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武汉千万人核酸检测结果出炉,这是一座真正英雄的城市

2020-05-25  中医知识圈   |  转藏
   

截止到5月24日,武汉全市核酸排查检测工作正式进入收尾阶段。

在过去的10天时间里,武汉累计为全市800多万市民完成了采样检测。
对于还剩不到10%的未检测市民,武汉又设立了231个“查漏补缺”采样点,为之前因各种原因未做过核酸检测的市民提供补采服务,对于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还会上门进行采样。
这些工作都将于26日前由社区统一组织完成。
真正做到地毯排查,一人不漏。
这场轰轰烈烈的“武汉大会战”,10天拿下主战场,12天全面结束战斗。
用如此之短的时间完成一个千万级别人口城市全面排查,这是什么概念?
全世界除中国外完成核酸检测量最多的国家是美国,检测量约为1400万次,美国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而在5月22日,武汉市的单日检测数字是1470950例。
一个城市的单日检测量,超过全美的单周检测量。
这就是面对疫情的中国速度,这就是众志成城的武汉力量。
整个武汉市人民的朋友圈,都被核酸检测报告刷屏了。
街坊邻里们拍手相庆,彼此分享着各家的检测结果,清一色的“绿色”阴性。
武汉人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背后,是一笔巨大的支出。
单次检测费用180元,全市1108万人口,直接费用超过20亿,社区、医院、检测机构将全部进入满负荷运转,这是一场艰苦而浩繁的硬仗。
更大的问题是检测能力的不足。
从4月1日到7日,武汉市总共进行了10.7万次检测,平均每日检测量为1.53万例。
从4月8日到5月10日,武汉市总共进行了153.7万次检测,平均每日检测量为4.66万例。
在这一个多月里,检测量的峰值出现在5月9日,当天全市核酸检测量为59852人次。
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的话,还余下840万未检测人口的武汉市,需要140天才能完成部核酸筛查。
如果要在10日完成全武汉的检测,单日检测能力就要达到80万份。
这是一个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时间紧,任务重,武汉市急需一种能够大幅提升检测效率的方法。
办法就是混样检测。
根据武汉市卫健委下发的《全市加强核酸检测加快筛查无症状感染者工作方案》文件,“首选的就是混检”。
所谓混检,即将采样样本混合后完成检查,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把多个鼻咽拭子采样后放在同一个采样容器中,加入洗脱液洗脱样本,然后对洗脱液进行核酸检测。
另一种方式则是先对整组样本进行分别洗脱,再将洗脱液进行混合,然后进行检测。
简单来说,前一种方法是先混合,再洗脱,后一种方法是先洗脱,再混合。但无论那种方法,最终的检测样本实际上都是一份混合了多个检测对象的“大样本”。
如果样本的整体检测结果呈阴性,则整组通过;如果样本的整体检测结果呈阳性,则整组做独立检测。
假设检测对象为1000人,其中1人感染,那么按照单人单检的方法,需要检测1000次。
如果按照混检的方法,每10人一组,先检测100次,然后结果呈阳性的那组再做单人单检10次,最终只需要110次就可以完成全部检测。
假设按照10人一组的混检办法,排查840万份样本,如果是千分之一感染率的话,大概需要76万次的检测,即每日检测7.6万次,这和武汉5月13日67026次的检测能力比较接近。
也就是说,在武汉市现有的检测能力和检测需求下,混检是拿下“10日大会战”的最好办法甚至是唯一办法。
但混检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准确度。
由于新冠病毒是纳米级的病毒,其体积之小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高浓度的离心富集,所以无论是先混合样本再统一洗脱,还是先分别洗脱后混合,洗脱剂剂量的增加都会导致样本被稀释,灵敏度下降,从而影响检测结果。
很多人都在表达着自己对检测结果的怀疑。
但实际上,权威的医学团队早就给出了试验结果。
3月,斯坦福大学临床病毒学实验室使用混检方法,将样本分为9个或10个一组,然后测试“合并样本组”中是否存在新冠病毒。
研究团队将2888份单独样本分为292份“合并样本组”,最终只有1组的检测结果为假阴性,即因为核酸被稀释导致阳性样本整组未能检测出来。
这有力的证明了混检的准确度其实相当之高。
4月底,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上的一项研究也对混检筛查的效果予以肯定。
“通过样本混合到‘感染池’的方法用来筛查大规模无症状感染人员,最多可以合并30个样本且足以保证检测的准确性,提高现有的测试能力。”
《柳叶刀》限定的混合样本量上限是30个,而武汉的样本混合数量是不超过10个。
一个检测机构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给我们的要求是混样数量可在5人-10人份,我们一般会混合5人份的样本打包检测,先运行一下,各方面流程磨合好了以后,在适当的增加混合样本量。”
在保证准确度的情况下,逐步的摸索混样数量、洗脱液比例、富集方案等方面的技术验证,武汉的检测机构从来都没有为了追求速度而盲目“放卫星”。
每日的检测量也从侧面证明了检测工作的谨慎与稳健。
自5月14日“会战”开始,武汉市的每日核酸检测量分别为72791次、113609次、222675次、335887次、467847次、856128次、887321次、1000729次,以及22日峰值的1470950次。
这10天里,武汉市总共完成了657万余次的检测,查出无症状感染者227人,比例为万分之0.35,而从4月8日解封后到5月10日,无症状感染者占检测量的比例为万分之五。
快速降低的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说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能力极低,同时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可以通过自己的抵抗力自愈。
而这两点结论,武汉市早在开展全市核酸检测之前便早已知道。
5月15日,就在展开大规模核酸检测的同一天,武汉召开了疫情防控专家咨询会。
会上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自武汉4月8日“解封”以来,共发现无症状感染者665人,追踪相关密切追踪者2508人,其中2人转为无症状感染者,无人转为确诊病例。
是的,自武汉解封以来,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率只有不到千分之二,只有1例89岁的高龄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而且这位确诊患者是直接转为重症(可以理解为自身健康状况不佳,抵抗力较弱)。
专家意见、国家政策、统计数字,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武汉是安全的。
那为什么我们还有不计成本的去做这一切?
因为恐惧是有记忆的。
武汉的春天,本应是从4月8日凌晨解封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但实际上,温暖的春风却依旧没有到达那里。
复产复工的工作依然缓慢,因为心有余悸的外来务工人员依旧不愿甚至不敢回到那里。
小孩子们依然不敢外出,上班一天回来的爸爸回家后甚至不敢尽情的抱一下孩子,因为害怕增加孩子感染的风险。
在五一的时候,校长打开神州租车的订单界面,其他城市的的可选车型已经所剩无几了,人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带着家人们去拥抱这个姗姗来迟的春天了。
但是在武汉,人们依旧不敢走出家门,武汉的租车价格只有长沙的不到一半,但是依然无法唤醒大家出游的欲望。
在顺风车订单里,那海量的目的地为武汉的顺风车信息,还有刺眼的1元用车价,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着我们:
“这里的生活还没有恢复正常,这里的人们依然还没有从疫情的恐慌和惊悸中走出来,全国的人们仍然还在戴着‘有色眼镜’”。
这都是疫情后的次生灾难。
生命得到了保护,可心灵受到的伤害,又该需要多久愈合?
想要从四个月前的那场灾难中走出来,人最难迈过的,其实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而迈过那道坎,需要的是勇气、信念,还有安全感。
我们要帮助他们战胜对小概率未知危险的恐惧。
我们是花了这20亿,为1108万武汉人的心里注入了安全感。
你可以说这是花钱买心安,你可以说这是做了无用功求一份保险,你也可说我们是用20亿验证了一个我们早就知道的结论。
但校长依旧想说,这20亿花的值,这场武汉大会战打得值。
因为这座城市里的人们,实在是太需要一份沉甸甸的安全感了。
信心、放心、安心,这座城市已经失去了太久,而在这一刻,那些平凡而又宝贵的感情,统统又回到了这座城市。
这个国家,不仅拼命的守护着每一个生命,更为生命带来了无尽的温暖与希望。
让每一个武汉人都能尽情的相聚团圆,让每一个武汉人都能如往日般奔波忙碌。
这是比20亿核酸检测费用,更加厚重而珍贵的东西。
这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而我们的国家,她真的做到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