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方药中《五常政大论》讲解7

 新用户33586458 2020-05-31
国医大师方药中黄帝内径运气七篇讲解(39)    国医大师方药中黄帝内径运气七篇讲解(39)     国医大师方药中黄帝内径运气七篇讲解(39)

中医语录
    中医的思维方式包括感、知、悟,但主要是悟思与感思,在知思范畴的辩证思维与以形式逻辑为推理工具的现代医学明显不同。中医的求索方法主要是取象比类,从容综合;而不是还原实证,定量分析。    
    中医的实践目标是促进人的生命过程的自主实现、自由发展与自行和谐,而不是干扰、替代或取消人为所能了解的部分生理功能。人自己拥有调理一切失和、化解一切疾病的本能。中医摄生与治人就是调动这一本能。中医是治人之道,而不仅是治病之学。人为本,病为标。病态过程与生命过程是不可分割的。对待疾病应像我们对待孩子一样,要善待、引导、教化他们,而不是杀死、战胜、消灭他们。     
                             -----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  付景华     
                           摘自其论文《中华医道与科学主义的世纪之战》


五、《五常政大论》讲解  7
 
    【原又】    
    敦阜之纪(1),是谓广化(2),厚德清静,顺长以盈,至阴内实,物化充成(3),烟埃朦郁,见于厚土,大雨时行,湿气乃用,燥政乃辟(4),其化圆,其气丰,其政静,其令周备(5),其动濡积并搐(6),其德柔润重淖(7),其变震惊飘骤崩溃(8),其谷稷麻,其畜牛犬,其果枣李,其色黔玄苍,其味甘咸酸(9),其象长夏(10),其经足太阴阳明,其藏脾肾(11),其虫保毛(12),其物肌核(13),其病腹满,四支不举(14),大风迅至,邪伤脾也(15)。

    【讲解】      
    (1)敦阜之纪    
    “敦卓之纪”,即j二运太过之年。六十年中岁运属于土运太过之年有甲于、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等六年。    
    (2)是谓广化    
    “广”,有普遍之义;“化”,即化生。“广化”,指一切物质皆在土的基础之上化生。张介宾注云:“土之化气,广被于物,故曰广化。”这是指土的企常作用。      
    (3)厚德清净,顺长以盈,至阴内实,物化充成。    
    “厚德”,指探厚之德,意即对生物最大的好处。“清净”,指安静、稳定。“厚德清净”,意即一切生命现象都是在土的基础之上化生,这便是土对自然界最大的好处。    
    “顺长以盈”:“盈”,有充实或成熟之义,意即在土的作用下,自然界万物能够按生}L序由萌芽而生一长而成熟。    
    “至阴内实”:“至阴,指:土本身的精微物质。王冰注云:“至阴,土精气也。夫万物所以化成者,皆以至阴之灵气生化于中也。”此句是解释土为什么能化生万物的道理,意即1..之所以能化生万物,因为上本身具备有能化生万物的精微物质。    
    “物化充成”:“物化”,即万物的生长变化。此承上匀,意即由于“至阴内实“.亦即土质良好,所以才能“物化充成”,亦即万物生长变化完全成熟。    
    以上是说明土的生化特性及其产生生化作用的道理。      
    (4)烟埃朦郁,见于厚土,大雨时行,湿气乃用,燥政乃辟    
    “烟埃朦郁”,指阴雨时烟雨苍茫的自然景象。“见子厚上”,“厚土”,指土体广厚。王冰往:“厚土山也,烟埃土气也。”此处是指万物的生长变化需要在土质肥厚的基础之上才能进行。“大雨时行”,“时行”,指应时而来,意即雨量适度。湿气乃用,燥政乃辟”,指在雨量适度的情况下,气候干湿正常,燥象解除。这也就是《五运行大论》中所谓的:“湿以润之。”以上也是指土气正常时的自然景象。    
    (5)其化圆,其气丰,其政静,其令周备      
    “圆”,指圆满;“丰”,指丰盛;“静”,指安静。此处是指在雨量适度的情况下夏令不致过于炎热。“周备”,指变化完全。全句意即在土气正常的作用下,万物生长良好,变化完全。自“是谓广化”起系此为止,都是说明土气正常时的气候及物候变化。至于这一部分文字何以放在“敦阜之纪”中来叙述,已如前述,这是先述其“常”,作为下文谈“变”的对照而提出来的。因此不能认为上述情况是属于土运太过之年的表现。      
    (6)其动濡积并稿      
    “动”,指变动;“濡”,指水湿,不‘并”,指兼并,此处指太盛;“濡”,同蓄,有积聚之义。“其动儒积并稚”,意即土运太过之年,该年长夏季节雨水太多,水聚成灾。这是土运太过,雨湿流行,湿气偏胜的反常自然景象。      
    (7)其德柔润重淖      
    “淖”,指稀泥、泥沼。“重淖”,即土地成为泥坑。“其德柔润一重淖”,意即土运太过之年,长夏雨水太多,地面成为稀泥,不利于谷物的正常生长变化。      
    (8)其变震惊飘骤崩溃      
    “震惊飘骤”,指大雨时的雷雨交加现象。“崩溃”,指雨太大时土崩水泛现象。“其变震惊飘骤崩溃”,意即土运太过时可以因暴雨、大雨、久雨而成灾。      
    (9)其谷稷麻,其畜牛犬,其果枣李,其色彭玄苍,其味甘咸酸。    
    “稷”为土之谷,“麻”为木之谷;“牛”为木之畜,“犬”为木之畜,“枣”为土之果,“李”为木之果,“黔”为土之色,“玄”为水之色,“苍”为木之色,“甘”为土之味,“咸”为水之味,“酸”为木之味。全句意即土运太过之年,由于雨湿偏汪,不但土类谷肉果菜的生长收成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胜复乘侮的原因,土太过必乘水,上太过木必然来复,因此水类及木类的谷肉果菜在生长收成上也要受到影响。      
     (10)其象长夏      
    “象”,即现象:“其象长夏”,意即土运太过之年,其反常现象主要表现在该年长夏季节。“其象长夏”与“其应长夏”之义相同。      
     (11)其经足太阴阳明,其藏脾肾      
    “足太阴阳明”,指足太阴脾经及足阳明胃经。“其藏脾肾”,指脾和肾。全句意即土运太过之年人体疾病表现在经络方面主要是见于足大阴脾和足阳明胃经。在脏腑方面主要见于脾和肾。其义前文中己屡作讲解,不再重复。      
    (12)其虫倮毛    
    “倮”,即倮虫,在五行归类上属于土。“毛”,即毛虫,在五行归类上属于木。“其虫课毛”,意即上运太过之年,不但属土的课虫在胎孕生长上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胜复原因,上太过,木来复之,因此属木的毛虫在胎孕生长上一也要受.到影响。    
    (13)其物肌核    
    “肌”,指多肉的果类;“核”,指中有坚核的果类。“其物肌核”,意即土运太过之年,不但属土类的多肉果类在生长收成上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胜复原因,属于木类的中有坚核的果类在生长收成上也要受到影响。    
     (14)其病腹满,四支不举    
    “腹满”,即腹部胀满。“四支”,即四肢。腹满与脾胃运化失调有关。四肢运功障碍与脾有关,因为脾主四肢;与肝也有关,因为肝为罢极之本。全句意即土运太过之年,由于其病在脾,所以可以在临床上出现脾病症状。由于脾病可以侮肝以及胜复原因,所以也可以在临床上出现肝病症状。      
     (15)大风迅至,邪伤脾也    
    “大风迅至”,指土运太过之年,木气来复的自然景象。土运太过之年,雨湿偏殷,大风一起,常常是云散雨停,积留的水湿,迅速被风吹干。用五行概念来说,这就叫“风胜”。这是自然气候变化上的自稳调节表现。由于风与人体肝的作用相应,风气偏胜时人休的肝也相应偏胜而出现肝盛乘脾的病理表现,可以使脾的作用受到损害,所以原文说:“大风迅至,邪伤脾也。” 
     
    【原文】    
    坚成之纪(1),是谓收引(2),天气洁,地气明,阳气随,阴治化,燥行其政(3),物以司成,收.气繁布((4),化洽不终,其化成(5),其气削,其政肃,其令锐切(6),其动暴折疡疰(7),其德雾露萧脂(8),其变肃杀雕零(9),其谷稻黍,其畜鸡马,其果桃杏,其色白青丹,其味辛酸苦(10),其象秋(11),其经手太阴阳明,其藏肺肝(12),其虫介羽(13),其物壳络(14),其病喘喝胸凭仰息(15),上微与正商同(16),其生齐,其病咳(17),政暴变则名木不荣。柔脆焦首(18),长气斯教,大火流,炎烁且至,蔓将稿,邪伤肺也(19)。
    
    【讲解】      
    (I)坚成之纪    
    “坚成之纪”,即金运太过之年,六十年中岁运属于金运太过之年者有庚午、庚辰、庚寅、庚子,庚戌,庚申等六年。其中除庚午、庚寅、庚子、庚申四年由于是君火或相火司天,火可以克金,可以因此构成平气不计在内以外,完全属于金运太过之年者,六十年中只有庚辰、庚戌两年。    
    (2)是谓收引    
    “收引”,即收敛,指秋季里由于气候转凉,自然界大部分植物生长现象停止,小的生物也不象夏天那样活跃,出现了一派收敛的自然景象。这是指秋天.里正常的气候及物候现象。’            (3)天气洁,地气明,阳气随,阴治化,燥行其政   
    “天气洁”,指秋大里气候晴朗。“地气明妙,指大地明亮,也就是秋高气爽。“阳气随”,“随”,作去字解,指炎热的夏天已经过去。右阴治化”,指秋天里天气逐渐转凉。“燥行其政”,指雨季已过,气候转为干燥。这是描述秋夭里的正常气候变化。  
    (4)物以司成,收气繁布      
    “物”,主要指植物;“以司成”,直译之即因之而成熟: 王冰注:“燥气行化万物,专司其成熟,无遗略也。”意即由于秋天气候转凉转燥,万物因之而完全成熟。“收气”,指收敛之气。“繁布”,指遍布各处。全句意即秋天里,气候转凉,植物至此已完全af}}熟可以收取,自然界普遍呈现出一片秋收的景象。这是描述秋天里的正常物候变化。      
    (5)化洽不终,其化成    
    此句不好理解。各家多按金运太过,秋气早至,化气不能终其用来解释。王冰注:“收杀气早,土之化不得终其用也。”张介宾注:“金之收气盛而早布,则土之化气不得终其令也。”张隐庵注:“秋主收而长夏主化,收气早布,是以化洽不终。”高士宗注:  “秋气早至,故化洽不终。”这些注解,我们认为不能令大满意。理由之一是:这一节除文首“坚成之纪”指金运太过属于反常以外,其它几句“天气洁,地气明,阳气随,阴治化,燥行其改,物以司成,收气繁布”等等,均是指正常的秋令变化。理由之二是:在“化洽不终”句后,紧接着就是“其化成”。既然是“土之化不能终其用”,那怎么可能“其化成”?我们认为,这里的“化”,是指“化生”;“洽”,应指融洽,亦即恰到好处;“不终”,指不过度。全句意即如果秋天气候物候完全正常,则长夏气候物候也就必然正常,因此在长夏时植物的变化完全,恰到好处。所以,原文在“化洽不终”之后紧接着就提出了“其化成”的问题。上述注家之所以如此注解,我们认为这是因为还没有能够从《内经》在文字写作上的特点来理解这句原文,以致把某些正常现象也作为“坚成之纪”的表现。    
    (6)其气削,其政肃,其令锐切      
    “其气削”,“削”,王冰注:“减也。”意即到秋天里,阳气逐渐消减。“其政肃”,指秋季气候转凉,植物凋谢,树叶飘零的自然景象。“其令锐切”.指秋季西风劲烈接一切的景象。全句意即秋天里西风劲切,荒草枯物,叶落树凋,自然界呈现出一片萧瑟楼切的景象。这也是对秋天正常气候和物候变化的描述。      
    (7)其动暴折疡痉    
    “折”,抬折断、断裂。“暴折”,指突然断裂。此处是指突然出现的肢体运动障碍,例如出现瘫痪等。这种症状属于肝病,因为肝主筋,主动。突发运动障碍,就好象筋腿突然断裂一样,所以张隐庵注:“暴折,筋受其伤。”“疡痊”,多数注家都认为是指皮肤疾患。“其动暴折疡疰”意即金运太过之年,由于金气偏胜,气候过凉,人体之肺相应受病。肺主皮毛,肺病首先传肝,肝主筋,因此在临床上可以出现上述皮肤及筋的疾病。      
    (8)其德雾露萧飔   
    雾露萧飔”,指秋天里的自然景象。应该说,这一句是对秋天正常气候变化的描述。此句捅在描述金运太过之中,仍是属于述常知变之意。 
    (9)其变肃杀凋零    
    “变”,指灾变。“肃杀凋零”,指金运太过时生物被杀灭的自然景象。“其变肃杀凋零”,意即金运太过之年,由于清凉太过,白然界过早地出现树凋叶落的肃杀景象,形成灾害。    
    (10)其谷稻黍,其畜鸡马,其果桃杏,其色白青丹,其味辛酸苦    
    “稻”为金之谷,黍为火之谷,“鸡”为金之畜,“马”为火之畜,“桃”为金之果,“杏”为火之果,“白”为金之色,“青”为木之色,“丹”为火之色;“辛”为金之味,“酸”为木之味,“苦”为火之味。全句意即金运太过之年,由于气候反常,不但金类有关谷肉果莱之类的生长收成受到影响,而且由于乘侮胜复的原因,木类、火类的有关谷肉果莱在生长收成上也要受到影响。      
     (I1)其象秋    
    意即金运太过之年,其反常现象主要表现在该年的秋季,与“其应秋”义相同。      
     (12)其经手太阴阳明,其脏肺肝    
    “手太阴阳明”,即手太阴肺经及手阳明大肠经。“其藏肺肝”,即肺和肝。全句意即金运太过之年,人体疾病主要表现于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由于金气偏胜,必来乘木,肺气有余,必然乘肝,因此金运太过之年除了临床上表现为肺的症状以外,还可以出现肝的症状。      
     (I3)其虫介羽      
    “介”,即介虫,在五行归类上属于金,“羽”,即羽虫,在五行归类上属于火。“其虫介羽”,意即金运太过之年,由于气候反常,不但属于金属如动物在胎孕生长方面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乘侮胜复的原因,属于火类的动物在胎孕生长方面也要受到影响。      
     (14)其物壳络      
    “壳”,即外有坚壳的果实。这类果实在五行归类上属于金。“络”,即中有脉络的果实,这类果实在五行归类上属于火。“其物壳络”,意即金运太过之年,由于气候反常,不但属于金类的果实在生长收成上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乘侮胜复的原因,属于火类的果实在生长收成上也要受到影响。    
      (15)其病喘喝胸凭仰息    
    “喘”,指气喘,“喝”,此处指喘息喝喝有声,“胸凭”,指胸部需要有物支撑t“仰息”,指仰卧时呼吸困难。“胸凭仰息”,即现在所谓的端坐呼吸。“喘喝”和  “胸凭仰息”,一般属于心肺疾病。全句意即金运太过之年,金气偏胜,火气来复,因此可以出现肺心疾病而在临床上表现上述“喘喝胸凭仰息”等症状。  
    (16)上徽与正商同      
    “上徽”,即少阴君火或少阳相火司天之年。“正商”,即金运平气之年。“上微与正商同”,意即金运太过之年,如果同年司天之气是少阴君火或少阳相火司天,则太过之金运,}.;}于火的承制作用可以构成平气。由于六十年中属于金运太过的六年,有四年均属于“上微”之年,因此,金运太过之年,实际.上多数均是平气之年,气候物候变化不大。      
    (17)其生齐,其病咳  
    “生”,指萌芽生发,“齐”,指整齐,此处指正常。“咳”,指I咳嗽。此句是承上句而言,意印金运太过而逢火气司天之年,偏胜之金气被火所克而不致太过,因此就不会乘木而影响春木之生。质言之,亦即因火气司天,气候不致于过度寒凉,因而不会影响植物的正常生长,所以原文谓“其生齐”。但是就人休来说,火盛可以刑金,心病可以及肺,因此在临床上仍可以出现咳嗽等肺病症状,所以原文谓“其病咳”。  
    (18)政暴变则名木不荣,柔脆焦首    
    “政暴变”,即气候突变。“名木不荣,柔脆焦首”,指气候太凉时所出现的树凋叶姜的自然景象。全句意即金运太过之年,由于天气暴凉,所以草木枯千。用五行概念来说,这就叫“金胜乘木”。      
     (19)长气斯救,大火流,炎烁且至,蔓将稿,邪伤肺也    
    “长气”,指火气,“斯救”,即自然调节,矫正过甚之凉气,以维持草木的生存口“炎烁且至,蔓将搞”,指在火气来复时又出现矫枉过正的火气偏胜的过热现象。“邪伤肺也”,指在火气偏胜时,由于火盛可以刑金而出现肺病的症状。用五行概念来说,这扰叫:“有胜则复”,“复己反病。”      

    【原文】    
    流衍之纪(1),是谓封藏(2),寒司物化,天地严凝,藏政以布,长令不扬(3),其化凛,箕气坚,其政谧(4)其令流注,其动漂泄沃涌(5),其德凝惨寒雾,其变冰雪霜雹(6),其谷豆褪,其畜俞牛,其果栗,枣,其色黑丹黔,其味咸苦甘(7),其象冬(8),其经足少阴大阳,其藏肾心(9),其虫鳞课(10),其物濡满(11),其病胀(12),上羽而长气不化也(13),政过则化气大举,而埃昏气交,大丙时降,邪伤肾(14)。    
    故曰:不恒其德,则所胜来复,政恒其理,则所胜阁化(15)。此之谓也。

    【讲解】      
    (1)流而之纪    
    “流衍之纪”,即水运太过之年。六十年中岁运属于水运太过之年者有丙寅、丙子、丙戌、丙申、丙午、丙辰等六年。    
    (2)是谓封藏    
    “封藏”,义与“闭藏”同。“是谓封藏”,指冬季里雪地冰川,多数植物不生不长,多数动物及昆虫之类因气候严寒而停止活动,匿伏过冬,以待来年。这就好象东西封存起来、躲藏起来一样。这是冬天里的正常现象。    
    (3)寒司物化,天地严凝,藏政以布,长气不扬    
    “寒司物化”,指冬季里之所以出现上述封藏的物候现象是由于寒冷的原因。“天地严凝”,指冬天里冰天雪地的白然景象。“藏政以布,长气不扬”,指冬天里动物匿伏和植物的不生不长的物候现象。这是解释冬天里为什么出现上述自然景象的道理。
    (4)其化凛,其气坚,其政谧
    “凛”,指寒冷,亦有可畏之义。“其化凛”,意即冬天里气候严寒,令人可畏。“坚”,指坚硬。“其气坚”,指冬天里的天寒地冻现象。“谧”(mi音密),有平静之义。“其政谧”,指冬天动物匿伏,植物不长,自然界出现一派平静现象。这也是描i;}冬天里的自然景象以及为什么出现这些自然景象的道理。 
    (5)其令流注,其动漂泄沃涌    
    “流注”,指水的流动输注。“其令流注”,其义与“静顺之纪”一段中“其政流演”的含义相同,仍指水的正常表现。“漂泄”,指水的漂荡奔流,“沃”,指水的泡沫;“涌”,指水势汹涌,王冰注:“沃,沫也。涌,溢也。”u其动漂泄沃涌”,指水太多时所出现的漂上泄下,波涌流急的现象。由于季节上的冬,气候变化中的寒,物化现象仁的藏,在五行归类上都属于水,因此这里是指水运太过。意即在水运大过之年,冬令来早,气候过度寒冷,属于反常现象。      
    (6)其德凝惨寒雾,其变冰雪霜雹    
    “凝惨寒雾”,指冬天里过于寒冷的气候反常变化。“冰雪霜雹”,指过于寒冷时的自然景象。全句意即水运太过之年,该年冬季特冷,出现冰雪霜雹过多的反常现象。    
    (7)其谷豆稷,其畜氮牛,其果栗枣,其色黑丹郧。其味咸苦甘    
    “豆”,为水之谷,“稷”为土之谷,“彘”为水之畜,“牛”为土之畜;“栗”为水之果,“枣”为土之果,“黑”为水之色,“丹”为火之色,“黔”为土之色;“咸”为水之味,“苦”为火之味,“甘”为土之味。全句意即水运太过之年,由于气候太冷,不但水类有关谷肉果菜生长收成要受到影响,由于乘侮胜复的原因,其它属于上类、火类的谷肉果菜的生长收成也要受到影响。      
    (8)其象冬    
    “其象冬”与“其应冬”同义,意即水运太过之年,其反常气候及物候变化,主要表现在该年冬天。      
    (9)其经足少阴太阳,其藏肾心      
    “足少阴太阳”,即足少阴肾经及足太阳膀肌经。“肾心”即肾和心。全句意即水运太过之年,由于冬令气候严寒,人体疾病在经络上主要表现为足少阴肾经及足太阳膀耽经,在脏腑上由于乘侮胜复的原因,除了肾病以外,还要考虑心病。      
    (10)其虫鳞倮      
    “鳞”,即鳞虫,在五行归类上属于水,“倮”,即课虫,在五行归类上属于上。“其虫鳞倮”,意即岁水太过之年,不但属于水类的鳞虫在胎孕生长方面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胜复原因,,属于土类的保虫在胎孕生长方面也要受到影响。    
    (11)其物濡满      
    “濡”,指中多粘汁的果实,这类果实在五行归类上属于水; “满”,指体肥肉厚的果实,这类果实在五行归类土属于土。“其物濡满”,意即水运太过之年,不但属于水类的果实在生长收成方面要受到影响,而且由于胜复的原因,属于上类的果实在生长收成方面也要受到影响。            (12)其病胀    
    “胀”,即肿胀,一般属于水饮不能正常排出体外面滞留体内的疾病表现,所以王冰注云:“水余也。”这种疾病一般多属于脾肾疾病。“其病胀”,意即水运太过之年,由于脾肾疾病而可以在临床上出现肿胀症状。      
    (13)上羽而长气不化也      
    “上羽”,即太阳寒水司天之年。“长气”,即夏长之气。“上羽而长气不化”,意即水运太过之年,如果同年的司天之气又是水,则是水上加水。这一年的气候,整个说来,就会特别寒冷。这样就会严重地影响农作物的正常生长。从五行概念来说,“羽‘,在五行归类上属于水,“长气”,在五行归类上属于火。水可以克火。水气太盛,则火从水化,因此生长严重受损。水运太过之年,同年司天之气又是寒水司天,岁运与司天之气在五行属行上相同为“天府”之年。天府之年气候变化剧烈,所以气候出现严重反常。    
     (14)政过则化气大举,而埃昏气交,大雨时降,邪伤肾也    
    “政过”,指水运太过。“化气”,指上气。“化气大举”,指土气来复。“埃昏气交”,指土气来复时湿雾如蒙的自然景象。“邪伤肾也”,指土气来复时,土气偏胜而又出现上来乘水的新的损害现象。      
    (15)不恒其德,则所胜来复,政恒其理,则所胜同化    
    这是对岁运太过之年的小结。“恒”,指恒守;“德”,指正常的物化现象。“不恒其德,则所胜来复”,意即岁运太过之年,由于气候偏胜反常,正常物候现象遭到损害,但是由于自然界本身具有的自调作用,因此出现相制方面的自调现象。这也就是前文听谓的“胜复”现象。“政恒其理”,“理”,指条理,此处指正常或恰当。“同化”,即所胜所不胜两方在物候上都处于正常状态。“政恒其理,则所胜同化”,意即五运按正常规律运行时,尽管五达之间虽然各有所胜所不胜的问题,但并不出现乘侮的反常变化,’而是各司其政,气候物候均皆正常。以春秋为例,春在五行_卜属于木,秋在五行上属寸、金。金与木的关系是相胜关系,即金可以克木。但是如果春秋两季在气候卜正常,则春秋季在物候上也完全正常,并不因为金木是相胜关系而出现乘侮胜负的反常变化。此句各家所注大致相同。王冰注:“恒,谓守常之化,不肆威刑。如是则克己之气,岁同治化也。”张介宾注:“谓安其常,处其顺,则所胜者,亦同我之气而与之俱化矣,如木与金同化,火与水齐育之类是也。”张隐庵注:“如政令和平,各守其理,则所胜之气同化矣。同化者,即春有吗条律畅之化,则秋有雾露清凉之政也。”高士宗注:“化气政令是政恒其理也。”均为此意。
      【述评】    
    本节主要论述了岁运太过之年中的气候、物候及人体疾病的变化规律。在岁运太过之年中,在气候变化方面,主要表现为气候不能与季节相应,气候变化较相应节令来早、偏盛,春天应温反偏热,夏天炎热倍常、热而太甚,长夏里雨水太多,秋天里寒凉太甚,冬天里异常严寒。在物候方面,春天里生而太过,夏天里长而太过,长夏里成熟太过,秋天里收成质量不好,冬天里寒冻太过,甚至冻死,影响第二年的再生长。
    在人体疾病方面,春天里肝气偏胜,脾胃受邪,夏天里心气偏胜,肺气受损;长夏里脾气偏胜,脾病及肾;秋天里肺气偏胜,肝气受伤,冬天里肾气偏胜,心气受病。如同前述,这也是一占人经验的总结,值得我们加以重视。需要特别指出来的是,这一节,连同岁运平气之年,岁运不及之年中的有关论述,虽然从方法上来看,几乎完全是以五行乘侮胜复立论,但从具体所论述的内容来看,则完全是气候和物候变化现象的观察总结。它着重地总结了自然界本身具有的自调自稳现象。这也就是原文所谓的:“不恒其德,则所胜来复,政恒其理,则所胜同化。”
    由此可以看出,中医基本理论体系完全是建立在对气候、物候、人体疾病客观变化的实际观察这一基础之上的。这也就是前文所述的:“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五行学说在中医学中的地位,则只不过是用来归类事物和说理的工具而已。
    (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