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则维善余言 / 城鎮兴衰 /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除了上海市,江苏和安...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除了上海市,江苏和安徽的这五个地方也是“上海”

2020-05-30  育则维善...

所谓“飞地”,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这个行政区只能“飞”过其他行政主体才能到达该区域,与阿拉斯加之于美国的情况类似。


这样的飞地,上海目前拥有5块,就数量而言在全国各个城市中处于首位。这些飞地中,安徽4个,江苏1个,总面积达到360.5平方公里,相当于18个黄浦区的大小。

飞地的形成,有其特殊的历史与地理背景。下面,让我们一起聊一聊上海这些飞地的前世、今生还有未来。

No.1

白茅岭监狱


白茅岭,位于皖南郎溪、广德两县交界处的狮子山下,总面积约42.5平方公里,距上海270多公里,以“岭上岩石裸露,白茅丛生。春生芽,布地如针。夏生白花茸茸然,至秋而枯。其根至洁白,六月采之”而得名。老一点的上海人,在吓唬小孩时常使用“白茅岭”一词。


一个平淡无奇的地理词汇,何以会被用于恐吓别人的语境中?这与建国后白茅岭的历史有关。

1955年,上海市委提出“紧缩上海”计划,即把上海人口控制在500万左右,实际人口近700万。市委想了很多疏散人口的方案,其中一条就是将大量收容和关押的无业游民疏散到外地从事农业生产或者建立农场进行安置。

在这个时代背景下,1955年下半年开始,上海市政府先后派出多批干部奔赴苏北、皖南、浙江、江西和福建等地进行调研和协调。不久,国家民政局决定将皖南宣城、广德和郎溪三县交界处的17万亩荒地作为改造和安置上海游民的基地,安徽省委甚至同意将安徽已经开发的宣郎广农场(场部在枫树林作业区)8万多亩土地划归上海领导。农场的场址由此选定。

1956年3月,为贯彻全国游民改造工作会议上提出的“改造与安置相结合”的方针,上海从新人习艺场调集了泥工、竹工、木工和电锯工500多人,另从各教养所挑选体力较强的收容人员来到皖南,边修建茅棚、修筑道路,边垦荒种菜,白茅岭农场的建设由此开始。到6月份,农场已初具规模,共建有六个新村:一个场部,以及东村、南村、西村、北村和白茅岭,场部暂定在枫树岭。农场命名为“上海市皖南白茅岭农场”,隶属上海市民政局。

原枫树岭分场旧址,1956年2月为白茅岭农场总场场部

1957年12月,农场划归上海市公安局管理,职能由收容无业游民转变为主要收容劳动教养人员,称为上海市地方国营白茅岭农场。1958年12月,白茅岭农场正式接收上海调押的少年犯500人。1974年,又改名为上海市白茅岭农场,编为上海市第二劳动改造管教总队。上个世纪80年代“严打”期间,罪犯关押量剧增,农场在原有4个关押点的基础上,又扩建了6个。之后,在押犯不断减少,关押点陆续收缩。1995年5月,农场更名为上海市白茅岭监狱并沿用至今,隶属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经过几十年的实践,白茅岭监狱探索总结出的分类关押、分类管理、分类教育“三份工作”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这是每一名监狱工作者极为自豪的事情。

犯人列队出工劳动

从这样的历史看,老人用“白茅岭”吓唬小孩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白茅岭并非只有监狱,更是一个社区概念。在场部建有银行储蓄所、邮局、合作社、医务室,还有大礼堂、各种球场等娱乐设施,并设有电话交换台,与各村皆有电话连接。之所以如此,原因也很简单,在白茅岭生活的除了服刑人员,还有大量警卫及后勤保障人员。2004年4月16日,分散在方圆几十公里内各场区的2000余名服刑人员,全部转入新建成的中心监狱服刑。同年底,按照监狱体制改革要求,“白茅岭农场”被分为“白茅岭监狱”和“白茅岭农场社区管理委员会”两个独立运作的单位,沿用了48年的“监社合一”的农场型监狱体制被彻底打破。监狱和农场都又回到了它本应有的含义。

如今的农场,风景如画

这种拆分,对双方都有好处。对于监狱而言,监狱的本质职能得到进一步凸现,2008年被评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2009年起连续荣获上海市级机关文明单位、上海市文明单位、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集体等称号。

农场社区则逐渐淡化了行政色彩,主要充实农业生产。2018年4月,白茅岭农场社区顺利移交给上海光明集团。光明集团随即注册成立了上海市白茅岭农场有限公司,农场走上了产业化、企业化运作的道路。

将来的人们,应该也不会再用白茅岭来吓唬人了。

No.2

军天湖监狱


军天湖监狱在宣城市宣州区西南,寒亭镇、杨柳镇、金坝乡交界处,离市区约20公里,离白茅岭监狱约100公里。其功能与白茅岭一样,不同的是,它从一开始就明确安置的是劳教人员。与白茅岭相比,军天湖最突出的特征当属三次搬迁。

军天湖监狱


第一次搬迁是从上海到闽北。军天湖监狱最早设立不在安徽,而是在福建省将乐、泰宁县境内。1958年6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20名民警作为先遣工作组,前往福建建立一个综合性劳教农场,计划安置劳教人员1万名。4天后,在161名干警的押解下,1000余名劳教人员从上海江湾车站出发,开赴闽北。到1959年初,最终完成8000余名劳教人员的搬迁任务。所以,闽北农场基本是民警带着劳教人员在边建边搬中建成的,全名叫做“上海市劳动教养闽北农场”。到第二次搬迁时,他们在农场开荒种地、栽果树和油茶,已经创造出不菲的经济价值。

第二次搬迁是从闽北到皖南。1962年6月,因形势需要,闽北农场迁移至安徽宣城。当时适值雨季,大雨如注,民警带领的场员、劳教人员队伍,先把物资、粮食、行李物品等从场部搬到十公里以外的公路边,再分别装运到火车站,最后用了近五天时间才到达目的地。

新的农场改称上海市地方国营皖南军天湖农场,下设枫河、下湾、汤村、马村4个分场,面积约40平方公里。1998年,监狱按照上级指示,划拨土地26平方公里,用以支援安徽省宁国市安置港口湾水库库区移民。迁入新址不久,农场即开始收押少年犯。1971年底,改称上海市军天湖农场。1974年2月收押成年犯,同年4月被编为上海市第三劳动改造管教总队。1995年5月,更名为上海市军天湖监狱并沿用至今,隶属上海市监狱管理局。

第三次搬迁是从老监区搬迁到新落成的中心监区,时间是2004年9月10日,与白茅岭监狱的搬迁处于同一时期,新监区还在军天湖,离老监区几公里远。相比前两次,这次搬迁只有2000余名犯人,无论是距离还是犯人数量,难度都要降低不少。这类搬迁,实际上是与当时全国监狱管理系统从分散关押向集中关押转变的要求有关。

搬迁完成后,军天湖与白茅岭一样,也将原单位拆分为军天湖监狱和军天湖农场社区两个独立单位。农场社区独立运行后,从事粮食和茶叶等农产品生产。

如今的军天湖农场

拆分后,监狱同样于2008年被司法部命名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并在之后多次获得上海市各类表彰。他们现在的目标是“努力打造世界最安全的监狱和全国改造质量最好的监狱”。

军天湖农场也被移交给上海光明集团,与白茅岭农场社区在同一天。移交大会就在白茅岭开的。光明集团随后注册成立了上海市军天湖农场有限公司。

军天湖农场有限公司

No.3

练江牧场


练江牧场,位于安徽省歙县古城北郊5公里处的练江河畔,并以此得名,占地2.9平方公里,在上海各处飞地中面积最小。


上个世纪60年代,国家在中西部地区大规模进行“三线建设”。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许多上海企事业单位及其职工、家属,转移到安徽等地。为保障这批职工的奶制品供应问题,1966年3月,上海在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城区东部,在原徽州农场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新的牧场,为此,特地从市郊农场和牛奶公司抽调干部工人70余人,在虹口区、闸北区招收社会青年839人,与原留场20多名干部,建立了上海市练江牧场,先建立了4个农业队和1个畜牧队,调进奶牛197头,年末拥有固定职工926人,总人口1019人。

上世纪70年代,练江牧场已兴建了农业连队7个,以及畜牧队、运输队等,办起了奶牛场、乳品厂、农机厂、学校、医院以及百货、饭店、旅馆、菜场、浴室等一应俱全。同时设有练江农场派出所,隶属于上海市公安局。

1979年之后,练江牧场的企业,要么迁回上海,要么停业关闭。那段时间,对于牧场将来路在何方,工作人员内心一片茫然。

1996年,牧场更名为上海农工商集团练江总公司,之后划归农工商集团管理。2005年,上海市光明集团旗下的上海牛奶(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收购了练江牧场,并对牧场进行全方位改造,牧场的发展获得新生。

如今的练江牧场

目前,练江牧场已发展成为成为一家以乳品为主业,集饲料种植、奶牛饲养、乳制品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大型集团公司,有从业人员近200人,社区居民400多人,常住居民200余人,下属产业有上海牛奶练江鲜奶有限公司、上海乳品七厂有限公司、上海练江牛奶棚、练江山庄等产业。其中,练江山庄有2处,为涉外宾馆,能承接会务、疗养等业务,这也是牧场实施多元化经营的一种尝试。

生态牧场牛棚


No.4

黄山茶林场


黄山茶林场位于皖南山区黄山脚下,黄山市太平县潭家桥乡境内,邻近旅游胜地黄山风景区。其前身是安徽省地方国营黄山林茶场,建于1955年,隶属安徽省公安厅。1965年8月11日中共上海市委与中共安徽省委经过商量,决定把公安厅的黄山茶林场交上海市农垦局接办,上海付给安徽省300万元作为补偿,所以说,这个茶林场算是上海人用钱买下来的。


1965年12月,茶林场更名为上海市黄山茶林场,隶属上海市农垦局。次年底,安徽省又把原从黄山林茶场划出去的黄山林场划归上海,改名为上海市黄山林场。1968年8月,两个场合并,仍称上海市黄山茶林场,共有土地面积约9.5万亩,职工6000多人。

这么多的上海人集中生活在此,当地人称黄山茶林场为“安徽小上海”。四里八乡,纷纷来此购买“大白兔奶糖”等上海商品,周边一些乡亲们,还以学会一些上海话为荣耀。40多年前,在茶林场商业大楼算是当地最高级的消费场所,周围村民想要购买“凤凰牌”自行车、“金星牌”电视机等上海货,只能到大楼底层的购物商场才买得到。

大白兔奶糖

山区生活虽然贫瘠、单调,但对天生热爱生活的上海人来说,同样能过出不一样的色彩来。在茶林场内400多米长的主干道两边,是成群红砖木顶的海派建筑,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宽阔洁净的柏油路面,还有青年旅社、咖啡吧等,与周围白墙灰瓦的徽派老宅形成鲜明对比。

随着农场职工陆续回城,曾经热闹的茶林场冷清下来,劳力短缺,土地荒芜,至1983年时,仅剩下千余人。当地政府见此,便向安徽省政府报告,要求“收回”黄山茶林场。后经协商,1986年上海保留茶林场场部及附近区域5000多亩土地,这一格局沿袭至今。

今天在场部,大概还有近200名老农场职工留在当地。他们有的是与当地人结婚,有的只是纯粹喜欢茶林场这个地方。这里可以用上海的医保卡,还有好的空气和好的风景,的确是个养老的好场所。

茶林场于2003年也被上海光明集团接手,之后,软硬件环境得到较大改善。农场目前以发展旅游产业为主、茶叶生产加工为辅,茶叶有“黄山”和“茶林场”两个品牌,量虽然不大,但品质不错,走的是高端路线。

改造后街景

近年来,黄山市为解决现有黄山南大门汤口接待压力过大的问题,在茶林场附近的石门峡开辟游客进山的另一主通道。茶林场所在的谭家桥镇正在大兴土木,以茶林场为主体的的东黄山旅游度假区,已成为国家4A景区。

背靠黄山,茶林场将成为一块潜力巨大的“飞地”。

No.5

大丰农场


大丰农场,是个统称。实际上,包括上海农场、海丰农场、川东农场和四岔河监狱、吴家洼监狱五个地方,位于今天的江苏省大丰市,靠近黄海。上海5块飞地中,这块成立时间最早,占地也最大,约307平方公里,相当于上海市总面积的二十分之一。

上海农场局大丰农场

新中国成立后,陈毅成为上海市首任市长。他实施的一项重要措施就是进行“游民改造运动”,也就是把上海市内的无业游民与部分罪犯等不安定因素送到外地去开辟新区,为此开始在上海市外寻址兴建农场。此举既改造人又改造自然,对市内秩序治理也大有好处,可谓一举多得。

1950年2月25日,经中共中央华东局决定,上海市人民政府和苏北行署协商划出以四岔河为中心的20万亩荒地作为上海垦区。不久,首批罪犯2515名从上海招商局第一码头乘船北上,5月份陆续进入垦区。6月底,上海市人民政府垦区劳动生产管理局在四岔河成立,直属上海市政府领导,黄序周任局长。1952年8月1日,更名为上海市上海农场管理局。而游民接收此时已经停止,农场的职能转变为专门对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进行了劳动改造。

大丰四岔河

说是垦区,其实就是一片广袤的盐碱荒滩、芦苇丛生。他们根据土壤特性,开挖水利,种植棉花。1955年,棉花高产,受到了公安部十一局的表彰,被列为全国高产棉农场。

1983年1月,原属上海农场的川东分场划出,建立川东农场,由此形成了三个农场的布局。2014年,三个农场合并成立了新的上海农场,隶属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

而农场原来的劳动改造功能则继续保留。2014年,根据司法体制改革,将上海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转制,与上海农场原有人马合并,分别成立了四岔河监狱和吴家洼监狱,为上海监狱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

大丰的这块飞地,对于上海来说,意义比之前的四块都要重要。

大丰区与上海的地理位置

其一,它充当了“蓄水池”功能,据不完全统计,从创建至今,虽然名称几经变化,农场先后接收无业游民、轻刑犯、劳教人员、戒毒人员等各类管理对象20余万人,安置了大批刑释、解教就业人员和流浪儿童。

其二,它扮演着大上海“米袋子”“菜篮子”“后花园”的角色。当年的大片盐碱滩已被开辟成数万亩良田沃土,这块地生产和供应了上海15%的鲜奶、12%的优质大米、8%的瘦肉型生猪和3%的淡水产品,已经成为上海域外最大的农副产品生产加工和产能合作基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用“压舱石”和“战略要地”来形容它的重要性。

有了这样的定位,大丰农场未来的发展根本不用发愁。已经建成的沪苏大丰产业联动集聚区,就位于上海农场境内,由上海市政府和江苏省政府主导开发建设,也是上海到目前为止唯一以市级层面与外地合作共建的开发区。这既是上海对自己“后花园”的一种反哺,更是双方互动的升级。

在不远的将来,随着盐通高铁建成后,从盐城到上海路程将缩短到1小时。大丰是其中新建的站点之一,这也意味着大丰也将融入上海“一小时经济圈”,有交通工具的改进,有情感上的加持,大丰的这块“飞地”恐怕真的要一飞冲天了。

总体来看,这5块飞地,在特殊的年代里为上海城市治理和稳定作出了贡献;他们在把贫瘠的大山和荒芜的盐碱地,改造成了今天的千亩沃野,这也主要是上海人的功劳。对于人多地少的上海来说,这些飞地的意义依旧无可替代。另一方面,当时代的烙印渐渐隐去,技术的进步将逐渐淡化这些飞地的地域色彩。随着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推进,以上海为核心的“一小时都市圈”、“两小时都市圈”已经或即将成为现实。对于监狱而言,到上海市域以外监狱工作的难度将大大降低;于农场而言,它们的经济功能将得到无限放大。



 
参考资料:
1.张纯:军天湖,一种红烛精神的传承人,《民主与法制周刊》2019年47期。
2.侯兆晓:为上海,一群身处蛮荒的坚守人,《民主与法制周刊》2019年47期
3.侯兆晓:四岔河,一个劳模背后的三十年,《民主与法制周刊》2019年47期
4.车海刚、杨良敏等:《沪苏大丰:长三角飞地经济探索者》,《中国发展观察》2019年第12期
5.李茂君:黄山茶林场新旧事,上海在黄山有块“飞地”,上观新闻。
6.陈抒怡:上海“飞地”的上海人过得怎么样,《解放日报》2019年1月23日。
7.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编:《上海农垦志》
8.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编:《上海监狱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