查找常德城区保卫战中阵亡的4名澧县籍官兵简况摘录如下:
宁死不离战壕的雷拯民
雷拯民,澧县界湖乡人,1909年冬月出生,19358月投入军营,曾任班、排、连长、副营长,1943年常德会战中阵亡,时年34岁。
19431125日,日军向常德城垣发起总攻击后,负责指挥大西门城垣作战的少校副营长雷拯民,沉着应战,无论敌人炮火如何凶猛,他始终坚守阵地屹立不动。
后来掩体尽毁,战士所剩无几,情况极端危急时,他便亲自充当机枪手,枪舌对准敌人,打退敌人十余次冲锋。
当敌人发现城垣上守军不多,再一次集中炮火向城垣猛扑,雷副营长用机枪拼命扫射,敌一颗炮弹飞向机枪阵地,雷副营长不幸身负重伤,为了继续指挥战斗,他始终坚持不离战壕半步,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鸡鹅巷战的勇士高长春
高长春,澧县澧南镇人,1915 9月出生,19379月从军,曾任班长,副排长、排长。1943年常德会战中阵亡,时年28岁。
11 28日,日军攻破常德城北门后,继又占领了关庙街,直向鸡鹅巷据点进攻。守在该据点的是机1连少尉排长高长春,他率领弟兄6名机枪1挺,死守在巷口南端一座碉堡内。
从拂晓起,百余名敌兵在炮火协同下开始由巷北端向碉堡猛攻,高排长在堡内和弟兄们沉着应战。双方攻守近两昼夜,在敌人烧夷弹、毒气、烟幕弹的攻击下,6名士兵相继殉国,只剩下高排长1人,而且头部和臂部都受了重伤。
122日傍晚,黑幕笼罩大地,敌人对这座碉堡作最后进攻,一步一步逼上来,火力之猛,更胜于前,而且四面有烈火威胁。在这极端危急境况下,高排长犹泰然自若,紧握手中机枪对敌扫射,敌群一批批倒下去,他又重伤四处。
漏网的敌人早已窜到堡垒处,他们用棉花引火,由射孔掷入堡内,堡内顿时燃起熊熊大火,我们的高排长壮烈牺牲。
战死不倒的李鸿恩
李鸿恩,澧县涔北乡人,19196月出生,19379月从军,曾任班长。1943 年常德会战中阵亡,时年24岁。
123日凌晨3时许,第57师主力部队均已突围,留置城内的指挥官柴意新团长,已在拂晓壮烈成仁,然而城内巷战并未完全停息,少数街巷内的肉搏战仍在进行。机1连中士班长李鸿恩,仍率领一班弟兄们坚守在慈善堂左翼房间内,和敌人死拼。
敌人用平射炮3门、迫击炮2门,对准李班长坚守的房屋猛击,敌步兵在炮火掩护下猛冲过来,李班长满面焦黑,遍身泥尘,手握着机枪瞪着一双红眼,对准冲过来的敌人拼命扫射,虽然成片的敌人倒下去了,可是仍有漏网之敌已逼近墙边。
“手榴弹,快!”李班长一面扫射,一面吩咐自己的弟兄。“轰隆”一声,手榴弹开花了,墙边敌人也被炸得血肉横飞。
敌人经此教训后,火力更猛了,李班长的掩体房屋全部塌了下来,弟兄伤亡过半。机枪被砖块砸毁,李班长的左腿也被炸伤了。
这时敌30余名决死队员,乘机作波状式冲了上来,李班长咬紧牙关,忍着剧痛,目不转睛地盯着敌兵,眼看已经接近,他便从弹痕孔里把手榴弹掷出去,冲上来的敌人又应声而倒,不料另外几个敌兵已从左边倒塌的墙壁外冲了进来,李班长掉转头来,顺手拿起一把刀,照着敌兵砍过去,敌人像倒柴似的一连躺下3个,可是他也身负重伤,特别是腹部被戳穿,大肠露出,他虽仍然挣扎着靠在断壁上,不肯倒下,可随即双手耷拉下来,停止了呼吸。
与日军同归于尽的王福明
王福明,澧县大新乡人,19207月出生,19393月从军,1943年常德会战中阵亡,时年23岁。
1943 127日上午10时,日军六七百名猛袭常德大东门,城上守军169团兄弟,紧握机枪,拼命扫射,敌人一批批饮弹倒下。但也有些1人躲过我军射线,乘机从另一处爬上了城头。
这时,可防守这一段城垣的第13连战士王福明的枪支已爆裂不能使用,手中仅有两枚手榴弹,他要对付17个敌人的猛扑,确实困难。
王福明只得赶紧隐避在掩体旁,待敌人到达有效杀伤区,便向敌群猛掷一枚手榴弹,4个敌兵顿时血肉横飞。后面的敌兵,仍不甘心,继续猛扑来,王福明拾起砖块向敌猛击,又是两名敌兵脑浆迸流。
不料此时,侧背突然窜来两名敌兵,猛地将他抱住,在徒手搏斗的时候,王福明拉开身边仅有一枚手榴弹,轰隆一声,王福明和抱住他的两个敌人同归于尽。
来源:《喋血救亡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