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工布王子(长篇连载)第十二章 夜遇“恶魔...

   

工布王子(长篇连载)第十二章 夜遇“恶魔”

原创
2020-06-01  马兴鹏

工布王子(长篇连载)

第十二章 夜遇“恶魔”

王妃格珍有微服私访的习惯,而且,还不喜欢带卫士。

这很危险。

卫队长多布杰多次提醒她,可是,她总是听不进去。

但是,后悔,往往在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发生。

王妃格珍此刻的心情,可用后悔两个字来形容。

早知道就不要拖得这么晚才回宫,而且还是只身一人!

要不就接受女仆阿秀啦的提议,让她早点派人来接自己回宫也好;再不就在今天出门时,让武艺高强的卫队长多布杰陪同自己。

事到如今,王妃已没有后悔药可吃,只有依靠自己来对付面前的困境了。

时逢乱世,一个人漂亮女人游荡在外面,难免会遇上这样那样的麻烦事。这不,她就遇上了。

时间已是午夜,暗黑的市街上,不时晃荡着游玩的寻欢客。

女扮男装的王妃格珍在大街上走着,不时拿眼向四周张望。前方不远处出现几个身影,从他们的举止行为,一看便知是街头恶霸、混混。他们在深夜的街市上肆无忌惮地大声喧哗着,时不时从街上捡起个石头什么的,砸向任何一个他们看不顺眼的目标,街面上的店铺、穷人家的窗户,每一次投掷,总能惹来一阵惊呼声或叫骂声,也惹来他们一阵阵大笑,这正是他们所想得到的效果。

真是世风日下呐!王妃想着,先王阿吉杰布在世时,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他们来到了王妃格珍面前,将她团团围住。

小哥,我们兄弟几个想找个普姆(藏族对年轻女子的称呼)乐乐,可现在哥哥们手头太紧,啥乐子都找不成,不如你让我们兄弟几个乐一乐好了。瞧你这身细皮嫩肉,粉嫩嫩可爱的脸蛋,代替那些差劲老丑娘们,绰绰有余了。

混混们并没有发现王妃格珍是个女的,这让她稍放宽心。

躲开毛茸茸的脏手,王妃格珍忍不住想吐出肺中秽气,这些人渣活在世上根本就是多余!

别躲嘛,小哥。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们就不会弄伤你那身细皮嫩肉。另一家伙伸开双臂,拦阻她的去路。

住手!明知一敌三的胜算不多,但是王妃格珍实在忍无可忍,只好抽出袖中防身的匕首,你们要再逼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哟,我怕得直发抖呢,小哥。你那可爱的小手,不适合揣着剑,要揣就揣我的这把吧!来,把那危险的东西交给我!

一个瘦长脸的家伙空着手想要抢下王妃格珍的匕首,王妃毫不迟疑的给了他一刀,那长脸的家伙惨叫了一声,像只被活宰的鸡一样嘎嘎叫个不停。

我受伤了,痛死了,老大!老大!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长着毛茸茸手的家伙一打手势,兄弟们,上!扒掉他的衣服!

住手!放开我!住手!放开我!

一人难敌四手,饶是王妃格珍再如何拼命反抗,她那不习于练武的瘦小腕力终究是被人摆平了,匕首也被夺去。正当她心想自己大势已去,要真是在暗巷破街内被这些恶徒们给玷污玩弄,还不如……她本来已经要咬舌自尽,但……

尼玛,我看到几条狗在挡道?

我的王,那不是狗,是人。

喔,好狗不挡道,你去我清理一下!

是,我的王。

长脸汉听到那几句对话,已经气得咬牙切齿:谁敢打扰老子的乐子时间,不知死活多管闲事的家伙,让大爷们好好地教训一下你们,在我的地盘上,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都没有我大。

满身肥肉的壮汉从王妃格珍身上跳起来冲到那几个说话的人。他凶神恶煞地挥舞着拳头,要与他们算帐。

不过眨眼的功夫,王妃格珍便看到方才那几个神气活现的恶霸们,现在个个涕泪纵横的跪在地上求饶着,脸上鼻青脸肿不说,其中那个长脸老大的手臂还不自然的屈着,怕是断了。

饶命呀,大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老人家,求您高抬贵手,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们条生路吧!拼命磕头求饶的麻子脸小混混一边扶着他老大,一边哀求道。

三、四名高壮的侍卫簇拥,还伴着几名貌美的工布女子手提灯笼跟随在后,一名相貌丑陋的人走冲着身边的人说道:尼玛,剥下那些不识好歹的家伙的衣服,让他们感受一个下惹恼大爷的滋味。

王妃吃了一惊,那人竟然是独眼龙罗布!

遵命,我的王。

王妃格珍瞠目结舌的看着刚刚还恶形恶状的几名大汉,刹时间被那些侍卫们给剥了个精光赤裸,在寒风中抖颤着。

还不快滚,等着工布王驱赶吗?

面貌凶恶的侍卫咆哮一声,那几个混混登时脚底抹油,一溜烟消失在了夜幕中。

王妃格珍暗自叫苦不迭,没想到刚离开狼窝,又进了虎穴!她在脑子里想着脱身之计,这时,独眼龙罗布来到了她的身边。

喔,我以为自己在英雄救,想不到却救了个奶油小生。那些家伙饥不择食到连人都不放过呀!

独眼龙罗布突然把手伸到王妃格珍的下巴处将她的脸抬高。方才暗光处没瞧清楚,可真是清秀的一张脸,怪不得先前那些恶贼会起那般邪念,我说小哥你深夜出门还是得多小心,万一今日不是遇上我们,那可真是危险。嗯?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面熟?

你!王妃格珍震怒地挥开他的手。好个无礼的家伙!

身旁的侍卫一下子就变了脸色,怒斥:大胆,你做什么!

王妃的声音再一次引起了独眼龙罗布的注意,他凑近她并认出了她。

哈哈哈哈!”,独眼龙罗布一阵大笑。

我道是谁,原来是嫂子!不,是夫人,你可真有雅兴呀,竟然一个人深夜在大街上闲逛,是不是耐不住寂寞,想男人了?

接连两次刺杀未遂,使独眼龙罗布暴怒不已。他再一次把手下叫来,逐个训斥一通,大骂他们无能、饭桶,是一群废物。等到把他们一个个折腾够了,独眼龙并不善罢干休。他决定亲自出马。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夜在街上巧遇王妃格珍,独眼龙罗布大喜过望,岂能放过她?

见独眼龙罗布认出了自己,王妃边珍便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

放肆,给我滚王妃立声呵斥。

哈哈哈……独眼龙罗布一阵狞笑,你可是我的夫人呦,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去找别的男人,白白地让给别的男人,而自己却不去享受。

无耻!

哼!独眼龙罗布大手一挥,把她带走!

放开我!放开我!

任凭王妃怎样挣扎叫骂,她还是被那些侍卫架起,连拉带扯地带到了独眼龙罗布的住处,被关到了一个密室。

门一关上,王妃稍稍松了一口气,赶紧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她可不想被独眼龙罗布糟蹋。当务之急就是要逃,可唯一的出口已经被锁上了!

焦急的四下里看着,一眼瞄到西面墙壁上挂着的镜子,又看了看地上的砖头,顿时有了主意。

一分钟后,手里有了锋利的武器。她拿着利器悄悄躲在门口,伺机而动。

不久,独眼龙罗布熟悉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她紧紧握着手里的东西,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她猛的冲过去,扑向刚迈进房内的独眼龙罗布——

按她原来的想法,出其不意的冲出去后,直接将独眼龙扑到,然后要毫不手软的用利器切开他的脖子。

然而,冲是冲上去了,身体前倾准备将他压倒,却在撞到独眼龙犹如钢铁一样硬的身体后,他纹丝不动,而她自己却因为巨大的反作用力往后弹去,扑通一声,屁股着地,整个人重重的跌在地上。

独眼龙剑眉一蹙,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衣领,刚往上一拉,顿时,衣服发出一阵撕裂声。王妃重新跌在地上,而他的手里留有几片破布。

王妃尖叫着,双手立即环在胸前,虽然她身上还有衣服遮掩,但身体处的重要部位还是暴露无疑。她紧咬着唇,一言不发,愤怒的瞪着他。

还需要遮遮掩掩吗?该看过的我好像都看过了!独眼龙邪魅的笑着讽刺,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邪气。

你最好放了我!她竭力控制着自己愤怒,否则,有你好看的!

独眼龙呵呵笑了一下,在这里,我才是主人!有权利命令你!

说着,俯身想将她抓起,她眼里的怒火瞬间变浓,这个令生厌的杀夫仇人应该去死!

这一念头刚一冒出,她趁他弯腰之际,整个上身倏的抬起,纤细的手臂迅速一挥,一点明亮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直接朝着独眼龙的脖子飞去。

独眼龙无动于衷的看着她,若无其事的稍一抬手,就在锋利的镜片即将碰到他的脸之际,啪的一声,大掌扣住了她的手,狠狠的一捏,伴随着一声痛呼的惨叫,镜片掉在地上。

夫人,嫂子,看来,你还没受到教训!他用力捏着她的手,顺势将娇躯拉近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王妃拼命的挣扎,疯狂的踢打他的同时大声嘶吼: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他身上的工布服很厚,很硬,还挂着一些金属制的装饰,在她挣扎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摩挲着她裸露在外的稚嫩肌肤,很快,一股股火辣辣的刺痛感传遍全身,疼得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金发独眼龙哈哈的大笑着一把将她抱起,朝着密室里放置的床走去,嫂子,我日夜都想着你,这次机会难得,你得从了我!

——

一声响!

王妃被扔到床上,正欲爬起,独眼龙重重的身躯就压了上来。(未完待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