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斋主人 / 超市行业 / 地摊经济蚕食超市业绩?有,但影响很小很小

分享

   

地摊经济蚕食超市业绩?有,但影响很小很小

2020-06-08  朦胧斋主人

导读:地摊经济蓬勃起来,从业者的收入自然就会增长,他们不仅是整个零售生态的建设者,也是这个零售生态的消费者,更长远来看它给超市带来的是生意而不是抢超市的饭碗。


撰文 | 王跃霞
编辑 | 胡一刀

“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全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红灯记》里李玉和夸赞李铁梅的一段唱,除了表扬铁梅能干,这段唱词也讲到了一个事实,铁梅一家尽管生活困难,但在城市能活下来,铁梅的“提篮小卖”功不可没。

毫无疑问“提篮小卖”就是地摊经济。

不久前,中央文明办主动适应常态化防疫形势,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已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

在今年的经济状况下,这一善政无疑会催火“提篮小卖”这类地摊经济。

作为零售的一部分,地摊经济会为零售带来什么变化?会对超市产生什么影响?

01

地摊生意并不好做

在疫情带来的失业阴霾的笼罩下,很多失业人员急于谋求新的生存出路,如今看来,摆摊也许是一条。

摆摊经济兴起后,一批失业人员在公共社交平台掀起了一场摆摊生意经的探讨,他们甚至组成了一个失业摆摊联盟,在自建的微信群里分享各类摆摊技巧。

不可否认的是,这让一大批失业人员闻风而动,对地摊生意蠢蠢欲动。而且,这确实也是国家放开地摊经济的目的之一,在促消费的同时保就业,地摊经济能够带来一举两得的效果。

但要清楚的一点是,地摊生意被允许,并不意味着地摊从业人员将会迎来直线式暴增,虽然摆地摊门槛低,但地摊这门生意却并不简单,只要被称作“生意”,就需要考验从业者的经营能力。

这也是各种“地摊赚钱秘籍”在网上流传不止的原因,在哪儿卖、卖什么、怎么卖……这些都有门道。在“全民地摊”的背景下,地摊竞争必定更加激烈,此时更考验摊主的选址、选品及销售能力。

地摊规模虽小,但仍脱离不了生意的底层逻辑,尽管与成规模化的生意相比,地摊经营难度与投入成本更小,但这是用辛苦换来的。龙商网&超市周刊曾采访过一位在北京摆地摊卖水果的个体户,他每天夜里2点开车去新发地进货,凌晨5点返程后开始摆摊,直到晚上9点收摊,每天只睡5个小时。

毫无疑问的是,摆地摊赚的是一份辛苦钱,而这一门槛,注定要将一大批人隔绝在外。

所以,地摊不是谁想做,想做就能做,做了也不一定能赚钱,这就是现状。

真正为这项善政欢呼的,大多是此前一直在与城管博弈、摆过几年地摊且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的人员,他们才是摊主的主要构成群体。而且,这一群体的增长速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迅速。

02

对超市造成的冲击有限

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这批增长的摊主中,卖蔬果的摊主就更少了,尤其在一、二线城市中。

且不论相比于地摊,超市相对整洁的购物环境与食品安全更能引起消费者的青睐,这也是在地摊经济“重出江湖”后,有人将其称作是“经济倒退”的原因所在。单从地摊合理化的欢呼声中看,大众显然对小吃的期待度要远远高于蔬果及日常小百货。

再者,从经营角度讲,蔬果的难度更大。如果将摆摊能卖的商品按损耗值排个名,蔬果应该能稳坐第一,实体店内低温陈列下的蔬果还存在较高的损耗,更何况是裸露在外接受风吹日晒的蔬果。

而在蔬果中,蔬菜的损耗率更高,经营难度与成本损耗比水果又提高了一档,这也形成了地毯中水果商户多于蔬菜商户的现状,若论地摊果蔬对于实体超市造成的冲击,水果比蔬菜要大一些,肉、蛋、水产等生鲜造成的冲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在三、四线城市更明显一些,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流动摊贩成为各地打击取缔的重点对象,但相比于一、二线城市来讲,情况要好得多。在三、四线城市生活的人应该更清楚,流动摊贩与城管之间就处于一个“城管来了我就撤、城管走了我再摆”的动态平衡过程,一些城管甚至为了给摊主留下“撤退时间”,会提前拿出大喇叭“通知”他们。

基于地理位置的方便性,很多卖蔬果的摊贩是附近的县城或乡村里来的,距离近用时短,菜果是自家地里的。而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的方便性更差些,除非是在批发市场附近摆摊的商户,大多数离批发市场有一定距离的摊贩在路上就需要花费1个多小时,若车内没有冷库,蔬菜的损耗势必很大。

由此看来,三四线城市果蔬摊贩对超市造成的冲击要大于一、二线城市,但这一冲击并不会因现在鼓励地摊经济而大增,因为在三四线城市地摊和超市早已是“和谐”状态。

03

老百姓有钱了超市业绩自然会增长

“地摊经济在任何发达国家一定不可能是商业形态中的主体形态,地摊经济的兴起虽然得到了中央层面的支持,但一定是特殊困难时期的特殊政策,不可能是长期的战略性、目标性和发展性经济政策。”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认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地摊并不能称之为超市同等水平上的竞争者,地摊流动的特性就造成了其只能作为超市的一种辅助业态存在,与实体门店、电商形成不同消费客群的形态互补,同时,地摊在商品质量、食品安全、城市规划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它的发展。

地摊不仅不是超市的对手,从长远来看,地摊经济的发展还能推动超市业绩的增长。这里有一项数据,成都允许摆地摊后,两个月内解决了8万人的就业问题。在微信支付面向平台超5000万小微商家发布“全国小店烟火计划”后,全国小商家数增长了2.36倍。

毋庸置疑的是,松绑的地摊经济正在化解多地的就业难题,普通百姓的收入正在提升,而这些人就是超市的消费者,无论是地摊还是超市,都是国家消费链条上的组成部分,只要民众的消费力获得了提升,这个链条上的人都是受益者。

地摊在城市里从来就没消失过,即便是在被“驱逐”的那段时间,给一点缝隙,透进一些阳光,它就能快速发展。地摊经济蓬勃起来,从业者的收入自然就会增长,他们不仅是整个零售生态的建设者,也是这个零售生态的消费者,更长远来看它给超市带来的是生意而不是抢超市的饭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