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芷澧兰青云斋 / 历史 / 再到海南去

   

再到海南去

2020-05-29  沅芷澧兰...

1982年,文艺工作者郑南前往海南采风,住在三亚鹿回头招待所。

窗外花正香,果正熟,海正蓝,可惜当时交通不便,海南岛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彼时国人对海南岛的印象,还停留在60年代老电影《红色娘子军》里。

郑南提起笔,情不自禁地写下了:“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海南岛上春风暖,好花叫你喜心怀……”

1984年央视春晚,27岁的沈小岑演唱了郑南作词的歌曲《请到天涯海角来》,风靡全国大街小巷。轻快的迪斯科风格,让海南岛在全国人民心中成功“种草”。

1987年的春晚,身穿军装的李双江演唱了革命气息浓厚的红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这首歌的词作者同样是郑南。

这两首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海南岛名副其实的“岛歌”。

多年后,沈小岑受邀参加三亚天涯海角国际婚庆节,街上到处挂着欢迎她的条幅,人们争先恐后,想要一睹其真容;

词作者郑南后来也被三亚市政府授予了“荣誉市民”称号;李双江则作为北京奥运火炬手在三亚进行火炬传递。

80年代的海风中,满是改革开放的气息。

1987年6月12日,小平同志在北京对来访的外宾说:“我们正在搞一个更大的特区,这就是海南岛经济特区。海南岛好好发展起来,是很了不起的。”

1年后,海南单独建省,中国唯一的省级经济特区诞生。大批淘金客和建设者渡海登岛,“下海”成为一个时代的潮流。

当时一篇名为《去海南》这样写到,“海南!海南!你的十万顷蓝海水全部变成了红火苗,扑扑闪闪,将多少青年的英雄梦映照得通红透亮!”

在“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大潮中,很多人辞去公职,打破铁饭碗,成为改革开放语境中的“闯海人”。

“闯”,本身充满着混沌的色彩。

一路向南,到海南。

在浙江丽水新华书店当经理的黄巧灵,带着借来的2 000元钱和两本书,只身前往海南;

25岁的潘石屹,则揣着在深圳打工赚的1000块钱去海南碰运气。

那些勇闯天涯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向南中国。

内地去海南的路途并不轻松,人们通常要在路上折腾几天几夜。

他们坚信海的那一边,是另一个世界,那里充满激情、希望和财富,那里有着中国的未来。

广东湛江开往徐闻海安码头的班车不停,路边小店通宵不眠。

码头的渡船每天满客运营,很多人兜里只有几十块钱,连回程的路费都不够,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想着回去。

彼时作为海南最大城市的海口,就像一个偏远小县城,连红绿灯都没有,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

海口大小旅馆住满了人,有的甚至露宿于公园和街头。当地女子戴着斗笠骑着三轮车呼啸而过,有人惊呼,“新社会好,吴琼花翻身做主人了”

当时的海南岛,经济非常落后,600万人口,财政收入只有不到4个亿,经济结构以农业为主,许多产业还是空白一片,根本无法消化大批从内地到来的年轻人。

海口人才交流中心每天挤满了人,挤不进去的求职者自发在附近的三角池公园围墙上留言,互换信息。

一家温泉宾馆开业,招两名门卫,结果前去应聘的大学生几乎将宾馆的门挤爆。

找不到工作,干脆靠卖报为生。当时有一份报纸叫《海南开发报》,有人先成捆拿到海安码头,卖给等船过海的内地人。一份报纸赚5毛钱,一个月赚了1万。

当年十万人才下海南,最终能够留下来的不到4000人,蓝色梦想诱人却残酷。

黄巧灵靠着自己在创意方面的才能,为企业为做营销策划赚钱。

后来听说三亚市政府要把旅游作为主导产业,他便联合几个伙伴成立了天涯海角实业有限公司。

黄巧灵额第一个项目是天涯海角度假村和海滨浴场,一张门票收8角钱,月营收上千元。就这样,他成为海南旅游首批投资者。

潘石屹把钱花光之后,被迫在一家砖厂打工。因为有文化,很快得到老板赏识,被任命为厂长,每月拿1000块的工资。

彼时,冯仑和易小迪在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王功权、刘军、王启富在一家国有地产公司当干部,后来的“万通六君子”尚未合体。

80年代最后一年以及90年代头两年,因为政治大环境和复杂的经济因素,海南建设突然沉寂了下来。

冯仑带着兄弟们离开海南,去了牟其中的南德公司。潘石屹则在砖厂倒闭后结识了还留在海口的易小迪,两人搞了一个海南省佛学研究会。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殊不知,更大的财富故事,正在海南岛咸湿的空气中酝酿。

1992年初,小平同志巡视南中国,发出坚持改革开放的有力声音。春雷激荡,下海的浪潮比此前更为迅猛。

几个月前,冯仑、王功权、刘军、王启富相继离开南德公司,重新杀回了海南岛,与易小迪、潘石屹汇合,成立了海南农业高技术联合开发投资总公司,也就是万通的前身。

“南巡讲话”之后,各路人马带着资金上岛,高峰时各类银行2600家,大批房地产公司开始涌现。

人们惊讶地发现,海口天桥上那些算命占卦,坑蒙拐骗的人突然消失了。

在海南全民炒房,一份批文转手就能发大财的年代,没有人愿意再干骗几个小钱的勾当。

海南炒房的本质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卖的就是一纸合同,只要有相关批文复印件证明,就有人跟你签合同付钱买楼买地。

豪华酒店里,三楼签买地合同,转身就在六楼签卖地合同,直到钱入口袋,都没见过那块地的模样。

淘金年代,空气中都是数钞票的声音,啤酒一开,仿佛就拥有了整个天涯。

海口中国城,号称当时亚洲最大的娱乐中心。楼下总是停满豪车,楼上夜总会上百间包厢夜夜爆满。

海南房价从建省之初的每平方米1350元,涨到1992年的5000元,到1993年上半年达到每平方7500元。

短暂的欢愉之后,狂暴来临,击鼓传花的游戏再也传不下去了。

1993年下半年,国家出手调控,银根全面紧锁,海南房地产泡沫在急剧膨胀后瞬间破碎。

海南有1万家房地产公司陷入倒闭,留下的积压商品房数量占全国的10%。全省烂尾楼高达600多栋,每栋高楼里都有一个悲壮的故事。

狂欢之后的满地狼藉,魔幻而苍凉。

“天涯、海角、烂尾楼”成为当时海南岛的三大景观,巨量的烂尾库存直到2007年才清理完成。而海口市的房价直到2010年才重新回到当初的高位。

提前预知到崩盘危险的“万通六君子”从海南紧急撤退,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多年后,易小迪回忆;“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是最好的地方,也是最坏的地方;有人在那里成功,有人在那里堕落;海南是个试验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尝试……”

投机、倒卖、一夜暴富、破产、跑路,一夜之间,海南岛不再是那个国人心中充满财富和梦想的特区。

此后的数年间,海南经济低迷,连续三年GDP增速排在全国倒数一二。要知道,房地产泡沫膨胀的1992年,其增速达到全国第一。

政府和学者开始反思、讨论,海南到底要建一个什么样的省,一个什么样的特区,需要明确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模式?

1996年,海南提出“一省两地”的发展定位,即把海南建成中国的新兴工业省、中国热带高效农业基地和海岛度假休闲旅游胜地,结束了产业发展方向上的争论和摇摆。

从1998年起,海南经济摆脱了低速增长的状态,开始呈现高于全国平均增速的状态。

当时,海南打出了“中国度假休闲游”的口号,旅游成为了海南的一张国际名片。

豪华度假酒店、高尔夫球场、博鳌亚洲论坛纷至沓来,亚龙湾的沙滩上,游客们面朝大海,心中春暖花开。

2008年4月,海南省政府发布《国际旅游岛建设行动计划》,20个月后,国际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

早已嗅到风声的地产商,再次集结涌向海南。从海口到三亚的近六百公里海岸线上,旅游地产项目星罗密布。

有数据显示,海南在2009年的房地产销售额,超过了此前十年的总和。在宣布建设国际旅游岛之后仅5天,海南商品房交易171亿元左右,是2008年全年的总和,房价涨幅是全国的5倍。

三亚凤凰岛项目卖到每平米七万的天价。

海南房地产又疯了。

此后数年间,落地免签、离岛免税、环岛高铁,海南吸附着四面八方的人群。

一大批北方候鸟飞抵海南买房旅居,以此躲避雾霾和寒冬。高峰时期,外地客户购房占比超过80%。

回望1988,当年那些“闯海人”不曾想到,从海南建省设立特区到国际旅游岛,再到海南自贸区,房地产会在这片土地上扮演如此特殊的角色。

之后,海南出台了多次楼市调控政策,反复之间,是政府与开发商、炒房客的博弈。

更大的风暴还在酝酿之中。

2018年4月14日,中央决定,建设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被赋予了更大的改革自主权。

海南立马推出“史上最严限购令”,对外地购房者设置了较高的购房门槛,直接把炒房大军拒于海南岛之外。

一年后,国庆70年前夕,海南省长沈晓明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过去相当长时期以来,海南的房地产行业占到投资和税收的各50%左右,经济对房地产依赖过大。

省委、省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减少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海南为什么要下决心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

首先,房价大涨必然带来地价大涨,炒房、炒地的心态和行为将更加剧烈,将蚕食海南有限的土地资源和其他建设用地;

其次,高价位的房产很难吸引人才,缺乏人才,就难以推动产业升级和深化改革。

更为重要的是,单一的产业结构不是自贸试验区和自贸港的方向。

海南的未来在哪?

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特”,第二个是“开放”。

实际上,海南建省搞经济特区之初,最大的优势就是“特”,可以先行先试。

比如,建省之初,海南就实行资金、境外人员、货物等三个“进出自由”原则;企业不分经济成分,一律实行平等竞争,率先推行全民所有制企业股份制试点等。

32年来,海南创造了改革开放一系列的“率先”、“第一”,发挥了改革开放试验田的作用。

“开放”是海南发展始终的大方向。

2018年4月,最高领导人宣布,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

他同时强调,海南要着力打造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国家旅游消费中心、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

2019年11月,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最高领导人专门强调,中国将继续鼓励自由贸易试验区大胆试、大胆闯,加快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打造开放新高地。

在今年“两会”期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开放自主权,加快海南自贸港建设。

自贸区和自贸港有哪些区别?

简单来说,自贸港是开放程度最高的自贸区,在贸易、投资、税收方面自由化程度上更高,最大程度简化入港货物的贸易管制措施,有望成为一个地区乃至全球高度开放的贸易枢纽中心。

既然赋予了海南更大改革开放自主权,就要探路“单独立法”,避免海南未来的改革创新与国家上位法产生冲突。

今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表决,授权国务院在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适用有关法律规定,涉及游轮管理、土地征收、种子进出口的相关权限或将下放至海南自贸区。

今年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开局之年,海南有望在旅游消费服务、新基建、高新技术产业、金融科技、热带农业与油气开发等领域迎来大爆发。

天涯海角,这个千百年来中国人心中的山河最远处,将是国家新一轮大开放的起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