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英才 / 写作知识 / 旧时上饶的回忆一一我所知道的私塾

   

旧时上饶的回忆一一我所知道的私塾

2020-06-02  唯我英才

说起读私塾来,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起早年电影上呈现的情景。比如先生总是扳着面孔训导着学生,以显示为人师者的威严,在教学习文的同时少不了那摇头晃脑,自我欣赏式地拉着长声,唸着那早已滚瓜烂熟的古文词句。而学生们却是都是一付诚惶诚恐、唯唯诺诺、毕恭毕敬、俯首帖耳的样子的。

在这篇文章中,我要说的是我亲历眼见的一个私塾里的故事,看看他们是怎样教书育人的。那是在解放前夕的上饶,我在北门村南口那个私立的"崇德小学"上学,有一天下大雨,第二天早上上学时,学校临时决定要修我们班漏了雨的那个教室,为此给我们班放假半天,于是我和同学们听说后都高兴极了,我们又可以去疯玩了,出了学校,当我们结伴走到学校东边不远的一条巷子里时,突然看到一堵高墙因为下大雨而被雨水冲倒了,露出了院子里面的房子,並从那房子里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出于好奇,我们小心地翻过不高的断墙走近一看,那房子里布局和人员的情景,脑子里突然闪现“私塾"二亇字来,早就听大人说过这"私塾”怎么怎么地好,现在的“洋学堂"如何如何地比不上它,看来今天真的让我们遇上了。我们透过木制的窗棂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看见在正面的墙上贴有孔子的画像和写有“天地君亲师"红底金字的贴纸,下面的条案上摆着一个点着三根香的香炉,还有一些放在盘子里的水果,后来才知道那叫供品,是敬奉孔子先师的,它两边各有一座腊烛台,上面各插着一支很大的红腊烛,虽然剩了多半截,但是并没点着,在左右腊烛台的外边各放着一个瓷制的园柱型的帽筒,上面插着鸡毛掸子什么的,因为那天是阴天,屋里的光线比较暗,但也能看清那条案前有一张八仙桌,桌子后边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教书先生,他身穿一件那个时候常见的黑布长袍,上身穿着一件黑绸缎子做的马掛,显得那么老气横秋,头上真的戴着人们常说的那种教书先生爱戴的瓜皮帽,鼻梁上架着一付老式的眼镜,桌子上放着那文房四宝和授课用的线装书本,在他的右手边不远处的桌子上还有一只铜制的水烟袋,除此之外就是那既能用于打人也可用拍桌子警醒学生用的戒尺了,那时我们管它叫竹板,它有一尺多长一寸多宽。在这先生面前的八仙桌前方,面对着先生,各有几张长条桌,每张桌子后面坐着两个学生,一共有八九个学生吧。桌子上摆放着各自的书本和笔墨用具,但很少见到我们常用书包,大多数学生用的是块很大的方形兰布用来包裹书本的,我看过他们用它包书的过程,在包书之前先将书本整理好,再用两块和书本宽窄相同的木板把书夹在中间然后用布从两侧捲紧挷好,那布的另两个角互相打结后就可背在身上了,再说那毛笔和砚台,在用后都要清洗干净,擦干后再放入专门备好的布袋里,然后手拎着它来回上学或者是回家的。这些都是问到他们时听他们说到的,因此也记在心上了。

再看那先生授课时,嘴里拉着长声,隔着眼镜能看见他迷着眼睛,慢条斯理的,很有韵调地唸着那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古文词句,唸到高兴时确实是摇头晃脑很得意的样子,按现在的话说就叫做进入角色了吧。当先生唸完一段课文后,学生们就照本宣科地看着书本的课文齐声重复地唸上一遍,然后先生讲解一下课文的内容和意思后,再向学生提问,过了一会,先生可能累了或许烟瘾上来了,于是就安排学生们自己去熟悉背读课文去了,先生让学生背的课文都是前一天所授之课,那背书是学生过关之时,真有背不过的,先生除了训斥接下来真是会打手板的,这是稍后先生离开时学生们小声告诉我们的,这次还好没遇见他们背书,此前我们早已看了一会,那时先生也看到我们了,可能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並没有管我们,当他拿着他的水烟袋去后屋歇息去那一会,那群学生看先生走了,就急忙打招呼开门让我们进去了,看到他们的穿戴各有千秋,有穿老式长袍的,也有和我们穿的相同的上下身衣裤的,我们看了他们的书本,记得就是常说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之类的,有几个年龄大的那书就不一样了,比如"大学"、"中庸"、"论语”之类的了,不过这些书都是用那种颜色发黄的毛边纸印刷的木刻版的老式线装书。比起我们上学用的白报纸铅印的书来,显得古老而陈旧多了。看来这这私塾里也搞教学多部制和分大小班的呀!再看看他们的作业,那全是用毛笔写的大小楷和抄写工整的课文,他们个个的书法写的就是和我们上"洋学堂”的学生不一样的,写的又工整又好看,他们也看了我们书包里的课本,看了语文书中的课文脸上露出了惊喜羡慕的样子来,看来这两种教育是各有千秋的,我们有算术课,而他们学的是打算盘,也就是现在说的"珠算”课,在写字上我们确实不如他们,尽管那时我们每天午饭后也写一篇大楷或小楷,但这字确实不如他们写的好,因为他们字写的不好也要挨打的呀,而我们就沒有这么大的压力,我们在写大楷时,写的好的字老师往往会用红朱笔打红圈以示表扬,写的更好的字,老师会打上两个圈的,那双圈字要是多了,往往是会拿以示人或向家长邀功请赏的,即使字写的差了,也只是挨老师训斥,但不至挨板子打的。

不知不觉中,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那位先生又回到学堂里来要继续讲学了,我们也很自觉地离开了那里,随后我们各自回家了。在以后不久我在去同学家的路上又遇见过一亇私塾因为知道怎么会事了,就大概地看了一下,那布局那师生的配置都大同小异,看来这私塾有传承还有一定模式的,要不怎么会流传千百年而久盛不衰呢,只有在新中国,社会进步了,代表落后的、旧的教育制度的私塾才会从历史上彻底消失了。

为了配合和更充分地了解此文,特摘录以下图片供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敬请告之即删!









2020年6月1日夜写于古城保定特以记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