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折枝 / 含英咀华 / 大智至簡

0 0

   

大智至簡

原创
2020-06-03  文苑折枝

   题记:人沒有在意的時,花開花落都是寂寞;人若在意時,落英也傷懷。

   

  


記得母親晚年的時候,給她錢,她總是不要。說:“吃穿用度都有,我要錢做什麼?”

“存起來嗎?子孫賢,不要存錢。”

 給她添新衣服,她风趣推卻:“人年紀大了,老了,就人老珠黄了,還想年輕漂亮的面皮,就成妖怪了。”“衣以敝體,禦寒、素淨、整潔就行,何必添新的。”

“人越活,年紀越大,活的求簡,無負擔,心無负荷,輕鬆、快樂。”

她活到九十二歲,彌留時身無一文,那樣自自然然,離開了我們。

我奉養母親的時候,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越老、越智慧、越簡潔、越清明,越輕鬆。

她吃得簡單,一菜一湯,一粥一飯就可以了。從來不吃補品,不吃藥,親戚買什麼補品,她轉送給鄰里。

她有不舒服的時候,我要去請醫生,她拒絕:“不必大驚小怪,不舒服了,身體裏面有個醫生,管著呢?”

她的話,讓我回憶;我們七姊妹小時,連溫飽都不得,還有什麼錢看病?作藥?感冒,熏香草水熏熏就是了;拉肚子,吃開水就得了;發燒了,母親一條將濕毛巾塌在頭上,給我們壯膽說:“不要怕,躺下睡一覺就好,身體裏給你殺病毒了!”

窮人的孩子命做主,我們七姊妹遇上三病兩痛,就是這樣挨著,拉扯大的。

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那是培養我們自身的免疫力。

我感謝母親,她不但給了我的生命,還給了我愛護生命的法寶,不斷地提高自己的體質免疫力。會過頭看自己,一生中有過三個地方的毛病:一是我在省城授課,那個地方夏天是火爐,而冬天呢,像個冰窟。我不久就得了鼻炎,是冬天鼻子塞的那種,我的講課一向有情的,抑揚頓挫,講究知識上折服,情感上投入,因而高低起伏,諧音和諧。而鼻塞了,就受影響了,母親知道了,就說,準是初來咋到,還不適用,注意堅持雙手大拇指多柔柔鼻子兩側,多些適用就好,我依法,果真靈驗;其二是失眠,那睡不好的神情,讓我好困惑,母親說,睡覺與心浮易燥,把心態調理好,少熬夜,自然恢復你的生物鐘,又依法,果有效;其三,曾一段時間侍奉母親,兼顧挖山種田,我的右關節有問題,步履蹣跚,我害怕起來,上市醫院做磁共振,醫生說半月板受損了,要動手術,母親聽了,莫慌,別動刀子,村上有個郎中,艾灸、藥敷、吃中藥也有效,還有少勞作,重休養,身體裏有自愈力的話,能恢復過來。再依法,果如前,行走自如了。

我可以說是健康地活了一生,一生中很少吃藥,沒有打過點滴、更沒有住過院,同事說,如果都像我,醫生失業了,醫院早倒閉了。其實我的明哲保身,全來自母親。

父母培養我們的方法,非常簡單:喜歡什麼就讓你做什麼,從不掣肘。

我喜歡讀書,你要讀書可以,但需要兼顧牛吃草。現在回憶起來,我所接觸的稗官野史特別是求學的興趣都是在牛背上培養起來的。

妹妹喜歡刺繡,你要刺繡可以,但需要等夜裏兄妹們納鞋縫補之後,後來妹妹心靈手巧,尤其善於女紅,就是在煤油燈下學會的。

我們幾姊妹,工農兵學商都有,個人愛好興趣事業都是自己追求的,母親只有一個希望,走正道就好:有做教書的,有當工程師的,有部隊服役的,有做生意的。而人家誇我們姊妹的出息時,母親特別補充,如果不是跟著老三在家務農,身子不見得這樣硬朗,活到這把年紀。

老三,先生跛足,未婚。

她沒有跟著當官有錢的子女,一直與老三患難與共。

直到先母親走了,我們幾姊妹都輪番去接她,可她一直呆在老家。說老屋有山有水,有鄉親,腳搭實地,出門就是天,踏實。

我們擔心,她孤寂。

她說:“你們都讀過書的人,注意王陽明麼?”

我知道母親出身書香人家,接觸過許多古籍,甚至王陽明,“王陽明心學,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同歸於寂;你既來看此花,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所謂“感時花落淚,恨別鳥驚心”,花本無淚,鳥本無心,乃至對月傷情都屬於這類。”

“人生就是一段修行,修行也是修心,心地簡單,心底才能善良、清明。

她的比擬我懂:人沒有在意的時候,花開花落都是寂寞,當你在意它的時候,它便影響到你的內心的喜怒哀樂。

有母親在的時候,年紀最大還是個孩子;父母都走了,我顯得越來越老了。我不能像母親那樣智慧,越活越簡單;加上妻子病逝之後,一種莫名憂愁、憂鬱、憂傷讓我無法擺脫。

那是一場心的修煉,我忽然洞見:

心不得簡,乃知其智。

母親大智,大智至簡。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