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高法院判例汇集:征收公告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行为不可诉

2020-06-09  野山夫藏书楼   |  转藏
   

新的《土地管理法》改变了征收土地程序,将之前的“两公告一登记行为”前置,在征地审批前就要完成。但现实中,针对之前发生的公告行为是否具有可诉性,一直存在争议。各地法院审理结果不一。有的认为不可诉,有的作出行政行为进行受理审查。对此问题,秦律师搜集整理了最高法院这几年针对两个公告行为不具有可诉性的生效判例,以此交流学习。

最高法院的以下三个案例,均认为公告行为不可诉,但也有例外情况,比如在被征收人以征收公告内容与征地批复批准征收土地的范围、用途、面积、补偿标准等内容不相符为由提起诉讼的,此种情况下,公告就具有可诉性,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案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行申9652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十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以及《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的规定,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应当在收到征收土地方案批准文件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进行征收土地公告,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根据批准的征收土地方案,在征收土地公告之日起45日内以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为单位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并予以公告。该两公告行为仅仅是将征地批准事项及被征收土地具体补偿安置事项,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示告知的行为,对被征收人权利义务不直接产生实际影响。对被征收人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的是征收土地批复以及后续相关实施征收土地过程中的补偿安置等行为,而非征收公告行为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行为。因此,征收公告行为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行为原则上属于不可诉的行政行为。本案中,李风和、池素芹诉凌源市政府于2011年12月29日发布的《征用土地方案公告》属于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故发布该公告的行为属于不可诉的行政行为。一、二审裁定驳回李风和、池素芹的起诉,并无不当。

案例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行申2353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依法发布征收公告的行为,仅仅是将批准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征收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批准事项,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示告知的行为,对被征收人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的是征收土地批复以及后续相关征收土地行为,而非征收公告行为。因此,征收公告行为原则上属于不可诉的行政行为。但是,被征收人以征收公告内容与征地批复批准征收土地的范围、用途、面积、补偿标准等内容不相符为由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本案中,孙立权请求确认大庆市政府1号《征地公告》违法,其实质是对征收公告行为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一、二审判决认为1号《征地公告》内容与国土资源部征地批复及黑龙江省人民政府相关通知内容相一致,公告主体、程序合法,判决驳回孙立权的该项诉讼请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孙立权主张1号《征地公告》违法,没有事实和法律根据。孙立权还主张,征地公告有多份,一、二审仅对1号《征地公告》进行审理和判决不合法。但是,本案的事实是,经一审庭审释明,孙立权明确诉讼请求为确认1号《征地公告》违法,其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孙立权还认为,一、二审判决遗漏其违法征用土地和强制拆除房屋行政赔偿的诉讼请求,但其该项诉讼请求实为对违法征收行为和强制拆除房屋行为造成损失单独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规定,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直接向人民法院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且孙立权也没有证明相关行为已经被确认违法的证据。因此,孙立权以此为由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行申4024号行政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的主要内容是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拟定的补偿安置方案,该补偿安置方案需经过批准以后予以组织实施。该公告的目的是让相关权利人知悉安置补偿的标准和方法,并有机会提出意见。据此,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本身只是发布土地管理部门拟定的、尚需批准的补偿安置方案的载体,不会对被征收人的安置补偿利益产生影响。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若改变拟定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内容,使得权利人对补偿安置方案的内容产生认知错误,影响其提出意见并实际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则具有可诉性。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被诉《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改变了补偿安置方案的内容,该被诉《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未对再审申请人的实际权益产生实质影响,不具有可诉性。原审裁定驳回刘某的起诉,并无不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