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茶酒 / 洞山岕茶系

   

洞山岕茶系

2020-06-03  江山携手
洞山岕茶系(明)周高起著

  唐李栖筠守常州日。山僧进阳羡茶。陆羽品为芬芳冠世。产可供上方。遂置茶舍于罨画溪。去湖□一里。所岁供万两。许有谷诗云:“陆羽名荒旧茶舍。却教阳羡置邮忙”是也。其山名茶山,亦曰贡山,东临罨画溪。修贡时,山中涌出金沙泉。杜牧诗所谓“山实东南秀,茶称瑞草魁,泉嫩黄金涌,芽香紫璧裁”者是也。山在均山乡县东南三十五里。又茗山,在县西南五十里永丰乡。皇甫曾有《送陆羽南山采茶》诗:“千峰待逋客,香茗复丛生。采摘知深处,烟霞羡独行。幽期山寺远,野饭石泉清。寂寂燃灯夜,相思磬一声”见时贡茶在茗山矣。又唐天宝中,稠锡禅师,名清晏,卓锡南岳。涧上泉忽进石窟间。字曰真珠泉。师曰,宜瀹吾乡桐庐茶。爰有白蛇衔种庵侧之异。南岳产茶不绝。修贡迨今。方春采茶,清明日,县令躬享白蛇于卓锡泉亭,隆厥典也。后来檄取,山农苦之。故袁高有“阴岭茶未吐,使者牒已频”之句。郭三益《题南岳寺壁》云:“古木阴森梵帝家,寒泉一勺试新茶。官符星火催春焙,却使山僧怨白蛇。”卢仝《茶歌》亦云:“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又云:“安知百万亿苍生。命坠颠□受辛苦。”可见贡茶之苦,民亦自古然矣。至□茶之尚于高流,虽近数十年中事。而厥产伊始,则自卢仝隐居洞山,种于阴岭,遂有茗岭之目。相传古有汉王者,栖迟茗岭之阳,课童艺茶,踵卢仝幽致。阳山所产,香味倍胜茗岭,所以老庙后一带茶,犹唐、宋根株也。贡山茶今已绝种。
  罗岕,去宜兴而南,逾八九十里。浙直分界,只一山冈,冈南即长兴山。两峰相阻,介就夷旷者,人呼为岕。履其地,始知古人制字有意,今字书岕字,但注云山名耳。云有八十八处。前横大涧,水泉清驶,漱润茶根,□山土之肥泽,故洞山为诸芥之最。自西沉溯张渚而人,取道茗岭,甚险恶。县西南八十里。自东沉溯湖□而人,取道缠岭,稍夷,才通车骑。
  第一品
  老庙后,庙祀山之土神者,瑞草丛郁,殆比茶星肿□矣。地不二三亩,苕溪姚象先与婿朱奇生分有之。茶皆古本,每年产不廿斤。色淡黄不绿。叶筋淡白而厚。制成梗绝少。人汤色柔白如玉露,味甘,芳香藏味中,空漾深永,啜之愈出,致在有无之。
  第二品
  第二品皆洞顶芥也。
  新庙后、棋盘顶、纱帽顶、手巾条、姚八房,及吴江周氏地,产茶亦不能多。香幽色白,味冷隽,与老庙不甚别,啜之差觉其薄耳。总之品岕至此,清如孤竹,和如柳下,并人圣矣。今人以色浓香烈为岕茶,真耳食而眯其似也。
  第三品
  庙后涨沙,大衮头,姚洞,罗洞,王洞,范洞,白石。
  第四品
  第四品皆平洞本岕也。
  下涨沙,梧桐洞,余洞,石场,丫头□,留青□,黄龙,炭灶,龙池不入品外山长潮,青口,□□、□渚、茅山□。
  贡茶
  即南岳茶也。天子所尝,不敢置品。县官修贡,期以清明日,人山肃祭,乃始开园。采制祖松罗虎丘,而色香丰美,自是天家清供,名曰片茶,初亦如岕茶制。万历丙辰,僧稠荫游松罗,乃仿制为片。
  岕茶采焙,定以立夏后三日,阴雨又需之。世人妄云雨前真岕,抑亦未知茶事矣,茶园既开,人山卖草枝者,日不下二三百石。山民收制乱真,好事家躬往。予租采焙,几视惟谨,多被潜易真茶去。人地相京,高价分买,家不能二三斤。除尖蒂,抽彼细筋,炒之,亦曰片茶。不去筋尖,炒而复焙燥如吐状,曰摊茶,并难多得。又有俟茶市将阑,采取剩叶制之者,名修山,香味足而色差老。若今四方所货芥片,多是南岳片子,署为骗茶可矣。茶贾炫人,率以长潮等茶,本岕亦不可得。噫!安得起陆电蒙于九京,与之赓茶人诗也。陆诗云:“天赋识灵草,自然钟野姿。闲来北山下,似与东风期。雨后采芳去,云间幽路危。惟应报春鸟,得共此人知。”茶人皆有市心,令予徒仰真茶已。故予烦闷时,每诵姚合《乞茶诗》一过:“嫩绿微黄碧涧春,采时闻道断荤辛。不降钱买将诗乞,借问山翁有几人。”
  岕茶德全,策勋惟归洗控。沸汤泼叶,即起洗鬲,敛其出液。候汤可下指,即下洗鬲,排荡沙沫。复起,并指控干闭之,茶藏候投。盖他茶欲按时分投,惟岕既经洗控,神理绵绵,止须上投耳。倾汤满壶,后下叶子,曰上投,宜夏日;倾汤及半,下叶满汤,曰中投,宜春秋:叶着壶底,以汤浮之,曰下投,宜冬日初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