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师兄EPO / 我的图书馆 / 中年危机的8个症状,看看你中了几个?

分享

   

中年危机的8个症状,看看你中了几个?

2020-05-24  贰师兄EPO

苏黎世大学研究员 Alexandra Freund 和 Johannes 对中年危机有一个非常显而易见却又精准无比的定义:当一个人越来越频繁地使用“年轻人”来指代一个群体时,他就开始拥抱中年危机了。

人到中年,最不幸福。

数据表明,人在刚进入成年期时,普遍比较愉悦,但没过多久就开始走下坡路,直到抵达最低谷——平均年龄46岁,即“中年危机”的最深渊,极少男人能够躲过中年危机这一浩劫。不过在低谷之后,虽然失去了年轻的精力和容貌,却反而认识到活在当下的重要性,幸福感不降反升。

▲根据《经济学人》的一项调查,幸福感和年龄的关系,总体上呈U型变化

人们一般会在多少岁开启“中年危机”模式?根据测算,在符合平均寿命预期的前提下,这个年龄是32岁。

接近这个年龄的人,通常已经在职场打拼了不多不少的年头,在公司位于不上不下的位置,拥有丰富多变的内心,却卡在多重矛盾的现实和理想之间;他们向往“体面的生活”,又要剔除现实毛糙的一面;他们要精神畅游,却行动迟缓;他们延续了年轻时“与能力无法匹配的欲望”,却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因此,我们试图归纳8种中年危机的典型症状,和男人们在大敌降临前可能会做出的一些或机智或“愚蠢”的反应。欢迎对号入座。

1

症状1:“30岁的年纪却有了一张40岁的脸,人生真无常”

《从0到1》的作者、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刚过50岁不久,他早已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如何“长生不老”。除了向研究抗衰老的创业公司投了上千万美元,最后他甚至通过把年轻人的血液输进体内的方式,意图达到“返老还童”的目的。

“当死亡迫近,有的人选择视而不见,有的人选择随波逐流,而我选择跟它战斗到底。”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到。

身体力行给自己输入“年轻血液”的 Peter Thiel

皱纹、白发、皮肤松弛、体力下降.....这是很多人对中年危机到来最直观的感知。加上人到中年,开始经历亲人离开,对生死产生切肤之痛。正是出于对死亡不期而遇的恐惧,健身作为一门新宗教也正是在此时应运而生。如果你低头看见腰间三斤赘肉蒙蔽了一切视线,那么皈依健身这门宗教吧:长跑、plunk、举铁、练一身马甲线和人鱼线……健身有100种方法让你暂时忘记中年危机的恐惧,以一种时髦和体面的方式。

健身成为一门抵御中年危机的新宗教

也有的人没有 Peter Thiel 雄厚的财力和先驱者一般的勇气,却充分从他身上学到了这种形而上学的、留住青春尾巴的方式——比如最常见的怪蜀黍和小萝莉、中年男与美少女的组合。这种“内服外用胶原蛋白”的方式和围着唐僧肉团团转的妖怪们别无二致,那“一口”就能弥补所有青春流逝的不甘,远比把白头发染黑看上去更奏效。好吧,这是转移中年危机的注意力的最“简单粗暴”的一招。

2

症状2:“90后万岁!未来属于年轻人!”

“对不起,我现在只选择跟年轻人交流。”曾经作为孜孜不倦给年轻人做导师的60后李开复,在复出时有意无意地强调自己“作为年轻人的朋友”这一新身份;

▲创业导师李开复:“对不起,我现在只选择跟年轻人交流。”

“未来一定是年轻人的世界,未来永远属于年轻人。”另一位60后俞敏洪说。“如果我死的那天只有一个人来看我,我希望这个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个年轻人。”

▲成功导师俞敏洪:“如果我死的那天只有一个人来看我,我希望这个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个年轻人。”

然而作为投资人的徐小平想必也是这么想的。在大手笔投了一系列90后CEO的创业项目后,他早已被奉为”拜90后”教教主。

▲”拜90后”教教主徐小平

不过,抛开谄媚之嫌不说,混年轻人圈子的中年人,想必都希望自己能沾染上一丝年轻的状态,哪怕到了他们身上进化成一种“老派的朝气”,也远比年龄未老,心力先衰更令人庆幸。从这个角度看来,这句充满争议的口号更像是一个提前抵御“中年危机”杀伤力的预防针。

3

症状3:“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来不及了”

“年怕中秋月怕半,星期就怕礼拜三”。只有走到半路,才能最真切地意识到未来的生活很可能真的不会再发生一丁点变化,而他已经无可回头。无论他此时已经取得什么样的职业高度,面对无法变道的人生,对“破”与“立”的焦虑和迷茫都能让生活的兴奋度瞬间归零。

在电影《美国丽人》中,男主角由于碰到了中年危机,给自己买了一辆红色跑车。

在电影《美国丽人》中,男主角显然遇到了中年危机

▲紧接着,他庆祝自己中年危机的礼物是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

即使是钢铁侠原型 Elon Musk,在折腾了一个全球最大的支付系统 Paypal 和一款电动跑车 Tesla Roadster 之后,也遇到了中年危机。他许了一个“不如在火星退休”的愿望,立马吭哧吭哧地把全身心注意力放在捣鼓火箭上来。

▲Elon Musk和他的火星计划。“红色跑车”和“火箭”代表着一种中年危机到来的仪式感。

在这里,“红色跑车”和“火箭”代表着一种中年危机到来的仪式感。而这种仪式感是“破”与“立”的交界点。

央视离职潮是一种“破”。张泉灵离开央视,加入紫牛基金成为合伙人。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传闻是:她当时找了团队里的90后,把B站最火的视频通通找来看了一遍。“我一边看一边崩溃,一边还要理解:视频有三层弹幕,你根本不知道后面是什么,三层弹幕密密麻麻的,一个字都看不清,还唱那样的歌。”;

▲难为张泉灵了:“我一边看一边崩溃,一边还要理解:视频有三层弹幕,你根本不知道后面是什么

李咏回大学读博士,同时做老师;马东转投爱奇艺,担任CCO,《奇葩说》之后自立门户;郎永淳加盟创业公司,罗振宇走上自媒体之路,以内容创业者自居…....。因为对于中年危机者而言,“不破不立“原则是避免自己陷入懊丧最佳自循环体系。因为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们至少能知道:什么是可挑战的,又有什么挑战不得。

“破与立”和年龄无关,质疑、颠覆和突破才是年轻的意义:不满足于庸常的人,即便人到60多岁,也要挑战上一辈人留下来的迂腐;而现实却是多数20多岁的人主动延续这种迂腐,比如阶级的稳固,金钱至上主义等。或许,中年危机反而是最好的机遇。

4

症状4:“逃离北上广,我要去看看诗和远方”

混迹职场,有人学会了不动声色地在朋友圈晒加班;有人学会花样写总结,把平淡无奇掰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人学会在茶水间发出刻意压低音量却吐字清晰的牢骚;有人掌握在迟到前最后一分钟打卡的新技能;有人熟练地把同一个模板套进100个PPT……

他们一边职场规则中玩儿的如鱼得水,一边感慨自己本不应该属于这片被污染了的水域。张口闭口“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逃离北上广”,郑重其事地在新开的日程本上写下“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

▲看够了吗?够远了吗?

为了远离喧嚣,有的人组建乐队、唱摇滚,穿上花衬衣、留长发;有的人卖掉房子、西藏骑行、远方流浪;有的人开一间街角咖啡店,渴望一场夕阳下的邂逅;住进一家民宿客栈,打发慵懒的下午时光;或者养猫、养狗、养多肉……问起原因,他们怅惘而陶醉地留下八个字:远离喧嚣、洗涤心灵。

好吧,把梦想和现实对立起来也是对抗中年危机的一种方式,至少能让人维持表面上的波澜不惊。

5

症状5:“宝宝今天好开心......噢不,吓死宝宝了”

30岁是个什么鬼?不,我不接受自己已经30岁这个事实。吓死宝宝了。

他们也曾是被“亲”“么么哒”裹挟的人,热衷于令这些生命力宛如白色垃圾的网络流行语重唤新生,他们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吓死宝宝了”、“然并卵”,为流行文化也是为自己续命,实在是一种吊诡。

▲张口闭口的“吓死宝宝了”,才是真的吓死宝宝了

6

症状6:“永远情怀满满,永远热泪盈眶”

自从“工匠精神”这个带着古早味的字眼开始闯入大众视野,一部分人的情怀被唤醒了。

▲寿司之神小野二郎作为工匠精神的代表传入中国

做一名合格的兼具理想主义的情怀者,你需要对细节偏执,对产品严苛,对瑕疵零容忍——当然这一切得先说出来。不说出来,怎么掩盖力所不能及的技术缺陷呢?

情怀的另一个特征是强调时间。比如“寻遍了所有的XX,只为找到最完美的一个XX”,比如“一个边角料打磨了一万次”,“蛰居三年只为一把勺子”,“耗费一生只为打造一把椅子”别人问起来,你就说“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

▲“情怀”进入公众视野,并在中国落地生花

在追逐情怀这条路上,势必要被很多人不理解,没关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但如果白天也动不动就热泪盈眶,就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是否有眼睑痉挛性收缩了。

7

症状7:“从此你的世界里,再也不能没有我”

在这世上已经活了足够久,该吃的苦已经吃了,该享的福也已经有了,那么自己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

能回答这个问题的第一类人,善“变”。2009年,联想业绩下滑,柳传志再度担任联想董事会主席,马上便是“高管降薪”、“全球裁员”等大动作。王石也曾承诺到了70岁就去戈壁种树,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他仍在64岁的这一年再度出山。

▲跨越“中年危机”的成功代言人:柳传志&王石

第二类人,善“熬”。晚晴大臣曾国藩,节欲莫贪,克己复礼,像日复一日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把自己吊在道德的单杠上日复一日地做引体向上”。对于智商和相貌处于平均水平的中国男人而言,曾国藩是度过中年危机的最佳样板:熬。戒多言、戒怒、戒贪,在这三个信条的支撑下,熬过三朝换代,熬过太平天国,熬过肉身腐旧,直到抵达精神不朽,造化出新境界。

8

症状8:“才到中年,竟已经无欲无求”

高晓松曾谈过他对“四十不惑”的理解:“没到四十岁的时候,以为‘四十不惑’的意思是到了四十岁就想明白了,之前不懂的就能懂了。等到了四十岁后,发现‘不惑’的意思是你不明白的事都不想明白了。”

“年轻的时候,每个人你都想看透,每件事你都想明白。甚至是这个社会、时代你都想明白。但其实你明白不了,连最爱的人坐在对面,你都不可能明白。可是年轻的时候太想明白,如果不能明白有些事就是生活的慌张。后来等老了才发现,那慌张就是青春。”

“你不慌张了,青春就没了。”

▲正因如此,高晓松写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这首歌

你不慌张了——但这不并等同于抵达人生无欲则刚的最高境界。因为这只是一种最美好的假象。当你接受了这个世界的无常,同时也就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你甚至都懒得再做内心思想斗争,那干脆就这样吧。这可能是中年危机晚期的最显著症状。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到中年,突然精神出家。直到那一刻,他才发现生活的本质是一地鸡毛,他将终生无法摆脱凡事俗务。理想、血气、凌晨四点的夜晚都变得不堪一击,于是开始醒悟,走进大街小巷的素食馆,报名隐没在烟雾缭绕的小山村里的禅修课程、翻开书封上写着“身心平衡”、“接纳自己”的书,戒贪,戒嗔,戒痴,最终炼成向死而生的境地。

那么恭喜,你已经超越了中年危机的羁绊,静待老年危机的到来吧。更多资讯进入:http://www.ruiyinfx.com/zh-cn/

延伸阅读:

一个成功人士对中年危机的深刻思考

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发现解决中年危机最为重要的一个方法是传播爱,做一个正能量的人,打造一个正能量的企业。直面中年危机,我想,不是我们改变世界,也不是世界改变我们,而是,我们为了世界变得更好,去贡献我们的力量。

连水、空气和食品的安全都令人担心的生活,天津爆炸的惊天新闻,股市暴涨暴跌的金融震荡,都注定这是一个不安的年代。

我们每天在钢筋混凝土筑就的城市中穿行,在忙碌中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中年人特别是中欧的EMBA校友们一直被看作是一个优势群体,既没有青年奋斗初期的焦灼不安、青涩稚嫩,也没有老年人夕阳西下的无奈与沧桑。我们在外身居高位,挥斥方遒;在家拥有贤惠或英俊的伴侣和健康成长的孩子。

我对于中年危机的思考,就是这段时间自己的生命与内心体验的一个积累。我的经历就非常典型,事业上,2003年创业,2008年直面金融危机,2014年创建欧孚视聘,十二年的创业生涯,基本上是马不停蹄,没怎么歇过,自己一直绷得很紧。家庭中,看到了91岁的老父亲在医院中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存的向往;看到了兄长因长期照顾父母而产生的埋怨;经历了身边的一些生离死别;一种强烈的宿命感迫使自己开始思考死亡,叩问自己会不会和父亲一样害怕死亡?甚至害怕死亡哪一天到来时,自己还留有遗憾,有很多想做的事情还没做!自然而然,开始质疑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自己最想做的?生活是不是就这样了?还可以有什么变化吗?甚至像多年前一样,反复思考人生的意义。

中年危机的例子俯拾皆是。一个是人在险峰的步步为营;一个是巅峰之后的目标失落。作为一个企业家,每一个决策都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也关乎每一位员工的实际利益,动辄牵动成百上千个家庭。每一位企业家都是勇者与战士,每一天他们都积极地带领着自己的企业不断地开拓与奋斗,然而,其间的压力与内心的挣扎只有个中之人方能深刻体会。

我们往往容易产生“高处不胜寒”的巅峰失落感。出于求知和追寻动态平衡的本能,人需要去摸索和探寻下一阶段的任务,将生存的体验和生命的价值归结在对于文化和精神的探索上。孔子说“四十不惑”,其实,人在不惑之前,正是要叩问内心,深省自我,经过一种冥想式的哲思或者是一段放逐式的流浪,才能重新去回答生命本身所带给我们的那些困惑,从而达到圣人所说的不惑境地。

直面中年危机

2015年8月14日,结束广州、佛山、东莞、深圳一星期连轴转的紧张出差,我毅然决然地独自一人飞到腾冲。这次休假,是我与自己中年危机的一次深谈,无法躲避。人到中年,注定会困惑,只有像真的战士,敢于正视黑暗,才能迎接黎明的曙光。原本清晨7点的航班,到12点才起飞,5个小时的等待,让我的心情更加焦虑,太多的无奈,机场人员亦不告知等待的真正原因,我突然想,此次一个人的旅行究竟是否正确?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次日。微雨。

推开窗,临窗是粉的、白的荷花。走出宾馆,荷花池边上是一片碧绿的稻田,再远处便是青色的山峦。清晨的山峦间雾霭缭绕,分不清哪些是雾、哪些是云、哪些是雨,瞬间,心中一惊,这不就是我内心的真实写照吗?曾以为一切是清晰的,而实际上稍远点看上去就是不清晰的,一片混沌的景象。

午后,雨势愈发大了。很多年没有痛快地淋过一场雨。

平日里我要保持形象,保持对客户、对同事、对朋友彬彬有礼的尊重。此刻,在腾冲,我仿佛又回到那个恣意妄为的少年时代,我就这么一直淋着雨,来到了北海湿地。时处农历七月初,草地上没有见到当地人称为北海兰的紫色鸢尾,倒是无数粉紫色、白色、黄色等各色的不知名的小花,开得野蛮而绚烂,犹如五彩缤纷的巨型花毯。

雨雾渐渐散去,原本模糊的山渐渐清晰,白色和灰色的鹭鸟在水面盘旋,候着时机去捕那水下的鱼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青草叶子的清香,草丛里不时传来嘎嘎的野鸭的叫声,也看到它们扑扇着翅膀起落。

放松下来,我才慢慢想明白,这次小休假,创业生涯的身体疲劳是导火索,而根源是内心的不安。独自旅行就好像是人生的一次突围,过去太多次的旅游,是陪着家人、陪着客户、陪着朋友、陪着同事,这次一个人出走,行走在腾冲,是陪着自己的心。

经过这次心理上的危机,我蓦然发现,中年危机其实是人生的一次再生,也是一次深刻的灵魂拷问。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都是灵魂的拷问者,而他们对于人生的拷问也大多始于40岁左右。鲁迅在38岁时开始新文学的创作,他说“真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陀思妥耶夫斯基45岁创作了《罪与罚》,被誉为“人类灵魂最伟大的审问者”;芥川龙之介这位日本文学界的奇才,他的《罗生门》、《莽丛中》直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但他却在35岁的年纪自杀离世,我想,与他内心苦闷而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途径不无关系。

中年危机过后,我们仍在路上

只有真正地直面中年危机,才能很好地解决危机,找到下一阶段的目标,整装待发,重新上路。

沉静下来,我觉得,应对中年危机的途径有四:多读书,多运动,多旅行,传播爱。面对事业危机、情感危机、身体危机,我们可以通过这些途径来进行自我调节和自我疏导。

应对中年危机最好的解决方式,无疑是拓展自己的视野和生活领域,多读书是最好的途径。除了日常读书放松、调节情绪之外,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书,是最好的人生选择,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这里不仅有最优秀的教授,还有非常多优秀的校友,特别是以案例为主的教学方式,既有国际化的视野,又植根于中国的企业。

中欧的教授群体中就有很多我们的榜样,李秀娟教授对于幸福的诠释,既有学理上的思考,又有生动的讲解,特别是她对于生活的热情,学术、生活、社会活动每一样都游刃有余,身体力行地给我们中欧校友们上了生动的人生一课。而中欧的校友们则更是一个充满力量的群体,学院组织的各项活动,让我们的生活更为充实和圆满。

处在中年的我们,不应该孤身奋战,而是应该团结起来,共同面对人生的各种挑战。多运动感受生命的激情与活力。一个人游泳、跑步,可以释放自己,也可以在孤独中冥想;一群人一起运动可以让人打开自己的心扉,磨炼意志,感受团队精神。中欧每年参加三十三所商学院联办的“戈壁挑战赛”,多次摘得桂冠,有很多感人的故事。面对戈壁之旅和漫无边际的黄沙,战胜自己是一种修行,从运动中感受自己的能量。

多旅行也是一种调节自我,放松心情的好方法。可以在周末的时候来一次随意的周边游,也可以像很多中欧校友一样,带着游学精神去硅谷走走,或者去南极,感受世界最南端极致的冰雪风情。当我们离开城市的喧嚣,投身到自然的美景中,才能得到身心的和谐,才能从喧闹的生活中逃离,和内心对话,才能获得纯然的乐趣,这种乐趣来自人性的好奇,来自人类对世界探索和征服的快感,更来自人类哲思层面的自我探求和自我追问。

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明志的同时,旅行更能让人认识世界,反思自我,身体力行地去接触自然,接触世界,接触各式各样可爱的人们。

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发现解决中年危机最为重要的一个方法是传播爱,做一个正能量的人,打造一个正能量的企业。就我个人而言,目前,经营好欧孚视聘这一新项目也是传播爱的一种方式,视频简历可以解决企业招聘的困境,HR面对千人一面的简历无从下手,大量的时间用于筛选;个人省去了多次面试的时间和经济成本,为企业和广大青年朋友们搭建一个平台。做最好的企业,回馈国家和社会,让员工生活更幸福,让客户享受更好服务。当我的企业创造效益之后,可以投入一部分资金和精力帮助贫困山区的小朋友们,让他们可以拥有更好的未来。

直面中年危机,我想,不是我们改变世界,也不是世界改变我们,而是,我们为了世界变得更好,去贡献我们的力量。

仰望星空,发现美好!

更多关注:UKRUIYIN

平台声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