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工布王子(长篇连载)第十四章 神雕与箭神

   

工布王子(长篇连载)第十四章 神雕与箭神

原创
2020-06-03  马兴鹏

工布王子(长篇连载)

第十四章 神雕与箭神

王妃格珍看到独眼龙罗布一次又一次的将恶毒的黑手伸向她和王子索南达杰,便萌生了要远离王宫躲避祸端的想法,去哪里呢?

她和卫士长多布杰商量一下,多布杰建议他去拉萨。

她听从了多布杰的建议。

这一天,她以散心为由离开王宫,在卫士长多布杰的护送下,携女仆阿秀啦等向拉萨进发了。

随行时,多布杰把两只大雕也带上了。两只大雕在王宫的上空盘旋着,追随着队伍一路飞向拉萨。

刚出王宫不久,独眼龙便得到了消息,他岂肯善罢干休?

一日黄昏,王妃一行到达了一个叫做江达的小镇,这座小镇位于拉萨与工布交界处的米拉山脚下,当地常住人口不多,约有两百人。但外来人口却非常多,大约上万了,所以,别看镇子不大,但非常繁华。

江达,藏语的意思是一百个村庄中的第一个村庄,因为沿尼洋河、娘浦河两条峡谷中有99个村庄,从交汇地起头,江达自然是首个了。江达的发展可以追溯到唐朝时期。唐朝贞观年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遣大相噶尔东赞(即禄东赞)为请婚使者,赴长安请婚。唐太宗将远支宗女封为文成公主嫁与松赞干布,并诏令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为主婚使,持节护送文成公主入蕃。为了迎娶文成公主,松赞干布下令在此修建了一条古道,史称唐蕃古道,为古代吐蕃与内地联系的交通要道。文成公主从长安出发到达拉萨,路上用了整整三年。相传,松赞干布当年由古道前往柏海(扎凌湖)迎娶文成公主时,由于连日降雨,道路不通,只好在此驻足不前,翘首等待,结果,连路边的石头都苦候成赞普的形象了。现如今,古道边有一块石头,酷似一个人的侧面,好像还戴着一顶吐蕃时代王公贵族戴的圆锥形帽子,当地百姓称它为松赞干布神石。唐中宗景龙四年,唐中宗命左骁卫大将军杨矩护送金城公主入蕃,嫁与吐蕃赞普赤德祖赞。赤德祖赞迎娶金成公主时,走的也是这条道,据说,当他迎娶了金成公主返回江达城时,不巧也遇上了连阴雨,一行人不得已在此逗留数日,期间,金成公主由于格外思念家人,便步入一个山洞,在洞内刻下其父王的画像,如今人们在洞穴内壁上仍然可以见到刻有的经文、佛塔和身着唐装的人像……随着两位公主的进藏,西藏与内地的联系日益密切,江达作为唐番使臣的必经之地,军旅客商往来不绝,逐渐发展起来。元朝时,江达始设驿站,供来往的官吏和客商在此休息和补充给养,并开展集市贸易。后来,驻地官兵和当地群众一起建立了江达城,此后江达城渐渐发展成为一个人口众多、店铺林立的繁华市镇,来自内地的汉族、回族及尼泊尔、印度的客商与四川、青海、拉萨的藏族商人云集于此,用内地的丝绸、茶叶和工布的草药、羊毛、皮货、藏香等在这里频繁交易,一片欣欣向荣。江达城著名的小八角街和周边的四个庙宇更是常年人来熙往,香火鼎盛,热闹非凡,来自全国各地的信徒经常在这里集会,举行种种祭祀活动,江达城俨然成为藏东南的重要商业文化中心。

古城石桥密布,大街小巷路面用青石铺成,碧绿的尼洋河水从古老城墙下蜿蜒而过,叠翠的藏经山麓倒影河心。河中鱼舟游船数点,山间暮鼓晨钟兼鸣,悬崖上的小木屋轻烟袅袅,河边的洗衣姑娘笑声朗朗…… 清澈的尼洋河水分东、西、中三股流入城中,又分数条支流,绕街穿镇,入墙过户,淌遍小街窄巷,形成“家家门前有泉水,户户屋后栽桃柳”的宜人景象。

……

远离了王宫的是非争端,来到这样风景如画的地方,王妃格珍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她吩咐大家停下来,打算在镇上找个客栈歇息一晚。

卫士长多布杰把王妃的住宿安排好后,又吩咐店家为大伙准备一桌酒菜。

王妃格珍洗漱一番,带着侍女阿秀啦一起来到客栈大厅。阿秀啦怀里抱着小王子索南达杰。小王子在阿秀啦的怀中睡着了,很安静、很安详。

多布杰早已等候在了大厅里,一见王妃来到,急忙起身将王妃恭迎到上座,其他人则围成一圈,在王妃周围依次就坐。

出了王宫,大家就没有了主仆之分,显得随意多了。这样的坐法,也是多布杰精心安排的,主要是为了保护王妃的人身安全。

这一切,聪慧的王妃看在眼里,在心里暗暗赞许。

客栈外,多布杰安排了数名侍卫。客栈上空一只大雕在巡逻、警戒。客栈内,另一只大雕被安排在暗处,转动着警惕的眼睛扫视着大厅的每一个人。

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就剩酒了。多布杰正打算催促一下店家,这时,只听屋子里的大雕小声叫了一下,他顿时警觉起来,朝大雕看去,只见大雕用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屋子的一处角落,那里,店家正在一个铜壶里灌酒,酒灌满后,又拿出一个小纸包打开,正欲把纸包里的东西往酒里倒。

他在放毒药!

多布杰马上意识到了这点,迅速搭弓,“嗖”地一下,一支利箭飞向店家,射中那人手里的纸包,钉在了墙上。与此同时,大雕一声尖厉的鸣叫,如同利箭一样飞向那人,降落在那人的头上,两只利爪牢牢地抓住店家的耳朵,尖嘴狠狠地啄向他的两只眼睛,顿时,两只眼睛被啄瞎,血流如注!

店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直打滚,吓得裤子都尿湿了。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店家哭着嚎着哀求着。

多布杰冲着大雕吹了声口哨。大雕放了店家,飞回到原处。临走时,利爪撕裂了店家的两只耳朵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店家惨叫连连,磕头如捣蒜。

“把酒拿来。”多布杰冷冷地冲店家命令道。

瞎了双眼的店家摸索着拿到酒壶,连滚带爬地把酒送上,唯唯诺诺,战战兢兢。

“好好做人,不要有任何害人之心!”多布杰接过酒壶,威严地说道。

“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店家忍着伤痛,磕着头,哭着嚎着,在地上爬来爬去,如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

众人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以致于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谢幕了。

可是,这一幕刚结束,另一场大幕又揭开了。

“嘎,”客栈上空的大雕发出一声尖叫,屋内的大雕听了顿时直立起来,双眼圆睁,跃跃欲飞。

“有人来了!”多布杰示意大家只管吃饭,不要惊慌。自己则站了起来,向客栈门口走去。

刚到门口,就听到一阵打斗声传来,原来是独眼龙罗布派的人与门外的卫士干上了。

为首的两个人多布杰是认识的,一个叫仁青,一个叫扎西。当然他们也认识多布杰。但是,他们并不给多布杰面子,而是挥刀向王妃的卫士砍去。

“住手!”多布杰大吼一声,声音刚落,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上的箭囊里抽出两只利箭,“嗖、嗖”射了出去。

“当,当”,两人手中的刀应声而飞,在空中划出两道弧线后,钉在了不远处的大树上,颤颤巍巍,嗡嗡作响。两人大惊失色,连连后退。其他人见了,也纷纷住手,退向一边。

“王妃在此,不得放肆!”多布杰双眼冷峻地望向他们。

“我们也是在奉命行事,迫不得已呀!”仁青和多吉无奈地摊开手,手无寸铁的他们,面对多布杰自然十分忌惮和畏惧。

“奉命行事?你们这是在助纣为虐!”多布杰威严地说道。

“可是,……

“速速离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多布杰再次搭弓箭,拿眼把那帮人一一扫过,并做出要射箭的样子。

仁青和多吉见了急忙后退,其他人也纷纷后退、躲避。

“哈哈哈,……”多布杰一阵大笑,笑声过后,走进客栈,提起那壶酒,把它抛向空中,同时,“嗖”地射出一支箭,箭头射中铜壶的把手,被箭势带着从那帮人的头顶呼啸而过,最后,钉在了他们不远处的石壁上。

“兄弟们,你们的情意我多布杰领了,这份情来日必当重重回报!”多布杰大声说道:“这壶酒算是给兄弟们赔罪了。”说完,重重地抱拳施礼。

那帮人见了,面面相觑。但他们自知难敌对手,最后,无奈地离开了。他们自然不敢去向独眼龙罗布复命,而是如鸟兽散了。

多布杰的高超精妙的箭法,让王妃等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也让手下的卫士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他奉若神明,誓死追随。(未完待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