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明月图书馆 / 待分类 / 贾母:身有文艺范,心怀仁爱情

   

贾母:身有文艺范,心怀仁爱情

2020-06-03  高天明月...

作者:康天杰    来源:红楼梦赏析(ID:hlm364)

贾母是贾府最高统治者。她是被众人环拱在中央的“老祖宗”,有着无上的权威;她也是很有趣味的老人,从容优雅,富有品味。她有着良好的文艺素养,年龄虽大,却不呆板,生活富贵,却不庸俗,是个很有“文艺范”的“老清新”。满身的“文艺范”,让她把琐碎平淡的生活过得极其精致,也让她多了几分仁爱,几分温厚可亲。
布置房间见品味

贾母说:“我最会收拾屋子”,“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们看她给林黛玉、薛宝钗收拾房间,精致讲究,很有品味。

潇湘馆里翠竹森森,贾母一下子就感觉到林黛玉房中的绿窗纱与整个院中颜色不协调。“这院子里头又没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绿纱糊反倒不配。”林黛玉本就多愁善感,冷色调的竹子和冷色调的窗纱更容易让人感到凄清悲凉,更容易让林黛玉伤感。她让凤姐“拿银红的替她糊窗户”。银红是暖色调,会使房间多一分亮色,多一些暖意。

关注窗纱颜色,既是贾母对房间色彩搭配的讲究,也是她对外孙女无微不至的关爱。

贾母对窗纱名字的解说,形象生动,很见文化底蕴。“软烟罗”“霞影纱”,名字充满诗情;“雨过天青”“秋香色”,颜色充满画意。不用见窗纱,只通过贾母的口,我们就能感其形、识其色、闻其香,感受到窗纱那如烟雾轻扬,霞光摇曳般的曼妙美丽。

薛宝钗的房间“如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素净有余,缺乏生机,全不象女孩闺房。贾母就吩咐鸳鸯:“你把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照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拿来,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石头盆景玲珑清新,墨烟冻石鼎古朴高贵,纱照屏文雅秀气,再加上素雅的白纱帐子,整个房间摆设疏密有致,参差错落,厚重中透着灵动,“又大方又素净”,与蘅芜苑山石奇草搭配和谐,也契合薛宝钗稳重端庄、藏愚守拙的性格。

既注重摆设物品的精心选择、巧妙搭配,又注重环境与性格的和谐统一,需要很好的眼光和素养。

对比一下王夫人、王熙凤的房间,更显贾母的不俗。王夫人房间中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半旧的弹花椅袱”,以半旧的青色做主色调,虽显得简朴,但带着陈腐气,全没有大家女主人气象。王熙凤住处是“满屋里的东西都是耀眼争光,使人头晕目眩”,“悬着大红洒花软帘”,“铺着金线闪的大坐褥”,颜色很是鲜亮,珍宝琳琅满目,固然很是富贵,但含着庸俗气,缺乏欣赏品味。

欣赏乐曲见雅致

罗根说:“耳朵听到的旋律是美妙的,但听不到的旋律更美妙。”贾母也是欣赏乐曲的高手,她随意导演的音乐戏曲小剧,把“听到的旋律”和“听不到的旋律”巧妙结合起来,清新脱俗,富有情致,其艺术水准绝不次于一个热心“票友”。

在大观园中,要听家中小剧团演奏。贾母吩咐:“就铺排在藕香榭水亭子上,借着水音更好听。回来咱就在缀锦阁底下吃酒,又宽阔又听的近。”乐声悠扬,水声潺潺,荷香幽幽,笑语盈盈,交融出一个瑰丽的世界。

五十四回中,贾母会同薛姨妈、李婶娘摆宴席庆祝元宵节,让家中小戏班子演奏助兴。她不让锣鼓齐鸣演员全套披挂进行表演,“少不得弄个新样儿的。叫芳官唱一出《寻梦》,只用、箫和笙笛,余者一概不用。”叫葵官唱《惠明下书》“也不用抹脸”,“若省了一点儿力,我可不依。”演出效果非常之好,听得“众人雅雀无闻”,薛姨妈感叹:“实在戏也看过几百班,从没见过只用箫管的。”

胸中有丘壑,随意铺排便成风景。看似随手点化,却能点铁成金,成就神奇。一个老太太,随手就能应情应景编排出一些新花样,不落窠臼又恰到好处,没有深厚功力是做不到的。这深厚功力来自她生活在上流社会有着广博的见识和丰富的阅历,更来自她自身良好的艺术修养。

七十六回中,贾母带着家人中秋赏月。这时贾家颓败之势已经显现,众人兴致不高。“因夜深体乏,且不能胜酒,未免都有些倦意。”贾母让吹笛助兴,也很有新意。她说:“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吹起来,就够了。”

 

这样效果不错。“正说着闲话,猛不防那壁里桂花树下,呜咽悠扬,吹出笛声来。趁着明月清风,天空地静,真令人烦心顿释,万虑齐除,肃然危坐,默然相赏。听约两盏茶时,方才止住。大家称赞不已。”这样的意境,真有些“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感觉。

至于她让“须得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听”,以至于众人感到“越发凄凉”,“大家都寂然而坐”,“不禁伤感”。凡事过犹不及,雅致到了极致,难免会流露颓伤,正如贾府繁盛到了极点,必然走向衰败。可能曹公也要借这“一缕笛音”暗示“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贾家即将败落的命运。

酒令笑话见修养
《红楼梦》中多次写到行酒令的场景。为宝玉过生日,一群女孩子在怡红院掣花名签喝酒,一句句精美诗文暗示了她们的命运。在冯紫英家,贾宝玉蒋玉菡等行酒令,薛蟠出尽了洋相。酒令虽也是雅俗共赏的游戏,可没有一定的文化功底也玩不来。

在大观园摆宴席时,贾母提出“今日也行一个令,才有意思”。这种酒令要求“无论诗词歌赋,成语俗话,比上一句,都要合韵”。贾母的酒令是“头上有青天”,“六桥梅花寒彻骨”,“一轮红日出云霄”,不算新奇文雅,但恢弘大气,朴实中含有哲理,很切合她的身份。

对酒令时,才思敏锐的林黛玉怕被罚忙乱中说出了《西厢记》里的诗文,迎春一开口便“错了韵,而且又不象”,王夫人更是由鸳鸯代说过关,稍加对比,更能看到贾母的内涵和修养。


贾母讲笑话也极有水平,既有笑料,又有深意。元宵节家宴上,她讲了“十妯娌”的笑话,说小婶子“聪明伶俐,心巧嘴乖”是“吃了猴子儿尿”。贾母的笑话肯定是有所指的,是借机和王熙凤开个玩笑,显示对她的溺爱?还是借九个妯娌对小婶子的抱怨委婉告诫王熙凤过于聪明伶俐会导致众人厌烦,要学会藏愚守拙?薛姨妈说:“笑话儿在对景就发笑。”贾母的笑话调侃中带着睿智,可谓极品。

王熙凤以会讲笑话著称,但她讲时“数贫嘴的”时候多,往往有头无尾,很煞风景。贾政向来严肃呆板,冷不丁讲了个“男子为老婆舔脚”的笑话,倒人胃口,颠覆了他的形象,显得不伦不类。贾赦讲笑话更是不看对象,讽刺母亲偏心,贾母疑心,众人堵心,他简直就是个脑残。

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贾母的雍容气度,王者风范,来自她是贾府最高统治者,拥有绝对权威,更源于她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良好的文化素养。
文化滋养出来的是仁爱

在贾府女主人中,邢夫人多些呆气,拘泥执拗;王夫人多些戾气,冷漠无情;王熙凤多些世俗无赖气,泼辣狠毒。贾母身上则更多的是平和之气,仁爱厚道。这种品格,和她阅历丰富、老道沉稳有关,更是她丰厚的文化底蕴滋养出来的人性光辉。

平儿这样说贾母:“我们老太太最是惜老怜贫的,比不得那个狂三诈四的那些人。”这话有奉承意味,但也说明贾母是个宽厚的人。同是背后的话,周瑞家的不是就说王熙凤“待下人未免太严些”吗?贾母对刘姥姥,不嫌弃,不捉弄,带着她在大观园尽兴游玩,自己“叫风吹病了,躺着嚷不舒服”也没有半句抱怨。她对刘姥姥的态度要比王熙凤友好厚道的多,她是贾府中待刘姥姥最真诚的那个人。

贾母的口头禅是“可怜见的”。对那些小戏子、小孩子,她真诚地疼爱。为薛宝钗过生日时,她喜爱演小旦和小丑的演员,“细看时,益发可怜见的”,就“令人拿些果肉给他两个,又另赏钱”。元宵节开家宴时,她说:“将戏暂歇,小孩子们可怜见的,也给他们些滚汤热菜的吃了再唱。”中秋夜,她“便命斟一大杯酒送给吹笛之人,慢慢的吃了再细细的吹一套来”。赵姨娘还骂戏子“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贾母对她们没有半点轻贱之意,透着关爱和温暖,实在难得。

在清虚观打醮时,面对被吓着的小道士,“凤姐便一扬手照脸打个嘴巴,把那孩子打了一个斤斗,骂道:‘小野杂种!往哪里跑?’”贾母则吩咐:“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呢。”让贾珍“给他几个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修养情怀判若云泥。

贾母说“那些吃斋念佛的事我也不大干”,这却不影响她是个有佛心的人。哪怕是以铁腕惩处聚众赌博吃酒的人时,她也细加剖析,讲清道理,行事果断,态度温和。王夫人以吃斋念佛自居,但她打金钏,骂晴雯,口出恶言,行为暴戾,比贾母相差远矣。王熙凤自恃聪明,言语粗鄙,刻薄寡恩,更是难以望其项背。女主人人品素养一代不如一代,也是贾府没落衰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