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拾史事 / 待分类 / 贪污,他们真的是被逼的吗?

分享

   

贪污,他们真的是被逼的吗?

2020-05-27  时拾史事

    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独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搬运

    历史上贪污的官员数不胜数,像和珅,蔡京等等这些巨贪,无不为一己私利大搞贪污受贿。但是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贪污犯却是一个例外,为啥呢。

    五代时候的闽国是个小国,靠着地处偏远,加上开国者的开明,才算保了很多年的兴盛和平安。但外敌不强,内耗却很厉害,宫廷斗争和内战不断,短短时间皇帝换了很多任,而且每一个都祸害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闽康宗王继鹏刚上任的时候,开始了规模浩大的基础建设——兴建紫薇宫,用水晶做装饰品,比其父王延钧修建的宝皇宫还要盛大。有个方士哄骗王继鹏说,有条白龙夜间出现在螺峰,王继鹏便下令修建白龙寺。

    王继鹏信奉道教,曾赐给道士洞真先生陈守元天师的称号,非常信任和倚重陈守元,甚至更换将相、施行刑罚、选贤举能这样的重大事情,都同他商议;陈守元接受贿赂、请托,有求必应,门庭若市。王继鹏又采用陈守元的建议,在宫中建造三清殿,用黄金数千斤铸造宝皇大帝、天尊、老君像,昼夜作乐,焚香祷告,寻求神丹。

    政事不论大小,都由卜巫人林兴传达宝皇的神命来决定。同时,其他多项宫廷建筑也都同时开工建设,各种劳役接连不断。开销巨大,中央财政很快就捉襟见肘。怎样才能开源呢?王继鹏有他自己的办法。一天,他召来主管中央财政的、吏部侍郎、判三司蔡守蒙,问:“听说高官们用人的时候都收受贿赂,有没有这回事?”

      

    蔡守蒙以为是兴师问罪,连忙回答:“这都是没有根据的谣言,不值得相信。”

      

    王继鹏说:“你不要瞒我啦,我早就知道很久了。”然后秘密地、赤裸裸地告诉他:“这是个好办法啊,从今以后,我把人事大权统统交给你。那些贤明干练的人,当然可以让他们做官;但那些匪徒恶棍,要是他肯掏出钱来,也不要排斥,把他们名字记下来告诉我……”

      

    蔡守蒙大为恐惧,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一个长官公开地提倡索贿,怎么一点不含蓄呢?不会是在试探我吧?!

      

    他打算表态拒绝,却引来王继鹏勃然大怒。看长官是来真的,蔡守蒙只好答应下来。长官的意图被举一反三地贯彻下去,从此,凡任命官职时,只看贿赂多少,不看有否才干。王继鹏又把空白人事任命状交给一些亲信,拿到黑市上去卖,钱给够,就把对方的名字填到任命状上,对方即成政府官员。

    花大价钱当上官,上任后如何回收成本,可想而知。广受贿赂的同时,也加重了税收,水果蔬菜鸡鸭鱼肉,统统收税,搞得民怨沸腾。两年后,闽国发生宫廷政变,卫戍区司令连重遇起义,杀死王继鹏,拥立了他的叔父王延羲登基称帝。

    在起义的当天,变军在宫内抓捕旧君亲信,除了王继鹏曾宠幸的道士等外,还抓了蔡守蒙。两年来,公开的卖官鬻爵给国家和百姓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大家对此都十分愤怒。起义官兵当众指控了蔡守蒙的罪行,将他就地正法。明明是奉旨贪污,最后却只好代主受罪。

    不过,像王继鹏这样的蠢才帝王才会这样赤裸裸地让官员贪污纳贿,更多的帝王是不显山不露水不动声色,极其隐秘地进行,手法堪称高明。清代的乾隆皇帝就是个中的一个高手。乾隆中期以后,官员之间喜欢借馈赠之名,行贿赂之实,以谋取不正当利益。这种灰色交易犹如躯体内的恶性肿瘤,四处蔓延,异常活跃。

    权力系统成为利益输送的管道,官家制度在其传导过程中,其刚性的一面也随之层层递减。递减的制度根本无法约束食权者膨胀的欲望,这种自下而上的病原体传导方式,将权力结构层层腐蚀。州县将利益导向道府,道府再导向总督和巡抚,总督和巡抚则导向京城权要们,最后接棒的是皇帝本人。

    在官僚机器的运行过程中,这种迎来送往的利益传接成为权力的润滑剂。作为这部机器的主人,乾隆皇帝居然也参与到了这场权与利的博弈当中。皇帝居然也接受朝中大臣们的礼品,送给皇帝的礼品就是“贡品”。皇帝什么稀罕玩意没见过,所以给皇帝办贡是一项劳神劳心的活,各方面都要考虑周全,既要是天下奇珍,又要不流于世俗。

    王亶望显然在这方面是高手,所送礼品往往能够博取乾隆的欢心。比如说,他准备送给皇帝一柄价值4000两白银的玉如意,经过一番衡量觉得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孝敬之心,于是又在玉如意上镶嵌大大小小珍珠为饰。四分重的珠子大约值四五千两白银,重五分者则需六七千两,如搞一颗像龙眼果那样重3钱的珠子,至少要掏白银2万两。像王亶望出手如此阔绰,在各省督抚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就算他们有这份孝心,也没有这份财力。

    王亶望之所以下这么大本钱办贡,倒不是他比其他官员大方,而是因为他所任的浙江巡抚是天下肥缺,一年朝廷发给他的养廉银就有1万两,又加上他兼管盐政,每年又增加9800两津贴,这些都是制度内的合法收入。

    如果其他官员也打肿脸充胖子,就是自己一年的俸禄都搭进去也置办不起礼品,更不要说过节要贡,过年要贡,皇上“万寿”(生日)要贡,皇太后“圣寿”(生日)也要贡。虽然进贡标准不一,但别的督抚大吏乃至京中权贵在这件事上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们也得打肿脸充胖子,想尽一切办法紧跟而上,进贡成了当时各级官员争宠卖乖的必备手段。

    其实进贡之风并不是始于王亶望,当时的大学士、云贵总督李侍尧曾经一次性进贡品九十余种。当时有人将乾隆朝进贡成风的罪责推到李侍尧的身上,认定李侍尧“善纳贡献,物皆精巧,是以天下封疆大吏从风而靡”。

    其实将吏治腐败的责任一股脑推给某个腐败官员是没有道理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正因为皇帝好这一口,下面的官员才会投其所好。

    连续的贪污案暴露出了官僚集团的贪腐黑幕,乾隆也并非不清楚官员们进贡与吏治败坏之间的关系。乾隆皇帝在查办王亶望贪污案的整个过程中,曾经三次降旨对进贡作出某种限制,我们姑且将其认定为乾隆对官员进贡之事的自我检讨。但乾隆这么做,只是做做应景的表面文章。

    因为没有官员会相信这种蔓延开来的腐败之风会来个急刹车。当然对于皇帝来说,不纳贡并不代表不敛财。在权力系统的利益管道中,又何止这一种选择。比如说“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如果说和珅捞取的是灰色利益或者黑色利益,那么嘉庆抄没其资产,是不是间接捞取灰色或者黑色利益呢?!

    如果全部充入国库,并将这些资产用于民生,就等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实际上并未如此。就拿王亶望贪污案来说,被革职拿问的甘肃原任、现任的大小官员有一百多名,统统被抄家。在籍没的家产中,金珠玉玩之类最贵重的一份,照例要送进皇帝的私人金库——内务府广储司。如此转了一圈下来,本来以为贪官被杀的杀,抄家的抄家,可皇帝还是将自己扣在了这条灰色利益链的最后一环。

    针对甘肃的贪污窝案,乾隆搞的这次全国性的抄家活动持续了两年之久,甘肃省所有的贪官数年所积珍宝,可以说悉数归入乾隆皇帝的私囊。皇帝对官员的借事罚银,也几近巧取豪夺。上面曾提到的江苏巡抚闵鹗元的弟弟闵鹤元贪污赈银1万9千两,乾隆皇帝命闵鹤元十倍罚出,即罚银19万两。

    不久又发现闵鹤元亏空库银6万多两,也让闵鹤元赔补。闵鹗元对其弟知情不举,在皇帝审查之时又吞吞吐吐,乾隆皇帝命其“自行议罪”,自己给自己定个罪吧。闵鹗元只好恳求皇帝,再允许他罚银4万两。闵鹗元每年就一万两的养廉银,用来偿付弟弟的罚项已所剩无几。没过多长时间,就连这笔养廉银也被乾隆“永行停支”了。既然弟弟贪污,那么你这个哥哥也不配享受国家发的养廉银。

    其实官员的廉洁还真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养出来的,就拿以廉洁自律闻名的闵鹗元来说,到后来也还是在官场灰色生存的各种规则面前低下头,走上了“苞苴日进,动逾千万”的权钱交易之路。而他变法儿筹措来的近30万两罚银,大都被指定缴到了内务府。乾隆初年,内务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皇家遇急事只能靠户部的银库来暂时接济。

    到了乾隆中期,在大造圆明园等皇家林苑,以及满足皇帝种种挥霍的同时,内务府却奇迹般地实现了扭亏为盈,其所属机构广储司、圆明园、造办处三座银库更是岁岁盈积。就连户部也经常从内务府借钱,从这一微妙变化中可以看出,乾隆皇帝在敛财方面丝毫不逊于他的那些臣子。

    乾隆四十一年(1776)初,六十六岁的皇帝第四次东巡山东。与前几次东巡有明显不同,这一次,沿途前来接驾的王公大臣特别多。以前只是河北、山东的地方大员全数到来,而这一次附近的蒙古王公,几处盐政、织造,甚至连远在湖广、四川、广东的封疆大吏也都聚集于此。

    一路之上仪仗塞路,闹得山东地界是翻天覆地。大员们争先恐后来到山东,只是为了满足老皇帝愈演愈烈的一个喜好:收受贡品。乾隆的此次山东之行,也成了各地大臣们的赛宝大会。每位大员的车队都是珠光宝气,世间罕见。

    我们来看一看乾隆这次短途旅行都收到了哪些贡品:二月十六日,在黄新庄驻跸时,蒙古阿尔善亲王罗卜藏多尔吉进了“金六十锭”,净重五百九十二两。亲王说,这是预备皇帝一路上赏赐他人之用。

    六天后,还是在黄新庄,河南巡抚徐绩给皇帝进了数车衣料,包括贡缎袍五十端、贡缎套五十端、宁袍五十端、宁褂五十端、杭绫一百端、汴绫一百端、貂皮一百张、乌云豹一千张、银鼠一千张……由北京到山东,一路之上,几乎每个驿站都有大量的贡品在等着乾隆皇帝查收。内务府派出大量接收人员,源源不断地将这些贡品装车运回皇宫。皇帝出一趟差,赚得盆满钵满。

    乾隆年间的贪风之炽与惩贪之严,两种风气的激烈碰撞,让人看得一头雾水。我们就拿王亶望贪污案来说,整个甘肃官场可以说是到了无官不腐的地步。一件贪污案处理下来,前前后后竟杀掉大小官员50多人,不能说惩贪不严。可这种霹雳手段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贪风依旧愈刮愈猛。

    乾隆对这个案子的处理颇值得玩味,虽然整个甘肃官场到了无官不腐的地步,可最后受到国法处置的只有200人,要知道,一个省的官员接近千人。那么其他五分之四的官员呢?答案是,大部分官员已经被带病提拔或者异地交流了。这些漏网的官员就是沾了集体腐败的光,涉案官员之多让乾隆也觉得心惊,最后不得不抬高立案的门槛,涉案金额由最初的一千两提高到一万两。

    皇帝用事实证明,腐败有个边界,没有捞出界就是安全的;一旦捞出界,就是危险的。危险系数会随着参与人员的增加而得到稀释,人越多,也就越接近“安全”的彼岸。这也正是“齐黑”效应的题中应有之义。当这条权力链上的所有人都准备一条道走到黑的时候,黑与白的对比也就失去了参照。

    在这种情况下,谁是“黑”,谁又是真正意义上的“白”呢?不过都是行走于灰色地带罢了。

    参考文献:

    《 资治通鉴》

    《旧五代史·卷一百三十四·僣伪列传一》

    《新五代史·卷六十八·闽世家第八》

    《清高宗实录》

    《清史稿》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