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猎杀土著成殖民者娱乐活动:震撼人心老照片背后残酷屠杀的故事

 图史真相 2020-05-26

据英国《每日邮报》9月14日报道,日前,一组震慑人心的老照片再现了19世纪90年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澳大利亚土著居民。

照片中,一个个土著男子排成一排,他们的脖子上挂着铁链,旁边持有步枪的白人看管着他们。

猎杀土著成殖民者娱乐活动:震撼人心老照片背后残酷屠杀的故事

这组黑白照向人们真实地揭露了19世纪末白人定居者对澳大利亚土著居民的残酷统治。

当1788年英国库克船长在悉尼湾登陆以后,宣布澳洲大陆为英国属地开始。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整个澳洲大陆都笼罩在了屠杀的恐怖阴影之中。

最初澳洲是作为英国的海外监狱而存在,因此去往澳洲的除了犯人就是些社会最底层的人。当时的英国人与土著几乎是井水不犯河水。进入到19世纪30年代,随着养羊业的兴起,为了抢夺肥沃的土地,白人开始向内陆推进,期间发生了无数次大规模的屠杀,白人与土著的边界成为土著的坟场。

土著人是没有私有观念的, 他们认为采集白人农田的食物,捕杀白人喂养的牲口是他们生活的权利。所以,土著经常侵扰白人驻地,偷走他们储藏的粮食, 杀死他们的牧羊犬 ,捕杀他们的牛羊和破坏他们播种的庄稼。

而白人却认为这些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土著人来采集就是偷盗自己的劳动果实,他们使用武力来对抗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他们常常不等官方来处理,就自发组织起来对土著进行惩罚性的捕杀。这种“以暴制暴”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猎杀土著成殖民者娱乐活动:震撼人心老照片背后残酷屠杀的故事

殖民者还以猎杀土著取乐。他们把土著人当作打猎的对象,用步枪射击他们,引以为乐。四处“猎取土巴佬”取乐成为白人周末一种快活的游戏。

1826年,殖民当局颁布了令人发指的法令:每捕捉一名黑人赏金5英镑,因而大批黑人被残杀。1830年 10—11月间 , 塔斯马尼亚总督阿瑟 (Arthur)组织大约 3000多名士兵和志愿人员组成的白人搜捕队对 4000多名土著进行集中追杀,最后侥幸剩下 200多人被押送到巴斯海峡的佛林德斯岛。

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到1847年,200多塔斯马尼亚人仅残存 40人,最后剩下 16人被送回塔斯马尼亚。 1876年,最后一个塔斯马尼亚土著妇女特鲁卡尼尼去世,塔斯马尼亚人从此在地球上灭绝了。

对于这种屠杀, 美国著名记者约翰·根室曾指出:“白人到来后曾对土著进行大规模血腥屠杀,其残酷可怕,使澳大利亚历史学家至今认为这个题目还是一笔带过为妙。”

西澳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1834年,西澳总督施蒂林带领 25名骑兵警察对宾加瑞地区的土著进行攻击。据澳洲的官方记录称,14名土著被杀害。而土著的记录却显示,整个土著部落在这次攻击中被消灭。

在残害澳洲土著漫长过程中最著名的事件是“弗雷泽惨案”。1857年秋天,两个英国人从弗雷斯哈姆来到附近的村落昆加里,正好那里的土著男人都外出狩猎去了。这两个英国人就强奸了两个土著姑娘。当夜愤怒的土著人冲入弗雷泽哈姆,打死了一个强奸者和另外几个英国人。大批的殖民者集结起来,赶到昆加利,开始大屠杀,不仅把昆加利村子的人,还把附近村落的人全部杀死,共计近2000人。

猎杀土著成殖民者娱乐活动:震撼人心老照片背后残酷屠杀的故事

1879年,当时住在悉尼的米克路霍·马克莱写道 ,在土著人数还相当多的北澳大利亚, 白人移民为了一匹马或一头牛被打死而进行报复,集合一伙人去追捕,尽可能多地杀死黑人。

与枪杀比较, 白人认为毒死土著更安全。1838年麦艾尔溪屠杀中 7个白人被判绞刑后,内陆殖民者在与悉尼一位绅士的谈话中为这些被处死的白人移民鸣不平,并指出他们有对付土著的高招——毒死。在他看来,毒死土著比枪杀要轻松和安全得多。

一位当代土著学者回忆自己氏族的悲惨遭遇时写道,他们氏族成员受到殖民者邀请赴宴,结果他们吃了放有砷的食品,大部分人都死了。

猎杀土著成殖民者娱乐活动:震撼人心老照片背后残酷屠杀的故事

除了屠杀,外来疾病也对土著社会带来了致命的破坏。澳大利亚土著长期隔绝在澳洲大陆,他们从未接触过外部世界的疾病,例如天花、麻疹、白喉、百日咳、水痘、鼠疫、疟疾、伤寒热、霍乱、黄热病、登革热 、猩红热 、流行性感冒等等。所以土著身上缺乏很多抗体,白人身上的病毒一旦传给土著就会迅速蔓延,连小小的感冒也能使土著丧命。

性病给土著妇女带来了极大的痛苦。早期殖民者主要是成年男性,到 19世纪中叶男女比例也不过是 7比 3。那些单身男人常常用土著妇女解决性饥渴,性病很快就在土著人中传播。有的部落十个妇女有九个患梅毒,连路都走不了, 只能爬。一位白人看到一个土著妇女瘦到像一副骨架, 带着一个大约四、五岁儿子,站不起来。

根据编年史家尼尔·布莱克记载,白人抢夺土著妇女,“通夜和土著妇女睡觉,而如果这个女人给他染上了梅毒或者不管怎么得罪了他,那么也许等不到第二天中午就会被他用枪杀死,我听说这种事情决不是难得发生的。”

天花对澳大利亚土著带来的危害最大。1788年 1月 26日,英国殖民者登上澳洲大陆,15个月后即 1789年 4月, 在土著中产生第一次天花流行。

1790年 2月 ,一个患过天花现已康复的土著人告诉白人,他在悉尼附近的同胞足足一半都已死去,其他许多人则带着病菌逃走了。剩下的病人很少能活得长久。

等到了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的时候,澳洲土著几乎被赶出了所有适合欧洲人居住的地区,原本30万人的土著这时候只剩下了6万左右。

即便是幸存下来的土著居民,也大都沦为做各种低贱工作的零工,其社会地位几乎等同于流犯。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