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r361 / 待分类 / 空空歌

   

空空歌

2020-06-09  hnr361

11-07-27  

 作词:方雪嫣  作曲:田信国   混音:冬冬

天也空,地也空,物换星移山海熔。

日也空,月也空,岁岁年年几秋冬。

生也空,死也空,来来去去不由衷。

男也空,女也空,忽男忽女轮回梦。

命也空,运也空,造化都在定数中。

风也空,水也空,心行美恶化吉凶。

君也空,臣也空,改朝换代天下公。

将也空,帅也空,转眼荒郊黄土封。

父也空,母也空,合眼阴阳两朦胧。

兄也空,弟也空,莫为家产互交攻。

姐也空,妹也空,爱别离时添愁浓。

子也空,妻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情也空,爱也空,痴迷一场快如风。

缘也空,债也空,缘了债偿各西东。

疾也空,病也空,身乃苦本业力冲。

医也空,药也空,心病还须心药通。

名也空,利也空,何人见它死跟从。

金也空,银也空,聚敛到头有归空。

得也空,失也空,荣辱过后寿亦终。

成也空,败也空,莫以成败论英雄。

古也空,今也空,绵绵史话谁争锋。

真也空,假也空,雾里看花花自红。

你也空,我也空,法性之中本相同。

佛也空,魔也空,正偏妙觉此为宗。

佛也空,魔也空,正偏妙觉此为宗。

正偏妙觉此为宗。

空了歌

天亦空,地亦空,人生茫茫在其中;

田亦空,屋亦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亦空,银亦空,死后何曾握手中;

妻亦空,子亦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名亦空,利亦空,百年之后一草塚;

人生尤如采花蜂,朝行西,暮行东,

采得百花成蜜后,人生到死一场空。

这是我前些年看到的,不是让你对生活失去信心,生活中有些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一定在你的人生中就是那么重要。如果你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你会感觉自己很轻松的,你轻松了,你高兴了,你快乐了,你就会长寿了。

《空了歌》闲情轩人改编

赤赤裸裸降人生,生命暂短太匆匆。

天也空来地也空,人人苍茫在其中;

日也空来月也空,西沉东升为谁弄;

田也空来屋也空, 换了无数主人翁;

金也空来银也空,死后看谁攢手中;

妻也空来子也空,黄泉路上难相逢;

朝走西来暮走东,就象百花采蜜蜂;

百花采尽蜜酿成,回首往事一场空。

附原《空了歌》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苍茫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沉为谁功;

田也空,屋也空, 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谁能攢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朝走西,暮走东,就象百花采蜜蜂;

百花采尽蜜酿成,回首往事一场空。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

田也空,土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权也空,名也空,转眼荒郊土一封

朋也空,友也空,各奔前程路不同

朝走西,暮走东,人生犹如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空了歌歌词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世总是空,

天也空来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

日也空来月也空,来来往往有何功,

田也空来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来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

妻也空来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官也空来职也空,数尽孽障恨无穷。

大藏经中空是色,般若经中色是空。

朝走西来暮走东,人生恰似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世人枉费用心机,天理昭彰不可欺,

任你通盘都打算,有余殃庆总难移。

尽归善报无相负,尽归恶报谁便宜,

见善则迁由自主,转祸为福亦随时。

若有时刻想为恶,此念初萌天必知,

报应分毫终不爽,只争来早与来迟。

夜深听得三更鼓,翻身不觉五更钟,

从头仔细思量看,便是南柯一梦中。

好了歌   (曹雪芹)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堟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读《红楼梦》中的神仙歌

跛足道人《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甄士隐《好了歌》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篷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

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

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