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要硬闯 / 文化 / 《红楼梦》:你是谁,就会遇见谁

   

《红楼梦》:你是谁,就会遇见谁

2020-05-31  红灯要硬闯
你是谁,就会遇见谁 来自十点读书 12:56

文 | 青衣  · 主播 | 维维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有一期《朗读者》中,董卿深情款款地说:

读不尽的《红楼梦》啊!

因为往浅了读,这是一个院子里的儿女情长;往大了读,这是一个朝代的盛衰兴亡。

书中最令人荡气回肠的儿女情长,应该是林黛玉和贾宝玉。

他们一见钟情,慢慢接触后发现,原来偌大个院子里,众多人群之中,只有彼此是知音。

然而,他们的相恋,并没有走到白首不相离的守候。

一个消香玉陨,另一个娶了不爱的人,无不令人感伤和悲叹。

人生最苦,莫过于“爱而不得”。

人生最美,也莫过于爱而不得的怀念。

像极了俗世中的我们,心中埋葬着纯洁不朽的初恋,依然笑中带泪,投入热气腾腾的生活。

初见的美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美好,应该是黛玉与宝玉的第一次见面。

黛玉看到的宝玉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似笑似嗔的翩翩公子。

黛玉想:“奇怪,像在哪里见过?”

在宝玉眼中,黛玉袅袅婷婷,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娴静如姣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的娇小姐。

宝玉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两个人不约而同生出似曾相识的情愫,在最好的年纪,遇到对的人,是最美的童话,他们是何等的幸运。

宝玉说得最多的话是:“我去看看林妹妹。”

他出门前去看,回家去看,夏天中午去看,下雪天夜晚,带着斗笠,打着灯笼也要去看一看。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说的是最美的初恋,也是宝黛之间的爱恋。

宝玉同薛蟠等人喝酒,行酒令时,宝玉唱: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挨不明的更漏呀!”

他脑海中一帧帧画面,全是黛玉娇弱的身影。

如《知否知否》中的台词:“不惦记着你,怎么能活得下去呢?”

宝玉担心父亲查功课,急得吃不好睡不稳,贾母命其他人帮他写字帖。

黛玉早写了一叠,令紫鹃悄悄送去。

宝玉挨了父亲的打,哭的最伤心的人是林黛玉。

她眼睛红肿,不敢见人,哽咽着说:从此以后,可改了吧。

我不擅长表达,以至于我习惯了揣测。去肯定,去否定,反反复复,后来我就变得敏感而脆弱。

回忆过往,谁不曾在青葱的年岁,奋不顾身地爱着某人,眼中梦里全是TA的好。

爱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来无踪去无影,如果在最好的年纪遇到真爱,别问理由,请深爱。

因为歌德说过:“初恋是唯一的恋爱。”

契合的灵魂

“单凭美貌而获得的爱,那爱情是非常脆弱的。”

真正的恋爱,需要契合的灵魂。

林黛玉论活泼开朗,比不过史湘云;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比不过薛宝钗。

为什么贾宝玉独对黛玉情有独钟呢?

宝玉的生活态度是欣赏世间的美,不为求取功名而读书,过闲云野鹤一样的生活,是典型的道家思想。

是庄子:宁愿做一只在烂泥里打滚的乌龟,也不愿意被放到高高的庙堂上祭拜。

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住在“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乡下,欣赏着“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风景,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在生活。

而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人,都看不惯宝玉“不思进取”的态度。

宝钗劝他在仕途经济上下功夫,他翻脸嗔怒;史湘云劝他用功读书,考取功名,他说:请姑娘到别的屋转转吧。

黛玉从来不说这样的“混账话”,因为黛玉主张“我只为我的心”而活着,宝玉暗暗把她视为知音。

三月的一天,宝玉带着一本《西厢记》在花树下读,一阵风过,落了满身、满书、满地的花瓣。

宝玉兜着花瓣抖在水中。

回头见黛玉,把花瓣扫起来,装入纱囊,埋在土里。宝玉看到喜不自禁。

黛玉问他看的什么书,宝玉瞒不住,二人共坐在花树下读“禁书”。

黛玉越看越爱,只觉得余香满口。

宝玉视黛玉的葬花为惊喜,黛玉不为宝玉看禁书而吃惊,因为他们有相通的灵魂,彼此懂得。

曾听说:“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真正的爱,是两个灵魂的互相仰望,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会心一笑。

爱而不得的遗憾

世上最美的初恋,大多有个浪漫美好的开始,凄迷伤感的结尾。

宝黛之恋,之所以令人伤感,也正因为两个如此相爱的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

宝玉为了紫鹃一句“黛玉要被接走”的玩笑话,大病了一场。

他因为丢失了玉,人变得恍恍惚惚,即便是这样,有人开玩笑说给他娶林妹妹,他笑得合不拢嘴。

看到迎娶的新人旁边站着雪雁,认定了自己真的美梦成真,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然而,等他醒悟到娶回来的是宝姐姐,而林妹妹早已仙逝的事实。

宝玉的伤痛到了极致,他看到黛玉的丫鬟紫鹃,想起她;看到潇湘馆中泪痕斑斑的翠竹,想起她;看到绿纱掩映的轩窗,想起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古今中外,多少有情人因不能长相厮守,而宁愿舍弃生命。

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都是因为现实牢固的壁垒,无法走到一起,演绎了千古悲情故事。

没有结果的初恋,最终都成了心头的朱砂痣,皎洁的白月光,因为遗憾变为永恒。

如果真的在一起,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吗?

答案是不一定的,有太多的爱情故事,会像司马相如和卓文君那样,义无反顾的为了爱情而私奔。

等司马相如发达,第一个念头是休妻。

卓文君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罢了。

初恋,值得怀念,终成眷属的初恋,常会变成悼念。

所有的王子娶了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都是骗人的童话,绝对不是真实的人生。

现实中,再美好的初恋,走进了婚姻,大多在一地鸡毛中争吵,在无数次想离开对方的想法中挣扎。

最后,在流泪到天明后默默忍耐,在无数次伤心后选择妥协。

真正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是经过了百炼成钢,变成了绕指柔。

罗曼·罗兰说过:

初期的爱情只需要极少的养料!只须彼此见到,走过的时候轻轻碰一下,心中就会涌出一股幻想的力量,创造出她的爱情。

一点极无聊的小事就能使人销魂荡魄。

一见钟情的初恋,属于少男少女懵懂的青春。

林语堂与陈锦端初恋失败后,哭得瘫软说: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然而,当他与爱妻廖翠凤结婚,烧掉结婚证,发誓从此不离不弃,直到金婚纪念,他说自己谈了一辈子的恋爱。

一个人的心中可以怀揣着最美的初恋,默默怀念,最终还要回归现实,过踏实平凡的生活。

遇见相见乍欢的初恋,灵魂契合的伴侣,付出一腔热血,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如果有缘结为连理,请记得当初的誓言。“请不要失望,平凡是为了最美的荡气回肠。”

如果不能,也不用遗憾,因为一个人收藏了你无处安放的青春。

在心深处有一颗朱砂痣,窗前一段白月光的珍藏与怀念,那是生命别样的馈赠。

“你的世界,我只是路过的幸福。”

已足够美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