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1111 / 古典名著 / 红楼梦结局面世?真相可能比你想的更残酷

0 0

   

红楼梦结局面世?真相可能比你想的更残酷

2020-05-31  智者1111

红楼梦结局面世?真相可能比你想的更残酷

红楼梦结局面世?真相可能比你想的更残酷

冰橙

冰橙

一个喜欢悬疑、超自然和未解之谜的普通人

3,280 人赞同了该文章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奇书,作者曹雪芹,仅作80回就撒手人寰,后经清朝文人高鹗/程伟元收录续写至120回(下简称为通行本),流传至今。

俗话说残缺的才是最美好的,正如断臂的维纳斯一样,只有80回的红楼梦无论是文笔、情节还是角色刻画都达到了古典小说的巅峰,而作者埋下的重重伏笔更是让整部小说读起来始终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让人实在忍不住去猜测80回以后的剧情和角色结局。遗憾的是,无论是高鹗还是近现代作家续写的结局,都没有特别能契合原作者思想的版本。

本文考据的正是前段时间在朋友圈里疯传的“旧时真本红楼梦横空出世,红学大厦轰然倒塌?”(此文目前已被微信官方屏蔽)里提到的一个续本,此本原名《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成书时间是癸酉年(1753年,一说1693年),比目前公开收录的最早版本甲戊本(1754年)还要早,所以又被称为癸酉本石头记(下简称为癸酉本

注意: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个人主观立场,欢迎质疑打脸,拒绝人身攻击。


发布者至今为止公布的唯一一张底本封面图片

此书来源是08年天涯一个网名叫何莉莉的人在和网友赵振东聊天时,提到家里有一个108回完整版的石头记抄本。经过进一步的网上联系,何莉莉发来了这个本子后28回的回目及梗概,赵振东将其发布在他的新浪博客上,几天后何莉莉又公布了第81回正文(带部分批语)。随后引起一个叫金俊俊的红楼梦爱好者关注,将何莉莉发来的后28回内容整理分段发到了天涯、百度贴吧、QQ空间等各大网站。

2014年《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首次出版发行,2015年何莉莉提供了《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过录本全文影印资料,红楼梦爱好者吴雪松通过细心整理勘校,实现了过录本原文全息整理,促成《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二版付梓。

关于过录本的来历,据何莉莉说80年代,他们县文化馆的马主任得知他家有108回的本子,想借阅后28回。但是何莉莉的奶奶不舍得将真本外借,于是让何莉莉及其姐弟们用钢笔将后28回内容抄录在笔记本上借出,这就是所谓的过录本。

网上流传的过录本照片

此书一经发布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其情节极度符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脂砚斋乃红楼梦早期抄本的一个批注人,真实身份目前尚无明确考证,此本下简称脂评本)里多个版本的批语,所以被许多网友奉为真品;但也因为其吊诡的情节走向和粗俗不堪的文笔,在反对者的眼中视为诈骗集团炮制的伪书,发布者何莉莉等人则被打为欺世盗名的诈骗分子。

真相到底如何?笔者打算通过四个问题来一步步解开此书的真相。


第一个问题:红楼梦的真正作者究竟是不是吴梅村?

要考证这个问题,先看看两位作者的生平:

曹霑(约1715年-约1763年),号雪芹,江宁织造曹寅之孙,年轻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雍正年间由于政治风波曹家被抄,后流落街头穷困潦倒。

吴伟业(1609年-1672年),号梅村,崇祯四年榜眼,在崇祯朝位居高位,明亡后辞官故里,后于顺治十年复出,三年后又辞官归隐,一生著作无数,譬如著名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就是出自其作品《圆圆曲》

曹雪芹作者说源自民国著名文人胡适,他也是红楼梦公认最早期版本甲戊本的收藏者,胡适认定红楼梦成书于乾隆年间,作者曹雪芹,此说法在解放后被中国官方红学界所采纳,所以也是目前红楼梦作者的官方说辞。而这个说法最有力的证据来自于书籍开头的地方

通行本【第一回】“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这里提到有个叫曹雪芹的人对《石头记》下了很大的功夫去修改和编纂,但是这个“后因”却暗示曹雪芹仅仅只是在底本的基础上进行了修订,而非原创作者,而这个底本从何而来呢?看看前文怎么说的:

通行本【第一回】“……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風月宝鉴》。”

这个空空道人从一块石头上看到了这个故事,就把它摘录下来改名为《情僧录》,后来又传到了一个叫吴玉峰的人手上,起了《红楼梦》这个名字,而还有一个叫孔梅溪的人给它取名叫《风月宝鉴》。而曹雪芹则是在这几个人手中得到了原稿,并且修订十年完成作品的。

“曹雪芹作者说”的支持者认为空空道人也好,吴玉峰也好孔梅溪也好,都只是作者虚构出来的名字,并非真实存在的人物,而曹雪芹这个人物则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这个说法有几个非常难以解释的地方——首先曹雪芹其人生卒年不详,甚至连名字都存在争议,如果按照红楼梦里的文学水平来考证,曹雪芹的文章诗词都颇具水准,然而除了红楼梦以外再无传世作品(即使在文字狱时期都是极其罕见的),而且红楼梦虽然在民间广泛流传,但依然是官方认定的反书,曹雪芹既然都已经虚构了好几个假名字来掩盖文章来源,又有何必要在书籍的开头就留下自己的全名?

胡适在晚年明确表示对《红楼梦》一书并无太多兴趣,劝诫年轻人不要把精力浪费在《红楼梦》的研究之上,且不论胡老先生身为公认的国学大师为何要提出这个观点,但起码也从侧面印证了“曹霑(雪芹)是曹寅的孙子独自一人写完了红楼梦前80回”这个说法的不严谨。

红学研究会制作的曹雪芹画像,发型居然是晚清才出现的牛尾辫,可见这个乾隆年间的曹雪芹形象包含了许多今人的创作因素

和介于半虚半实的曹雪芹不同,吴梅村其人倒是在历史上记载的很明确,他是明末清初年间有名的诗人,顺治年间辞官以后写过不少传世之作,按照网络上“吴梅村作者说”的支持言论,此人不但才华横溢,还不愿出仕满清,始终以明遗民自居。癸酉本的第一回及最终回有如下批语作为重要佐证:

癸酉本,【第一回】“此书本系吴氏梅村旧作,共百零八回,名曰风月宝鉴,故事倒也完备,只是未加润饰稍嫌枯索,吴氏临终托诸友保存,闲置几十载,有先人几番增删皆不如意,也非一时,吾受命增删此书莫使吴本空置,后回虽有流寇字眼,内容皆系汉唐黄巾赤眉史事,因不干涉朝政故抄录修之,另改名石头记”
癸酉本,【第一百零八回】“批语:本书至此告终,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

这两句话收录在2017年再版的《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典藏版)》一书中,遗憾的是,根据2018年2月光明日报对癸酉本发布人何莉莉的采访来看,这两条重量级的批语实际出于今人伪作。

由于发布者所持原本名曰“吴氏”,加上癸酉本有大量反清悼明的情节,为了增强话题性和真实性,何莉莉就自作主张将此书的作者扣在了明末清初吴梅村的头上,并且在癸酉本的开头和结尾伪造了两条批语放在网络上疯狂传播,导致很多人都被这个说法蒙蔽了双眼。面对光明日报的记者采访,何莉莉不得不承认了作假的行为,并表示“自己非常后悔”。

2018.2.17光明日报电子版07版,文章标题“‘吴氏石头记’的倒塌”

何莉莉的作假先不论,从历史的角度去考证,吴梅村有没有可能是癸酉本的原作者呢?毕竟他生活的年代比曹雪芹要早得多,如果证实他有成为作者的可能性,那么红楼梦的成书时间将大大提前,也算是个巨大的颠覆。但是根据笔者对明清史的粗略考证,基本推翻了吴梅村作者说的可能性。

首先吴梅村这个人绝非网络上渲染的那样忠心明朝,此人名列乾隆钦点的《贰臣传》之中,是明朝的叛臣,“被逼降清”完全出于他本人的自我辩白。且他恭维清朝的诗赋尚有传世,诗词里歌颂清廷是“圣朝”,吹捧满清皇帝“圣恩浩荡”——要知道顺治年间还没有大规模的文字狱,这些阿谀之词句句出自真心。

可惜他热脸贴了冷屁股,满清对这些明朝的叛徒并无太多好感,得不到重用的吴不得不辞去官位归隐田园。

其次,吴梅村在辞官后开始了晚年的创作生涯,他的著作主要集中在诗词题材上,从未与小说有过任何瓜葛——在那个年代,写小说是一种非常市井的行为,曾仕明清二朝的大文豪又怎会花费如此巨大的精力做这么一件自掉身价的事情?而且癸酉本里的文笔和诗文也远远达不到吴梅村其他作品的水平,硬把此书生搬硬套安在他的头上简直荒诞不经。

至于其他更多的作者之说,基本也是无头悬案。由于红楼梦内容敏感,加上清廷大兴文字狱,书中所述之作者信息均不可全信,根据笔者的资料推测,此书成书时间应早于乾隆年,这位修订书籍的“曹雪芹”应该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完成了诗词和情节的润色,而非原创者,而由于原作者已不可考,所以笔者在下文中依然将曹雪芹作为原作者叙述,但不认可此人是雍正年江南织造曹寅之孙这个说法。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癸酉本会被称为真本?

在读癸酉本以前我仅仅只粗读过几遍通行本,对前80回细腻的笔法和暗流涌动的情节安排感到十分钦佩,但读完后40回,始终觉得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

首先是通行版的格局太小,前80回里写到的“千红一哭,万妍同悲”“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诸如此类耸人听闻的诗句,在后40回里居然变成了封建大家族家道中落背景下的爱情悲剧,更不要说大量的配角毫无交代直接消失。正因如此,连87年版的红楼梦电视剧也没有采用通行本的结局,而是原创了一个结局。

87版红楼梦光剧本就写了两年,并收集了大量学者意见,可谓经典传世之作

而癸酉本不但交代清楚了数百个角色的结局,还将明亡清兴的那段历史塞进了后28回里,写出了前书末日降临的悲壮感。

贾府成了朱明王朝的象征,里面的角色几乎无人能在此浩劫中幸免遇难,且悲剧的程度远远超出想象,与前80回的风花雪月美酒佳人落差极大,画风突变的程度可以称得上从《美少女战士》变成了《七龙珠》。也正因为癸酉本的情节过于悲惨,许多反对者认为此书是伪造出来的拙劣续作,仅仅只是想依靠色情暴力的噱头来吸引读者。

但事实真的这么简单吗?我们先对比一下通行本与癸酉本的部分角色结局:

从结局的对比都能感受到通行本的索然寡味,而癸酉本则截然相反,怎么黄暴怎么来,作者近乎用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在描述明末那段骇人听闻的血泪史。

贾府成员或死于流民贼寇或死于戎羌(即满清)之手,投靠戎羌的贾雨村、冷子兴、北静王等人渣则继续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在角色的塑造上,癸酉本里的角色可谓个性鲜明,反派如贾蔷贾蓉贾环者恶贯满盈丧尽天良,正派如黛玉小红卫若兰等舍生取义力挽狂澜,绝非温吞如白水一样的通行本所描述的儿女情长痴男怨女那般无趣。

癸酉本被拥护者称为真本的最大证据就在于,它的故事情节与通行本前80回曹雪芹埋下的伏笔、脂评本多个版本中的批语前后呼应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因为太吻合了反而显得很假”。在此笔者特意摘抄了几段比较有说服力的片段:

1)柳湘莲的故事

脂批本,【第一回】“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 批语:【甲侧】言父母死后之日,柳湘莲一干人”

原文为小说第一回的长诗《好了歌》,基本是对全书情节的概括,值得解读的内容很多。看过前80回的读者应该知道柳湘莲算是少有的男性正面角色,他武艺高强为人豪爽,因尤三姐之死选择了当道士,此后无更多情节交待。如果把前80回看作这个角色的结局,那这句批语(暗示他后来做了强盗)未免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而在癸酉本里,柳湘莲再次出场已是一伙盗匪的首领,在贾环弑父之后,他紧随其后攻入贾府兴风作浪,但此人后来又奋不顾身拯救了落难的宝玉。

他既是杀人放火的大盗,又是拔刀相助的义士,而这恰恰是柳湘莲一贯的作风——通行本第66回贾琏就曾评价他:“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的来。”意思是他对看得起的人就会全心全意,对看不上的只会冷酷无情,和癸酉本里的角色形象完全吻合。

2)通行本53回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角色:

通行本,【第五十三回】“只见小厮手里拿着个禀帖并一篇帐目,回说:‘黑山村的乌庄头来了。’贾珍道:‘这个老砍头的今儿才来。’说着,贾蓉接过禀帖和帐目,忙展开捧着,贾珍倒背着两手,向贾蓉手内只看红禀帖上写着:‘门下庄头乌进孝叩请爷、奶奶万福金安……’”

这个名字诡异的乌进孝是贾府的钿户,却被贾珍称为“老砍头的”,以曹雪芹的细腻程度来看怎么着也是个有故事的角儿,可通行本之后此君再也没有露过脸,而在癸酉本里此人出现了:

癸酉本,【第九十二回】“黑山村的老砍头乌进孝同四个养子也闯进园子杀人了,高喊什么‘天有恩与人,人无报与天,当杀尽天下人,以合天意,妇则淫之杀之,孺则煮之食之。’”

书中乌进孝喊的口号和明末杀人魔王张献忠的“圣谕”几乎完全一样。乌—脏,进—献,孝—忠,两个人的名字对应到这个份上,几乎可以说是作者在明示了。而后续文章里还有遥相呼应的记载

张献忠圣谕碑,1934年发现于四川广汉,上著:“天以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癸酉本,【第九十九回】“走向前来,原来是个说书人,口中念叨:‘杀,杀,杀,痛睹国亡十有八,戮男淫女屠全城,孺子老弱尸枝趴。哭,哭,哭,千里弥望人烟绝,贼寇残绝吃孺妇,惨苦万状尽殃害,瓦屋楼阁尽毁诛…’”

这里的“杀杀杀”与张献忠七杀诗异曲同工。

癸酉本,【第一百零二回】“妇人边走边哭笑呼喊:‘你也杀,他也杀,老张老李去你妈!’”

通过这些翻来覆去的描述,表达了作者对于张献忠李自成这些农民军领袖的痛恨和鄙夷,这样的歌谣在明末广泛流传,非常贴合当时普通民众的看法。

3)狱神庙

脂评本,【第二十回】“……便拉住诉委曲,将当日吃茶,茜雪出去。
批语:【庚眉】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

此处批语提到了一个叫“狱神庙”的地方,除了20回以外,甲戌本26回、27回、靖藏本42回都多次提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并暗示这个叫茜雪的侍女会在此处发生点什么。

通行本后40回压根就没提到这个地方,而在癸酉本里处理的非常贴合脂批,首先是宝玉被贾环捉走关押在狱神庙,而后茜雪不计前嫌,在狱神庙挺身而出拯救了即将被处死的宝玉,后受伤不治而亡。已经嫁人的花袭人也为落难的宝玉提供庇护,两位侍女对宝玉的忠诚正是两人在脂评里相提并论的缘由。

4)通行本第七十八回写了一段既不承上也不启下的剧情:贾政提到了一段林四娘的典故然后要求贾宝玉写诗来歌颂这位女英雄,随后宝玉写下了长诗《姽婳词》。以癸酉本里元春带兵打仗后被奸人诬陷凌迟处死的剧情安排来看,作者很明显是把元春之死影射到了袁崇焕和林四娘的身上。

清代的野史笔记里林四娘的形象大多寄托了悼念亡明的哀思

网络上有许多批判癸酉本的攻击点落在在“古代王妃怎么可能带兵打仗”这一点之上,然而这里已经点出了明朝还真就有亲自上阵的王妃。此外还有明末的秦良玉也是和花木兰并称的女英雄,在那个年代的人看来,女将出征沙场并非不可思议之事,这个首尾呼应让“元春带兵”这个看似荒唐的情节反而变得可信度极高。因为大部分续写的结尾里,对元春之死都只是模糊的一笔带过,死于宫廷斗争也好,死于疾病缠身也罢,都不容易让人抓到辫子。

5)由于作者的刻意淡化,红楼梦书中很少出现具体的日期。但在通行本第十一回中,作者罕见地写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日期:

通行本,【第十一回】“且说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儿往宁府那边去了。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

冬至,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是可以和春节相提并论的重大节日,从常理来说这个日期的真实性是很高的,倘若根据“农历十一月三十日”与“冬至”两个条件去检索,会发现明末清初符合这个时间点的年份只有1642年(再次出现符合的日期已经是嘉庆年间,明显不可能是书中所指的时间)。而随着书中的时间继续流逝:

通行本,【第十二回】“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

从时间来看,1642年贾瑞被王熙凤设局,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疾病加重,此处时间是1643年,又过了一个腊月和春节,已经到了1644年,而在这个隐喻的1644年里故事来到了第十三回:

靖藏本,【第十三回】“批语: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贾珍虽奢淫岂能逆父哉?特因敬老不管,然後恣意——足为世家之戒。”

值得注意的是这条批语提到已经是末世了,用的是完成时态而不是将来时,如果按照1644年明亡的年份来理解这句批语就很贴切,否则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因为在故事的情节里当时贾府仍处于落日余晖,远远谈不上是末世。

除了上述的几个例子,癸酉本与通行本、脂评本还有大量的前后呼应桥段,譬如脂评本第四十二回提到:“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暗示红楼梦是有完整版本的,且绝对不是120回的通行本,108回目的癸酉本在回目数量上也与这条批语不谋而合。即使是坚定认为此本为现代人伪造的反对者,也不得不承认这位伪造者是花了极大的心血和努力去构思情节的,而非心血来潮粗制滥造之物。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癸酉本不像真本?

癸酉本同样存在着相当突出的毛病。首当其冲的就是那粗俗不堪的文笔。通行本的文笔非常鲜明:前80回曹雪芹原作文笔细腻,诗词歌赋不乏上乘之作;后40回高鹗续作文笔明显逊色,但还算勉强可读,文学价值逊于前80回。而与通行本比起来,癸酉本的文笔简直可以用混乱不堪来形容,比如:

08年癸酉本网络版,【第九十二回】“这时有个小厮上前道:‘才刚听外头人说的,县衙都被强盗占了。县令被吊起来打了二百鞭子,已经死翘翘了。’”

死翘翘这种网络词汇都冒出来了,实在辣眼睛。

14年癸酉本网络版,【第九十一回】黛玉想到贾雨村不顾前情,忘恩负义,骂道:“墙倒众人推,他也来落井下石,枉为人师,我为有这样的师傅感到羞耻,他不配为人师长!”

这文笔大概也就是个初中水平吧。当然发布者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最新的网络版里已经改成了“枉为人师,我为有这样导师为耻”,对白的语气从中学生变成了大学生,可还是怎么读怎么别扭。

还有描写贾府抄家之祸时,出现了一道圣旨:

14年癸酉本网络版,【第九十一回】“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元妃借领兵破贼之际,与戎羌勾结,收受贿赂,已经凌迟处死,故来贾门查找罪证。凡有敢违背者,一律处死……”

这个圣旨写的是不文不白,而且前80回提及元春的地方用的都是“贾妃”,因为古代王妃全都是冠姓称呼,元妃这个称谓显得莫名其妙。

除了这些一目了然的用词谬误,癸酉本的诗词水准也相当低下,譬如黛玉写下的诗词居然连基本的平仄都读不通:

癸酉本,【第八十二回】“其二 薛涛——寂寞古华世事换,佳人羁怀自绝怜。懊恨此身非我有,怕临荒台泪难干”

但是癸酉本的文笔并非一直都保持在如此可笑的低水准,不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支持的读者了。

比如癸酉本第九十八回宝玉洋洋洒洒为黛玉写下数千字诔文,与通行本七十八回“芙蓉女儿诔”的楚辞写法遥相呼应;还有最终回写出了警幻情榜,共计108人,与脂评本里的记载全部吻合。要知道脂评本问世已经几十年,无数红学大师抓破头皮也写不出一个完整的警幻情榜,反倒是被这个文笔诡异的癸酉本写出来了,不知道那些所谓的专家脸面何在。

关于文笔问题,发布人何莉莉也给出了一个勉强合理的解释,声称是他和姐姐在摘抄过程中由于不认识许多繁体字,人为删去了许多句子,并对其他部分也做了改动,比如原本记载的《十独吟》其实仅剩两首,网上流传的其他八首都是他们姐弟的艺术加工。这也恰恰说明了为什么癸酉本的文笔会出现如此诡异的割裂感,情节上非常连贯,但文字运用上却像是好几个人写出来的,这正是由于多次的摘抄-转录过程中抄录人的不负责任导致的。

然而癸酉本的不实之处并不仅仅在于文笔,正如上文所说,它在情节上与脂批贴合的过于紧密,反而有几处地方出现了纰漏:

通行本,【第一回】“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批语:【甲侧】熙凤一干人”

癸酉本里的剧情发展:黛玉吊死在大观园的槐树上无人收尸,一年后化为白骨,宝玉回到大观园才将她安葬,随即当晚就和宝钗两人留在了大观园男欢女爱——从情节上来说,癸酉本与这两句诗的表面意思对应地异常精确,但不知为何完全忽视了“熙凤一干人”这句批语,把故事套在了宝玉和黛玉的头上。

同一回里贾雨村所作“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批语是“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癸酉本就安排了一个宝钗改嫁给贾雨村的情节。

这个情节最大的问题在于第一百零一回里贾雨村因为收了冷子兴的黑钱把薛蟠判了斩首之罪,宝钗和薛姨妈都痛哭不已,结果没过多久宝钗居然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迫不及待委身于这个杀兄仇人,读起来颇有一种为了与批语凑关系而强行乱配剧情的感觉。

还有面对流寇的疯狂屠杀,黛玉非但不怕,居然还站在了现代人的思想高度谈起了王道学:

癸酉本,【第九十三回】“……自古王道威严,鲜有体恤民众疾苦,倒像举国紧要惟他一人,万千百姓命若芥末,实则不然,民为贵、君为轻。如今兵临城下,不全在贼寇之责,然以暴制权,贻弊无穷,……历代更换,换汤不换药,百姓几时有过富庶平安?上行不义,下必效仿,王者以暴夺权,高呼‘天经地义’,百姓必然亦是学而习之,再以暴夺权,以不正教习民众,民众岂能心正?”

这样的言论从一个刚刚被匪寇劫掠家中的深闺少女口中说出,思想境界未免太高了点,改个名都可以冒充海瑞了。虽说在癸酉本里的黛玉是在影射崇祯,但前80回里的影射与暗示都是深藏于笔墨之间,绝无这种赤裸裸的表现方式。

所以,文笔问题还可以用摘抄者的失误解释,但故事剧情与前80回的割裂感却始终是阻挡笔者相信癸酉本乃正统续作的主要原因。


第四个问题:若为真本发布人为何遮遮掩掩胡乱篡改?

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笔者打算先对这本书的来历做一个大致推断:

1)现代人伪造说

可能性极低,伪造意义不明,无明确收益,要知道现代人已经没有几个愿意花时间去读红楼梦原作了,想靠续写古书去赚钱无异于缘木求鱼。

若为伪本,此书在情节上的考据功夫做得十分充足,工作量非常庞大(需要翻越数十个版本红楼梦的数百条批语来仿写,还要在古诗词歌赋上下苦工,还要熟读明末清初的历史记录),若为集团作案,则成本和收益更加不匹配。

事实上这个癸酉本发布至今尚未收回出版刊印的成本,而且网络上有完整的摘录,想看完结局一分钱都不用花;若是为炒作赚取名气,一方面要承担起被相关部门追查诈骗的风险,另一方面这样的炒作方式可谓拙劣,发布人何莉莉除了招来一堆骂名并无什么实质上的收益,因为支持他的人对他不愿公布真本颇具微词,而反对者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恨不能生啖其肉。真想靠红楼梦炒作自己的人也并不是没有,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查查一个叫唐国明的跳梁小丑,那才是借着红楼梦大名炒作自己的正确方式。

此书在网络上销量和口碑双双仆街,若为现代伪造者既不求名也不求利,只为博取骂名?

2)古代人伪造说:

红学界有部分学者持的是“晚清民国伪造说”的观点,认为这本书应当写于晚清民国时代,笔者认为可能性颇高。

首先书里描绘的乱世百姓不如刍狗的场景有如亲历,若非经历过乱世之人很难依靠想象写出那么多血腥残酷的场面,而自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经历的重重苦难恰好与书中的乱世景象不谋而合,其次这28回的内容反应了反清的思想,而对于清朝的痛恨和汉族主义的兴起也正是从晚清开始渐渐兴盛起来的,同时期的《扬州十日记》等渲染清军入关暴行的文章正是当时反清思潮的一种表达方式。

此外根据一些文学家的考证,癸酉本书中存在着一定数量的清末民国时期的流行用词,考虑到红楼梦版本的混乱,若是有人要根据多版本脂批来伪造癸酉本攻击清朝,那也并非天方夜谭。

3)真本说:

虽然癸酉本无论从情节上的前后呼应还是故事背景的惨烈渲染,都将前80回的格局提升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它依然不太可能是真正的原版结尾。

反清反流寇的基本框架设定在明末清初那个时代极有市场,几乎是完美迎合了民众的心境,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广泛流传屡禁不止——试想如果红楼梦仅仅只是一部讲述满清贵族家庭盛极而衰的故事,又怎会让那么多平民百姓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去收藏它传阅它呢?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文人,眼睁睁看着异族统治者依靠文字狱、毁书杀人的方式摧毁中华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化瑰宝,那心中的惨痛,只能寄托在文字之中,希望后人能够不忘旧耻光复中华。满清统治者则利用了红楼梦的大名,指派高鹗等鹰犬伪造续书,将一个国破家亡的悲剧改写成贵族世家的衰败故事,让故事的真相隐藏在了前80回曲折的笔法之中,这也未必不是一种可能性。

但正如笔者所论证的那样,首先发布人何莉莉公布的版本已经不是原版,而是经过原版手抄本—>他和姐姐的抄录—>金俊俊等网络发布人的抄录多次篡改的版本,实际上的原本究竟如何现在仍然是个未知数,且本身的剧情看似贴合原著和脂批,实际存在许多生硬和矛盾之处,有一种强行拼凑的不自然感。除非何莉莉能拿出底本并提供给权威机构鉴定,否则癸酉本真本说始终都只是一个没有说服力的推测罢了。

回到问题,癸酉本若非何莉莉等人伪造,那为什么他们不将原书上交有关机构,而是通过最容易让人诟病的网络摘抄的形式来公布呢?我觉得这只能是收藏者的私心所致,若国家所证为真本,则此书必被收回,若不愿交出,可以参照50年代靖藏本持有者的下场;若所证为当代伪作,则何莉莉等人颜面尽扫,还要背负重重骂名,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对于藏书人而言,将书籍的内容篡改后发出才是最好的选择,即让大家能够读到大致的结局,又不会降低藏书本身的价值,毕竟如果想看到原汁原味的后28回,只有发布者手中的孤本可查。


红楼梦传世以来,各路名家续书无数,但续书真的不像一般人想的那么容易。

脂评本一直都存在,通行本里的伏线读者随时都可以去解读,要写一个合理的续本,就像一张用大小珍珠串成的大网,大珍珠是主线,小珍珠是次线,若非写作功底极深之人绝无可能将这张网织好。

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87版红楼,集合众红学家之力(80年代的红学家各个都是真材实料),也只能勉强为一些主要角色安排了结局,其余绝大部分的伏笔均无交待。而且,现代的续书,都会从主要的那些脂评和伏笔里面来找线索编情节,很容易朝着封建家族没落、宝黛爱情悲剧这个方向下笔,根本不可能往反清悼明这个思想上去硬凑。

考据了近万字,还是没有得出一个真正的结论。所以也只能谈谈个人的读后感想。

在翻读癸酉本之前笔者曾大致搜索了一下故事梗概。当看到元春凌迟、贾环弑父、宝钗淫邪等情节时,可以用雷到无以复加来形容,甚至先入为主对此书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感。

读完全本时,笔者却又了一些不一样的感受。看似刻意的悲惨情节,让前八十回描绘的美好显得愈发的残酷,让全书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宿命感。癸酉本这二十八回实在是太惨烈,而且对满清罪行近乎直白的控诉,对历史毫不留情的揭露,也注定了此书无法赢得大多数读者的认可。

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一个封建王朝的文人不会高举反儒反道的思想旗帜昂首前进,所以“红楼梦反封建反礼教”这些口号拿到思想政治课本上写一写尚可,拿来做书本的注解简直就是荒唐可笑。相较之下,一本反清悼明的国破家亡史反而更符合那个时代人们的思想境界,也更能让那些亲历过末世的幸存者们读之为之涕泪。

红楼梦这本奇书理应拥有一个属于它的结局——但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除非有朝一日我们能挖掘出经过考证的完整善本,否则现在市面上所有的续本对我们而言都是伪作。相较于癸酉本,笔者还是更希望人们心中的红楼梦结局是通行本,毕竟癸酉本里描绘的乱世,字字带血行行带泪,放到今天供读者阅读未免有些不合时宜,更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

但是对于可以不带偏见去看待事物的读者来说,癸酉本是值得推荐的一个续本,只要你能像忽略那粗糙的文笔和吊诡的剧情走向,此书绝对能带给你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比起阅读通行本时的意兴阑珊,笔者在读癸酉本时的情绪可谓跌宕起伏。能够调动起读者的情绪让人感同身受,不正是一部成功的小说应该做到的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