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了无恨 / 晚清1840-1912 / 曾国藩行楷书五言杜甫诗四屏

0 0

   

曾国藩行楷书五言杜甫诗四屏

2020-05-29  百了无恨
这里有一件曾国藩所书的楷书五言古诗四条屏,这件作品可以称得上是曾氏个人风格比较鲜明的成熟期代表作。按照作品的结字布局分析,这应该是曾氏中期的创作,其字体紧束而修长,微带行意,与其学书经历相考较,显然具有智永《千字文》的笔法、黄山谷的间架与李邕行楷书的多重影响。从此推断,作品的创作时间应在他四十岁后。这一个时期他不但建立了自己的个人面目,脱离了早期学颜学柳的绑缚,而且法度严谨,笔法遒劲,气息贯通,点画照应严密,对照此作,如合符契。

然而从运笔的映带中我们也可观察到,他的这件作品中起笔收笔多有空中逆势、落笔即成的意味,这个习惯显示当时对智永书法的研究学习已进入了拿起即用的程度,也就是说这种用笔习惯已经成为他的个人用笔特征,从这一特征分析,这件作品的形成时间在咸丰元年(1851年)后。

从用笔习惯,内容选择,纸质墨质乃至裱工等因素综合判断,这件四条屏是当时所见曾氏中期代表真迹无疑。此作以刚劲为目,但亦不失秀润,静穆森森中寓淡远之味。晚期的曾氏作品以笔意内敛,构字雄强为典型特征,与此件相关照,足以证明此作的典型性,此作堪称曾氏作品中的代表佳品。

曾国藩行楷书五言杜甫诗四屏,法度严谨 笔法遒劲 气息贯通

款识:

不识南塘路,今知第五桥。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谷口旧相得,濠梁同见招。

平生为幽兴,未惜马蹄遥。百顷风潭上,千章夏木清。卑枝低结子,接叶暗巢莺。

鲜鲫银丝脍,香芹碧涧羹。翻疑柁楼底,晚饭越中行。剩水沧江破,残山碣石开。

绿肥风折笋,红绽雨肥梅。银甲弹筝用,金鱼换酒来。兴移无洒扫,随意坐莓苔。

风磴吹阴雪,云门吼瀑泉。酒醒思卧簟,衣冷欲装绵。野老来看客,河鱼不取钱。

只疑淳朴处,自有一山川。钤印:曾国番印、涤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