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赵 / 诗词 / 史上最悲情的边塞诗,开头一句豪壮无比,...

   

史上最悲情的边塞诗,开头一句豪壮无比,结尾一句痛煞心扉

2020-05-31  古稀老人赵

众所周知,边塞诗就是以描写边塞军民生活、战争和风光的诗歌。早在魏晋南北朝时就已有边塞诗,不过经历六朝数百年,边塞诗的数量也不过区区几百首。而至唐代,边塞诗却是风靡无两,整个唐代的边塞诗就有两千多首。

边塞诗大多豪迈激昂,振奋激励,杨炯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王昌龄的“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王维的“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岑参的“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等等俱都是高昂振奋的名句。

风光壮丽、胸襟壮阔、热血战场,激励振奋,边塞诗的风格大多都是如此。不过也有例外,毕竟边塞战争一起,多少家破人亡,因而也有诗人通过边塞诗表达批判态度。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且先来欣赏中晚唐诗人陈陶的一首边塞诗《陇西行》:

陇西行·其二

唐·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

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深闺梦里人。

陈陶是中晚唐时期诗人,自号三教布衣,早年参加科举落榜,后来便游历大江南北,一生几乎走遍了神州。其诗传世不多,最有名的便是《陇西行四首》,其中这第二首端的是传世经典。

这首诗所叙述的是一个边塞战争故事。前两句“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精炼概括出了一个边塞战场激战厮杀的场景。大唐军士“誓扫匈奴”奋不顾身,表现出忠勇气概和牺牲精神。

“五千貂锦”可见这是大唐的精锐部队,才能穿得如此精良。但这五千貂锦军士却是“丧胡尘”可见战斗之激烈、伤亡之惨重。

后两句笔锋却是从战争场面蓦然一转:“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不再直接描绘战场的悲惨情景,反而转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处。也没有刻意渲染家人的悲伤,而是匠心独运,把战死的尸骨与梦中人联系在一起。

家中妻子尚不知道出征的丈夫已经战死,仍然日思夜梦,梦里盼着丈夫归来。而实际上梦中的人儿已经成为边塞无定河边的枯骨。这满怀热情的期盼和希望将战争的悲剧衬托得更加悲惨。

夫死妻犹盼,几番梦中相逢,深挚的情感读来愈加让人同情,也令读者愈加体会到战争的惨烈和战争所带来的人间悲剧。

此诗后两句宕开一笔,另辟蹊径,通过强烈的虚实对表达出无限深沉感慨,深受后世诗家所赞赏,谓之“用意工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