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大学教育 / 没挤进一线城市的老牌名校,开始慌了

   

没挤进一线城市的老牌名校,开始慌了

2020-05-29  lindan9997

好城市好发展,对人对高校都是最强吸引力。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里克,编辑:秋裤

时隔近四年,武汉大学深圳校区终究是没了下文。

前段时间,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问询,“据说武汉大学深圳校区取消了,是真的吗?武汉大学为何要取消在深圳的校区?”

官方回复称,由于近年教育部对异地办学收紧,该项目只得最终走向终止。

但在现实中,高校与新城市的各式牵手依然频繁,尤其对于受地域影响的老牌高校而言,如果没能及时抢占一线城市一席之地,寻求出路的焦虑,可能会越来越加重了。

一、异地办学是门好生意

异地办学,顾名思义,一方是地,一方是学,当双方在资源互换这件事上达成一致时,这门生意就算是敲定了。

上世纪80年代,山东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是较早一批从自家向外看并且落了脚的高校,它们先后从济南、哈尔滨来到威海。

当时,国内一些沿海城市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崛起成长,威海是其中之一,高校的到来正是它加速发展的助攻,况且,迎面而来的还是高校中的佼佼者,城市何乐而不为。

到了90年代末,高校迎来一波扩招,这时候,大学扩大规模之需和新兴城市继续加速发展之需相叠加,又促成了一股异地办学潮,中山大学珠海校区、中国科技大学苏州研究生院就在这一时期诞生。

多数情况下,高校与新城市走到一起,后者是相对更主动的那一个,毕竟前者能为它带来肉眼可见的好处:如果历史文化不够悠久,有了大学,甚至发展到大学城,整个城市的文化形象自然能跟着上档次。

留住大学,也意味着有更多机会能留住学校培养出的人才,这一先发制人的操作,比后期送户口、送补贴跪求年轻人多看自己一眼更能把握住主动权。

城市热衷邀请贵校光临,还有一个更现实的原因,新建本土大学需要大量的时间、金钱成本,名校也不大可能在三年五年内办成。

在这种情况下,有商业头脑的城市当然懂得要另辟蹊径。

比如,深圳在2000年前后曾向北大、清华、哈工大、南开等名校发出邀请,竭诚希望各类大佬能南下光临。如果20年前不够主动,它大概也不会有如今令人艳羡的985高校云集的高教盛况。

如今,深圳拥有大量的教育资源。

异地办学带来的新产物分校区,也一度在建立伊始遭受到外界关于“不正统”的怀疑,如“分校区的师资比不上本部”、“分部的录取分数是个bug”……

但时间证明,质疑渐渐变成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真香地用脚投票,涌向这些名校的分校区。

二、哈工大(深圳),或许赶上了最好的那趟车

在一年比一年香的分校队伍中,哈工大(深圳)算是一位优秀代表。

2001年,深圳政府和哈工大合作创办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生院,15年后,深圳校区依托哈工大校本部招收了第一批376名本科生。2017年,教育部批准哈工大深圳以独立招生代码招收本科生。

自开始招收本科生一直到去年,哈工大(深圳)的投档线分数在广东省内高校排第一,超过广东老牌名校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

不仅在新城市成了人气选手,就录取分数线的表现来看,这一校区也开始大范围地压过本部。2018年,哈工大(深圳)面向全国12个省区招生,其中有11地的录取分高于哈尔滨本部。

同年,以计算机类专业为例,哈工大深圳校区在广东省的录取平均分为636分,本部平均分是617分, 和前者相差近20分。一校三区中,威海校区垫了底,该类专业在粤最高分只有596分。

很显然,地域的不同造成了此般差别待遇,这也不仅是哈工大一人的尴尬。

纵观全国,尤其放眼于偏远地区,你会发现有些大学即便是资深985,也不得不向地域劣势低头,任由越来越多分数段更高的生源流向别处。

每日经济新闻的一项对比数据指出,以去年河北省本科一批次理工类调档线为例,位于西北地区的兰州大学的最低调档线为615分,低于南京邮电大学的617分,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的614分相近,后两者均为双非高校。而兰大录取分低迷的情况不单存在于河北一省。

类似的,距离兰大不远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位于东北的吉林大学、东北大学等伙伴,也早已陆续加入伤心名校互关互爱小组。

毕竟对于苦战高考、期待在未来四年大展宏图的学子而言,他们选择的不仅是学校,更是大学背后所包含的地理位置、地方经济和就业机会。

背后这些因素的不尽人意,也正是昔日C9联盟领头羊哈工大如今被唱衰、一众老牌名校被冷落的疼痛来源。

还有人认为,哈工大深圳校区发展如此迅猛,仿佛已有盖过本部之势,再这样下去,占据绝佳地域优势的分校区,会不会把本部的资源掏空了。

哈工大表示,与其用所谓宫斗视角来揣测这盘棋,为什么不来肯定一下,在发达城市办校区从而反哺本校、将整体蛋糕做大做好的求生欲?

况且,分数线并不能成为衡量一所高校好坏的全部标准,简单粗暴地用人气指数来对比仅发展了四五年的新校区和百年老本部,本身就不合理。

曾经与清北复交并肩的哈工大,如今虽被这群伙伴拉开一段距离,但其近年的进步也应该被看到,QS2020世界大学排名哈工大进入中国内地前十,世界排名较上年前进8个名次;学科领域的自然指数排名,哈工大在2018年上升了61位,为世界200强高校中进步最大者。

能取得这些成绩,当然离不开其一校三区的大胆尝试、多寻出路的主动积极。

比起因地域劣势而整体衰败、渐渐落后于同梯队其他高校却仍不动弹,它选择寻求内部突围、自我突破,这样努力的老牌名校能不香吗?

三、名校都跑去北上广深,这样真的好吗

一枚成功案例的诞生,给城市界、高校界的其他选手带来了莫大的鼓励。

除了深圳,青岛、苏州、珠海等经济发达的非省会且缺高校的城市,也开始跃跃欲试牵手学界大佬。

比如,截至2018年底,青岛共签约引进高校32所,包括中国科学院大学、同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等的青岛校区,其中有一半已落地运行,另一半正在推进。

去年3月,苏州与南京大学签署南大苏州校区建设协议,2021年南大部分校区将搬迁至苏州,届时建成投用的还有西北工业大学太仓校区。

事实上,教育部曾在2016年对高校异地办学释放出收紧的态度。2018年,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做好2018年度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通知》也明确要求,申请设置本科学校的,须不存在跨地市办学的问题。

去年,一份《关于加强全国高校布局顶层设计的提案》的函对于高校扩张中出现的异地办学问题表示,高校可安排自主权范围内的异地科研合作与转化,以及延伸性的研究生办学点建设;但对于异地校区和异地分校等办学行为则不赞成、不鼓励。

但在现实中,设置本科新校区、分校的操作依然处于正在进行时。毕竟,不管是城市还是高校,都能从中尝到甜头。

吃了地域亏的老牌名校,希望进入一线城市,复制哈工大(深圳)的成功模板;缺名校不缺钱的城市,同样对基础实力强劲的大学求贤若渴。

当这样的异地办学模式成为一股风潮,或者说是一种整齐却单一的方向时,新的伤害也将接踵而至。

因为原有校区教学资源紧张而适度向外扩展,当然无可厚非,但若盲目求大,只会造成资源浪费。异地办学尤其是跨省办学,也会带来师生交通、教学安排上的不便,导致教学质量难保证。

2014年,兰大曾赴江苏南通设立教学基地,并于次年开始接收专硕生。南下之行的确展现了老牌985尝试改革的决心,但这一操作的bug有点难以瑕不掩瑜。

GDP位于地级市前列的南通,不失为一块发展教育的风水宝地,只不过,从基地到南通市区的路程,大概只比从榆中到兰州的五六十公里近个几里路。

新建带来的设施缺陷可以暂不苛责,但在教学上,有学生吐槽从本部过来的老师留下一周或十天集中授课,然后匆匆离去。

这样的安排,让学生更像是从一个孤岛搬去了另一个孤岛。无论对于后续的深造、实习还是就业,原有的问题并没得到解决。

更不能忽视的是,各路大学校区纷纷涌向一线沿海城市的行为,可能会让原本就门庭冷落的偏远地区的高等教育发展雪上加霜。这也是异地办学被收紧的考虑所在。

“xx大学来到北上广深能抵得上清华北大”,其实并非对老牌名校的赞美,也不值得它们去高兴。

只不过,我们所面临的“城市决定人才发展”的现状,既是高校的无奈,也是选择高校的学子的无奈。

参考资料:

[1] 扩招形势下高校异地办学与大学城的兴起,何万宁,高教探索,2001

[2] 中国大学异地办学的发展与问题研究,邢志杰,现代大学教育,2005

[3] 广东省大学理工科招生“三连冠”竟是这所新校区 分数已远超本部,王峰 张雅婷,21世纪经济报道,2019-08-06

[4] 这些985、211高校,正在被城市“拖后腿”,冷雪婷,每日经济新闻,2019-08-28

[5] 异地办学要谨防地方政府行为的“短视效应”,张端鸿,中国科技报,2019-05-08

[6] 武大深圳校区被终止 哪些城市引进大学将受影响,林小昭,第一财经,2020-05-0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